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狼烟起万里

第二一六章 战云密布(二)

    江山的这份作战计划,绝对是足够大胆的。如果按照这份作战计划实行的话,整个第九战区的部队,包括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都是猎鹰特战旅的诱饵!

    这份作战计划几乎遭到了除了薛岳之外所有人的反对,第十九集团军总司令罗卓英几乎跟江山拍了桌子。要不是江山一直以来都是奋战在抗战最前线,手底下少说也有几千号日军的人命在这儿摆着,他差点儿就以为这家伙是日本人派来的间谍了。按照罗卓英、商震等人的想法,是想把猎鹰特战旅顶到一线去的,最起码江山的独六旅的火力强度,在整个**系统里面都是首屈一指的,跟日本人正面硬抗起来,应该不会吃大亏。

    第二十七集团军总司令杨森和第三十集团军总司令王陵基的想法也挺特别:独六旅所属部队围绕在战区司令长官部附近布防,三个主力作战团中,一团、二团固守金井一带,防备日军占据金井后,直接面对长沙;三团则作为战区司令部直属警卫团,直接归战区司令部指挥,负责司令部的警卫工作。两个人的理由很简单,最精锐的部队,当然要放在最重要的地方。大敌来袭,哪儿最重要?当然就是战区司令部了!

    好在薛岳也不是傻瓜。怎么用好独六旅,第五战区的李宗仁已经给自己做了表率。放着独六旅强悍的进攻能力不用,反而让他们去做最不擅长的防守,这种事儿要是传出去,其他人的大牙都会笑掉的。至于自己战区司令长官部的警卫工作,被他下意识地忽略掉了。真要是被日军突破外围防线打到了司令部门口,那自己也就是大限以至了。就凭日军的冲击力,再有两个独六旅也不够看的。

    不过对于江山的作战计划,还是有人举双手双脚赞成的。这些人就是猎鹰特战旅的几个团长了。自己的部队擅长什么战法,没人比他们更清楚了,一开始的时候,他们还真怕江山脑袋一发热,把部队拉到正面防线上去和鬼子硬抗,那简直就是拿着鸡蛋往石头上面磕,除了鸡飞蛋打,最多能溅这块石头一身蛋清蛋黄之外,根本不会对它造成什么伤害。猎鹰能有今天的局面实属不易,要是打上这么一场恶仗,脱层皮都是轻的,很有可能会伤筋动骨,就此一蹶不振。好在江山的作战计划及时出炉,让他们的心都安安稳稳地落回到了肚子里。

    1939年9月14日,赣北的日军第106师团中井良太郎部率先发动了牵制攻势。在这个方向的中国守军3个集团军7个军在前敌总司令罗卓英指挥下抵抗。

    罗卓英对高安方向的布防是:滇军第一集团军第58军守高邮市至祥符观一线;第60军守祥符观至故县线;19集团军32军(原晋军)守锦江口至高邮市、锦江南岸线;东北军49军和中央军第74军控制上高附近。附近还有30集团军(川军)王陵基部2个军。

    日军于9月14日夜首先向驻会埠的第60军第184师的阵地发起进攻。次日,便突破了第184师的阵地。日军攻占会埠后,第106师团兵分两路:一路向阴山村、罗坊西进,一路则向渣村、水口甘南犯。一路由高安以东的大城、鼓楼铺向第32军阵地进犯。17日,南犯日军先后占领水口甘、樟树岭;西进之日军则进占罗坊、治城,随后也转向南犯。18日,日军占领了高安北部的村前街、斜桥和祥符观,从三面完成了对高安的包围,并与在会埠一线的日军,形成了对第60军和第58军的包围。在情势十分危急之时,第60军遂从前街冲出日军尚未完成的包围圈,向宜丰方向集结。第58军则且战且退,18日晚渡过锦江,向西往凌江口方向转移,与在宜丰集结的第60军从南到北形成一道新的防线。第32军则弃守高安。19日,日军占领高安。薛岳得知高安失守后,严令第32军夺回该地,同时派第74军前往增援。

    20日,日军第11军命令第106师团在消灭高安附近的第9战区守军后,以一部掩护左侧背,主力进入修水、三都附近,切断第30集团军和湘鄂赣边区挺进军的后路。据此,日军第106师团即以佐枝支队在奉新西南地区实行防御作战,以1个旅团开赴武宁,主力则在上富附近集结,准备西进。第32军一部则乘机于21日乘夜北渡锦江,击退日军,并于22日收复高安。

    看着雪花一般纷至沓来的战报,江山和梁建斌等人都是一脸的凝重。冈村宁次这次是下定决心要彻底剿灭第九战区的中**队了。第六师团、第三十三师团、第一零一师团、第一零六师团......另外还有三个旅团,外加海、空军部分兵力,总计约十万人!

