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狼烟起万里

第二一五章 战云密布(一)

    1939年8月,止马岭基地。

    如果问江山现在最需要什么,那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回答两个字——时间!

    挟前几次大型会战胜利之余威,日军现在日益骄横,兵锋所指,如入无人之境。为进一步打击中**队的抗战意志,日军第11军司令官冈村宁次集中10万余人,由赣北、鄂南、湘北分途进犯长沙,企图在最短期间内将中国第九战区主力歼灭。

    第九战区代司令长官薛岳为保卫长沙,采取以湘北为防御重点,"后退决战"、"争取外翼"的作战方针,调动30多个师和3个挺进纵队,共约24万多人参加此次战役。中日双方在长沙外围狭小的地域内,集结了超过三十万人的兵力,大战一触即发!

    长沙会战,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全面爆发以来,中日双方在中国战场进行的第一次大型战役,此战的重要性,对于双方来说可谓是极为重大。此战之前,纳粹德国与苏联签署了苏德互不侵犯条约,另外日本关东军刚刚在诺门坎战役中被苏联红军击败,北进的战略计划遭受了重大挫折,国内已经有少数反战派显露出了厌战情绪,因此日军大本营希望,通过在中国发动大规模进攻兵夺取最后的胜利,来恢复士气,重振国民对于侵华战争的支持。

    1939年9月,日军第十一军司令官冈村宁次制定作战方针,据判断修水河当面中**为25个师,日军为了打击中**队继续抗战的意志,决定在9月中旬以后,开始奇袭攻击,以期在最短期间内,捕捉第九战区主力部队,将其歼灭于湘赣北部平江及修水周围地区。为此,日军第十一军集中第6、第33、第101、第106师团及3个旅团(包括海军、航空兵各一部)约10万兵力,在司令官冈村宁次指挥下,采取奔袭攻击的方针,进攻长沙。

    在中国方面,也清醒地意识到了此役的重要性,湖南是中国著名的谷仓,抗战时期,为国民政府粮食、兵员及工业资源的重要供给基地。第九战区司令长官部设于省会长沙,中日军队在湘北新墙河一线隔河对峙。长沙是华中战略重镇,当粤汉铁路之要冲。武汉、南昌会战后,长沙的战略地位已经上升到特别突出的位置,成为屏障中国的战略大后方——大西南的门户上战略要点。一旦长沙失守,整个大西南地区将门户大开,陪都重庆将直接暴露在日军的行军路线上。不仅如此,一旦失去了湖南这块鱼米富饶之地,中国的战争物资储备,将会遭到重大损失,这种损失,是本就物资匮乏的中国所承受不起的。

    另外,一旦长沙失守,粤汉铁路将会被拦腰掐断,崇山峻岭之间的陪都重庆,将会彻底成为一座孤城。日军只需要采用囚笼政策,就能牢牢扼住国民政府的咽喉。对于已经丢失了首都南京的国民政府来说,再丢掉陪都重庆,那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对于国人的抗日热情和士气,也会是重大的打击。至于接下来会不会兵败如山倒,这种事儿就谁也不敢保证了。

    因此,国民政府不敢大意,特别加强了长沙地区的防御,由第九战区集重兵与日军在战线上对峙。

    中国第九战区所辖范围主要是湖南及鄂南、赣省一部。战区跨湘、鄂、赣三省边区,东西以赣江、湘江为天然境界,两翼又各有一湖,东为鄱阳湖,西为洞庭湖,恰成为整齐对称形的战场。日军大迂回战法无从施展,只能进行正面作战。而且在湘、鄂、赣三省相交的地区,群山纵横,地形复杂。长沙以北的湘北地区,大多数也是山岳地带:湘北不仅多山,而且多水。以粤汉铁路为分界由北向南划一直线,其左侧有洞庭湖及澧水、沅水、湘江三大河流,右侧有新墙河、汨罗江、捞刀河、浏阳河,从而形成天然的防线。这样一种多山、多水的地形对部队行动会产生较大影响,尤其不利于日军的机械化部队行动。

