【98】你别在这胡说八道

    “你这孩子,怎么能将人想的那么复杂,绍庭如果怕你不还他,就不会借给你。”

    “我现在没工作,强子在学驾照,都还没有经济来源,那十万块钱是强子撞伤了孩子,赔的钱。”乔贝贝说,“纵然生活的拮据,我也觉得不后悔。”

    乔母心疼她,“我给你的首饰你给卖了吧?”

    “妈,你果然有预卜先知的能力啊。”

    “什么预卜先知的能力啊,你俩不工作,哪儿来的钱买车?”

    “我还买了房子。”乔贝贝说,“只是现在没交房,也没钱装修。”

    “这跟是我们家买房买车有什么区别?”乔母想想就不满,“他付出什么了?”

    “别这么说嘛,他家里没钱,我看中的是他的人,我要是看中的是钱,什么样的找不到呀。”乔贝贝维护自己的老公。

    “怎么都是你有理,虽然看你这么拮据,妈妈心疼,但妈妈也要坚持不再给你钱,让你知道社会的现实,好好照顾自己,妈走了。”

    门关上,乔贝贝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手机震动的声音传来,她接听,“喂。”

    那端传来大学同学的声音,“贝贝呀,还记得我吗?我是慧雅啊,咱们班组织了同学聚会,你会来吧?”

    “我发烧了,不去了。”

    “难道你不敢来吗?我听说你嫁人了,老公很穷。”那端传来一阵笑声,刺激了乔贝贝的耳膜,“谁不敢去了?几点?”

    “晚上六点,地址是上一次咱们聚会的那个地方,还记得吧?”

    “知道了。”挂了电话,乔贝贝冷笑,“嘲讽起我来了,一个还没男朋友的浪货还敢嘲笑我?”

    她站起来去洗手间洗澡,衣服都脱了,却发现热水器坏了,气急败坏的拨打了维修电话,在煤气灶上烧了一锅热水勉强洗了洗,穿上乔母给她陪嫁的衣服。

    穿上十分的上档次。

    坐在化妆台边儿,好好地化了个精致的妆容,刚化好,张强便回来了。

    “你换上西服,六点跟我一起参加同学聚会。”

    张强说,“你的同学聚会你自己去参加就好了,我又不认识他们,不知道说什么。”

    “同学聚会嘴上说是同学聚会,其实都带着自己的另一半去的。”乔贝贝找出西服给他,“快穿上。”

    张强不动,乔贝贝一肚子火爆发,“让你换衣服你是没听见还是聋了?”

    “我不去。”他躺在床上,“到现在还没吃饭,在外面晒死了,有饭吗?”

    “我妈之前来了,做了饭我没吃完,你去吃,吃了换衣服。”乔贝贝软了语气。

    他起身,边走边说,“我不去,不想参加那样的聚会,你要实在是不想去也别去了,省得闹心。”

    “我是不想去,但我非去不可。”乔贝贝放话,“你要是不去,我跟你吵架。”

    张强妥协,“好好好,我去还不成吗?”

    六点钟,夫妻俩准时出现在聚会的目的地。

    在路上,乔贝贝告诉他在聚会上能说什么不能说什么,张强都一一记下。

    推开门,乔贝贝女王范儿的走了进来,“大家好久不见啊。”

    “贝贝来了,这位是贝贝的老公吧?”

    “是的。”乔贝贝和张强坐下,看了一圈,发现来的人都精心打扮的一番,没等她看完,慧雅便含笑询问,“贝贝,你老公是做什么工作的呀?”

    “保密。”乔贝贝笑了笑,“他做什么工作不重要,重要的是对我好就行啦。”

    “难不成……是保密局的?”

    乔贝贝淡笑自若的回答,“告诉你你也不懂的了,慧雅,你该不会还没找到男朋友吧?”

    “怎么可能呢,我男朋友马上就要来了。”慧雅羞赧一笑,“等下见了你们可别吃惊。”

    乔贝贝心里暗想,保不准是什么货色呢。

    “我们的心理素质很强硬,不会吃惊的。”乔贝贝话音刚落,便自己倒杯酒,缓缓喝着。

    十几分钟之后,门口站着一位西装领带一米八个头的男人,慧雅上前,挽着男人的胳膊,“他就是我的男朋友,现在自己创业,开的公司。”

    里面的人一阵唏嘘,乔贝贝也没想到,她男朋友要个头有个头,要长相有长相,要钱还有钱。

    张强瞬间被比下去了。

    连张强本人都觉得很不适应,心里很不舒服。

    所谓的聚会,不过是许久未见的老同学相互攀比的地方,从男人到衣服鞋子化妆品包包再到人脉圈子。

    乔贝贝挺直脊背,渐渐地便笑的有些牵强,因为她发现,带男朋友的或者男朋友没来的似乎个个都比自己的老公强,这种强烈的对比感令她觉得很不舒坦。

    她只得以谈论自己的哥哥来刷存在感,毕竟一提起她哥哥,女人的目光都给吸引过来了。

    “你哥跟那个欢乐多的女主持人尹丽欣是自由恋爱吗?”

