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九炼归仙

第一一二八章 不欲有欲

    喻不欲只觉得眼前一晃,再定神,已经看到了一脸淡笑的孙豪。

    不由双手一拱,对孙豪微微一躬身,嘴里说道:“沉香大人,你来了。”

    孙豪点点头:“嗯,我即将远行,看到风云号,看到不欲,过来看看。”

    喻不欲脸上浮现出丝丝感激神色,嘴里说道:“沉香有心了,不欲两次没有加入青云,沉香依然牵挂不欲,不欲却是惭愧。”

    孙豪笑着说道:“修士一生,常有许多不如意,更有许多不得已,沉香却是知道,不欲必然有不能加入青云门的理由,这个却是不能影响你我私交,实际上,不欲,沉香准备把风云号作为坐下亲传弟子成长历练的所在,日后,大宇、德政、闲郎还有夏川等沉香真传会陆续到风云号历练,还请不欲帮忙照看。”

    喻不欲微微一愣,然后点头说道:“固所愿,不敢请尔,沉香如此安排,却是能保证风云号能纵横南洋而不衰落,立下一面永久的战旗,沉香放心,我会让沉香战旗继续扬威南洋,驰骋大海。”

    孙豪点点头,然后说道:“嗯,谢谢不欲,不欲坚守风云,而沉香却不得不四处奔波,也不知我再次回来,这青云港上下,还是否依旧?”

    喻不欲的脸上,浮现出丝丝缅怀神色,嘴里轻声说道:“一代新人换旧人,风云号上,已经换了几波人,这个却是没有办法的事。”

    孙豪笑道:“我也就是这么一说,却是知道,就如同潮起潮落,月明月暗,都是自然必然的规律,却是强求不来,好了不欲,我要走了,希望下次见到你,你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说完,孙豪扬手抛出一个玉瓶,玉瓶之中,却是一颗升婴丹。

    喻不欲如能加入青云门,孙豪会给他一个机缘。

    如今,喻不欲没有加入,孙豪还是给他一个机缘,毕竟,如同喻不欲一般给孙豪好感的修士,并不多见,而喻不欲的修炼,始终跟孙豪脱不开关系,孙豪在临走之前,倒是下定决心,帮他一把。

    喻不欲一手接过玉瓶,一扫玉瓶之中的灵丹,身躯微微一震,不由看向空中欲腾空而起的孙豪,嘴里大声说道:“沉香且慢,不欲还有一惑,须得沉香帮忙。”

    孙豪心中稍觉诧异,顿住步子,看向喻不欲,笑着说道:“问吧,不欲,沉香能力范围之内,绝不藏私。”

    喻不欲站在船头,看向大海,脸上浮现出回忆的神色,身上更是涌起一股晦涩莫名的气息,沉思半响,好像酝酿了一会,这才悠悠地开口说道。

    我出生的时候,我父亲给我取名喻不欲,他常常跟我说,修士一生,需要克制欲,克服欲,如若能做到无欲无求,则必然会修为大进步。

    是为无欲则刚。

    听到喻不欲这段话,孙豪的心头,猛地一愣。

    虽然喻不欲没有问什么,但孙豪的感觉却是很奇特很微妙,孙豪有感觉,自己应该回答不出喻不欲的问题。

    而喻不欲现在这种表情,这种神态,给了孙豪依稀熟悉的感觉。

    好似是很久以前,孙豪在什么地方见过,感受过。

    仔细回想,孙豪很快找到了答案。

    当年,第一次下南洋。

    孙豪曾经在小章的老家,刹斯曼海沟的深处,遇见一条惊天动地的大鱼

    孤独的鱼,鱼不孤。

    想起鱼不孤,孙豪心头不由涌起滔天巨浪。

    喻不欲为何会给自己面对鱼不孤的感觉?

    难道说,喻不欲也是类似鱼不孤一般的强悍存在不成?

    可是,他又明明不像,记得当年,孙豪第一次见到喻不欲的时候,他差点老死在了筑基大圆满。

    而那时,孙豪给了他结丹的机缘。

    孙豪清晰记得,那时的喻不欲,那种感恩戴德的表情,毫不作伪,要说喻不欲真是大能修士,孙豪觉得,那真是颠覆了自己的认知。

    记得喻不欲可不止一次对自己感恩戴德的三扣九拜,大能修士会这样吗?

