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棋祖

第九章 师望

    于灵贺微微一拱手,道:“晚辈见过前辈。”

    心中却依旧是有着一丝惊栗。特别是看着这位大汉的那双眼眸之时,这种感觉就愈发的强烈了。

    因为影城的变故,所以于灵贺在来到道东域之前,已经见过了许多超级强者。这些强者各有所长,但每一位都是气度非凡,就算他们并没有刻意的释放气势,可只要站在那儿,就足以给其他人带来足够巨大的压力。

    别说是天拂仙、南司佛这等绝顶强者了,哪怕是落展英、古森这等逊色一筹的人物,也不是此刻的于灵贺能够企及的。

    而这个大汉带给他的感觉就颇为怪异了,他身上的气息似乎比古森等人还要逊色不少,可那双眼眸之明亮,却仿若是星辰大海,甚至于不逊色于天拂仙。这样古怪的气息组合,倒是让于灵贺看之不透了。不过,无论如何,此人的高深莫测绝对不是现在的自己能够招惹得起。

    那大汉一摆手,大踏步的进入了凉亭,举起了茶壶,也不管里面那滚烫的热水,就是这样一口灌了下去。

    于灵贺微微张开了嘴巴,竟然有些不知所措了。

    他此前见过的强者虽多,但就算不是文质彬彬,可也从未曾遇到过这等粗犷人物。

    大汉一口气将茶水喝光,磕巴了一下嘴巴,哼哼了一声,道:“那两个家伙,还是用这些破东西充数糊弄老夫。”

    于灵贺终于忍不住哑然失笑,道:“前辈,请坐。”他顿了顿,道:“请问前辈如何称呼。”

    大汉毫不客气的坐下,朗声道:“老夫师望,坐镇这后山也不知道多少年了。呵呵……”他看着于灵贺,目光中带着一丝奇异之色,道:“能够带着宗主宝图,并且从天魔风峡谷中进入的,你可是第一个呢。”

    于灵贺的脸色微变。惊讶的道:“前辈,您如何知道?”

    师望目光一瞥他腰间,道:“你这宝图如此明显。老夫就算是想要装瞎子也做不到啊。”

    于灵贺一怔,目光朝着腰间看去。那蕴含着无穷威能的宝图确实是被他放在了腰间,但要说此物十分显眼的话,那却是胡说八道了。起码。原先那位通脉修者范毅言就根本未曾察觉。

    他心中微动,这位大汉的修为看来要在他的想象之上了。只是,不知道他在上古蜀门之内,又是什么身份。

    师望突地将大脑袋伸了过来,上上下下的仔细看了于灵贺片刻,道:“你小子确实是一个开眼信徒。但又怎么可能通过天魔风峡谷呢。”

    于灵贺勉强一笑。道:“前辈既然看到了宗主所赐宝图,难道还不明白么?”

    师望双眼一翻,道:“胡说八道,这宝图也就是那么回事,能够让人撑着天魔风不死罢了,至于救人的活儿,就是老夫的事情。”他瞪着双眼,道:“老夫早就看见峡谷中宝图气象,知道宗主又塞人进来。但左等右等都是不见人迹。原本以为你早就陨落在那里。盘算着啥时候空了去把你身上的宝图拿回来。却没想到你小子竟然真的走出来了。”

    于灵贺的眼皮子跳了几下,这才明白那张宝图的用途。

    原来此物并不能帮助自己通过峡谷,而仅仅是用来求援之用的准备啊。

    师望伸长了脑袋,一脸好奇的问道:“你是如何过来的,告诉老夫吧。”

    于灵贺双肩一耸,道:“晚辈就是这样一路走过来的啊。”

    师望一怔,不满的道:“呸,你以为这天魔风峡谷是什么地方,自古以来,从后山入宗门的。除了通过陨道之外,就从未有人能够做到此事。哼哼,你能够过来,肯定有着过人之处,就说了吧。”

    于灵贺苦笑连连,他虽然不敢得罪对方,但也不至于轻易的就将自己的办法暴露出去。只是,眼见对方步步紧逼,而且那眼眸闪烁之间更是令人毛骨悚然。他犹豫片刻,终于道:“前辈,晚辈或许是因为体质特殊,所以这天魔风对晚辈的伤害并不大,这才能够侥幸从中走出吧。”

