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大梵道

26.第26章 一波又起

    离无尘庵越来越近,骑着马的那两人是谁?正是张正和李化!原来张远被杀之后,张春带着张远的尸体下了山,回到了锦衣卫拱卫司,将当时的情况报告给了纪纲。纪纲对邓明宣的做法非常不满,眼看着自己手底下的人被别人杀死,而却无动于衷,他本想将此事告诉朱棣,但想到,时间也很晚了,不能因为眼下的这个事来打扰皇上,另外事不宜迟,他担心无尘庵的了尘师太会逃跑。因此他当机立断派张正和李化去查看。

    张正和李化在不久前被纪纲封为千户,这次是他们第一次执行任务,为了给纪纲留一个好的印象,因此,此次必须完成纪纲下达的任务,那就是活捉了尘师太,弄清楚建文帝的下落!

    不多久他二人便来到了无尘庵前,这时已经接近黎明时分了,了尘师太和公玉嫣都已经休息了。只有何谦还在房中,有些兴奋,难以入眠。突然他听到,庵门之外似乎有马蹄的声音,便知不好。遂起身,朝大院走去,与此同时了尘师太和公玉嫣的房间里的灯也都亮了。

    张正和李化,也不兜圈子直接破门而入。但就在此时大量的暗器,向他们袭来,张正李化不得不立刻朝门口退去,停在了大门之外。周围又安静了下来。张正李化有些不解,但还是定了定神。李化问道:“院内的是何人,为什么会有我玄清宫的暗器炽焰弹?”

    只见院内传来一少年的声音:“好无耻的李化!你还是玄清宫的吗?要点脸行不!你和和张正还不速速一起离开!”李化闻言,有些恼羞成怒。一向眼高于顶的他如何忍得了别人这样羞辱他,正要进去再次一探究竟,这时一年轻男子和一道姑以及一个姑娘走了出来。两人定睛一看此人正是他们的师叔公何谦

    得知是何谦,虽然何谦完全不是他们的对手,但是他们畏惧玄清道祖,知道玄清道祖对这个何谦很看重,基于这点,张正和李化还是有些顾忌的。不敢拿何谦怎么样。

    虽然他们不敢对何谦怎么样,但对了尘师太和公玉嫣就不会那么客气了,李化直接开门见山,让了尘师太和公玉嫣随自己回锦衣卫拱卫司。了尘师太此时也知道了这二人就是张正和李化,虽然他不能有把握打得过这二人,但是也绝对不能这么轻易的跟他们就这么走了。这时何谦也非常生气,对张正和李化加以呵斥。毕竟何谦是张正和李化的师叔公,他们耐着性子告诉何谦,如今朝廷已经不再缉捕明教教众了,让他放宽心,不会对公玉嫣怎么样的。但是何谦仍然不给他二人面子,张正还好,李化此时再也忍不住了。一掌推开了何谦,径直走到了尘师太和公玉嫣的前面。

    “好你个李化,敢对我动手,你如今很嚣张啊!我告诉你师父,有你好看!”何谦惊讶的说道。

    “当初离开玄清宫,我李化就已经没了师父,和师公!如今我只有师兄一人,再也不要拿玄清宫来压我了!识相点,趁早给我滚蛋,否则纵然你是玄清道祖的师弟,我也照打不误!”李化冷冷的笑道。但一旁的张正仍然一脸和悦的样子,对何谦任然陪着笑脸。

    “李化,我平时就够狂妄的了,你居然比我还狂!既然这话你都说了,以后可就休怪我不念同门之谊了。以后.。”何谦非常生气的说道。

    还未等何谦说完,李化就又一掌将何谦打倒在地,而且出手也相当的重。一旁的张正也觉得非常意外,对李化进行了呵斥与责备。李化反驳张正道:“师兄,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说的,你我如今都已经是锦衣卫了,就应该和过去的一切彻底决断,不要再对他们存有幻想!你忘了当初咱们离开玄清宫的初衷了吗?如今我们要找的人就在眼前,你就不要犹豫了!把他们捉去给纪大人,绝对是大功一件啊!为以后的道路是大有益处!而且,你的弟弟张远刚刚就是被这贼尼所杀!你还犹豫什么?”

