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棋祖

第四十四章 齐来君

    于灵贺后退一步,为这位刚出现的人影腾出一片地方。但是,他的这番作为明显是白费心思了,因为就在此人出现之时,那原本朦胧的光线却是霍然间变得浓烈了起来,就像是阳光似的照亮了整片区域。

    这是一位中年男子,他身着黄色长衫,一双长袖飘飘扬扬,行走之间风淡云轻,潇洒飘逸,令人心折。

    在于灵贺所见过的众多强者中,具有如此风度,让人一见之下心生仰慕的却也是寥寥无几。

    昔日影城之外,如此之多强者汇聚一堂,但若是与此人相比,那就是如同萤火与皓月的差别了。哪怕是如天拂仙、南司佛这等盖世强者,似乎也就是与他在伯仲之间。

    哦,还有一位居延大陆守护者杜三康。此老的气度和实力也是一时之选,而且与眼前这位有着一丝相似,那就是他们的身上都有着一个酒葫芦。不过,以于灵贺的眼力来看,此人比杜三康明显要更胜许多。

    面对如此人物,于灵贺自然不敢托大,他深深的一躬到地,道:“见过前辈。”

    那人轻笑一声,声音透亮悦耳,道:“来者何人。”

    “晚辈于灵贺。”于灵贺恭声道:“请问前辈如何称呼。”

    “老夫齐来君。”那人长袖一挥,取出酒葫芦打开,一股浓郁的酒香顿时弥漫开来。

    于灵贺抽动了几下鼻翼,他虽然不善饮酒,但只是闻了一下这个味道,就知道此酒绝对不凡。

    齐来君哑然失笑,道:“小子,你是想要喝酒么?”

    于灵贺嘿然一笑,道:“长者若是赏赐,晚辈不敢推辞。”

    齐来君脸上笑意渐浓,道:“你小子的感应能力不错,一路行来。竟然将三个人都找到了,果然有点门道。”

    于灵贺的心中一惊,忍不住回头望去。然而。就在他回头张望之后,却是为之愕然。

    在他的记忆中,这一路行来都是一条笔直的道路。可是,此时回头看去。身后却是蜿蜒转折,衡玥宁等人早就不知道躲在哪条通道之后了。

    齐来君摆了摆手,道:“你不用找了,除非是老夫同意,否则找不到人的。”

    于灵贺立即收敛了心神,对于这位隐居玄秘塔的强者。他自然信得过。

    摇了摇手中的酒葫芦。齐来君道:“现在,你还想要喝酒么?”

    于灵贺眼眉一扬,再度道:“长者赐不敢辞。”

    齐来君哈哈大笑,道:“你小子倒是滑头,不过老夫有言在先,你若是喝了这酒,就会和他们三个一样。呵呵,现在你还会要喝么?”

    于灵贺一怔,目光中流露出了思索之色。半晌之后。他恭敬问道:“请问前辈,若是不喝又如何?”

    齐来君眨了两下眼睛,流露出了好奇之色,道:“你小子,是不是蜀门子弟啊。”

    于灵贺恭敬的道:“前辈,若非蜀门子弟,又怎有资格进入玄秘塔。”

    只要看看苏绽等人的态度,就知道想要进入玄秘塔是何等珍稀的机会了。如果他们不是天拂仙的门下弟子,根本就轮不到这个机会。

    齐来君微微点头,道:“也是。如果你不是蜀门弟子,是不可能进来的。”他看向于灵贺的目光中带着几许的玩味,似乎是颇感兴趣。

    于灵贺的心中微寒,他知道,自己肯定是犯了什么错误。

    这位齐来君在上古蜀门中肯定是极为著名的人物,而自己在听到他的名号之后,竟然连一点儿的反应都没有,所以才会引起他的怀疑。

    此时,他的心中隐隐有些后悔,自己应该抽空读一些上古蜀门史记之类的东西才对。

    毕竟,这里是道东域,距离北海域实在是太远了。以前所掌握的知识虽然不少,但两地却有着巨大差距,无法通用呢。

    不过,幸好的是,自己蜀门子弟的身份不是假的,否则还真不知道应该如何收场才好。

    齐来君收起了酒葫芦,道:“你若是喝了酒老夫转身就走,但若是不喝,那老夫就与你斗上一场,看看你在门中学了多少本领。”

    于灵贺的眉头略皱,他实在是想不明白,喝酒与战斗之间有什么关联。

    如果未曾见到秦宇和唐朝珺两人喝酒盘坐之后的模样,于灵贺或许还会考虑喝下这古怪的酒水。毕竟,他也有着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断无可能是这位强者的对手。

    但是,见过了他们的模样之后,于灵贺的心中就绝了这份想念。

    那种盘坐于地的狼狈样子也就罢了,但那时候,秦宇和唐朝珺分明就是失去了知觉,若是有人在他们的身上轻轻拍一下,估计他们的下场就会十分悲催了。

    所以说,除非是和衡玥宁一样,拥有宇宙星象图这等神器护身,否则喝下酒后,就将变成那般没有丝毫防护能力之人了。

    于灵贺从来就不愿意将自己的性命交到别人的手上,哪怕是再亲近之人也不行。自己的生命,还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为好。

    更何况,在他的心底深处,也有着一丝渴望。

    与这种敌人交手的经验,绝对是他攀升更高峰之时所必须的。

    心念转动间,于灵贺的神情也变得凝重起来。

    齐来君轻笑一声,道:“你,已经决定了?”

