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大梵道

16.第16章 线索调查

    待到梁越坐下后,何谦给他倒了一杯茶。两人相视一笑,自从何谦从玄清宫出来之后,他二人也有数日未见了。

    梁越说道:“师公告诉我,你此次完成任务后就先别回玄清宫了,如今新皇继位,又和当年太祖皇帝一样了,对江湖人士多有忌惮。另外当年太祖皇帝,明白了锦衣卫的危害,于是在驾崩之前,废除了锦衣卫的制度,如今这位新皇帝可倒好,又重新启用了锦衣卫,这下不仅江湖不太平!而且朝廷之上,也少不了人人自危。可悲可叹呐,这次来的目的呢,主要是要让当今皇帝,打消对江湖人士的顾虑,不再荼毒武林人士,广施仁政,遂使天下安定。”

    “实不相瞒,我和师哥的想法一样,我刚从影雾山庄下来,之前和南宫月,有过交谈,跟她讲了我的想法,她也是赞成我的想法的。那就是,在当今朝堂之上,找一个与皇帝亲近的人,让他跟皇帝,陈明其中利害,说服皇上,停止对他所谓的明教教众的追杀。我想到一个人,锦衣卫指挥使纪纲,据说他和皇帝走的很近,不知此人是否可行?”何谦说道。

    “哈哈,看来你对此人完全不了解啊,纪纲是靖难之役的时候跟随当今皇上的,与皇帝的欢喜确实匪浅,但是,此人心机深沉,好大喜功,如今天下安定,他正愁没有建功勋的机会,怎么可能让他说服皇帝停止追缴明教教众呢?请他说服皇上,岂不是等于,与虎谋皮?不过我倒是可以给你推荐一人,行与不行也很难说。”梁越盯着手里的茶杯,神色坦然的说道。

    “却是何人?”何谦放下手里的茶杯,顿时来了兴趣问到。

    “邓愈之子邓明宣!”梁越说完,站起身来继续说道,“当年太祖皇帝争夺天下之时,这邓愈平定吐蕃,为朱元璋立下了汗马功劳。深得太祖皇帝赏识,只可惜,邓愈英年早逝,在其死后,追封为宁河王,邓愈留有一子名字叫做邓明宣,于是太祖皇帝就让邓明宣做了自己的心腹,在锦衣卫中当差。此人习武天赋极高,早年随父出征,见闻甚广,对各派武学均有了解。后来刻苦修炼,成为江湖中首屈一指的武林高手,他从金刚经中悟出来了一套罕见的功法,名唤金刚伏魔功,配合他修炼的先天罡气,已经达到了金刚不坏之体,当今武林之中,几乎无人能敌。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他居然利用金刚伏魔功,修复了先天罡气长久以来的一个天大的缺陷,那就是每当月圆之夜就会功力全失!正是因为如此,江湖人给了他一个不得了的称谓,天罡明王,哎,此人当真是万中无一的习武奇才啊!”梁越说着目光顿显向往之色。

    “这也只能说明他武功修为高而已吧!”何谦有些不解的问道、

    “你别急,听我说完,太祖皇帝爱屋及乌,对邓明宣也是非常看重,早些年让他和锦衣卫一起追缴明教教众,后来皇上心思都放在了整顿朝纲之上,便无过多的心思追查明教一事。而邓明宣也觉得,所谓明教的余党不过也是一群普通的江湖人士,并非大奸大恶之人。慢慢的这件事就淡了下来,再后来,邓明宣,就云游天下去了。太祖皇帝也就听之任之,也不再管了,如今当今皇上重新启用锦衣卫,听说邓明宣也回到了南京,此人在皇帝心目中,颇有威信,而且本人又刚正,嫉恶如仇,说不定可以一试!”

