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大梵道

24.第24章 大仇得报

    这一切来得比较突然,邓明宣还有些疑惑,见到了尘师太出手了,他不得不制止:“有什么活,说清楚!”同时用自己的九转玄影枪将了尘师太的第一击给挡了回去。了尘师太这才停下来,愤怒的看着张远,随后将当年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详细的告诉了邓明宣。张远知道再也瞒不住了,变相邓明宣坦白了交代了一切。

    张远是邓明宣自己提携起来的,居然发生了这种事,让他感到非常意外。虽然当年追缴明教是奉朝廷之命行事,但是似张远这般行事也太过于卑鄙了,绝非君子所为,这对一向将侠义之道看的极为重要的邓明宣来讲,无疑是不能接受的。对于了尘师太对张远的指责与仇视,他也无言以对。既要保证自己的江湖威信不受影响,而同时又不能抗旨不尊,当下他只有置身事外,两不相帮。待到他们私人恩怨解决之后,再来盘问建文帝的下落。

    了尘师太越说越气愤,等到跟邓明宣讲完这一切之后,已然是怒不可遏了,拿起拂尘又向张远杀了过来。

    张远不敢大意,遂即拔出钨铁绣春刀,与了尘师太周旋。上次张春在秦淮河畔与公玉嫣的对话的之中了解到了了尘师太练成幻阴拂尘大法,并且诛杀了屠灵石坤,随后回到家中将这一切告诉了父亲张远。当然,张远父子仍然不知道石坤其实并没有死,了尘师太当初之所以这样骗公玉嫣,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为了防止公玉嫣去以一己之力跟朝廷作对,而身犯险境。二,这也是世坤自己的意思,因为他也厌倦了当时被朝廷追杀而进行逃亡的生活,正好借此机会金蝉脱壳。当下,在面对了尘师太时,虽然没有取得必胜的把握,但他仍然是不担心的,因为有邓明宣就在他的旁边,自己即使战败,凭借着邓明宣的实力,也不会让了尘师太轻易走脱的。

    张远的刀法叫震雷刀,走大开大合,刚猛一路。了尘师太很清楚。因此她当初教导公玉嫣一旦遇到张远不可与之正面相抗,因为震雷刀力量相当恐怖,而公玉嫣的内功修为根基尚浅,因此不宜与之做正面对抗。近些年来,了尘师太一直深居简出,悟出了一套极为厉害的外家功法,就是这幻阴拂尘大法。幻阴拂尘大法的精髓在于:招式飘逸虚幻,亦真亦假,而且出手速度极快,往往令对手对手疲于应对,一些看似是招式的漏洞,实则是另有玄机。这往往会吸引对手贸然进攻,而出现攻击上的纰漏,这样便很容易被自己所针对,从而取得优势。

    果然,张远表面上处于攻势,但每次都会被了尘师太凌厉的招式所化解。虽然处于攻势,但是看起来,他的压力却是越来越大。原来他每进攻一次,便会漏出一份破绽,了尘师太看准了这个破绽,便会加以利用,进行反攻。所以张远又不得不防守。如此一来二去,渐渐的张远便只有疲于应对,而进攻则完全没了章法。见此了尘师太冷笑一声,出现在了张远的背后,起拂尘,朝张远挥了过来。张远忽听背后冷风杀起,急忙转过身来应对,但为时已晚,拂尘种种的打在了张远的胸部,这一下子使得张远废除了数丈之远。

    张远落在地上,一口鲜血吐了出来。看上去已经丧失了抵抗的能力。就在了尘师太考虑要不要杀了张远之时,趴在地上张远竟然再次跃身而起,单手反握绣春刀朝了尘师太刺了过来。由于事出突然,了尘师太完全没有防备,情急之下,只能用拂尘草草的抵挡了一下,然而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还是被那绣春刀给划伤了,顿时腹部血流不止,张远冷冷的笑了起来。就在他以为自己胜券在握时,突然胸口好像中了什么暗器,当下便愣住了,低头一看,只见自己胸口,被好多银针刺中,顿时血流不止。原来,了尘师太被刀划伤后,看到张远偷袭了自己,极为愤怒,随即朝张远挥了一下拂尘,张远以为了尘师太还要用拂尘来攻击他,便向后一闪,躲开了拂尘。岂料,那拂尘里竟发出了无数银针,让张远完全没有想到,结果就被银针全部刺中。而再此倒在了地上。

