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超级神棍

第784张:魏明杰

    第784张:魏明杰

    酒店从外面看上去还是很不错的,看上去很高档,只是不知道里面的服务和装饰如何了。刘午阳对这些倒不是很讲究,即便是大排档他都能好好的吃饭,他不是那种只能在舒服的环境下才能生存的人,他是那种可以在任何恶劣的环境中都可以生存的人。

    阿郎很恭敬的在前面给刘午阳引路,身后一帮小弟跟着,大步的迈入酒店,一时间显得好不威风。酒店是张亚雷跟王子健旗下的一个产业,里面的装修非常的豪华,在广东想必也是数一数二的大酒店。

    刘午阳无奈的摇头,张亚雷手里有了黄金之后,可真是能挥霍,这里的建筑都涂抹了一层黄金,简直是金碧辉煌啊,对,酒店的名字还真***就是金碧辉煌大酒店,真是俗不可耐啊,不过不可否认,黄金的颜色,真的很耀眼。

    酒店的服务员、管理人员,可能是早就收到了阿郎的命令,所以,早就站在酒店的门口迎接刘武阳他们,站成两排,很恭敬的迎接着刘午阳,排场弄的有些大。不过,这却足以证明张亚雷的心里对刘午阳是充满了一种尊敬的。

    酒店里的那些人也都纷纷的猜测着刘午阳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可以让阿郎这样一位人物如此的重视,并且,态度谦恭。在一群崇敬好奇的眼光之中,刘午阳走进了事先早就准备好的包间里。包间里有四名服务员,刘午阳到了门口,门外的两名服务员便恭敬的替他打开了包间的门。进了包间里,一名服务员替刘午阳拉开了椅子,刘午阳微笑着说了一声“谢谢”然后坐了下来。

    阿郎对着自己的手下挥了挥手,让他们留在外面,随后走到刘午阳的对面就要坐下。刘午阳微微的笑了笑,拍了拍自己旁边的位置,说道:“坐这里,说话方便一点。”

    “是!”阿郎应了一声,走到刘午阳的身边坐下。那两个服务员明显的很吃惊,她们都认识阿郎的,这里的主管,她们怎么会不知道,每次来都是前呼后拥啊,可是今天却是对这个年轻男人这般的客气,她们敏锐的意识到眼前这个男人很不一般。上前去替他们面前的茶杯倒满水,阿郎看了刘午阳一眼,说道:“刘先生,现在你饿了吗?”

    微微的点了点头,刘午阳说道:“嗯,有点,我这个肚子,一个小时不吃饭就咕咕叫。”

    阿郎对那两个服务员示意了一眼,其中一个走了出去,没多久,菜便陆陆续续的上齐了。 看着所有的人离开,刘午阳就问:“王子涛现在在广东的势力有多了?”

    “有些超乎我们想象,之前来广东遇到王子涛的时候,我们就一直在秘密的进行调查。浑水袍的势力太大,居然要跟张先生王先生还有四大家族平起平坐的势头,这种发展速度,让张先生跟王先生都颇为诧异,而且他们还有许多高手。”阿郎说道。

    刘午阳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没有说话。

    小黑说道:“看来,我们有的忙了,对了,有没有一个叫余飞鸿的人?”

    “有,他们的总负责人,就叫余飞鸿,他们在广东什么生意都做,这里又是沿海城市,所以,很快就壮大了起来,而且还有跟四大家族合作的趋势,事情对我们极为不利。”

    微微的笑了笑,刘午阳脸色忽然间的阴沉下来,转头看向阿郎,说道:“早跟你们说过不要冒进,现在好了吧?有可能被人包饺子,搞不好,他们已经联合起来,要是这样的话,你们不是找死?”

    阿郎浑身一颤,慌忙的推开椅子,说道:“刘先生,你一定要救老板,他也很后悔没听你的,但是现在后悔也没用了。”

    呵呵的笑了笑,刘午阳说道:“这次来就是要收拾浑水袍的,他们有合作人,我们也有,我们有清水袍做盟友,放心吧,你老板不会有事的。。”

    阿郎说道,“好,刘先生想要怎么做,尽管吩咐,我阿郎就算是豁出自己的性命也一定要完成。”

    刘午阳看着阿郎,微微的笑了笑,说道:“我们还是说正事吧,你说说,我们应该从那里对付浑水袍,对付王子涛的势力?”

