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棋祖

第八章 手令字迹

    “咚!”

    一道轻响,打破了这里的平静。

    胖道士的身体陡然一个哆嗦,他瞪圆了眼睛,转头看去,原来是一只比常人还要大上许多的巨狼,它不知为何,竟然踢倒了一只酒壶,所以发出了这道响声。

    迎着胖道士的目光,巨狼龇牙咧嘴,虽然外表凶悍,但无论怎么看似乎都是一副讨好的谄笑模样。

    胖道士双目一瞪,怒道:“又在偷酒,给我滚!”

    那巨狼立即摇了摇尾巴,一溜烟的逃走了。并且在心中暗喜,不知道这胖道士今天遇到了什么好事,竟然轻易的就将自己偷酒的罪行给揭了过去。否则的话,今日虽然不至于丧命,但一顿拳脚相加却是逃不掉的。

    胖道士摇了摇头,当他转过身来的时候,表情已经恢复了平静。

    “好徒儿,你说那人是从天魔风峡谷中进来的?”

    “是。”范毅言肃然道:“后山入宗门的通道仅有两途,除了那一条陨道之外,就仅剩下天魔风峡谷了。”

    胖道士眉头大皱,问道:“那是何人,怎样的修为?”

    范毅言的脸色顿时变得古怪了起来,道:“那人叫做于灵贺,应该是信徒修为吧?”

    “啥,信徒?”胖道士的声音陡然间提高了八度,叫道:“我的好徒弟啊,你不是瞎了眼吧?”

    哪怕是听到了如此近乎于侮辱的话,范毅言竟然也没有动怒。因为他十分理解这胖道士的心情,就连他初见于灵贺之时,也好不到哪里去。更何况胖道士并未见过,那么就算再惊讶十倍,也毫不为奇。

    范毅言点着头,一字一顿的道:“弟子并未看走眼。”

    胖道士停止了喧哗,他知道自己这个弟子的人品,既然这样肯定,那么十有八九不会有错。可是。一个信徒,竟然能够做到这等惊世骇俗之事,那还有没有天理了。

    侧着脑袋。胖道士一脸木然,摇头晃脑地道:“不然,不然!那天魔风何等之强悍,就连为师进去。若是执意穿越的话,怕是最终也要变成一地血水。嘿嘿,一个信徒小子,竟然能够穿越,真是不可思议啊!”

    “弟子也是这样以为的。”范毅言取出了随身携带的那张纸条,恭敬地递了过去。道:“师父。那人说,他是奉命闯关的。”顿了顿,他又道:“弟子学识有限,看不出这是哪位师伯师叔的字迹。不过,这却是门中长辈手令,不会有假。”

    上古蜀门能够传承无数年,自然有着一整套秘法。

    这手令之中也是有着特殊印记,可以证明书写它的主人确实是宗门强者。但宗门内高手如云,胖道士见过不少。但范毅言能够见到的,却是寥寥无几了。

    胖道士接了过来,他的目光一扫上面内容,心中就是暗骂不已。

    这家伙竟然敢让一位信徒去尝试通过天魔风峡谷,也不知道脑袋是否被驴给踢过了?下达这种考核命令,这是借刀杀人,让人去送死吧……

    不过,他随即想到了,那个本来必死无疑的小信徒,还竟然真的让他成功了。

    目光一扫。落到了手令之上。

    他的实力虽然不俗,但是在更加不俗的上古蜀门之中,却也是微不足道。之所以能够担任后山管事的位置,并不是说他具有多么强大的力量,而是因为他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手段。

    这一副憨厚大肚子中,自有令人琢磨不透的厉害本事。

    此时,目光凝视在手令之上,他的眉头立即皱了起来。

    这一手好字,似乎在什么地方看过啊。但是,不知为何,他就愣是想不出来了。然而,他并没有轻举妄动,因为在这寥寥几行字迹中,他竟然感受到了一种凛然之威,这种威严竟然能够从字句行间透露出来,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范毅言在一旁沉声问道:“师父,这是哪位长老的字迹啊?”

    胖道士一翻眼皮子,道:“本门那么多长老,但绝对没有人能够写得出这番字来!”

    范毅言一怔,他倒抽了一口凉气,缓声道:“莫非,这竟然是哪位太上长老写的?”

