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早安吻

    冷承恺从沙发上起身,“我去看看。”这丫头怕是最近真的太累了。

    他走进了休息室,看着趴在小床上睡得香甜的女人,他觉得还是把她带到房间去休息比较好,毕竟,这个样子她会睡得不好。

    沐心羽窝进了他的怀里,在他帮她穿好衣服,抱起她的时候,她朝他的怀里靠进,动了动身子,找了个舒适的位置继续睡着。

    冷承恺让会所的经理给他们开了一个房间,而整个会所里的房间,都是豪华型的套房式,他抱着她走进了主卧室,将她轻柔地放在床上,替她盖好了被子。

    他站在窗前,看着夜色,浓眉微微皱起。

    沐心羽一个晚上的好眠,从暖暖的怀中醒来,看着搂着自己的男人,唇角扬起了笑,主动吻上了他的嘴角,“老公,早安。”

    她的声音轻轻的,不像是说给他听的,而说给自己听的,有他在,她就觉得幸福。

    冷承恺却不满足这轻描淡写的一个早安吻,双臂紧环着她的腰,勾缠着她的唇舌。

    “唔……”沐心羽还没来得及开口,她的话全都没他的吻吞没。

    “老婆,这才是早安吻。”冷承恺得逞地笑笑,看着怀里喘气找回呼吸的女人,轻笑出声。

    沐心羽轻捶了捶他的胸口,“你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

    她也在这个时候,才看清楚陌生的环境,昨天晚上,她什么时候睡着了?什么时候到这里来的,她都不记得了。

    “现在几点了?”沐心羽看着窗外的阳光,她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她,迟到了。

    冷承恺看了看时间,“十点。”他早就知道几点了,他没有睡得这么晚的习惯,就算晚上睡的再晚,他也会在七点准时地醒来。

    沐心羽眉头紧锁,“完了,我又迟到了。”她觉得她越来越没脸见人了,这才忙了没几天,她就累得一觉睡着,又晚了。

    “老婆,你已经很久没有迟到了。”冷承恺吻了吻她的脸颊,至少,这阵子,他都没有让她迟到,她再爱睡懒觉,也会被他给闹醒。

    “你就说风凉话!”沐心羽一起床,苦恼的事情是她没有可以换的衣服。

    最后,冷承恺带着她,飙着车子,回了酒店,换了衣服,他又送她去了片场,而冷承恺也忘了跟她说,莫清影打过电话的事了。

    沐心羽一进去,就看到了金导,他应该是在等她,“金导,不好意思,我迟到了。”

    “最近,累着了,你的戏份最近可都不少。”金导说的也是实话,他也明显感觉到沐心羽最近瘦了不少。

    沐心羽摇头,“我没事的,今天是个意外。”

    “你如果觉得累了,你跟我说一声,我帮你好好调整一下。”金导看着她,对她说道,按现在这样的进度,一个多月便能结束了。

    “不用了,这样挺好的。”沐心羽拒绝了,她其实是怕冷承恺太累了,她如果一直在伦敦,他也不会回国,现在的酒店房间,几乎要成为他的办公室了。

    沐心羽刚走进了休息室,就听到了手机在不停地响着,而且,好像还是响了很久了,她拿起了手机,走到沙发上坐着,看着号码,马上接起,“小婶婶。”

    “心羽,你是不是很忙?”莫清影已经隔了半小时给她打了,可还是没有人接。

    “小婶婶,你找我有事?我现在不是很忙,最慢一个小时就能结束了。”沐心羽昨天听到冷承恺说的话,而现在接到了莫清影的电话一点也不奇怪。

    莫清影也想有些事还是当面说比较好,“那我等会去接你。”

    沐心羽和莫清影在一间茶室坐着,“最近很忙?你这丫头怎么瘦了?”莫清影看着她有点憔悴的样子,心疼地揉了揉她的头。

    “嗯,我想快点结束。”沐心羽喝一口酸酸甜甜的柚子茶,她对于现在这种情况,她还是很满意的。

    莫清影看着她,“心羽,我来找你什么事,你应该也能猜到。你是怎么想的?想断了所有的关系吗?”

    沐心羽迟疑了一下,“小婶婶,我只是不知道我要以什么样的方式来面对,什么身份来面对。”

    “我知道你的顾虑。但是,你爷爷小时候对你也很好的,现在,他的身体也不好,刚出院,以后是什么样的情况,谁也不知道,虽然现在只是轻微地脑中风,但是,还是很危险。”莫清影也没有隐瞒她的必要,她说的也是事实,十多年前的事,也许,谁都有错,但是过去的就让一切都过去,不要再纠结着。

    她怕心羽以后会后悔,因为心羽不是个硬心肠的女人。

    沐心羽一听到齐老爷子病了,而且还不轻,她的心里就开始动容,她只是不知道自己要怎么样去面对他们的。

    “心羽,你好好地想一想,也不着急,等你想好了,给我打电话,有我们陪你一起。”莫清影当然也不会让她马上作决定。

    冷承恺坐在书桌前,收起了桌上的文件,打开了笔记本,开始了视讯会议,公司那边基本上都是配合着他的时间,因为他不想在晚上的时候打扰到心羽。

    沐心羽一进来,就看到他在忙着,也没有打扰他,自己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想着莫清影跟自己说的话,也许,她该释怀了,毕竟这么久都过去了,她还有什么好在意的。

    冷承恺开会完的时候就已经天黑了,他从书房里走出来,就看到沐心羽坐在沙发上,连房间灯都没开,“老婆,你回来了怎么不跟我说一声?”他刚才都没有听到她开门进来的声音。

    “我看你在忙,我没事,我就是觉得有些累,我想靠一会儿。”沐心羽坐起身,原本枕着沙发的头,现在改成靠向了他的怀里。

    冷承恺拍着她的背,“困吗?”

    “有点。”沐心羽也觉得累,可是,却怎么也睡不着,伸手下意识地抚上了脖子上的那道疤痕,那时候的她,其实也是最无助的时候,最脆弱的时候,却让她面对了这么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