    张正听完,心想对啊,李化说的对!是该和过去说再见了,而且自己的弟弟就是被了尘师太所杀,一想到此。顿时对了尘师太投去了肃杀的目光。

    李化见此,知道张正已然想通了,便不再废话,一脚踢开跌倒在地何谦,直接朝了尘师太和公玉嫣杀了过来,为了速战速决,李化当时就祭出凤仙扇!了尘师太不敢大意,上前奋力抵抗。虽然幻阴拂尘大法速度出招也极快,但也许是自己的内功修为还跟不上吧,未能将这功法最大的威力发挥出来。在李化凤仙扇跟前总感觉稍逊一筹。在两人过了数百招之后,仍然难分难解,虽然总感觉了尘师太跟李化相比稍逊一筹,但也却是丝毫不落下风,一旁的公玉嫣见此,拿起青霄宝剑也加入到了战斗之中当中。

    又过了数十招之后,了尘师太和公玉嫣渐渐的占了上风,但即使如此,也没能将李化打败。李化仍然用凤仙扇章法不乱的进行出击和防御。

    何谦此时在地上,站不起来,勉强的盘坐起来。用内功进行疗伤,刚才虽然李化下手不是非常重,但是因为之前被邓明宣重击一下,伤势还未痊愈,因此,此时疲态尽显。

    何谦看到他三人在斗得都非常激烈,自己却不能帮上一点儿忙。只能干着急,看到一旁张正还在那儿全神贯注的看着。便问道:“我说张正,之前我看你沉默寡言的,没想到这次你和李化这次整出这么大的动静!居然离开了玄清宫,这我倒是真没有想到,哎,说说吧!为什么离开玄清宫?”

    张正缓缓的回过头来,看着何谦,冷冷的说道。“事到如今,也就明人不说暗话了,玄清宫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是,能在江湖中取得一番成就,受万众敬仰,得到我想要的!人各有志,希望你能明白。”

    “可是这些所谓的虚名就真的那么重要吗?你所追求的繁华锦绣,到头来不过是镜中水月,徒劳一场,又有什么意义呢?想想你弟弟张远,哦,对了,我觉得你弟弟比你强!他临终前,为自己之前所犯的罪孽进行了忏悔,得了大悟。我希望你也能幡然醒悟,悬崖勒马!若是想在江湖中有一番作为,天地之大,凭你和李化这一身的本事还害怕没有用武之地呢?若是别处,我必然也会支持你的!可如今干嘛非要投靠锦衣卫,锦衣卫做事风格素来被天下人诟病,他们的所作所为更是为侠义之士所不齿!你又为何执着如此呢?”何谦仍然苦口婆心的劝说道。

    “所谓侠义,仁义那时你们的道,与我无关,当初我离开玄清宫还有一点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听不惯,每日玉青丹紫四位真人不停的说教,我就只管当下!不负初心罢了。”张正回应道

    “其实你也应该了解我的,我也向来也不喜欢那些满嘴的仁义道德之人,严人宽己之徒!但是我希望你能够明白,我们所做的一切不能只顾着自己!最重要的是,不能伤害到他人!”何谦继续说道。

    “我有我自己的目标,你无须对我说教,其实很简单,我就想做忠于内心,真实的自己!我们言尽于此吧,今后江湖之中,你我将形同陌路。以后你也不必拿玄清宫来压我们了”张正淡淡的说道。

    “形同陌路倒也不至于,只是不要做什么伤天害理,有悖侠义之道的事情,否则我定会和你们纠缠到底的!”说完何谦慢慢的起身,朝一边走去。再也不理会张正了。没走几步,何谦突然回过头来,对张正说道:“最真实的你,却不一定是最好的你!呵呵,你以后好自为之吧!”

    张正听到何谦的最后那句话楞了一下,但随即不再理会,他此时关注着场上情况,三人斗得任然不可开交,只不过,慢慢的李化凭借深厚的功力渐渐的占了上风,但依旧没能将了尘师太和公玉嫣打败。见此情形,张正再也不能坐视不理了,遂拿出魅元笛,他想用魅元笛,大悲音快速将三人制服,带回锦衣卫。

    果然,一下子公玉嫣,了尘师太很快的就不行了,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倒是何谦却一点事也没有。

    原来大悲音,只能针对有内功修为的人,虽然何谦的内功极为深厚,但没有一丝的攻击能力,因此大悲音不能伤到他,而其他人就不同了,越是用内力抵抗,受到大悲音的侵噬就越厉害。了尘师太和公玉嫣就是这种情况,调动内力想化解大悲音,但于事无补,再加上之前和李化打了那么久,如今已经没有了丝毫反抗之力。只能束手就擒了!

    张正李化完全忽略掉了何谦,径直朝公玉嫣、了尘师太走去!

    然而就在此时,天空一道黑影飞了过来。张正李化同时吃了一惊,大叫不好,因为这个身影他们太熟悉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