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第291章 不悦

    第291章 不悦

    见蓝非沉默,老邢不知道该怎么劝,这段时间的相处,他知道这个女儿的个性很固执,说严重些有些偏执,大概是跟破碎家庭长大缺少温暖有关,做事不会太顾及别人的感受,还有些冷漠,就像对李嫂一家一样,当初办理李嫂儿子那个案子的同事后来偷偷跟他说,本来想要大事化了,那个富二代也不缺钱,事情毕竟由他们而起,出于人道主义若是能帮着赔偿伤者一点钱能将伤害减少到最低。

    说是本来那个富二代都已经被说动了,愿意赔偿伤者损失,可那个女孩子的态度却很强硬,说坚决不能赔,赔了就等于心虚说不清,人家还不会感激,不起诉追究李嫂的企图诈骗就已经不错了,真想要做善事直接捐孤儿院养老院。

    伤者还有被砸坏的小轿车的损失,这才逼得李嫂连几十年的老宅都卖了的。

    这件事不能说蓝非的做法是错误的,毕竟她的顾忌有道理,几十年警察,看的事情多了,人言可畏,这种事一赔钱的确就说不清了,知道的说你好心以德报怨,不知道的就会说若是没做错干嘛要赔?花钱消灾,严重点舆论还会说有钱人欺压孤寡。

    他的心情很复杂,既希望自己的女儿能是个宽容善良的人,但是知道不能要求过高。

    闷了半天,他只能说,“还是过年后再说吧,我想要先跟你养父母谈谈,毕竟要尊重他们的想法。”

    “我还有点事,先走了。”蓝非说着转身就走。

    老邢愣在了原地。

    接下来两天,蓝非都没有再出现,老邢忍不住打电话要她一起过来吃年夜饭,她只说了一句,有事,就挂了,语气很是疏离。

    大年三十晚上,老邢一个人守着一桌子的饭菜发呆。

    蓝非则一个人独自坐在阳台上眺望星空,安金鹏打了很多电话发了很多短信给她,她都没有心情回复。

    那天在老刑家,她本来心情很好,可老邢对她的决定都不太赞同,到了最后,谈论到对养父母的态度,老邢的目光不自觉的透过窗外久久凝视李婶家的房子。

    就在那一瞬间,她突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难以形容,愤怒,憋闷,不愉快,大概都有,总之就是不快,早先所有的喜悦消失的一干二净,只觉得所有事情似乎都是她一厢情愿的计划,她以为会因为她的这些计划而感到高兴的人并不高兴,反而非常反对她的行为。

    甚至她从老邢的眼睛里看出了指责,那一刻,她知道了自己想要做的事在别人眼里是一个错误。

    远处不知道谁家违规放的零星烟花,比流星雨还璀璨漂亮,她不禁想,深山老林里偶尔流星闪过,精灵们都很高兴,觉得这是大自然的美景,特别是流星雨对妖精来说更是欢乐时刻,那时候都觉得流星是世界上最漂亮的东西,到了人类世界她才知道,原来看着那么美丽的流星,实际不过是一块丑陋的石头坠落。

    其实很多东西都是一样的,只是远看着美丽而已,近看就会有各种毛病,就像烟花,一瞬间的美丽,留下的却是受到污染的空气。

    无论是老邢期望的和真实的女儿都不是她,她不过是一个占据了他女儿躯壳的妖,若是老邢知道真相,别说爱了,只怕要找道士收妖让她魂飞魄散吧。

    想到这里,她拿起手机,给安金鹏编辑了一条短信,只是要按下发送键的时候,她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把短信删了,何必在大年三十给安金鹏找不快呢?

    越是入夜,燃放烟花的就越多,高处只闻到一股刺鼻的硝烟味道。

    最后蓝非还是决定下楼走走,大年三十的,街上挺热闹的,她不喜热闹,可入乡随俗,走走看看别人都是怎么过年的吧。

    大街上的人比预料的还多,人挤人,偶尔还有熊孩子扔一两个点燃的小鞭炮出来吓路人,蓝非觉得烦,就走进了路边一家临街咖啡馆坐着,要了一杯咖啡,之后就坐在临窗的位置上望着街上熙熙融融的人群。

    咖啡馆里边跟外边仿佛是另外一个世界,外面喧闹里边寂静,大年三十,上街的人都是看热闹,谁有闲心坐下喝咖啡呢?

    坐了许久,眼前人影一晃,有人在她面前坐下了。

    蓝非立即就站起来,招手要服务员结账。

    “看来我真是一个让人讨厌的人。”东方极有些落寞的说道。

    “不是,只是孤男寡女在这大年夜,我不希望被熟人看见误会,尤其是被我男朋友知道。”蓝非特意点了她是有男朋友的人。

    “一起喝杯东西而已,若是你男朋友跟一个年轻女孩子坐一起,你也会误会么?”东方极问道。

    “不会。”蓝非想想也对,她跟安金鹏的关系也没有脆弱到这种地步,便岔开这个话题,又问,“我想这不是巧遇吧?”

    东方极一笑,“要说巧也行,说不巧也不算,我刻意在这附近转悠,希望在这个华夏国传统的大节日里能有那么一点的幸运遇到我想见的人,愿望成真,可惜有时候愿望成真也未必一件幸事,对么?”

    蓝非没有回答,她不知道正确的答案,索性就说了一句平时人们喜欢说的场面话,“抱歉,我有点事先走了。”

    就在蓝非起身准备要走的时候,东方极一把抓住她的手。

    “你想做什么?”蓝非一把甩开他的手,有些生气了,她讨厌陌生人的碰触。

    因习惯而无意间露出的厌恶眼神一下子刺激了东方极。

    东方极脸色阴沉得可怕,可声音还是用平和的声音道:“陪我喝杯咖啡,就一杯。”

    蓝非并不想再呆下去,可想到之前东方极送她去医院,怎么说也帮助过她,还是慢慢坐了下来。

    相对无言,东方极并没有喝咖啡,眼睛一直看着蓝非。

    那样的目光让蓝非有一种心里闷闷的感觉,说不出来,只能低头搅动咖啡,却也不喝,咖啡的一点点热度很快消失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