    “那好吧,有机会可以试一下!”何谦若有所思的说道。

    “哦,对了,你这一次下山,都有哪些见闻啊,也说来听听!”梁越道。

    何谦随后给梁越说了,如何来到银悦赌坊,遇到公玉嫣,经历了四劫六荒阵等等,梁越听完,突然坏坏的看了一下何谦,“我说,那姑娘是不是喜欢你啊?”何谦有些不好意思,“这个,呃,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那姑娘身世比较坎坷,而且为人又极为单纯,自然就多一些照顾罢了。”

    “哈哈,那你说说,你对那姑娘感觉如何?”梁越打趣道

    “这个嘛.。。哎呀,我说梁越,你管好你自己嘛。”何谦有些难为情道。

    突然间,街上传来了一阵嘈杂之声。

    两人走到窗边,看到有一队锦衣卫从路边经过,走在前面骑在马上的正是同知指挥右使赵士安,和佥事指挥右使张远。只见这队人马在银悦赌坊的时候,停了下来,赵士安和张远下了马,径直走进银悦赌坊,何谦和梁越站在月茗轩之上,看到这一幕,大概就已经猜到了锦衣卫这一行人的目的。

    “我们要不要也去银悦赌坊瞧瞧看?”何谦问道。

    “不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们这就下楼,站在远处观看即可。看看此行,锦衣卫的目的是什么,以图后续。那赵士安认得你。如果暴漏行踪反而不好”梁越郑重其事的说道。

    谈话间,这二人下了楼,站在远处,只见此时,锦衣卫的两名指挥使走进了银月赌坊。

    银月赌坊的掌柜,见此情景,立刻拱手相迎,满脸堆笑的走了上来,问候道“两位官爷好,小老儿是这银悦赌坊掌柜,不知两位官爷大驾光临,有何指教啊!”

    赵士安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数天前我看到有一男一女在这儿出现,你可知他们是何人?目前朝廷想找他们问话,希望你不要有所隐瞒,相信你也知道我们是锦衣卫吧,希望你能配合点,否则,就请你跟我们回一趟衙门吧”说完,赵士安露出恐怖的笑意。

    那掌顿时吓的跪倒在地,两眼张皇无措,的回答道,“小老儿叫南宫止,大人,我说,我说,我知道,那名男子叫何谦,只因在我这儿骗了十两银子,我们不依,遂将他打了一顿,后面来了一位女子,好像是江湖中人,是她让我们不要打的,我们看他是江湖中人,武功匪浅,自知得罪不起,只能罢手!后来他们二人就骑着一匹红色的马离开了,至于他们是谁,我也不知道啊,请大人明察啊!”说完重重的往地上磕头。

    说道这锦衣卫的大牢,可是让不少人都谈之色变的,有这么一句话,一旦移送法司,则不啻天堂之乐也,虽然同样的是死罪,但是只要是从锦衣卫的大牢里,挪到刑部的大牢里,那就叫上天堂。锦衣卫大牢之恐怖可见一斑!这也难怪,南宫止如此惧怕。

    看到南宫止的反应,赵士安便知此人并没有撒谎。也不做过多纠缠,就从赌坊里面走了出来,张远提醒赵士安道:“你仔细回忆一下,那日他们可曾去过其他地方?”

    赵士安很平静的说道:“那日,那名女子来到赌坊这儿看到了何谦,随后他们就一起去了云雾山,如此而已!”这时,赵士安,眉头一蹙接着说道:“不对!那名女子当日中间还离开了一阵子,上了那座山!不知道那座山上可有线索。”说完,指了指不远处的小山。

    “那座山上有个无尘俺,要不我们两人去一探究竟,说不定会有所发现,如何?”张远目光凌厉的说道。

    “也好!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赵士安朗声答道!

    接着,他二人安排锦衣卫,回到了衙门。二人径自朝山上无尘俺的方向赶去。

    见他二人离开后,何谦和梁越走进了银月赌坊。看到南宫止后,何谦上前道:“你好,我们又见面了!”

    只见那老者并不搭理他,而是走出赌坊门外,四下瞧瞧,然后进来,将二人引进内室,这才说道!“上次多谢小哥的信息,我代表庄主在此谢过了!现在庄主那边已经有了应对的方法了,这段时间,我们就很少在江湖露面了!”

    “你们就一个破赌坊,什么露不露面的。你没事就好,我们也是进来看看!”何谦还是和以前一样那么放荡不羁。在知道到银悦赌坊没有牵扯到后,他们二人就离开了。

    不得不说,南宫止为人老谋深算,用一出苦情戏,骗过了锦衣卫的赵士安和张远!看着何谦和梁越两人远去的背影,这时南宫止无奈的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要是你知道我们的真正实力,你就不会这么小看我们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