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鸿蒙教尊

第二十五章,社稷山河动

    这是天璇大教冥古大帝意志之躯,面对这位大帝,秦王冷笑,丝毫无惧,有祖龙之力加持的他,除非是真正的大帝来了,否则休想在意志上力压了他,更何况他的力量丝毫不弱于武侯,甚至在那龙袍下隐藏着一股恐怖力道。

    他并未拨出秦王剑,此剑事关重大,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会出鞘,但他挥出一拳,九条漆黑的真龙凝聚在的他的拳势,齐齐轰出,带着一股天之骄子,君临天下的气势。

    “吼吼吼”

    九条黑色真龙巨吼而出,张牙舞爪的杀向冥古意志,恐怖的力量碾压的虚空嗤嗤作响,似是要破碎一般,这一刻,虚空颤抖了起来,九龙合击,仿若蟠龙出世。

    “无上龙拳?小道!”冥古意志之躯手持冥古灯而来,似是看透这这股拳意,仿佛太阳临尘,释放出恐怖的灼热,光芒绽放,又仿佛九渊之光,比虚空明月不知道高明了多少倍。

    灯光从古灯中绽放,冥古意志就这样走向了攻伐而来的九条巨龙,仿佛这一切都不被他放在眼中。

    九龙攻杀,带着毁灭性的巨力,超过四十条真龙之力,席卷苍茫,可是当轰击到冥古意志身上时,奇怪的一幕发生了,只见那巨龙似乎来不及伸出爪牙,就在灯光的映照下,破碎开来,所有力量就此消失,而冥古意志所过之处,九条巨龙土崩瓦解,仿佛从未出现。

    “嗯!”观战的武侯皱起了眉头,大帝意志远远超越了他的想象。

    “你就这点本事?”冥古意志语气带着嘲讽之意,一步步逼向秦王,身上的温度可以消融一切,若是靠近,古灯却会感觉到彻骨的寒冷,冷与热似乎在这一刻结合无间。

    “龙噬!”秦王丝毫不为其所动,拳势变幻,犹如蟠龙之口,吞噬天地。

    “砰”

    “拿出你的真本事来!”冥古意志手持古灯,只是轻轻拂袖,那股吞噬天地的拳势就这样被摧毁的干干净净,讥讽之意更盛,似乎觉得太过看重这位秦王了。

    “真本事,你还不配!真正的冥古大帝来了再说吧。”两人身躯终于碰触到了一起,虚空在两人的碰触扭曲开来。

    “砰砰砰”

    硬抗硬的搏杀,秦王拳势不断,攻伐凶猛,而冥古意志完全在防守状态,不过却并未被压制,反而是惬意至极,似乎是在与孩童戏耍。

    但两人的攻伐,却打的虚空破碎,连修复都来不及,所在之地呈现出一片漆黑,唯有秦王与冥古意志,如同明月悬挂在黑暗中,照亮了周围的一片。

    “轰轰轰”

    秦王似是越打越强,越打越凶猛,拳势凝聚攻伐,令冥古意志在也不能那么轻松的去应对,似乎也真正认真了起来,但两人的打斗,却将周围观摩的人都是心中震动,大帝意志之强横,并非至圣易的意志所能相比。

    当然,若是至圣易与冥古大帝身处一个时代,谁强谁弱那还不一定,至圣统御人道,如羲圣皇般拥有教化之力,这一点大帝也不能相匹敌,而且至圣的力量丝毫不下于大帝,所以在某种程度上说,至圣甚至比大帝要强。

    不过真正战起来谁也不知道,败在武侯的手中,只能说那位至圣易的血液并不纯净,要知道在血泉禁地里,秦浩痛打落水狗,不知道收拿了多少圣人血液,这滴至圣易的血液还是分去了一部分的,所以真正出来自然没有几位大帝血液纯净浓厚。

    “你果真有些本事,不过还是太弱了!”冥古意志这次是主动攻伐而起,手中的古灯与人身上同一时间绽放出数千道光芒,犹如斩灭一切神剑,而这光芒似乎是有灵性一般,并不是朝着四周而去,而是同时朝秦王涌去。

    每一缕剑气都有粉碎虚空之力,足足达到五十条真龙之力,划过虚空,将虚空直接崩碎,所过之处留下一条条漆黑的痕迹,这是虚空被划破露出黑暗的情景,数千道剑光攻杀,秦王避无可避。

    “帝术么?哼,弱不弱你试试便知!”秦王身上透出一股更强大的力道,暗红色的龙袍,带着沉重的压迫,“天子临尘,改社稷山河!”

