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九章 死马当活马医

    武惊天的父亲,名叫武培林,今年也就才四十八岁,算是军区中的少壮派了,虽然还没有到五十,但是,距离那个中枢位置,也只差一步之遥,倒是和周家的周望江差不多,可以说,他们两个都有可能在下一届的选举中进入中枢,而且,两个人也不处于敌对状态,毕竟系统不同。

    武惊天听完了谢叔的话之后,转过脸看了眼肖遥等人,这还没开口,边上的谢叔就先开腔了。

    “惊天你先过去吧,我带着你这几位朋友找个地方休息休息,舟车劳顿,想来精神也不是很好。”谢叔微笑着说道。

    谁都能听出来,这只是个托词,看来,武培林并不打算现在就见肖遥严青等人,而是打算先见见武惊天了。

    武惊天尴尬的笑了笑,对着肖遥说道:“肖哥,那你们就先跟着谢叔叔找个地方休息休息吧,我先去见见我老爹,看看他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的。”

    肖遥点了点头,心里也没什么可见怪的,武培林毕竟不认识自己,对自己肯定也不是很放心,所以先找武惊天探探口风,也是件在正常不过的事情。

    等武惊天先走了之后,肖遥等人就跟在谢叔的后面,肖遥自己一间屋子,而严青和姜晓琳两个人一间屋子,在来之前,武惊天和他老爹已经是通过电话了的,所以房间应该是早就准备好了的,里面已经备好了洗漱用品,别的可以都没有,但是洗漱用品还是有存在的必要的。

    这开了一晚上的车,虽然肖遥打坐休息了一会,但是现在有时间在休息一下,对他而言也不是什么坏事。于是他立刻躺在了床上,歇息片刻。

    而另一边,武惊天走进了自己老爹的办公室里,然后拉开办公桌前的椅子,大大咧咧坐了下来。

    “老爹,我说您这一大早的把我一个人叫过来干什么啊?”武惊天问道。

    “你真带了个中医回来?”武培林看了眼武惊天,开口说道。

    武培林虽然今年已经四十八岁了,但是看上去,最多也就刚刚年过四十的样子,精气神看上去都非常不错,说话中气十足,声音里都带着一股威压,这倒不是说他想要给谁压力,而是因为长时间身居高位,手握重权,自然而然养成的一种气势。

    在肖遥见到周家老爷子的时候,也能感受到一股气势,只是一个眼神,都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金戈铁马。

    “是啊!”武惊天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怎么了,老爹,您对我有意见?”

    “你这不是胡闹嘛!”武培林没好气道,“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热,医术再好,又能好到哪去?就算他真的是高峰的徒弟,这又能代表什么呢?难道高僧的徒弟,就一定也是一位高僧?”

    武惊天哑然失笑。

    “你笑什么?”武培林皱了皱眉头,他真不喜欢看到武惊天这么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嘿嘿,没什么,我忽然想起了肖遥昨天晚上说的一句话,一开始严青也总是找肖遥的麻烦,觉得肖遥就是个骗子,当时肖遥也跟她说了,她不是第一个怀疑肖遥的人,也不是最后一个,看来他说的还真准啊!这话昨天才说完,您今天就开始怀疑他了。”武惊天笑着说道。

    武培林微微一愣,也忍不住笑了出来,说道:“照你这么说的话,那个肖遥倒是还挺有自知之明的。”

    “爸,一开始严青也不相信肖遥,你也知道,那个丫头的脾气非常执拗,只要是她认准的事情,别人就很难改变她的看法。但是现在呢?肖遥在她的心里,都成为一代高人了,所以,你现在怀疑他还真无所谓,反正只要你愿意给他机会,他就一定能让你相信他!”武惊天说话的时候表情非常严肃,眼神中还流露出了一丝自豪。

    武培林微微一愣。

    “你对他很有信心?”武培林问道。

    “不是有信心,是非常有信心!我觉得,他的医术不会比高峰差到哪里去!”武惊天说道,“您以前也知道高峰的,他这一辈子都没有收过一个徒弟,肖遥是他的第一个徒弟,也是他最后一个徒弟,您觉得,高峰前辈还会对肖遥藏私吗?”

    “恩……”武培林点了点头,他将手中的文件夹合上,站起身,望着武惊天说道,“但是你小子也必须得明白,这不是小事,是一件大事,这么多年了,来给你爷爷看病的人还少吗?其中不乏一些名医圣手,但是最后的结果呢?谁治好你爷爷了?现在,老爷子对这些医生已经非常排斥了,我想,想要说服你爷爷接受肖遥的治疗,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听了武培林的话,武惊天的眼神也黯淡了一下。毕竟自己老爹说的都是事实,先不说肖遥到底能不能治好自己爷爷的病了,就是老爷子愿不愿意见肖遥,都难说呢!

    先前他还说严青的性格比较执拗,要真论起执拗,天底下老爷子排第二,也没有人敢排第一了!

