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棋祖

第一百三十五章 云家之变(上)

    白玉塔在居延城内,绝对是最为显眼的建筑物。在整个城市中,能够与之比肩的地方屈指可数。不过,虽然白玉塔内部空间极大,但也无法容纳太多的人。绝大多数人在城中都是另有居所,而云兮此次匆匆而行,正是赶往城中某处豪宅之内。

    她的心中虽然是急不可耐,但一路上却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急躁模样。

    因为她明白,今天做的这件事情对于白玉塔而言,其实是有着一些吃里扒外的嫌疑。

    白玉塔所主持的拍卖会,自然是希望参加拍卖的宝物越多越好,越珍贵越好。唯有如此,才能够让拍卖会的名声逐步提高,如此良性循环之下,拍卖会就能够吸引到更高档次的宝物,其成交额也会逐渐提升。

    星斑鱼皮,而且还是如此巨大的守城之宝,绝对是任何拍卖场都渴求之物。

    但云兮为了自己的家族,却与宝物的拥有着私下约定。这件事情若是捅了出去,对她在白玉塔中的地位,将会有着巨大的负面影响。

    如果是其它宝物,哪怕是真正的立国之宝,她也绝对不会提出这样的建议。

    可是,星斑鱼皮,那可是能够建造修炼圣地,给后世子孙们进入修炼的宝物啊。这种东西,若是错过了,那么天知道下一次的机缘到来又是何时。

    为了家族的延续和传承,也为了她自己的未来,她终于做出了抉择。

    终于,她进入了自家的豪宅之中。

    能够在这里居住的,都是云家地位最重要的那些人。她刚刚进入家中,就感觉到气氛似乎有些古怪。

    不过,此刻在她的心中,已经再也容纳不了其它的东西了。

    然而,正当她进入内院某地,想要求见云家老祖母之时,却被人拦了下来。

    “兮小姐。老太奶奶有令,任何人不得进入竹园!”

    云兮一怔,看着拦阻她的那位全身铠甲的精锐家族战士。皱眉道:“我有要事禀告老祖母,你去通传一声。”她见那战士一脸的犹豫,顿时加重了语气,道:“此事关系重大。与我们云家的千年基业有关,不是你能够承担的起。”

    那战士的眼神微变,道:“是!”

    然而,正当他想要转身之时,一道略显刻薄的声音却是响了起来:“呵呵,小侄女。你想要进去魅惑老祖母么?不用了……”一个身材略胖的中年妇女缓步而出。她的脸上带着一丝胜利的骄傲之色:“老祖母已经决定,将下一任族长之位传给第七支,至于你们第三支脉,很快就会被驱逐出祖屋了!”

    云兮的身体微微一颤,眼眸中闪过了一丝茫然之色。

    她确实是云家嫡系血脉,是老祖母传下的第三支脉内的佼佼者,如此年轻就已经是一位鉴定师,并且还成功地在白玉塔中任职。

    这样的人物,自然是前途无量。

    不过。她虽然将绝大部分的精力都投到了对专业的研究之中,但对家族中的有些事情却还是知晓的。

    老祖母年事已高,虽然身体还算健朗,但却已经无法像以前那般主持整个家族的繁琐事务了。

    于是,下一代族长人选这个话题就被堂而皇之地提起了。

    在云家的各支脉中,也唯有她所在的第三支脉和另一个第七支脉的领头人呼声最高,这近十年来,双方为了上位,已经完全抛弃了兄弟情义,虽然表面上和睦相处。但骨子里却已经是无所不用其极了。

    如此严重的内耗,对家族自然是极为不利。但由此却可以将各自的手段尽情施展,以决出最终的胜利者。

    在老祖们的默许之下,双方斗了那么久,都是不分伯仲。可是,看着眼前这位此人趾高气扬的模样,云兮隐隐地觉得,这一次或许是真的胜负已分了。

    她轻叹一声,知道自家父母和第七支脉的领头人经过了这些年的勾心斗角之后,已经结下了深仇。

    一旦对方接掌族长之位,就算是不去报复,也会有趋炎附势之徒落井下石。

    第三支脉被驱逐祖屋,那只不过是小事一桩罢了,日后的生活,怕是会相当艰难。不过,只要她身为白玉塔的鉴定师一日,起码还能够保得住第三支脉的众人性命就是了。

    深吸了一口气,云兮镇定心情,缓缓地道:“五姨,此事以后再说,侄女儿确实是有着关系到家族传承千年的大事,所以想要求见老祖们,请她拿个主意。”

    中年妇女一脸的冷笑,道:“满口胡言乱语,就凭你小小年纪,还能有什么本事干涉家族的千年传承。哼!来人,给我把她赶走!”