    秦王身上的威势似乎要力压一切,仿佛天之骄子临尘,统御一切,山河社稷都在他的掌控,一念而动,而他的身体似乎化为了一条蛰伏已久的蟠龙,虚影在他的身躯四周凝聚,他一跃而起,力量毁天灭地,似龙腾九州,傲游太虚。

    “轰轰轰”

    冥古灯光打在秦王凝聚的蟠龙身躯上,不能伤害他分毫,仿佛这股虚影就是真正的蟠龙临尘,加上那股统御四海的天子之气,似是天地之君王。

    灯光被抵消,秦王展开了反击,此时他在上,而冥古意志在下,似乎一切都不能阻挡,他抬起手,那蟠龙虚影也紧跟着抬起龙爪。

    “君临天下,镇压社稷,看看你这大帝意志,是否能敌得过整个社稷!”沉重的龙爪随着秦王的手落下,似乎是天下社稷都在一掌之间,霸气凌云,超脱一切,无人能阻。

    “轰隆隆”

    犹如九天雷霆在怒啸这一爪撕裂一切,冥古都是色变,沉重的压力令他的意志之躯都有不稳之意,这并非是他那滴血的本体,而是其中的大部分意志,但此刻却仿佛祖龙山力压而下,世人皆知祖龙山乃是世间最沉重之物,即使翻天大帝的番天印都不能撼动祖龙山半分。

    “好家伙,他不仅仅掌控了祖龙之力,甚至掌控了社稷之力,这种力量丝毫无亚于至圣的教化之力,君轻民重,社稷第一,只有真正的皇帝才能掌控社稷,这个秦九世了不得了,必须灭了他!”剩余的六位大帝意志都露出了惊讶。

    社稷之力高于一切,也只有在太古圣皇时代才出现,圣皇才能彻底掌控,此时的秦王掌控的社稷之力虽然弱小,冥古意志却是难以抗衡,若是压下冥古意志会彻底被压碎,没有丝毫侥幸可言。

    最可怕的是,当这位秦王燃起一统天下之火,那将是灾难性的,随着大秦王朝的铁骑所过之处,秦王所能掌控的社稷之力也就越多,到时候秦就是真正的皇帝,他的旨意如太古圣皇旨意,不可违逆。

    掌控社稷的皇帝,是不容任何凌驾于君权之上的力量存在,君轻民重,这是另外一个概念,但出现北斗七教这样的无上大教是绝无可能的,全都要扫灭,在皇帝眼里,要想真正掌控社稷,这些全都是阻碍。

    此时的秦王只是一个雏儿,几位大帝意志都深出了杀意,甚至其他隐藏的意志也是如此,秦王自称天子不可怕,可怕的是他真正掌控社稷,成为皇帝,圣皇的皇,大帝的帝,人道极致的体现。

    “社稷之力!!!”冥古意志似乎也不敢相信这一幕,力压而下的是大秦王朝的一整个社稷,虽然他是大帝意志,却难以抗衡社稷,若是这位秦王一统中土,那股社稷之力压下,真正的大帝都难以奈何,中土乃天下气运之源。

    “冥古神光术!”冥古意志这次不敢有任何大意,施展出了最强帝术,仿佛身躯都化为了光芒,而这光芒洞穿一切,周围的虚空都洞穿,这并非是被撕裂,而是直接洞穿,就仿佛是照在玻璃上的光,透过了玻璃,直达玻璃的另外一头。

    而这冥古神光透出了其神性,透过一切,直达本源,什么都不可阻挡,整个光芒射出,波及了整个帝都,所有人都感觉自己似乎是要化为光一般,变成了透明,所有人的特征全都消失,若非是祖龙脉在下,冥古意志不敢乱来,恐怕他们都已经死透了。

    但这光芒却直接削去了所有人一半的修为,甚至修为还在不断减退,很多人心中都陷入了恐惧,要走火入魔。

    帝术的恐怖,已经超越了他们的想象。

    “以圣之名,化一切光源!”头顶乾坤图,盘坐在虚空的郑元卿似乎是感觉到了这灾难性的一幕,拂袖一挥,一股力量从他的身躯向四周散发而出,整个王都都被这股力量辐射,那光芒的力量就这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郑元卿言出法随,已经达到了一个难以岂级的高度,令所有人都吃惊,但现在重要的并非是郑元卿,而是这位秦王。

    杀了他在了结郑元卿不迟,至圣哪怕是最后一缕紫气没吸进去,也是成不了的。

    “斩了他!”几位大帝意志齐动,七股帝威齐齐压迫而上,全都施展出了最强帝术,整个帝都呈现一片缤纷之彩,所有人都脸色恐惧,不敢抬头,这样的战斗并非他们所能波及。

    “卑鄙!”秦王大怒,想不到其他六位大帝意志居然如此卑鄙的联手攻伐,但他却无可奈何,他能运用的社稷之力力压一位大帝意志戳戳有余,可是七位,却太难了,在这样打下去恐怕要波及整个大秦王都。

    此刻他真想拔出秦王剑与他们真正一战,可他这剑现在拔不是时机,因为虚空中还隐藏着更恐怖的存在。

    “我等可未说过要与你公平一战!”几位大帝意志冷笑,全都动了杀机,在他们眼中力量就是公平。

    “你们算什么大帝!”秦王冷道,面的七位大帝他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生出了退意,但此刻七位大帝意志却反压了过来。

    “我们本就不是大帝,你不是一直当我等不是大帝么?在强势的力量下,就需要公平了?你是三岁毛孩么?胜者王,败者寇,我代你祖宗来教教你!”其中一位大帝意志冷酷道。

    “你们逼我的!!”秦王怒气冲天,终于忍不住,手握住了秦王剑,只有拔出这把剑他才能发挥出真正的力量。

    但就在此时,虚空中突然传来一道声音:“几位是要以众敌寡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