    “爸,你说的不错,所以这个就得交给我们来解决了。”武惊天说道。

    “我们来解决?你小子说的轻松,我们拿什么解决啊?想要说服你爷爷,那简直比登天还难,反正我自己是没有什么信心的。”武培林实话实说道。

    “没有办法咱们也得想办法啊!”武惊天说道,“现在人都已经请来了,难道就这么算了?爸,我真不是开玩笑,如果肖遥愿意的话,在京都有大把的人愿意找肖遥看病。更重要的是,现在我们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说句不好听的话,这就算是死马当活马医。”

    这话要是被武老爷子听到,一定得把这小子拖出去枪毙了……

    不过,武惊天说的也确实有些道理,就老爷子现在这样的情况,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了,说死马当活马医也一点都不过分。

    想到这些,武培林也忍不住叹了口气,情绪上有些低落。

    老爷子受到病魔的摧残,他这个做儿子的,压力也非常大。

    “你说的不错,现在肖遥确实是我们的救命稻草了。”武培林叹了口气,说道,“只是想要说服老爷子,确实太难了……算了,等下午,我们就带着肖遥去见见老爷子吧,一切都得看老爷子的态度,咱们只能将该做的都做了,至于老爷子的态度,不是我们能左右的。”

    武惊天点了点头:“是啊,尽人事听天命吧……”

    中午,武惊天才将肖遥叫醒,饭桌上,肖遥也见到了武培林。

    看到武培林的第一眼,肖遥就闻到了一股火药味。

    这种火药味,都陪伴着武培林几十年了。

    或许那一天武培林的身上没有了那股火药味,所有人都会觉得不舒服了。

    武培林是个从大风大浪中走过来的男人了,虽然他生下来的时候华夏已经彻底太平了,但是,他身上依然有着数不清的弹痕,用他的话说,身上的每一道伤疤,都是他的功勋章,能活到今天,都是运气好了,因为身处的位置不一样了,武培林也不需要每一次都冲在最前线了。

    “肖遥,我早就听武惊天说过你了,这第一次见面,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啊!”武培林看着肖遥,笑着说道。

    肖遥笑了笑:“武叔,您这么说,那可就是捧杀我了,我这样的怎么看都是个老俗人。”

    “俗人?”武培林哈哈大笑,道,“能击败长剑行的人,也是俗人吗?对你我并不是很了解,但是对那个长剑行,我可是非常了解的,在这个世界上能打败他的人,恐怕已经寥寥无几了。”

    肖遥只是苦笑,他慢慢的都要习惯这种情况了。别人不会因为肖遥怎么样怎么样而记住他,但是就因为一个长剑行,在这个圈子里,不认识肖遥的人已经为数不多了,所以,很多人都说肖遥是踩着长剑行的肩膀爬上来的,这一点肖遥也不会否认,但是,他也有些委屈,毕竟肖遥从来都没有想过非得去找长剑行的麻烦,那都是长剑行主动挑衅自己的。

    “武叔,其实长剑行就是那样。”肖遥笑着说了一句。

    武培林的眼睛稍微眯了眯,他也能看出来,肖遥是个想低调的人,但是,有些事情可不是他想要低调就可以的。

    “肖遥,过度的低调,可不是什么好事啊,那就变成骄傲了,如果让长剑行听到你刚才的话,说不定会被你气的直接吐血呢!”武培林打趣道。

    肖遥沉思了一下,点了点头。

    和肖遥说了几句话,武培林的眼神又落到了姜晓琳的身上。

    武培林可不是个笨蛋,他都这一把年纪了,如果还看不穿自己儿子的心思,那这么多年也算是白活了,所以,这也算是自己儿子第一次带女朋友回家,即便现在武培林和武惊天的心思都在肖遥和老爷子的身上,但是对于姜晓琳,他们也丝毫不能怠慢啊,否则人家女孩子要是觉得自己受到了忽视,没准自己儿子的爱情还没开始就已经宣告结束了。

    “晓琳,我记得上次见到你,已经是三年前了吧?”武培林笑着说道。

    “是的,武叔叔,这三年没见到您,你可依然是威风凛凛啊!大将军就是大将军。”姜晓琳笑着说道。

    可以说,在为人处世方面,姜晓琳要比武惊天还要成熟很多,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在她的脸上也看不到半点紧张,这可是武惊天无论如何都学不来的,也就是因为这一点,让武培林觉得姜家这小丫头和自己的儿子越发的合适了,性格上的互补是非常重要的。

    “哈!今天小天的妈妈也不在,否则的话,说不定她还要将传给儿媳妇的手镯给你呢!”武培林笑着说道。

    姜晓琳微微一愣,脸也稍微红了一下,武培林的这番话说的就比较露骨了,不是摆明了在告诉姜晓琳:你就是我们武家未来的儿媳妇了嘛!

    即便姜晓琳多么的想要淡定,这时候也没办法保持冷静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