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24.第10624章 大结局

2021-08-20 作者: 顾染锦
  第10624章 大结局
  河水那可怕的压力碾压来得太快,百里红妆甚至都察觉不到疼痛,身体直接被压爆了。

  那一瞬间,她便明白她完了。

  然而,她的精神力并未被碾压,因此清晰地看着自己的骨头被这一团血雾所包裹。

  身体俨然已经分成了一个个部分,她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会以这样的角度看着自己的身体。

  我死了吗?

  百里红妆脑海中浮现着这个念头,按理来说从身体被碾爆的那一刻开始,她应该就已经死了。

  可现在的她分明还很清醒,精神仍然存在,这意味着她似乎还没有死。

  在身体被碾压破碎之后,她忽然注意到在自己身体里竟然有一个圆形稚嫩的胚胎。

  瞧见那胚胎的瞬间,她的视线凝固了。

  那是……她的孩子!
  她震惊地看着那胚胎,这么多年来,北宸一直想要一个属于他们的孩子,可是这么久了,一直都没有消息。

  以他们的身份,想要孕育一个孩子本就不容易。

  然而,在她陨落的这一刻,她后知后觉的明白她竟然怀孕了!

  这胚胎极小,因为她和北宸在觉醒之后都成了神,所以这胚胎本身就不是凡胎。

  她能够清晰看到里边那小小的身影,蜷缩成一团,乖巧而安静。

  可如今……就这般飘散在这里。

  一种难以言说的痛苦蔓延出来,百里红妆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们的孩子就这样飘荡在这片血雾中,她甚至没有和北宸分享过这一份喜悦。

  他们甚至谁都不知道……原来他们有孩子了。

  这一刻的她无比后悔,后悔来这里。

  即便自己最后都躲不过一个死,至少她还可以留下他们的孩子。

  只要有他们的孩子在,北宸便不会想不开,一切也不会是如今这般结局。

  “孩子!我的孩子!”

  百里红妆沉浸在巨大的痛苦中,她歇斯底里的呐喊着,第一次如此痛恨自己。

  她之前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神骨一事上,根本就没有注意其他,哪怕这胚胎才出现,她也应该要注意到的。

  而现在……一切都晚了。

  帝北宸正沉浸在巨大的痛苦中,却忽然察觉到红妆的气息,最重要的是听见了她的话。

  孩子?

  他们的孩子?
  他脸色骤变,神色间充满了震惊,这么多年了,他一直都知道他们二人想要孕育一个孩子有多难,但这并不是没有可能,所以他还是盼着他们能有个孩子。

  可红妆此刻所说的话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们有了孩子,而红妆的痛苦……不言而喻。

  帝北宸的眼眶早已经泛红,这他这一刻甚至有些后悔,倘若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他宁愿这个孩子不要出现,至少不会让红妆的痛苦加倍。

  这等感觉……何其绝望?
  莫大的绝望。

  这等无力与绝望交织在一起足以让人崩溃。

  百里红妆处于深深的绝望中,这么多年来承受的所有的痛苦都没有这一刻来的触目惊心,这种痛……无法言说,却深入骨髓。

  在这绝望之下,她蓦地发觉自己的身体在化作血雾之后又在一股特殊的力量之下开始重塑,而那一株转换草已经化作星星点点的光芒融化在了这团血雾之中。

  “怎么会这样?”

  百里红妆震惊得看着自己的肉身在重塑,一时之间不知该是什么反应,心中却开始明白是她最后得到了转换草,自身所处的阻力已经消失,四周仿佛只是平静的河水。

  只不过随着她的肉身重塑之后,她忽然发觉自己体内的那一根神骨竟开始向着那胚胎靠近。

  化作一点点金色光芒融入胚胎之中。

  整个胚胎此刻被一层金色的光芒包裹着,充满了神圣的气息。

  处于深深的绝望中的帝北宸蓦地注意到眼前的那片血雾开始渐渐消失,眼中再度燃起了希望。

  肉身重塑,意味着她不会死,可百里红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眼前的神胎上,心中隐约明白自己体内的神骨已经消失不见,这神骨已经传承给了她的孩子。

