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血龙傲天

48.第48章 :刚果大厦

    原来如此,左天浩点点头,神情中多了一丝丝的原来如此的神色。

    不过世界上最后一道光门即将消失,而三日后天邪山脉的妖兽也将群起而攻之,围住最靠近天邪山脉的建安城,这两者之间是否存在什么样的联系呢?

    妖兽群巢而出,那么天邪山脉不就是处于空白时期了吗?那么岂不是通过光门去到另一个更高层次的世界的机会吗?

    然而,整个念头刚升起就被左天浩压制下去了,想想建南城被妖兽围攻的悲惨画面,左天浩就不得不抛弃了带着自己的朋友独自逃生的想法,虽然左天浩没有悲鸣天人的想法,但是抛弃几百万的性命,带着秘密独自一人逃生的事情,左天浩还是做不出来的啊!

    所以左天浩决定告诉建南城的负责人,让他们做好建南城民众的撤退工作后,在悄然离去,毕竟左天浩也不是圣人啊!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愿意牺牲自己,去保护一个陌生人的想法啊!

    能做到通知建南城的负责人,这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毕竟左天浩也冒着巨大的风险啊!

    无缘无语的你说三日后,不对,现在是两日后了,两日后妖兽围城,人家凭什么相信你?就连安插在天邪山脉的精锐探子,都没有得到丝毫妖兽即将围城的趋势,人们都会以为你这是胡编乱造妖言惑众啊!

    所以,必须找一个能接受得了信息,又不会惹祸上身人,通过昨天晚上的观察,左天浩找到了三个对象。

    分别是建南城的首富——郭江,因为郭江不仅仅是建南城的首富,更是异能者组织在建南城建立分会的会长啊!所以能说服郭江。贫民撤退建南城的事情,就可以说成功了一半了!而剩下的两人之一则是建南城的左将军——黄岗,不错正是昨日被左天浩打伤的公子哥黄强的父亲黄岗,虽然两人之间可能存在芥蒂,但是通过蒋天虎与蒋倩的了解,知道黄岗是一位刚正不阿的治安队长,即使是自己的亲儿子犯错,也一样照罚!并且黄岗还掌握着治安队这站王牌,所以,成了左天浩的不二人选。

    至于第三位人选,则有些值得推敲了,因为第三位人选,左天浩居然选择的是——程江天!是的,就是炎黄酒店的那位程江天。

    之所以这么做,左天浩也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得出的结论啊!

    郭江背后有异能者组织,而黄岗则是守护建南城的主要力量。而程江天背后呢?那可是站着令血手堂与异能者组织都忌惮三分的炎黄楼啊!所以,程江天也是左天浩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环。

    “左哥,爷爷说已经打听清楚了,今日是郭家盛世拍卖行三年一度的盛世拍卖,而郭江则会在拍卖会坐镇,所以今晚则是我们见到郭江最好的机会!”不知何时蒋倩已经站在门外,把左天浩需要的信息全部告诉了他。

    左天浩点点头,“好的,告诉你爷爷,马上收拾东西,快点离开建南城吧!因为后天妖兽围城的事情,我已经证实过了,是真的啊!”

    不料,蒋倩却是摇摇头,不满的说道:“爷爷说过,医者仁心,如果真的有妖兽围城的话,那么伤者肯定很多,所以爷爷他决定留在建南城中,陪着建南城同生共死!”

    听到蒋倩的话语,左天浩明显有点意外,没想到蒋天华这小老头居然还有着这样的觉悟啊!这真的令左天浩刮目相看。

    不过即使明白蒋天华的决心,但是出于私心,左天浩还是希望将天华能够离开,毕竟妖兽围城,死伤的人数不是几人十几人,而会是上万甚至十万人啊!

    一个上百万人口的城市,想要在短短的两天时间内撤出,虽然不能说是痴人说梦,但是其中的艰辛真的不是常人所能理解的啊!况且还有很多想想要落叶归根的老人,想道自己反正没几年好活的了,干脆就在建南城中,等死算了,这也使得民众的撤退增加了不少困难啊!

    所以蒋天华留下与否,对于结果真的影响不大啊!所以左天浩决定,当自己完成自己的使命后,就打昏蒋天华,然后带着蒋倩跟蒋虎一起离开这个事非之地!

    曜日当空,给大地带来了不少热量,路上的行人都急匆匆的,少有人停留在路边。整座城市犹如精密的仪器一样,有条不絮的运转着。

    乘上装有喷射器,由灵马兽拉着的马车,左天浩朝着黄岗所在的岗位而去。是的,左天浩第一个要见的就是建南城的左将军——黄岗!

    黄岗身为建南城的左将军,平日里都在忙着管理建南城的秩序问题,当然,很多事情都不是他亲自去做,而是坐在办公室处理问题,发号施令。

    而刚果大厦便是建南城护卫队所在的办公地点了。

    刚果大厦,在建南城是仅此与炎黄酒店的建筑,不知道为什么,无论在哪个城市,都没有任何一座建筑物会比炎黄酒店高!这也是异能者认为炎黄酒店背后有炎黄楼的影子的原因之一!不过炎黄楼与炎黄酒店很有默契的,都没有像外人宣布,两者之间是否真的有关联。

    走进刚果大厦,入眼的是拥挤的人潮,鳞次栉比,接踵而至。仿佛沙漠的砂子一样,密密麻麻的挤满了整个刚果大厦的大厅。

    然而奇怪的是,无论在大厅中,人潮是多么的拥挤,多么的嘈杂,但是就在入门处的左手边,却奇怪的有着一大片单独的空地,空地上空有着一口古老的铜钟。

    铜钟身上满是绿色斑斑的锈迹,上面雕刻的花纹已经斑驳不清,但是铜钟挂在那里,便让人一股历史的沉重感。

    “小伙子?第一次来到刚果大厦?”就当左天浩看着铜钟愣愣出神时,一道略点苍老的声音响彻在左天浩的耳边。

    昨天回头望去,一道佝偻的白发苍苍的老者,正用其炽热的眼光,看着那口锈迹斑斑的铜钟。

    左天浩有点疑惑的看着老者与铜钟,缓缓的点头道:“是啊,晚辈这是第一次来这刚果大厦。敢问老前辈,这口铜钟究竟有着怎样的历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