    于灵贺重重的点了一下头,道:“是,晚辈已经决定,请前辈赐教。”

    他再度后退三步,深吸了一口气,身上星力流转,在身周布下了一道防护之光。

    齐来君的眼眸中闪动着赞赏之色,笑道:“好,那么多年了,终于可以活动一下手脚啦。”他的双目突兀的一瞪。

    就是这样瞪了一眼,下一刻,他身上的气息顿时就变得迥然不同了。

    狂暴,浓烈,充满了杀戮的恐怖气息陡然间沸腾而起,就如同一座黑色火山似的笼罩在于灵贺的身上。不,这股力量已经不仅仅落在身体上,就连于灵贺的精神世界似乎也在一瞬间失守了。

    于灵贺的呼吸陡然间加重了数倍,他的眼睛赤红一片。

    因为就在这一刻,他仿佛是陷身于一片无边的血海之中,无论从任何角度看过去,都是那浓郁泥泞的血色道路。这道路上的血水之厚,已经淹没了他的膝盖。无穷无尽的血腥味充斥于这个空间的每一个角落,哪怕是如同于灵贺这般见惯了杀戮之事的修者,在这一刻也是心惊胆战,几乎就要被活活吓死了。

    这里,是血色的修罗地狱,是这位看上去和睦可亲长者瞬间创造的恐怖精神世界。

    双目霍然圆睁,意识海内,那标靶突兀的动了。

    这个凝聚了于灵贺一千多倍的恐怖之物,在这一刻释放出了如同山岳一般的宏伟气息。

    叠加,叠加,再叠加……

    一千多倍的精神力量叠加之后能够爆发出怎样的恐怖威能呢?

    于灵贺不知道,只怕也没有人可以想到,一个通脉修者的身上,竟然能够爆发出这般不可思议的气息。

    “轰……”

    那股惊天动地的巨响在于灵贺的脑海中炸响,那无处不在的血海仿佛是停滞了一瞬间。随后,就在他眼前生生的爆裂了开来。

    于灵贺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他的脚步如飞般的向后退去。直至数丈之后,他的双腿一顿,牢牢的站在了地上。他半抬着头,用着惊骇的目光紧盯着齐来君,同时他再也忍耐不住的大口喘气,就连身体都随着这个动作而剧烈起伏。

    可怕,这个人竟然是如此的可怕。

    仅仅是一个精神攻击而已,就已经达到了这等可畏可怖的地步。如果在他的意识海中,不是有着标靶这等超越一切的等阶力量的特殊物品存在,那么这一刻他怕是要迷失在那片恐怖的血海之内了。

    齐来君讶然的看着于灵贺,道:“小子,真不错啊,竟然能够抵御我的精神攻击。”他伸手一招,道:“来来来,我们爷俩再来玩过。”

    于灵贺心中叫苦连天,连忙道:“前辈,我现在想要喝您的酒了。”

    虽然仅仅是刚刚接触,但于灵贺已经彻底的明白了两者间巨大的差距。与这种人交手,这不是勇敢,而是找虐。反正他若是想要取自己性命的话,根本就不需要使用什么下三滥的手段,直接一脚踹过来,估计就能够达成心愿了。

    所以,于灵贺见好就收,立即改变了主意。

    然而,齐来君却是微笑着摇头,缓缓的道:“晚了,我既然已经出手了,那就要有一个结果。”

    于灵贺脸色愈发的苦涩,道:“请问前辈,在我之前,有多少人选择与您交手过?”

    齐来君认真的想了想,道:“啊,好像只有一个,你是第二个呢。嗯,那第一个家伙被我狠揍了一顿,差点死掉。你可要结实一点,不要太脆弱了哦。”

    于灵贺几乎要一巴掌打在自己的脸上了,若是早知道这个结果,他就算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选择对战啊。

    齐来君侧着脑袋,似乎是在回想着什么,终于一拍巴掌,道:“我想起来了,那家伙最后改名了。”

    于灵贺一愣,莫名其妙的问道:“您说什么?”

    齐来君笑道:“就是第一个挑战我的人啊,他好像改名叫天……什么仙了。”

    于灵贺瞠目结舌,一种极为不妙的强烈预感涌上心头,他喃喃的道:“天拂仙?”

    齐来君双目一亮,笑道:“不错,就是天拂仙,咦,你的脸色为何如此难看啊?”

    ps:今天三更,还差一更,尽快补上^_^(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