  这或许便是最好的结果。

  只是,帝北宸忽然注意到那神胎里除了光明属性之后还出现的一缕黑色光芒,表情顿时一变。

  他们的孩子……同样是光明黑暗双属性。

  传承了他们的双属性,只是神骨的出现,意味着这孩子将来也会面临着相同的情况。

  百里红妆同样察觉到了这一点,悬着的心再度沉了下去,她不敢相信最后解决了这最大难题的竟然是他们的孩子。

  只是让这样的痛苦延续到孩子的身上,这让他们如何承受?
  “不会的,不会的。”

  百里红妆拼命地摇头,希望是她看错了,又希望这情况还会再有转变。

  然而,一切仿佛都已经尘埃落定,神胎已经完成了蜕变,并没有其他的变化。

  下一刻,她的目光转向了前方的转换草,她的情况已经解决,身体正在重塑,显然经历了这一劫,她并未陨落,可她必须得再得到一株转换草,否则孩子的将来……

  只是,当她再度尝试去碰触转换草的时候,却发现她根本就触碰不到……

  帝北宸一直关注着百里红妆那里的情况,在见到她的举动时候便明白她的心中所想,再看着远处他们的孩子,神胎已经诞生,但这属性与神骨相冲。

  换言之,他活不了,即便活下来,也活不了多久。

  身为父母,如何能接受自己的孩子承受如此痛苦。

  妻子的痛心,孩子的疾苦在帝北宸的心头无限放大,他看着眼前的转换草,眼神化作了坚定。

  其实从他踏入这一步时,他的身体力量便已经的难以支撑他再向前一步了,就像是被一层桎梏封印在了这里,向前一步举步维艰。

  不是不敢,而是力量受限。

  这一刻,在疯狂信念的加持下,他竭尽全力地向前踏出那一步。

  身体里所有的力量都在迅速爆发,一股惊人的黑暗力量忽然自帝北宸体内爆发生成,他的骨头仿佛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根黑色的蕴含着可怕力量的魔骨在这过程中悄然成型。

  “轰!”

  本就开始沸腾的天堑河水在这一刻再度爆发出惊人的能量,整片河水不断地翻腾着,向来井水不犯河水的两种河水在这一刻仿佛要冲破这种平衡一般。

  魔骨诞生,帝北宸双眸满是黑色能量,整个人在这一瞬间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像是天地诞生初时的亘古魔神,周身散发着可怕的黑暗气息,整个人宛若从地狱行来,可怕的黑暗光芒在他的四周涌动,三千墨发在河水中舞动着,惊人的煞气影响了方圆万里。

  魔界的所有人皆被这异象所惊到,这等骇人的气息就像是觉醒万年的魔神复苏,整个魔界的魔力动荡,众人却觉得黑暗力量似乎比起当初来都有了一种神奇且不同的蜕变。

  天堑河下,一个巨大的封印在这力量之下开始呈现,一个常人无法理解的惊天封印悄然呈现,笼罩了整个天堑河。

  神界和魔界的所有人皆来到了天堑河两边,望着这难以置信的变化,一时之间充满了茫然,人心惶惶,对未知的一切充满了恐惧。

  当云珏赶到天堑河里的时候便瞧见了前方那一道魔气凛然的身影,他像是觉醒了魔界最强大的力量,从魔帝真正蜕变成了魔神!
  早些年他曾经听父亲说过,魔界很强,当魔骨诞生之日,便是魔神莅临之时!
  然而,这么久了,魔骨的诞生难度之大远超所有人的想象,而这一刻,他看见了魔神的降临!
  魔骨一出魔神临!

  北宸在这一刻彻底完成了蜕变,神格变得完整,他成了真正的魔神,魔界最强大的人。

  天堑河泾渭分明的河水在魔帝出现的那一刻开始了变化,黑暗属性和光明属性的河水忽然开始翻滚着融合起来。

  天女原本只能留在光明属性的河水一边,直到这河水开始相互涌入,她在河水漂流之下来到了墨云珏的身旁。

  “天女?”

