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大梵道

5.第5章 毒灵圣剑

    却见烈焰神剧朝无尘庵的方向飞速的奔跑了回去,转眼间便消失在何谦视线的尽头,而这边呢,那个那老头正向公玉嫣发难。

    “小丫头,你这年纪不大,武功倒还挺厉害的!”,只见那老者一个翻山倒海,便轻松越过了公玉嫣横扫过来的利剑,接着飞跳了起来落在了一颗树的树枝之上,冰冷的问道,那声音不禁让人胆寒,“小姑娘,你如实相告,你们此行是要去哪儿,找的是什么人?还有那个和你在一起的少年又是谁?你告诉老夫,老夫必不为难于你,看你身手不俗,如果就这样死在了我的剑下,十几年的武功修为尽丧,也着实可惜啊!”

    “老头,我告诉你,我去哪儿,找什么人都与你无关的。至于那个.,那个.少年”公玉嫣指了一下何谦,“那个少年嘛,我可以告诉你,他就是一无赖,恬不知耻的,没啥特别的!你尽管动手”此刻,何谦的嘴角在微微的颤抖着、、、、、、

    “这么说来,你是不肯告诉我实情了吗?姑娘,我可是给了你机会的,是你不知道珍惜,那对不住了,今天就送你们上西天!”那老者的手缓缓的伸向背后,慢慢的拿出一柄大约一尺来长的短剑,拉开架势,眼神眯望着公玉嫣,突然,那老者纵身一跃,跳下树枝,顿时如脱了弦的弓箭一样朝她刺来,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公玉嫣顿时感受到了,那老者身上的阴煞之气!令她有些窒息,然而此时并不容许她思考!公玉嫣向上跃起,青霄宝剑顿时青光凌厉,亦似怒气冲天,接着一招大杀天下,从天空向下劈来,那速度竟如鬼魅般飘渺不定!眼看就要劈到那老者,那老者呵呵一笑道“来得好!”说话间已经从容的用用他那一尺乌黑的短剑当了下来,这时公玉嫣看清楚了,这把剑上面漆黑一片,但是剑身上有一个很明显的银白色的圣字,直觉告诉她,这把剑应该就是以前师傅跟她提起的毒灵圣剑!

    起这这毒灵圣剑乃是用陨铁反复锤炼,每天都以鲜活的五毒之体浸淫,如此重复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再将一名腊月三十出生的、处子之身的女子杀掉,扔进炼剑炉当中,浸淫一天,是为浴火重生之意!如此,第二天就练成了这邪气逼人,令人闻之色变毒灵圣剑!师傅告诉她,这剑本身的杀伤力很普通,最大的厉害之处是在乱人心智,对于心智不坚定者,但凡被这剑刺中,都会出现幻觉,异常痛苦,精神绝望,陷入大苦、大悲的恐惧当中,而且会自动放弃抵抗!功力低微者,极有可能受不了那种灵魂的煎熬与痛苦而自杀。而且,这把剑随着杀戮越来越多,剑本身的戾气也会越来越重,威力也就越来越厉害。

    那老者一发力,公玉嫣便被挡了回去,但是,此时她不由得心头一惊,也许是受了毒灵圣剑的干扰吧,双腿竟有些发抖了!落地之时,竟因双腿发抖而未站稳,而倒在了地上,那老者,飞身一跃,以极快的速度向他她再次刺了过来.。。

    难道她就要死了吗?公玉嫣双腿实在站不起来了,正想着,她的腿被刺了个正着.

    “啊!!!!!”顿时一声凄惨无比的叫声在空中飘荡了起来,那老者并不停止,直接飞速滴朝她胸口刺来,她本能的使出灵霄剑法,她反手握剑,一边格挡,一边朝敌人刺了过去,直觉告诉她,虽然她挡住了那老者的进攻,但是并未伤到他,失去了最后的反抗机会,她此时已经心死,放弃了、、、、、、

    突然她的意识模糊了,以前种种的回忆让她痛苦不堪,父亲惨遭屠灵杀害,父亲母亲尸体那表情痛苦的样子在他的脑海里浮现,她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一幕,此刻让她倍受锥心之痛!她跟着师傅从北到南到处漂泊,这些年也遭人冷眼,心累了,还好有师傅对她好点,可是,就在前两天师傅居然打了她,这些年来最亲近的人打了她,难道说师傅也嫌弃她了吗?心累了,或许死亡家就是最好的归宿。但是她一闭上眼睛,便出现了一群锦衣卫露出了狰狞的面孔,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吐着舌头,想她伸着手,向她索命,她张大了嘴巴,她想喊出来,释放一下自己内心的恐惧,可是,她的声音嘶哑了,她已经喊不出来了.此时她承受着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苦.。。

    可是为什么会在空中飞啊,耳旁的风呼啸而过,此时她发现他是被人抱着,这种感觉让她异常恐惧,她不知道自己会飞到哪儿?也许是无间地狱,也许是无底深渊,总归等待她的会是一个她自己不知道的死亡之地吧!她努力的挣扎着,但是仿佛一切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她的眼睛也睁不开,她想到了自杀,但是手脚毫无力气,动弹不得,唯有低声啜泣,浑身发抖.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放佛坠落了一般,这时要死了吗?这时要掉入无底深渊了吗?此时,她只有耳朵还能分辨出声音,听了“啊~~~~~~”的一声长吼,随后后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衣服已经湿透了,头发更是一团糟糕,脸上湿湿的,显然是大哭了一场。她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一股锥心之痛从腿上袭来,她的一条腿上,包扎着一圈圈青色的布条,高高的隆起了,她的另一条腿上躺着一个人,正是那个无赖何谦。

    “喂,你起开啊,压痛我了”这要换做她好的时候,肯定对眼前的这个男人是一顿暴揍。怎奈,她此刻没有丝毫力气,就连说话,也费劲!

    “哦,你可醒来了,你昏睡了一天一夜了,要不是小爷我救你,你早就去阴曹地府报到去了”,何谦,打了呵欠,伸了伸双手,懒懒的说道。“怎么现在好点了吗?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们休息一下,找一下出去的路吧”

    “这是怎么回事啊,我记得刚才还和那老家伙争斗能,感觉我都要死了,怎么现在我在这儿,那个老头呢?对了,这又是哪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