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鸿蒙教尊

第二十四章,武侯怒,秦王号天子

    武侯一怒,冲天而起,浑身透着惊人的煞气,比孔雀王还要恐怖的多,这是在无数的杀戮中历练出来的,每一个大秦王朝的武侯,从小都是在行伍中长大,没有任何特殊待遇,只有经历一场场的杀伐,从士卒走到将军,在走到大将军,立下赫赫战功,才会荣登武侯之位。

    大秦王朝的每一位武侯都并非世袭,无论深处何种地位,只要有实力走到这一步,都会被秦王荣封武侯,所以在大秦王朝中,每一位士卒的目标几乎都是武侯之位,因为他们清楚,武侯的位子绝对不是庸庸无为之人能坐的。

    哪怕在大秦王朝权势在雄厚,哪怕统领了九字营的大将军,若是没有赫赫战功与第一武力,都不可能荣登武侯之位,这个位置与所谓的权势没有任何的关系,即使是郑元卿,位居丞相,统领六部,却也干涉不了武侯的位置。

    即使是秦王,若是想立新一任的武侯,都必须得通过天下士卒考校,最后百官认可才行,这就是大秦王朝的制度,只要有足够的实力,足够付出,自然就会得到收获,同样在军营中,也是一样,九字营的将军,并非是武侯任免,也并非秦王任免,而是有大秦王朝的社稷神器,来计算功绩,考校水准。

    这位武侯已经乃是第八代武侯,秦王的老师,而在秦王真正成长起来之后,武侯自当退位,经过社稷神器与天下士卒的认可,出现一位新的武侯。

    这样的制度也是为何大秦王朝水火不进的原因,若是想打入大秦王朝的军政内部,绝非是靠关系就可,而是要从一年一年的血腥磨砺。

    最后,经过天下人的认可,试想这样的制度,诞生一位武侯,或者九字营的最高统领将军,需要多长时间?

    很可能是百年,甚至是上千年,没有这个时间,任何人都做不到这个位置,曾经有九家的人就这样做过,培养了一个天才到大秦王朝,历经千年的时间,做到了人字营的将军,统慑一方,但最后进阶武侯的时候,却不得而终,谁也不知道那位将军最后去了哪里,毫无音信。

    “九家的杂碎,安敢犯我大秦王朝之土,还不授首伏诛!”武侯手持一杆乌金色长枪,捅破苍穹,恐怖的杀气与武力,震撼世人,每一枪刺出至少三十条真龙之力,这就是大秦王朝武侯的恐怖。

    “噗噗噗”

    虚空在这枪下,都仿佛要被刺穿,荡起一阵阵涟漪,煞气冲天,四件道理圣器,竟然完全被这股煞气压制,在乌金长枪下,根本抬不起头来,这可是道理圣器,统慑一方道理的存在,可以道理之力束缚一切,道理圣器一出,统慑一方道理,让人不得动用。

    “这位武侯的修为好恐怖!”几大道理圣器完全被压制住,想释放出道理之力都不行,仿佛在这一片天下,都是武侯的地盘,他的乌金枪可以刺穿一切。

    “小小蝼蚁,即使你大秦王朝的第一代武侯出来,也不过是蝼蚁,你又算得了什么?在易书面前,所有力量都得臣服!”这是至圣易的那一滴血,从血泉禁地中飞出,现在修炼成道,得到了当初至圣易的不少真传,一出手就是易道之力,统慑诸天万道。

    易书绽放出恐怖的至圣道光,似是要磨灭一切,武侯虽然是勇武,在这恐怖的道理之光下,却是举步维艰。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但就在此时,武侯长枪破空,身上绽放出一股视死如归的气势,似乎是壮士出征,早已做好一去不返的打算,这种气势乃是无数军士的出征前的凝聚,而此刻武侯将他演化成了一式。

    “这是什么秘术?”至圣易似乎是不敢相信,眼前的武侯光是那股气势就压住了他的至圣道光,他一步步踏来,手中那在历代武侯手中绽放异彩的武侯枪似乎是破碎易书,斩碎一切。

    “你的道理比之先生而言,太弱,太无底气,与歪门邪道无异,你终究不是至圣易!”此时的武侯如同一尊无敌的武神,武侯枪刺下,带着睥睨诸天的气势,惊天的一刺,视死如归,完全不留余地。

    武侯口中的先生正是郑元卿,而这一句词,也是出自郑元卿之口,当时武侯就记了下来,并且将这一句词演化为了他毕生所修之精的一式。

    似乎是被这股气势吓住,至圣易手中的易书滞留虚空,呆立了那么一刻,其他几家圣地的道理圣器也是如此,因为他们从未见过如此视死如归的气势,尤其是那一句“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此情此句,是如此的吻合贴切,大秦王朝的历代武侯都大字都不识一箩筐,又如何能发出如此意境来?这一切都不是他们能想象的。

    “破灭吧!”