    她口中说的狠辣,但心中却也有着几分忌惮。

    毕竟,云兮还有着一个白玉塔供职的身份,就连老祖母也是相当的看重。所以,她才会如此坚决地阻止云兮进去,万一被她魅惑住了老祖母,第七支脉岂不是要功亏一篑了。

    几名护卫犹豫了一下,他们上前,向着云兮行了一礼,道:“兮小姐,请不要让我等为难。”

    云兮愤愤地一跺脚,但她擅长的乃是鉴定师,而并不是武力,若是在此动手,只怕反要自取其辱了。

    一只温暖的大手拉住了她,云兮转头一看,不由地惊呼道:“爹爹!”

    那人正是她的父亲云礼帆,不过,与上一次相见之时相比,他却是显得苍老了许多,头上更是多了几许的白发。

    云兮的心中一痛,道:“爹,您……”

    云礼帆微微摇头,轻声道:“兮儿,不要胡闹,跟我回去吧……”他的语气中有着一种心灰意冷的感觉。

    “哈哈,原来三哥也在这里!”一位与云礼帆面貌有些相似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当他出来之时,无论是那位面色凶狠的妇女,还是院中护卫,都是恭敬行礼。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位很有可能就是云家的下任族长云礼仓了。

    云礼帆脸皮微微抽搐了一下,终于垂下了目光,道:“七弟好。”

    看着老父低头认输的模样。云兮的心中莫名一阵悲痛。

    只是,这等下任族长之争可容不得含情脉脉,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就是大家族中最为血腥的一幕了。

    云礼仓微微点头,他的脸上充满了浓浓的自信,看着云礼帆的眼中带着胜利者的微笑,不过。目光落到云兮身上之时,那笑容却变得诚恳了几分。

    “云兮,你是家族中最有前途的鉴定师之一,我打算向家族长老会推荐,让你成为候补长老,你意下如何?”

    那五姨一怔。虽然不敢劝阻。但看向云兮的目光中却是更多了几分忌惮之色。

    云礼帆“啊”了一声,连忙推了一下女儿,道:“兮儿,还不快谢谢七叔!”

    云兮就算是对于人情世故再无知,也知道此刻一旦答应,就是代表三支脉从此向第七支彻底投诚了。而父亲虽然口口声声的催促,但他的眼眸最深处,却有着浓浓的抹不去的悲哀和歉意。

    不知为何,一股子难以形容的不平之气瞬间涌入心头。

    身为一个鉴定师。首先要有着一颗平常心。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必须保证冷静,如此才能够客观的对手中事物做出公正评价。

    但是,此时此刻,云兮却是再也难以平静。

    她缓缓摇头,坚定不移地道:“七叔好意,兮儿再次谢过了,不过……不必了!”

    院子中,顿时安静了下来,云礼帆瞠目结舌。一脸的难以置信。而云礼仓的脸色却是变得阴沉了下来,看着他们父女,也不知道在盘算着什么。

    五姨的眼眸一亮,她心中大喜,嘴上却是尖叫道:“哼!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淫货,如此不识抬举,你是想要马上被赶出家族么?”

    云兮抬头,傲然道:“七叔尚未正式成为族长,还无权将我们父女驱逐吧。哼,再说,就算七叔成了族长,也轮不到五姨你越俎代庖吧?”

    五姨顿时哑口无言,忌惮地看了眼云礼仓,恨恨地看着云兮,恨不得将她的嘴撕成碎片。

    云兮转头,朗声道:“爹爹,我们就算输了又如何?大不了离开就是,难道还需要看他的脸色做人么?”

    云礼帆一怔,慢慢地,他那有些佝偻的背脊重新挺直了,他欣慰的笑道:“呵呵,为父之所以委曲求全,只是不想你和你娘受到太大的影响罢了。既然你如此看得开,我还会有什么可以顾忌的呢?”

    云礼仓的脸色愈发的阴沉,仿佛连水都能够挤得出来。

    做为胜利者,他最大的心愿,就是在尘埃落定的那一刻,看到云礼帆在他的面前卑躬屈膝的讨好。但是,看着此刻云礼帆的样子,他的心中就是有着一口恶气难以平息。

    云兮微微地笑着,她仰头,那神情神采飞扬,她高声道:“爹爹,您还未必会输呢!”她霍然提高了声音,大声道:“老祖母,云兮有关系到家族千年基业的大事上禀,恳请拨冗一见!”

    她的声音远远传出,在后院中回荡着。

    云礼仓的脸色一变,大吼道:“岂有此理,竟敢惊扰老祖母安睡,来人!给我拿下!”

    几名护卫面面相觑,都是心中暗自叫苦,神仙打架,却是殃及凡人啊。

    然而,还没有等他们做出决定,一道苍老的声音却是幽幽地响了起来。

    “兮儿啊,进来吧!”

    云兮昂首挺胸,大步进入,再也没有人敢阻挠分毫。

    云礼仓的脸色逐渐变得一片铁青,除了云礼帆之外,就再也无人敢与他对视了。

    ps:求订阅啊,有能力的选自动订阅吧^_^(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