    按照抗战初期中日两军的战斗力对比的话,想要正面抗衡十万装备精良、训练有素,又来势汹汹的日军精锐,至少需要三十万到四十万的**将士!

    “江山,这次事态严重啊!冈村宁次这个老鬼子,这是想一口把第九战区吞掉啊!”看着挂在作战室墙上的敌我态势图,梁建斌忧心忡忡地说到。

    江山颇有些意外地歪着脑袋看着梁建斌,笑着问道:“怎么?怕了?你老梁也有害怕的时候?”

    出乎江山意外的是,梁建斌居然很光棍地点头承认了!

    不过看到江山诧异的眼神,梁建斌还是苦笑一声,小声说道:“你以为我怕死是不是?从31年参加革命到现在,我打过的仗,大大小小的算起来,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要不是运气好,我这条命,长征的时候就扔到草地里了。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还有什么好怕的?”

    看到江山的眼神越来越迷惑,他顿了顿,忧心忡忡地说道:“我害怕的,是这次会战,万一再有个什么闪失,那麻烦可就大了!长沙的位置有多重要,不用我说你也知道,真要是丢了长沙,我怕咱们就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他的回答让江山一愣。江山没想到,梁建斌担心的竟然会是这个问题,不过他随即轻笑一声,拍了拍梁建斌的肩膀,坚定地说道:“放心吧!长沙不会丢,有咱们这些人在,小鬼子想在中国站稳脚跟儿,门儿都没有!”

    两个人正说话的空儿,通讯员田小牛在门外大喊一声:“报告!”

    “进来!”江山正了正脸色,朝门外喊道。

    “报告旅长,一团侦查小队发回来的最新情报!”田小牛把报告递到了江山手里,识趣的走了出去。旅长和副旅长肯定有事儿商量,自己留在这儿,只会让他们觉得说话不方便。

    等田小牛出去之后,江山笑着对梁建斌说到:“一团这些家伙,早就告诉过他们,相机行事相机行事,战场形势瞬息万变,不用什么事儿都汇报。这帮小子就是不听,侦查小队才出去一天,能有什么重要情报?”

    说着话的空儿,他开始低头看手里的战报。只不过,他的声音越来越低,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岳麓山西侧发现日军踪迹,大概有一个大队的规模。因为日军警戒哨放的比较远,后面有没有日军跟进,暂时没法侦查,一团的侦查小队正在想办法摸进去,抵近侦查。”江山沉声说道。

    梁建斌也是吃了一惊:“一团前天才把侦查小队放出去,今天就有日军的动向了?”他走到地图跟前,仔细看了一会儿,脸色也变了,说道:“侦查小队是徒步行军,两天的时间,应该走不了多远。按照时间推算,他们距离一团最多也就是几十公里的距离!也就是说,一团和日军,很有可能在岳麓山一带提前遭遇?”

    江山的脸色愈发阴沉:“我担心的不是这个!岳麓山距离长沙只有十几公里的距离,已经属于战区防御中心,我搞不明白的是,这股日军是怎么摸到这个要命的地方的?如果他们后面还有其他日军跟进,那麻烦就大了!”

    江山的话让梁建斌也倒抽了一口凉气,如果这股日军是误打误撞的摸进来的,事情还好解决,但是如果他们是奔着第九战区司令长官部来的话,那问题可就严重了。

    想到这儿,江山一刻也坐不住了,连忙冲着门外大喊:“田小牛,命令通信兵,立刻给第九战区司令长官部发报!长沙外围,岳麓山西侧发现日军踪迹,提醒他们做好司令长官部防御!”

    紧接着,他又继续命令道:“命令一团,再派出两个侦查小队,无论如何,给我想办法贴上去!密切注意这股日军动向,想办法搞清楚他们的作战意图!注意观察后面还有没有其他日军跟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