    “锵”

    武侯一枪刺下,直接刺在了易书上,整个至圣道光都被刺破,直达至圣器本体。

    “嗡”

    至圣器一阵剧颤,爆发出一股令人惊悚之力,将武侯枪挡开,至圣器毕竟是至圣器,武侯的力量虽强,却不能将一件至圣器如何,反而是武侯枪剧烈颤动,武侯只感觉虎口崩裂,剧痛传来。

    “噗”

    一口鲜血碰触,武侯倒退而回,而几件道理圣器,乃至至圣器都是暗淡无光,武侯披头散发,却风采依旧。

    “蝼蚁,今日放过尔等,下次定当扫灭大秦王朝!”至圣易的声音从易书里传来,带着一种极其憋屈的怒意。

    “哈哈哈哈哈哈,等着尔等土鸡瓦狗!”武侯傲立虚空,几件道理圣器遁入虚空消失不见,整个虚空中除了九万里紫气,与郑元卿外,似乎只有武侯的狂笑声。

    “这家伙,至少拥有四十条真龙之力,早已准帝无敌,我们到是小看了大秦王朝!”虚空中其他隐藏的意念都是隐而不发,似乎是在考量着什么,刚才的一幕他们亲眼所见,这位武侯虽然被他们算计在内,却并未占多大份量。

    但他却给了这些人一个大惊喜,四十条真龙之力,力退中土九家而来的道理圣器,甚至是那位至圣易的血液意念,都不得不退,虽然语气强硬,但在刚才的一击下,似乎受到了重创。

    “武侯威武,武侯威武,武侯威武!”整个大秦王都气血冲天,整齐划一的吼声让人热血沸腾,大秦王朝的军中第一人,力退了九家圣地的攻伐,似乎比什么都来的畅快。

    在他们而言,中土九家都是一番无能之辈,除了搅乱中土,掀起各大王朝互相攻伐之外,基本上一无是处,偏偏他们势力遍及七国,七国的政权都被把持在九家手中,王朝的王室都是软弱无能之辈。

    至圣器的退却,让乾坤图的力量得到了极强的增长,似乎是要进阶至圣器。

    “大秦武侯好威风,不过至圣易的那句话没错,在我等而言,你就是在强横十倍也是蝼蚁!”虚空中再次一道声音,恐怖的帝威降临,将整个大秦王都的声lang都压制住了。

    “北斗七教!”武侯脸色一变,似乎想不到今日会这么热闹,居然来了这么多恐怖的意念,而这几位似乎就是北斗七教的大帝意念,在气势对抗上,武侯连一位都对抗不了,更何况刚才至圣器的一震之间,他受了重创,被至圣器中的至圣道理重创。

    即使他全盛时期,想要与大帝意志抗衡,那都是难上加难,更何况是遭受重创之后。

    至圣的力量,在于道理,而那并非是至圣易真正的本体,只是一滴驳杂血液修炼而成,根本发挥不了至圣易真正统慑诸道理的力量来。

    而大帝就是大帝,即使只是一滴血的意志,也并非武侯能抗衡的,因为大帝是以力量证道,其道便是力量。

    更何况这里有七位,足足七道大帝意念降临,整个大秦王都的人,都感觉到一股强势的压迫袭来,敢反抗者都将变为行尸走肉。

    “武侯退下,朕来斗一斗这些方外妖道!”但就在此时,坐镇在中央大殿前的秦王站了起来,他单手握着秦王剑,似乎是要出鞘,承载着整个大秦王朝的气运。

    “唔............”

    随着他的话出口,中央大殿中突然传来一阵阵龙吟声,强大的龙气冲天而起,似乎是要统御四方,万族来朝,这股龙气配合他的气势,此时的秦王,就仿佛是统治诸天的皇帝,什么道理,什么道法,在他的眼中都不值一提,他有的只有那勃勃的无尽的野心。

    “祖龙之力,你居然能引动了祖龙之力!”这股力量加持在秦王身上,古老而深沉,似乎可破去一切道法,仿佛回到了圣皇时代,中央龙庭,而这位秦王,现在就是坐镇中央龙庭的圣皇。

    秦王朝占据了祖龙之地将近两个时代,几十万年,可即使第一代秦王也没能引动祖龙之力加持,而这位秦九世引动了祖龙之力共鸣,似乎他是真正的天子,只有他才配称得万岁,配称“朕”之一字。

    “天子出,大帝亦要臣服!”秦王踏上虚空,红色与黑色相合的龙袍里透着尊贵与沉重,武侯退避了,他仿佛见到了一位可统慑四方的君王出世,横扫一切歪道与邪说,建立一个不朽之皇朝的天子。

    “狂妄自大,你当你是圣皇么?上古时代,多少霸主都不曾对我等如此说话,你又算得了什么?”强大的帝意绽放,与这股秦王朝的龙气相争,这是一种新道的诞生,秦王的志向便是扫灭一切破坏社稷的妖道,收拢一切邪说。

    妖道指的就是北斗七教乃至西域净土,而邪说则是中土九家的学术。

    “那便一战吧!”秦王身上透着无上威严,九五之尊,天子之象,身后有巨龙虚影保护,似乎他就是这条龙。

    “如你所愿,我倒要看看你有几分本事!”七道大帝意念也并不欺人,其中一道意念化出身影,浑身透彻刺眼而浑厚的光芒,似乎是光中的主宰,光芒所过,射穿一切,整个王都的人都闭上了眼睛心生敬畏,不敢有丝毫亵渎之意。

    “幽冥之光,葬于深渊;天地之光,亡在古稀;冥古合一,唯我称雄!”这位光洁刺眼的大帝意念之躯,手中凝聚出一盏古灯,似是要照耀诸天万世,那股帝意势要将任何阴暗都要抹平,甚至是人心中的秘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