  墨云珏见到天女也来了,显得很意外。

  天女瞧着男子安然无恙,眼底的紧张这才消散了几分,目光随之又被前边的北宸所吸引,道:“我也很担心他们,天堑河忽然出现如此变化,实在是太不同寻常了。”

  墨云珏点头,“天堑河将神魔两界分割开来,一直都是一个很神秘的存在,只是数万年来都没有人窥探出天堑河的秘密。

  可今天北宸好像已经发现了天堑河的秘密。”

  在这天堑河底看着那一个巨大的圆形结界才显得更加触目惊心,谁能想到表面那么平静的天堑河底竟然存在着如此可怕的结界。

  这结界之玄奥,完全超出了他们往日的认知。

  天女望着前方那一道魔气凛然的身影,眼底也充满了不确定,这等情况实在是太令人意外了,谁也不知道接下来这事情会向着哪个方面发展。

  百里红妆也注意到了帝北宸的变化,她察觉到就在方才那短短瞬间,北宸的气息比起之前提升了很多。

  魔骨诞生了!
  虽然只是魔骨的诞生,但是这魔骨一出现与她神骨出现在体内的效果截然不同,北宸的神格忽然变得完整,与之前完全是质的蜕变。

  下一刻,帝北宸一手抓住了转换草,巨大的压力也随之袭来。

  百里红妆紧张地看着他,那等压力之大直接将她碾碎,北宸在蜕变之后能否承受得了这压力?
  然而,她担心的一幕并没有发生,帝北宸在踏出那一步拿到转换草之后,原本泾渭分明的河水已经相互涌动,而他就这般畅通无阻地走到了她的身边。

  不等她开口,便见帝北宸直接取下了自己体内的一根魔骨在转换草的包裹之下化作星星点点的魔力也涌入了神胎之中。

  两种不同的光泽将神胎包裹,在原本的不平衡之下又达到了一种新的平衡。

  百里红妆瞧着这一幕的变化,眼底漫上了一抹希望的光芒。

  好像……成功了。

  远处的墨云珏和天女瞧见了这一幕之后不由得对视了一眼,如果他们没有看错,他们方才所见到的……似乎是神胎?

  一个尚未出生体内便已经继承了神骨和魔骨的孩子,一旦出生,那会是何等天才?
  他从诞生的那一刻就已经与寻常人不同了,他的起点,高于神魔二界的所有人。

  注定不凡。

  帝北宸看向了百里红妆,她的身体已经重塑好了,神胎也回到了她的体内。

  只是,身体重塑之后这一切并没有就此结束,惊人的光明力量忽然爆发,她的体内也开始了惊人的蜕变。

  浓郁的光明力量将她包裹,整个人的气息都在不断地提升,那是一种毁天灭地的力量,似是天地间所有的光明力量都在向着她体内涌动。

  真神降临!

  在魔帝降临之后,她也因此而彻底蜕变成了神界的真神!

  天女和墨云珏将这惊人的一幕尽收眼底,没想到他们在跳下天堑河之后看见的竟会是如此骇人听闻的一幕。

  “天堑河果然是一个劫,闯不过便是陨落,闯过了……便是成神之路。”

  墨云珏在这一刻全都明白了过来,红妆体内的神骨是磨难也是机会。

  这是他们成神路上的最大浩劫。

  而如今看来,他们渡劫成功了。

  天堑河巨大的结界暴露出来,帝北宸和百里红妆就位于这结界的中央,天下间最强大的力量仿佛都在此处汇聚,二人就处在这泉眼的中央。

  多少人待在天堑河的两旁关注着这河流的变化,他们在发觉这泾渭分明的河水开始相互影响之后,这天堑河仿佛也开始了变化。

  这一条宽阔且长度不可预计的河流正在以缓慢的速度一点点便窄,似乎……有就此消失的趋势。

  “天堑河这究竟是怎么了?”

  帝笙歌瞧见这一幕也茫然了,她隐隐有一种预感,天堑河好像会就此消失,而神界和魔界一直都是以天堑河为区分,一旦天堑河消失,岂不是意味着神魔两界合二为一?

  神界的众人也察觉到了这一点,如此惊人的变化超出了所有人的认知,这是之前根本想都不敢想的事,而如今……真的要统一了?
  然而,一个月后,天堑河彻底消失,神魔二界就此统一。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