    师望的双目闪烁,突地伸手,朝着于灵贺当胸抓了过来。

    于灵贺心中大骇,他身形微动,就要离开亭子。

    这家伙一言不合,竟然当场动手,真是让他大吃一惊。好在他经历了无数次生死之间的搏杀,经验已经无比丰富,霎那间发现不对,立即闪身避开。

    然而,就在刚刚泛起这个心思之时,就觉得不太对劲了。

    对方这一抓过来,无论是速度还是气势,似乎都是平平常常,别说是与那一日见过的众多强者相比了,就算是佛门梧静,好像都要比他更胜一筹。

    但是,不知怎么地,于灵贺就是有着一种感觉,这一抓已经将他所有逃避,格斗的方式全部封死了。无论他如何动作,都像是垂死挣扎般,但却无法给对方造成半点儿的障碍。

    这一瞬间,于灵贺又像是回到了在天魔风峡谷最后那段路途之时。

    那时候,他拥有天魔风之体,以闪步为基础,以中国象棋为延伸,基本的掌握了穿梭短途空间之力。再加上庞大精神力为后盾,他甚至于有着自己就是某一片区域之王的感觉。凡是在那一片区域内,他抬脚变至,心动则到。而且,如果在那片区域有什么生灵存活的话,那么其生命也将在自己的一念之中。

    此时,此刻。

    于灵贺也有着同样的感觉,不过,唯一不尽相同的是,他感觉到自己并不是这片区域的主人,而是这片区域中被主人盯住,并且随时可以抹杀的一个微不足道的存在。

    这种感觉是如此的强烈,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

    原来,这才是人家的真正实力,能够孤身坐镇上古蜀门一脉后山的大能,果然拥有着远非自己能够企及的能力啊。

    然而,正当他想要闭目认输之时,心中却是突兀的燃起了一把汹汹烈火。

    这,是不服输的怒火,是一种不甘示弱,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愿意示弱的心头之火。

    “轰……”

    脑海中,那中国象棋的帅将之棋陡然腾起。

    它们就像是真正的军中将帅,在瞬间起到了如同定海神针一般的妙用。仅仅是霎那间,心中的那份郁悒和悲苦等负面情绪全部消失。

    自己苦练那么久,还挡不住人家随手一抓,这个发现,足以让人心灰意冷,再也无法兴起腾飞之心。

    但是,在帅将之棋爆发之时,于灵贺却是突然间信心大增。

    人家确实比我强,但那又如何。

    这位师望也不知道修炼了多少年,如果他比自己弱的话,那才叫没有天理了。

    如果他们修炼的时间相同,于灵贺绝对不会认为自己就会逊色分毫。

    而且,人家一抓下来,自己所要做的,绝对不是什么束手就擒,而是应该全力以赴,哪怕是无法抵御,最起码也要逃出生天啊。

    这些心理变化一闪而过,从悲观而绝望,从绝望而不服,从不服而奋起,这之间的转变瞬间即逝。

    随后,意识海内中国象棋的所有棋子都动了起来。

    兵棋前行,一去不回。

    于灵贺踏前一步,反而是向着对方的大手而去,那兵棋的气势瞬间爆发,仿佛要将天都撕裂一个缺口。

    师望微微一怔,似乎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信徒也敢向着自己主动进攻。不过,他的眼神却是带了点讥讽之色。

    铮铮铁骨虽然令人钦佩,但若是仅有蝼蚁之力,却妄想挑战巨龙,那就是自不量力了。

    在这一刻,他的心中甚至于有些淡淡的失望,这样的人,为何会被宗主看重呢。

    然而,还没有等他真的抓住于灵贺之时,却见这小子的身形又是一晃。

    车棋横行,一路到底。

    他竟然在瞬间将自行的兵棋化作了车路,而且还是横向而遁,只要师望有着瞬间的迟疑,便能脱离这一抓的范围。

    师望的眼神终于有了一丝波澜,原来此子先前所爆发的拼命气势只不过是一个装饰罢了。其真正的目的仅仅是为了骗开一丝破绽,想要逃遁而已。

    呵呵,这才是真正识时务的做法呢。

    师望的心中暗赞,但嘴角依旧是微微上翘。

    就凭这雕虫小技,也想要瞒得过老夫之眼么?

    他冷哼一声,这一抓去势不变,但指尖微微张开,那掌控之地顿时多了不知几何。

    于灵贺的心中早已是一片平静,但此时却也忍不住为之骇然。对方的指头微微张开之后,他那能够逃出升天的信心顿时被打落谷底。他煞费苦心的变化,竟然抵不过对方随心所欲的一个小小变化。

    这就是实力差距,彼此间那已经达到了难以逾越的实力沟壑,足以让他的所有努力都会被对方谈笑间活活碾灭。

    然而,此时的于灵贺已经不会束手待毙。

    他的身形摇摆了起来,竟然有着一种随风飘逸的迹象。

    拐角马,一横一竖加一撇,哪怕是真正的神仙,也无法在一瞬间推断出他的落点吧。因为在走出那四通八达的横竖之前,就连他本人都不清楚最后的落点在哪儿。(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