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大梵道

2.第2章 隐藏阴谋

    “你是何人?怎么知道家父名号,又是如何识的这灵霄剑法?”红衣女子,显然吃惊不小!

    “姑娘莫非就是公玉休老前辈的大小姐公玉嫣?”显然此时,红衣女子更为吃惊!

    “你是哪位?”此时女子的眼神慢慢的警戒了起来,手中的宝剑缓缓的指向那人。。

    “姑娘莫要惊慌,在下名叫张春,家父在数十年前奉太祖皇帝圣旨前往塞北黑山寻找明教余孽,却不料想在黑山之巅遇到了当时江湖中人都闻之色变的,屠灵石坤!后来家父不敌石坤,败下阵来,幸亏被一名青衫书生模样的人给救了。后来得知那位青衫书生便是大名鼎鼎的三剑公玉休!至此,他二人变成了好友。哎,对了,当时你应该还只是几个月大的女婴,而且还不在公玉前辈身边吧。”

    “然而后来家父发现,令尊大人竟是太祖皇帝的通缉的要犯!为了报答令尊的救命之恩,后来家父就没将此事禀报给太祖皇帝!家父跟我讲,那时得知公玉前辈有个的女儿叫公玉嫣的,父亲可高兴了,说是要给我们定娃娃亲呢”这时张春,略带一丝坏笑。

    公玉嫣脸颊微红,问道,“你是震雷刀张远的儿子?”

    “正是在下!当年因为家父急着向太祖皇帝交差,再者是怕事情迟则生变,怕被其他人马继续寻找而败露,因此就未和公玉休前辈对饮畅谈,急匆匆的回京向太祖皇帝复命了,后来听说石坤又去找公玉休前辈寻仇,怎奈家父身在南京,鞭长莫及没能相助公玉前辈!不知后来情况如何?”此时张春的神情却极为复杂,略显迷离的望着公玉嫣。

    公玉嫣答道“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只是后来听了尘师傅讲,父亲被石坤打成重伤,不久便含恨离世了,可能是看到父亲死的太冤了,后来了尘师傅用他的幻阴拂尘大法将石坤打成重伤后,石坤自此便在江湖上销声匿迹了,后来江湖传闻,在长白山的天池那边发现了石坤的墓碑。这也算是为父报仇了!只可惜便宜了那个石坤。哼!”

    听完公玉嫣的说辞之后,张春缓缓的舒了口气,下了马,将钨铁绣春刀拿在了手上,然后笑盈盈的对公玉嫣说道,“如今你杀了这么多的锦衣卫,可如何是好,回去我该如何向燕王回复呢?”

    “这。你。你你说怎么办?如果你想把我交给朱棣,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随即公玉嫣略显俏皮,随即抽出宝剑,指向了张春。

    “哈哈,你说哪里的话,咱俩可是定了娃娃亲的哦!况且你如此动人美丽,我怎么可能舍得会把你交给燕王呢,你放心,我自己想办法吧,我先回去了复命了”

    “你这流氓,看剑!”只见公玉嫣娇喝一声,挥剑急速朝张春刺来。这张春也绝非等闲之辈,急速往后一跃,躲开了这一刺,这时,张春低声喊道“嘘,胡闹,你是要把其他的锦衣卫也要招来吗?锦衣卫的方漠就在附近,如果他来了,你以为你还走得掉吗?还不快走!”

    公玉嫣一愣,似乎没想到那张春会发脾气,仔细思量一下也对,面对张春蔑视了一眼,看了一下郑夫人的马车,不禁黯然伤感,强忍着悲伤,遂转身朝西边跑去了!

    看着公玉嫣远去的身影,张远的脸色逐渐的阴沉了下来。。

    无尘庵的厅堂之中。

    公玉嫣对了尘师太说道:“师傅,阿妙怎么样?没事吧,我不想让她受到伤害,方才让她随马车回到这里,好在这烈焰神驹是您从天池那边带回来,如今只认这无尘庵!她现在回来了吗?”

    但见这了尘师太闭着眼睛,不说话,这下可让她真有些着急了。因为之前得知燕王即将攻下南京城,她本是受师傅的委托去暗中保护方大人,怎奈,破城的先一天晚上,方孝孺对她讲,自己受太祖皇帝的知遇之恩,太祖临终时特别嘱咐他,让他辅佐建文帝,他是断不会投降燕王的,加上他之前离间燕王的儿子朱高煦和朱高炽的阴谋被燕王识破,计谋败露,根据燕王的性格,他将必死无疑。因此将阿妙托付给她,让她好生照顾,如今方孝孺的家人或被屠杀,或自杀身亡,这唯一的义女如果再有个什么闪失的话,她将无颜面对方孝孺的在天之灵!一想到此,她再一次问了了尘师太。

    “师傅,阿妙到底怎么样了嘛?您倒是说话啊!哦,对了,我刚刚杀了一些锦衣卫,还碰到了锦衣卫里一个叫张春的人,原来他的父亲张远就是当年被我父亲救了的那个人!”此时了然师太眼睛突然张开,神情严肃了起来,像是在思考着什么。公玉嫣接着说道“也许是感恩于当年我父亲救过他父亲的命吧,倒也没为难我,说是自己回去禀报燕王,会跟燕王解释清楚的。”

    “你说什么!你说那张春不仅没有为难你,反而还包庇你,替欺瞒燕王那些锦衣卫是怎么死的?”,“对啊,那还说张远还和父亲定了娃娃亲,他更不会伤害我的”,说着她的脸微微一红,此时的了尘的脸色已经变得非常难看。“那人好有趣,你不知道。。”

    “够了!我三番五次教导你,不要和锦衣卫的人往来,他们没有一个好东西!你全当耳旁风,还居然还。杀了锦衣卫!”此刻,公玉嫣被吓了一跳,因为在她的记忆力,师傅从来没对她发过火。今天这是怎么了,居然这么大脾气。她小心翼翼看着师傅,“师傅,不打紧的,那张春不说了么,自然会跟燕王解释的。您就别生气了吧。”此时了尘师太,脸色铁青。沉默不语,望着门口,过了好一会儿,她舒了一口气,冷冷说道“阿妙没事,你去吧,那封信和那个盒子也是方大人让你交给我的吧,我看了,你先下去吧。我累了!”

    “哦,师傅,对不起啊,您不说我差点都忘了!那个是方大人那天晚上。。”此时,了尘已经十分不耐烦的朝她挥挥手,让她走!走出去之后,她自言自语道“咦,今天师傅好奇怪啊!这么生气,看来以后我还是要离锦衣卫的人远些!哎,不管啦,还是下山去集市逛逛,顺带给小阿妙买些玩具和零食吧,嘻嘻。。”这时,公玉嫣驾着轻功不消半盏茶的功夫便下了山,向集市的方向赶去!

    不一会儿,便走到了闹市之中,看到了一块牌匾曰:银悦赌坊,甚是显眼。那边闹哄哄的,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情,但见一名青衣男子在银悦赌坊门前,被众人抓住暴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