    似乎还不解恨,了尘师太再次杀向了张远。看来是不打算让张远活命了,这个时候一旁的张春出手了!就在拂尘击中张远头部之前,被张春用绣春刀挡了下来。这张春那里是了尘师太的对手,再没过几招就被打败了。而且绣春刀还被了尘师太打的掉在了地上,还未等张春反应过来,了尘师太上前便捡起了绣春刀,漏出了可怕的眼神。张远感到不妙,看着了尘师太拿着绣春刀朝自己慢慢走来,可是自己却半点动弹不得,濒临绝望。了尘师太慢慢的拿起绣春刀准备向张远刺去,来结束他的性命,为公玉休,公玉嫣的父亲报仇。时间仿佛过得挺漫长,面对这一个毫无抵抗能力的人,就这样一刀杀掉真的合适吗?自己还是出家人,如果一心还想着报仇,那还是放不下,还是执念太重,既然这样那还算哪门子的了尘啊。可是一想到当年蓝玉将军之死,自己爱徒的父亲被杀,哪个不是和锦衣卫有关,一想到这些年来,公玉嫣受到的苦,自己内心多次的痛苦挣扎!也许这一切是到了该了结的时候,罢了,即使有违出家的本心也要结束这一切,至少内心不再被仇恨所纠缠。慢慢的了尘闭上了眼睛,拿着绣春刀向张远刺去..

    “啊!”一声惨叫传来,了尘师太拔出了绣春刀扔在了一旁,看到此时此刻的张远,神情复杂,虽然自己报了仇,但是为什么不开心呢?遂缓缓地站在了一旁,神色黯然,良久不语。

    张春悲绝的喊了一声,此时他就趴在父亲面前,悲伤的哭道:“爹,你要好好的啊!我们不做锦衣卫了,我们回家吧,你快好起来吧!!!”接着看了一旁的邓明宣,“邓大人,你快救救父亲吧!我求求你了。”邓明宣神色凝重的看着张远,神色凝重,沉默不语。

    张远这时用着微弱的口气慢慢的说道:“说道,算了春儿,这就是报..应,父亲之前作恶多端,早该想到会有今天这个下场。如今我明白了.明白了.。你要记得,以后跟着邓大人,决不可在做任何有悖于侠义之道的事情,做一名铁骨铮铮的汉子,来保卫我大明江山。我.我死后,不要为我报仇,只要你平平安安的,不要让仇恨蒙蔽了你的眼睛。我在九泉之下也就瞑目了.。”张远此时已经是弥留之际了,常言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一旁的了尘师太走了过来,张远微微的笑道,“师太,当年确实是我的过错,与春儿无关,如今您大仇已报,请您日后高抬贵手,不要为难春儿.。”了尘师太虽然此时大仇已报,但是却没有任何喜悦的感觉,反而有无限的惆怅与伤怀萦绕在心头,久久不能散去。

    张远此时抓着张春的手,用最后的气力说着:“儿子啊,你要记得,因果报应,屡试不爽!以后要多种善因,我也就九泉瞑目了.”张春哭着连连应道:“父亲,我都答应你!”看着这时的张春,张远慢慢的微笑的合上了眼。

    留下来的,只是张春无尽悲伤的哭声..

    许久.

    邓明宣终于开口说话了:“张春,并非我不救你父亲!只是你父亲当年实在作恶多端,这也算是罪有应得。好在最后能幡然醒悟,我也替你父亲感到高兴!这对你父亲来讲。不正是最好的解脱吗?以后你应当谨记你父亲的一眼,多种善因,保卫我大明江山,我回去后定会向皇上推荐你来接替你父亲的职位。”

    张春满脸悲伤的神情,完全不理会邓明宣,默默的背着父亲缓缓的下山去了,那沉重而又悲伤的身影,不久便消失在沉寂的黑暗之中..

    “感觉如何,了尘师太,现在我们可以谈谈建文帝的事情了吧!他现在在哪儿?”邓明宣笑着看向了尘师太,仿佛刚才张远的惨死,对他没有任何影响。

    “我,不能说!虽然我很感激您刚才没阻止我报仇,但是此事事关重大,贫尼决不会告知你!”了尘师太仍然冷冷回应道。

    “唉,也许张远说的对,那么就请你随我回锦衣卫吧!”邓明宣十分不悦的说道。

    了尘师太,此时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那边,一言不发,冷冷的看着邓明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