    上古蜀门中的长老就已经是不容小觑的人物了,虽然远不能说是门中顶尖人物,可一旦离开宗门,无论到任何地方,都是一等一的强者。

    而太上长老就愈发的不同,他们都是宗门内最强大的存在,是仅次于传说中,那几乎与神仙之流无疑的宗主的超强存在。

    他们中的每一个出面,只要稍稍的跺跺脚,就会令整个宗门,甚至于是道东域都颤抖两分。

    这等人物的字迹,绝非如今的范毅言能够轻易得见。

    然而,胖道士的脸上却是愈发的狐疑了,他摇着头,道:“也不是,各位太上长老的字迹我都见过,与这也是有些区别的。”他磕巴了一下嘴巴,再度看了看手令,有心想要说一句,写这些字的不过是一介无名之辈罢了。但是话到嘴边,目光却被字迹中的森严法度所摄,愣是说不出来。

    范毅言眨着眼睛,苦恼地道:“唉……那给于兄下令的又是哪个?总不可能是如同弟子这般的通脉神使吧?我们可是连承受天魔风的资格也不够啊……”他挠着头皮,随口道:“这也不可能是宗主大人的亲笔吧?”

    上古蜀门宗主,那是神道天拂仙,是如同神灵在世一般的人物。

    范毅言随口说了出来,心中却是莫名地一紧,立即把嘴巴牢牢的捂上了,似乎是生怕宗主大人听见。

    然而,胖道士的眼睛却是霍然间瞪圆了。

    范毅言说话之时,他的眼睛可没有片刻离开手令。而就连他也没有想到,范毅言这小子竟然将话题扯到了宗主的身上。

    那时,他正待呵斥之时,眼睛却是看到手令上的字迹突兀地泛起了一片金色光芒。

    这金光一闪而过,瞬间即逝,可胖道士却是看得清清楚楚。

    “啊呀!”他一拍大腿,背心处顿时被一片汗渍浸湿透了。到了这一刻,他若是再猜不出这份手令来自何人,那就真是白瞎了眼啦。

    宗主的亲笔手令啊!他虽然加入宗主百余年,但也是第一次见到啊!

    此时,他的心中就仅有一个念头,果然是宗主的字,才能有如此神威。

    抬头,他的眼眸熠熠生辉,叫道:“徒儿,那人现在何处?”

    范毅言愣了一下,不解地看着师傅,不明白他为何突然间像是打了鸡血一般,变得如此亢奋了。不过,对于师傅的询问,他却不敢隐瞒,道:“弟子将他安置在山下凉亭内。”他停顿了一下,道:“您放心,有着神兽看护,绝对不会出现任何问题的。”

    “神兽看护?”胖道士陡然站了起来,一股恐怖的气息从他的身上释放弥漫了出来,那气息之强大,就连范毅言都是脚下趔趄,差点儿站立不稳了。

    “是啊……师父,有啥不妥么?”范毅言心虚地问道。

    那神兽的实力如何,已经没有人可以确定了。不过,在宗门之内,据说唯有宗主一人才能够与之同乐,而就算是剑神卫之首落展英等太上长老,在神兽面前也都是毕恭毕敬,不敢有丝毫的不尊。

    如此神兽当面,师父还有什么可担忧的呢?

    然而,胖道士的脸色却是一片惨白,他苦笑着道:“哎,我不是担心那来人捣乱,而是担心他被神兽一口吞了,我们就不好交代了。”话音刚落,他重重地一跺脚,身形已经是如电般的窜了出去。

    范毅言一脸的茫然,不明白师父为何如此焦急,简直就是气急败坏一般。

    他的心中霍然一动,想起了适才自己说的那句话,慢慢地,他的脸色也是逐渐变得僚白了起来。

    那手令,那在飘逸间却仿佛蕴含着无上威能的字迹。

    这一刻,他似乎是明白了什么,不由地大吼一声,亦是转身狂奔而出。

    ※※※※

    山道凉亭之内,于灵贺静静地喝着清茶,但心中却是千思百转。

    就在他感应到自己似乎被某个超级强大关注之时,他并没有立即跳起来,而是依旧端坐于此,而且就连斟茶的手也没有丝毫的动摇。

    在经过天魔风峡谷之后,他的定力和意志再度攀升,已经到了新的境界。只要那位隐藏着的强大存在没有表现出必杀的意愿,他就不会因此而感到慌乱。

    “呵呵,胆子不小啊……”

    一道大笑声从身后响起,于灵贺起身转头一看,那是一位身材高大的巨汉。

    他的身高起码达到了六尺以上,而且体宽脸大,头上毛发更是浓密过人,一只硕大的鼻子高高凸起,看着他之时,竟然让人有着一种看到一只巨狮行来的感觉。

    于灵贺的双目微微一亮,在他的意识海中,那狮棋却是突兀站起,浑身上下释放着浓烈的强大气息。不过,这并非敌意的气息,而是一种欢喜和欣慰。就像是在沙漠中一人孤行,突然间遇到了同伴之时的那种强烈开心味道。

    对面的狮鼻大汉讶然停下了脚步,他朝着于灵贺的仔细地看了两眼,逐渐变得明亮了起来。

    不知为何,于灵贺就是有着一种感觉,那就是此人的态度在这一瞬间似乎是发生了迥然不同的巨大转变。

    ps:今天晚了,汗!(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