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惊悚 > 小鬼难养

3.第3章 阴阳借法

    小男孩小女孩们都看到了我,纷纷围上来,在我的身上嗅来嗅去,一副陶醉的样子。

    我感觉到我身上的人气,似乎正在急速的流逝。

    想到他们围在供桌上吸食贡品的样子,我此刻觉得我好像就是那贡品。

    小涛看到我后,他放下瓷娃娃女孩,推开人群向我走来,拉住我的手说:“小宇,你也来了!真是太好了!”

    小涛的手特别冷,就像冰棍一样。当他握住我的手后,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我抓住小涛的手,声音颤抖地说:“小涛,我们快跑!这里全是鬼!”

    听了我的话,小涛嘿嘿轻笑起来,朝着我肩头打了一拳说:“小宇,这里是我家,哪里有鬼啊?你看,那不是我爸我妈吗?那不是二蛋吗?”

    小涛笑的非常诡异,他平常都是哈哈大笑,从来不会嘿嘿轻笑。

    二蛋曾经是我们一起玩耍的小伙伴,半年前他出了车祸,被村子边上的土渣车压死了。

    据说二蛋死的极惨,不但身子支离破碎,就是头都被压扁了。

    二蛋半年前就死了,怎么可能还活着。

    我顺着小涛手指的方向望去,看到一个小男孩正笑呵呵地看着我。他的笑容和小涛一样,看起来带着丝丝诡异。

    这个小男孩的脸上布满了疤痕,到处都是针孔,他的一张脸就像是被针线缝起来的。

    只是给他缝脸的人手艺不行,将一张脸缝的皱皱巴巴、松松垮垮,看上去就像将一张不符合尺寸的人皮面具挂在了他的脸上。

    我仔细看了看,发现这个小男孩果然像二蛋。

    难怪我刚才没有发现他也在,原来他变成了这个样子。

    二蛋走到我面前,嘿嘿笑着:“小宇,想不到咱们又见面了!呵呵!是不是看到我的脸有些害怕啊?”

    不等我回答,二蛋接着骂骂咧咧地说起来:“我这样都怪我妈!半年前我被土渣车撞了,她不舍得花钱给我请一个好点的仪容师。找了一个便宜的仪容师,那家伙手艺真差,把我的脸缝成了这样!”

    二蛋所说的仪容师,是一种专门为死人美容化妆的人。

    有的人是枉死横死的,比如说二蛋这一种,不但身体支离破碎,头也被车压扁了。

    仪容师为了让他们的遗体变得好看一点,会将他们支离破碎的遗体缝合在一起。

    小涛邪魅地笑着说:“小宇,咱们三个又在一起了。”

    二蛋也邪魅地笑起来:“小宇,咱们又可以一起玩了!”

    我现在怀疑,小涛也变成了鬼。

    我一把甩开小涛的手,向后退了两步,摇了摇头说:“我不要和你们在一起,我要回家!”

    小涛和二蛋诧异地对望了一眼,小涛问我:“小宇,你怎么了?”

    我什么也没有说,转过身向灵堂的门口走去,却被几个小男孩小女孩拦住了去路。

    “嘿嘿!留下来一起玩吧!”

    “是啊!咱们这么多小伙伴,一定特别的热闹!”

    “这个小哥哥,你如果留下来,我就嫁给你!”

    小男孩和小女孩们叽叽喳喳地说着,似乎热情无比。

    但是我知道,他们不是人,他们是鬼,他们这么说,是想留下我,让我也变成鬼。

    我指着他们,恶狠狠地说:“你们让开!如果不让开!小心我不客气!”

    我听妈妈说,神鬼怕恶人,你如果特别凶恶,就是鬼见了也会害怕。

    我装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想将他们吓跑。

    其中一个小男孩鄙夷地看了我一眼,撇了撇嘴说:“不识好歹!”

    看到他们不让开,我攥紧了拳头,装出更加凶恶的样子说:“赶快给我让开!否则,小心我不客气!”

    我一边说着,一边向前走了一步。

    小男孩冷哼了一声,向我扑来。

    我只觉得眼前一花,还没有来得及动手,小男孩已经扑到了我的身上。

    小男孩的身上好冷,整个人就像一块冰一样,冷得我全身打寒颤。特别是他扑来的时候,刮起了一阵阴风,我就更加觉得冷了。

    小男孩刚刚扑到我身上,突然凄厉地惨叫起来,身上冒出一股青烟,整个人被反弹回去,摔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我感觉到我的胸口处传来一股暖流,扩散到全身上下,顿时觉得阴冷的灵堂一点也不冷了。

    我想起来,我的脖子上戴着一块用玉雕刻的菩萨,是我妈从一位德高望重的大师那里求来的。

    据说这块玉菩萨被大师开过光,可以驱邪避祸。

    我想,应该是这块玉菩萨刚才护住了我。

    小男孩精神萎靡,不敢置信地看着我,就像受了非常严重的内伤似得。

    其他小男孩和小女孩都惊恐无比,一个个向后退去,与我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小涛爸爸看到这种情况,轻“咦”出声,自言自语地说:“有意思!居然是避邪宝物!”

    小涛爸爸一边说着,一边从棺材中走出来,身影一闪,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伸出手一把向我的胸口抓去。

    我的菩萨被衣服挡着,按理说小涛爸爸应该看不到,但是小涛爸爸却像看到了一样,他的手穿过我的衣服,一把抓在了菩萨玉佩上。

    一阵黑烟从小涛爸爸的手心冒出,小涛爸爸似乎十分的痛苦,但是他却咬着牙硬挺着。

    过了三四秒,我的菩萨玉佩突然“啪”的一声裂开了,碎成了七八块。

    小涛爸爸得意无比地哈哈大笑起来,将碎裂的菩萨玉佩从我的脖子上揪了下去。

    小涛爸爸摊开双手,看着碎裂的玉佩自言自语地说:“不过如此吗!哈哈哈!”

    没有了菩萨玉佩的保护,我立即感觉到整个灵堂阴冷下来,就像冰窖一样。同时,我心中也十分的害怕。

    就在这时,妈妈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小宇,不要害怕!有妈妈在!你跟着妈妈默念咒语,然后脱了裤子撒尿!”

    我诧异地转头,向四周望去,却看不到妈妈的身影。

    妈妈的声音再次在我的耳边响起:“不要随便乱看,跟着我念,然后撒尿!”

    “天地无极,阴阳借法,急急如律令,破!”

    我也跟着妈妈在心里面念起来:“天地无极,阴阳借法,急急如律令,破!”

    念完咒语后,我立即脱下裤子撒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