    “当然不是了,是我爷爷主持的大局。”乔贝贝说,“我哥眼光虽然很高,但他听我爷爷的。”

    “对了,这两天闹的沸沸扬扬的苏小舞是怎么回事啊?”

    乔贝贝翘起腿,说,“她就是个骗子啊,我早就有预感了,骗钱的,演的跟真的似的,她之前可是演戏的,能做这种事,也不足为奇吧,现在警方正在抓呢,抓住就要被判刑的。”

    “那个女的胆子可真大啊。”

    “就是,敢去乔家招摇撞骗,以前就离过一次婚了。”

    “……”

    “对了,贝贝,你结婚我们都没参加,你婚房在哪儿啊,有空让我们也去参观参观,一定是大别墅吧?”

    乔贝贝脸上的笑容僵硬,随口说,“我们就俩人,住那么大的房子显得多空旷啊,我们买的是小房子,以后有了孩子都住不完?”

    “在哪个小区啊?”

    乔贝贝自然不会说自己买房的小区,只含糊不清的说了句自己目前住的地方,“金太阳小区啊。”

    “那里的房子可不便宜啊。”一位女同学说,“听说光是租房都好贵,要是买下来,一套小房子都得几百万。”

    “是啊,不便宜。”

    慧雅笑了笑说,“贝贝,你家这么有钱,怎么不买紫东小区的房子,你哥不就在那住吗?”

    “我愿意住哪儿就住哪儿啊。”

    慧雅掩嘴一笑,“我听说,你结婚你爸妈都没陪嫁钱呢,你爸妈就你一个宝贝女儿,该不会是因为你嫁的男人不怎样才这样的吧?”

    乔贝贝脸色一变,恼了,“你听说?我还听说你以前被男人养过呢!”

    “你别在这胡说八道!”

    “是不是胡说八道,你心里清楚!”

    “……”

    原本还算热闹的聚会在她们俩愈来愈激烈的争吵中结束了。

    回去的路上,乔贝贝骂了一路,“她算个什么东西呀,显摆什么呀,我看她还怎么显摆,他男朋友说不定回去就跟她分手!”

    “不管有没有,再怎么样,你也不该在人男朋友面前说这些。”

    乔贝贝站定,说,“她就能那样说我了?她能说我凭什么我不能说她?”

    刚说完,简讯的声音传来,乔贝贝一看消息内容,怒火滔天,“贱人!”

    张强扶额,“又怎么了?”

    “她竟然给我发一条‘你以为我男朋友会跟我说分手吗?哈哈,我男朋友告诉我,她相信我,污蔑我的人任由她。’我污蔑她?当年在大学里谁不知道啊。”

    “都是过去了,她男朋友如果真的因为她的过去跟她分手,那不更证明这个男人不行吗?好了,贝贝,犯不着跟她这样的人生气,咱们回家啊。”

    “我能不生气吗?”乔贝贝越想越气,“就她那姿态有什么能耐跟我比啊,比的上吗?”

    “当然比不上。”张强配合的说。

    “强子,你背着我吧,来的时候走着来,回去我不想走,好累。”

    “要不咱们坐出租车吧?”张强提议。

    “坐一下,五十块又没了,都够买几斤猪肉了,你背我。”

    “我也很累,我拉着你走行不?”

    “没结婚之前,别说让你背我了,就算我骑在你脖子上,你都乐意,我就要你背我。”

    张强被她一串珠链炮仗折腾的也没了耐心,“到底走不走?”

    “不走。”

    “你不走我走。”张强说完就走了,乔贝贝固执死心眼,就站在那里看着他渐渐走远了,最后一股心火上来,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张强走出很远,果然见她没跟上来,只好重新返回去找她,见他来,乔贝贝哭的更大声了,张强心软,强行背着她回去。

    ***

    海风呼啸而来,早已上了岸的俩人将船藏好后,便顺着树林走路去了附近的村庄。

    借宿在一户老人家里。

    因为说是夫妻,老人让他们住在一张床上。

    苏小舞躺在里侧,龙跃睡在外侧,虽然盖着一床被子,但俩人都是和衣。

    在陌生的地方,苏小舞无法安心入眠,龙跃也睡不着,他的警惕性更高,时刻注意周围的动静。

    “你先睡会儿,有我在,没事。”<b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