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狂揍他

    苏小舞将拖鞋一脚一只给飞踢出去,然后飞快的将卧室的门从里面反锁上,又飞快的跑都床边,望着床上的乔西律,她上前拽着他的胳膊给强行拽了起来,“起来喝醒酒汤。”

    “我不喝。”他闭着眼睛身子坐不住。

    “不喝也得喝。”苏小舞伸出手摸了摸碗,随后又用手指试探了一下,发现温温的,便端着碗斗着胆子强喂了他。

    差点没将乔西律给一口呛死。

    但幸好给喝完了。

    她刚将碗放下,身子徒然被他给抱倒在了床上,翻过身来看着她,正当她以为他要干啥的时候,乔西律的两条胳膊顿时无力支撑整个身子,他重重的趴在了她的身上。

    差点将苏小舞胸腔内的一口老血给吐出来。

    使出吃奶的劲儿将他从身上推了下去,她下了床,拎起桌子上的鸡尾酒就对着酒瓶喝,咕咚咕咚喝了几口,舒缓了劲儿。

    整个晚上,苏小舞是没睡好。

    乔西律不知道发什么疯,一会搂她,一会抱她,一会要亲她,末了,非要将腿压在她的身上。

    气的苏小舞最后一拳头捶在了他的眼上,一拳不够,上火的她又给了他一拳,他这才平躺着身子捂着眼睛睡去 。

    一夜的雨,洗刷了整个城市。

    乔西律醒来的时候头特别的疼,不仅头疼,眼睛的部位也很疼,等到他去洗漱的时候,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有些傻眼。

    乔眼淤青一片。

    洗漱后,他出来问苏小舞,“我这眼睛怎么了?”

    苏小舞睁大眼睛,一看,果然自己两拳下去,他整个眼都快成熊猫了。

    “呃,这个……”

    “我没印象了,到底是怎么碰的?”

    苏小舞眼睛一亮,说道,“是这样的,昨天晚上你喝多了,吴明达呢去给你弄醒酒汤,我去扶你洗澡,你那么大个子,我怎么扶的动?刚走了几下,你就扑通一下摔倒在地,我一看,好家伙嘛,你的眼部正好碰在了桌子角。”

    “说起醒酒汤,我怎么感觉昨晚像是有人在灌我啊?”

    “有吗?”苏小舞打死不认,“绝对没有,我发誓,是你自己喝的太急了,你说你头疼,我说喝了醒酒汤就好了,你就猛的自己喝,我怎么拦也拦不住。”

    “那为什么我的头现在还在疼?”

    “那是因为你还是喝的少。”苏小舞坐起来穿上衣服,随意的说,“你说你怎么就那么想不开啊,不就是前女友的来电吗?搞得跟你快要没命了一样,前女友前女友,已经是过去式了,你就不要想那么多了,她打电话来,你就回拨过去,淡定自若的和她交谈,有什么呀,你们分手也不是因为仇恨,不像我跟方玉墨,现在见了他,我就没啥情绪。”

    噼里啪啦这一段话一说出来,乔西律眉头舒展开来,她的话,的确是那么回事。

    乔西律说道,“你是你,我是我,不一样。”

    苏小舞也不再多说,穿起衣服起来。

    用餐的时候,座机电话又响了起来。

    苏小舞和乔西律同时一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