    孙豪心头震撼无比的时候,喻不欲已经悠悠地,自顾自地往下说了起来。

    我爹跟我说,修士修行,需要做到:无嗔无我无欲无求。父亲常说,从爱欲生忧,从爱欲生怖。

    所以,沉香,踏入修行之道后,我按照父亲的教导,控制自己的私欲,希望自己真能做到父亲所说的“离爱欲无忧,何处有恐怖?”

    只是沉香,当我真正开始约束自身,逐步实现无嗔无我之后,我却发现自己失去了目标。

    我不知道自己该追求什么,我也不知道自己失去了欲求之后,自己应该去做什么。

    我彷徨不知所措,修为更是止步不前,因为没有了欲望,也就没有了修炼的动力。

    我完全想不明白,我也彻底迷惑。

    沉香,你倒是说说,修士修行,到底是欲好呢?还是不欲好呢?

    倒是是欲好?还是不欲好?

    一个看似很简单的二选一。

    而且,不少修炼典籍上已经给出了无欲的答案命题,难住了喻不欲。

    喻不欲想不明白,现在拿出来询问孙豪。

    孙豪发现,自己还真的从来就没思考过这个问题。

    孙豪也陷入沉思之中。

    修道之人,常常修心,心性之中,常有灭尽烦恼,消除欲求,得道大成之说。

    但是,孙豪感觉,喻不欲说的,也很有道理,修士摧毁了自己的欲求,可能也就摧毁了自己修行的动力,那还能好好进步吗?

    比如孙豪现在,苦苦求索,艰难困苦,在所不辞,进天墟,下南洋,为的是什么,动力是什么,那都是孙豪强烈的追求欲望。

    假如孙豪没有了强烈至极的追求,那么现在,孙豪还真的没有了去极北苦寒之地的必要。

    孙豪再次涌起了昔日遇见鱼不孤之后的感觉。

    找不到答案。

    昔日鱼不孤,苦苦求索,苦苦修行。

    功成四顾,身边尽是陌生人。

    沧桑之后,只有孤独,陷入为何修道的迷茫,找不到答案。

    今日喻不欲,陷入无欲有欲的论辩之中,同样找不到答案。

    两者何其类似。

    那么,孙豪心中在思考到底是不欲好呢,还是有欲好呢的同时,心中也涌起了一个十分清晰的推想,难道喻不欲真的是大能修士不成?

    有了如此推理,孙豪豁然发现,如若喻不欲真是大能修士,其实围绕在风云号上的一些怪现象就能找到答案。

    比如说,喻不欲奇怪的金丹之劫,比如喻不欲奇怪的晋级速度,比如喻不欲为何不加人青云,还比如,风云号几次紧要关头,莫名其妙出现的未知助力。

    如果把喻不欲代入到绝世大能的位置去想,那么这些东西就解释得通了。

    想着想着,孙豪脸上再度露出淡淡的笑容。

    如若喻不欲真是绝世大能,那么,他的问题,就算孙豪想破脑袋,估计也是想不明白的。

    既然如此,孙豪心中想到,何不跟当年回答鱼不孤一样,给他一个不是答案的答案。

    淡然一笑,孙豪恢复了云淡风轻,手对天空一指,悠悠说道:“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这是有熊老祖留下的,估计有点用。

    谁知,喻不欲微微一愣,然后说道:“嗯,圆缺之道,蕴含大道至理,不欲也曾听闻,可惜有借鉴而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孙豪顿时大汗,马上明白,喻不欲很可能到过九仞峰,自己却是蒙混不过去了。

    不过马上,孙豪心中一动,不动声色地悠悠说道:“不欲别急,你听我说完。”

    然后,孙豪努力回想鱼不孤当年的表情,整个人身上,浮现出一种孤寂的气息,悠悠地,缓缓开口说道。

    我是一条鱼,一条孤独的鱼。

    躺在海沟之中,我感到了自己的孤独。

    身边没有一个同伴,我感到孤独;我没有伴侣,没有儿女,我感到孤独;我不知道我的根在哪里,我感到孤独……

    我是一条鱼,一条孤独的鱼。

    我害怕孤独,害怕自己不知不觉成为大海中的淤泥。

    我害怕孤独,害怕自己成为淤泥之后,没有哪怕任何一条小鱼儿记得过我的存在。

    我苦苦求索,苦苦修行。

    功成四顾,身边尽是陌生人。

    沧桑之后,只有孤独……

    喻不欲身躯猛地一震,双眼亮晶晶的,有了感觉。(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