    微微的点了点头,阿郎说道:“为什么不是余飞鸿,他才是真正的老大啊。”

    刘午阳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说道:“这个你就不要问了,我们真正的敌人是王子涛。”

    余飞鸿这个人刘午阳没有见过,也不了解,但是他曾经是小黑的部下,所以小黑相信他,自己就相信他。

    阿郎有些疑问,但是没有问,而是说:“王子涛在地下有十几个钱庄,专门洗黑钱,还有赌场,毒管,都是打了招呼的,而且有很多高手坐镇,全部都是修者,如果要一一拔除的话,会很难的。”

    刘午阳喝了一杯酒,皱起了眉头, 阿郎很恭敬的在一旁替刘午阳斟酒刘午阳无奈的说道:“看来,得像是拔除肉蛆一样,一个个的清理掉了。

    阿郎看到刘午阳叹气,脸色也不好看,他可是张亚雷衷心的仆人,张亚雷有为难了,他心里当然也不好受。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刘午阳舒服的打了一个饱嗝,拍了拍自己的肚子,说道:“饱了。”接着转头看了阿郎一眼,说道:“以后别弄这么多菜了,吃不完太浪费了。”

    正说话间,门外忽然响起了一阵吵闹声,叽叽喳喳的听的让人心烦。刘午阳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转头看了阿郎一眼。阿郎歉意的笑了笑,说道:“对不起,刘先生,是我安排的不周,我现在出去解决一下。”

    “不用了,做生意嘛,难免会有人吵闹,这点小事,就让你的手下办好了,不用什么事,都要你亲自出马的。”刘午阳说道。

    话音刚落,门吱呀一声被推了开来。“关起门来喝酒,这可不地道啊,都不叫我一个,有点不够意思啊。”一个比阿郎年纪大上一些,看上去也就四十出头的男子叼着一根香烟,歪着脑袋,一副很傲然的模样。

    刘午阳淡淡的笑了笑,看这个人人模狗样的,倒是有点来头,但是却是不长眼,打扰了自己的心情。

    阿郎微微的挥了挥手,凑到刘午阳的耳边轻声的说道:“他叫魏明杰,四大家族的家主之一,也就是他,跟王子涛走的最近。”接着,起身看着对面的男子,说道:“魏明杰,你好歹也是一方人物,难道连一点最基本的规矩也不懂吗?我正在招待老板的朋友,希望你不要打扰。”

    “你老板的朋友不就是我的朋友吗?介绍给我认识认识啊。”魏明杰一边说一边走了过来。阿郎愤怒的就想要冲过去拦住他,刘午阳微微的笑了笑,挥了挥手,拦住了阿郎。刘午阳也没有说话,看着那个魏明杰,后者显然也是微微的愣了愣,显然是没有想到阿郎会对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如此的恭敬,而且,如此的听话。很明显,这个年轻人的身份不简单。

    “你好,我叫魏明杰!”魏明杰上前几步,伸出手去,说道。

    刘午阳斜眼看了他一下,微微的撇了撇嘴巴,说道:“四大家族啊,久仰久仰!”

    对于这个年轻人这么自来熟,而且不怕生,一点都不像是小孩子,魏明杰有些诧异,微微的笑了笑,魏明杰重新的介绍自己,说道:“你好,我叫魏明杰,我经常来这里吃饭,广东第一饭店,开业三天不收费,不吃白不吃,不知道先生怎么称呼?”

    “白痴?看样子不像啊,不过智商肯定不是很高。”刘午阳淡淡的说道。

    魏明杰微微的愣了愣,连露出了不高兴的神色,广东四大家族之一的他,什么时候被人开这种玩笑,魏明杰说:“哼,有的吃你就吃,饭可以随便吃,但是话不可以随便说,否则,到时候吃不了兜着走。“

    “是吗?呵呵,那我今天就要请教了。”刘午阳冷冷的说。

    “请教不敢当,只是作为长辈,给你一些忠告,在大人面前要懂事,你家大人是谁?张亚雷还是王子健啊?”魏明杰说道,一副长辈的样子。

    刘午阳没有说话,只是冷笑了一声。

    魏明杰看着刘午阳不说话,就冷冷的笑道:“好了,客套话也说完了,够给你们面子了,说正事,我今天是来告诉张亚雷的,让他快点搬走,这里不欢迎他,这座酒店,我就勉强收购了吧,五千万,不能再多了,让他出来签字。”

    “哼,你能代表四大家族吗?我们老板在谈判,具体什么情况,你应该知道,你们这么做,分明就是不给我们老板活路。”阿郎说道。

    “废话,要不是老大不允许,老子早就废了他了,广东,只有我们四大家族可以做生意。”魏明杰说道。

    “哼,是吗?我可不这么认为。”刘午阳说道,眼神里蹦出杀机,这个肥仔还真是嚣张,笑了一笑刘午阳继续说“,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们广东四大家族做了这么久的大哥,那也是该退出的时候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