    第九战区代理司令长官薛岳认为,只要利用这些良好的地理条件,再加上正确的战略战术,完全有可能打退日军的进攻,化被动为主动。经过一番考量后,第九战区终于拿出了一套相对完善的作战方案。战区的作战方案大体如下:敌似在9月中开始南犯,将以主力由湘北南趋长沙,于赣北、鄂南施行策应作战。战区拟予敌以严重之打击而开第二期抗战胜利之先河,决诱敌深入于长沙以北地区,将敌主力包围歼灭之。赣北、鄂南方面,应击破敌策应作战之企图,以保障主力方面之成功。薛岳将这一战略部署的核心之点总结为八个字:后退决战,争取外翼。

    随着大战的临近,薛岳也开始调兵遣将,部署兵力。当时,第九战区共有21个军又3个挺进纵队,共52个师;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配属4个军(第4、第5、第99及新编第6军)又1个师(第11师),总计25个军63个师50万人,投入作战序列的部队有21个军49个师又3个挺进纵队(实际参战兵力为35个师又3个挺进纵队30万人)。至9月中旬,其兵力具体部署情况如下:

    第1集团军第58、第60军守备靖安、奉新以西张家山、麻下、会埠一线阵地;

    第19集团军第32、第49军守备莲花山、马形山以及锦江右岸阵地;

    第15集团军以第52军主力守备新墙河阵地,第79军守备南江桥至麦市间阵地,第37军守备湘阴以北湘江亘汨罗江右岸阵地;

    第27集团军第20军前出咸宁、崇阳地区,第73军集结于渣津地区;

    第30集团军第72、第78军共4个师守备武宁以西蒲田桥、琵琶山一带阵地;

    湘鄂赣边区挺进军位于通山、大冶、阳新地区;

    第4、第70、第74、第5、第99、新编第6军和第11师共15个师为战区总预备队,分别集结于长沙以南、以东的湘潭、株洲、衡山、衡阳、浏阳及赣北上高、宜丰、万载等地。

    另外,防守洞庭湖与湘西方面的为第6战区第20集团军(辖第53、第54、第87军等部),为了便于协同作战,该集团军配属第9战区指挥。第9战区司令长官部位于长沙。

    对于猎鹰特战旅这样一直堪称精锐中的精锐,成了精的薛岳自然不会放着不用。江山这回捡了个“好活”——猎鹰特战旅打散编制,化整为零,以营团为单位,深入敌后,真对日军开展袭扰作战。

    命令一下来,江山算是长出了一口气,他还真怕薛岳脑子一发热,再把猎鹰特战旅顶到最前线和鬼子正面对抗去。猎鹰特战旅一直是按照特种作战的模式进行训练的,擅长的是小规模的特种作战,用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大的战果,这种大规模阵地防御战根本就不在行。再说了,在日军的优势火力下,阵地防御战肯定会遭受重大的伤亡,让这些精心训练出来的精锐战士白白牺牲,实在是有点儿得不偿失。

    不过,庆幸之后,江山又有点儿挠头了。猎鹰特战旅战斗人员接近一万人,看着人数不少,可是这点儿兵力撒到整个长沙会战的主战场上,根本翻不出什么浪花来,更何况还要化整为零、分散出击。如何将这一万人的战斗力发挥到最大化,是摆在江山眼前的现实问题。

    和众人关起门来商量了一夜之后,猎鹰特战旅的作战方案终于摆在了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的桌子上。只不过,等到看完这份作战方案之后,一向以胆子大著称的薛岳,这回也不淡定了。

    江山提出来的作战方案惊呆了所有人——在日军大举进犯的情况下,第九战区所属部队将沿新墙河、捞刀河一线展开,以洞庭湖、鄱阳湖为依托,利用湘、鄂、赣三省交界地区多山的地理条件,采取积极防御态势,固守长沙。在这一过程中,猎鹰特战旅三个主力作战团将会化整为零,分散成三十个独立的作战单位,穿插到日军进攻线后方,配合中国守军进行袭扰作战。优先作战目标为日军中高级军官、指挥通信机构、后勤保障及辎重运输单位。力图通过最小的代价,来取得最大的战果。

    如果奥托。斯科尔兹内这个特种作战专家,现在看到江山的这份作战计划的话,肯定会觉得江山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特种作战,最重要的一个特点就是隐蔽性和小规模,在敌人最意想不到、却又最关键的时间和地点,发起突然性的进攻,而江山却反其道而行之,直接把整个旅扔进了战场!大规模的特种作战,就连斯科尔兹内也没有这么玩儿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