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鸿蒙教尊

第十五章,徒手撼帝器,一切皆是土鸡瓦狗

    “护住玄门!”秦浩冷喝一声,面对三件帝器力压浑然不惧,只是让小萌护住玄门,随后攻杀了上去。

    小萌站在蒙神大舰上祭起三宝如意,如意中辐射出光幕,将整个玄门都包裹了起来,那防御之力,丝毫不下于任何帝器,甚至连至强帝器都难攻破。

    小萌的气质大变,白灵更是契合了元屠剑,他们不说众人自然也就认不出,最多是感觉到熟悉,却不敢想,这居然会是两位熟人。

    众人惊讶的同时,却看向了秦浩,此时秦浩已经杀上了虚空,浑身气势终于绽放了而出,即使在三宝如意保护下的玄门弟子也是惊悚,不知道这神秘人到底来自何方,居然有如此恐怖的气势。

    至于大教的准帝与劫圣就更不用说了,面对这股彪悍的气势,他们都是颤颤巍巍退出数百里,这样的攻伐稍微波及,他们都将葬身。

    “舍弃蒙神大舰,即使你实力强大又如何?在帝器之下,一切都是蝼蚁,彼岸舟碾碎一切!”彼岸无心的攻击首先到达。

    横渡彼岸巨舟碾压而来,任何阻挡之物都将化为齑粉,恐怖的力量将虚空都碾压的嗤嗤作响,留下一条巨大的虚空痕迹,都来不及修复。

    “帝器又能如何?”秦浩冷笑,虽然说东龙七教的帝器都了不得,但此时他的身躯已经堪比帝器,甚至比一般的帝器都要强大,根本无需动用武器。

    秦浩拳势挥动,三十条真龙之力爆发,整个身躯暴涨数万里,众人只见秦浩突然长大,化为巨人,随后挥动一拳,直接打向了冲击而来的彼岸舟,他周身的气血犹如真龙一般在流转咆哮。

    “他要做什么?难道想力撼帝器?”众人皆是呆立。

    “找死,以虚幻的身躯,硬憾帝器,除非是大帝,否则都要死!”帝器的恐怖谁都知道,尤其是彼岸舟,冲撞之下,即使其他帝器也不敢硬憾,而众人都认为秦浩的身躯是虚幻的,毕竟狂涨数万里的身躯,这是不可想象的,这里可都是以丈来计算的。

    本以为秦浩还会祭出武器,可现在看来并非是如此。

    “砰”

    一拳之力,荡起虚空一阵阵涟漪,令人吃惊的事情发生了,彼岸舟的冲击之力,居然就此打住,一拳之力甚至震动彼岸舟舟身。

    “怎么可能!!!!”最惊讶的莫过于的彼岸无心,他催动彼岸舟攻伐,却想不到被秦浩一拳阻挡了,一万里身躯仿佛是实质,并非是气血所化。

    “一万里实质的身躯!!!”此时他们才感觉秦浩的恐怖,一拳之力直接将彼岸舟打的滞停,要知道那可是帝器啊,而且还有一万里的身躯,孔雀王即使化出本体,也不过几百里,可是秦浩却是一万里的身躯,简直比妖孽还妖孽。

    “一拳力撼帝器,妖孽啊,遇到妖孽了!”发自内心的惊呼,有人几乎吓晕了,力撼帝器,除了少年大帝有这样的本事,估计也只有太古的妖孽能做到了,而今日他们见证了奇迹,在这人道纪元,居然有人以拳势撼动帝器。

    “力......力撼帝器。”这一切仿佛在梦幻,根本没人能想象道,整个玄门的弟子都呆住了,却想不到一个这么强势的人物为他们出头,惊讶之余,心中的激动是难以言语的。

    “我明白了!”胖子一脸了悟,终于明白摸不得这家伙为什么会说有这个神秘人在,这些都是土鸡瓦狗了。

    “大帝,未来的大帝!”有人仿佛看到了未来的大帝,这个世间大帝不存,准帝称雄,但要进阶大帝是何其之难?但眼前这个人的实力,进阶大帝几乎是铁板钉钉的事,谁也想不到世间居然会出现这么恐怖的人物。

    “众生皆苦,彼岸横渡,苦海无涯,我亦以一叶孤舟载众生达极彼岸!”彼岸无心惊怒,心中受到了打击,起了不死不休之心。

    彼岸舟突然绽放出一股伟力,这股力量仿佛一切阻挡在前的东西,都将破碎,这是帝道,真正的帝道,破碎一切的帝道,彼岸舟的帝道,统慑一切舟船的帝道,势以一舟渡彼岸。

    “受死!”彼岸无心仿佛上古彼岸大帝降临一般浑身绽放着恐怖的帝威,那股强势之力压迫而下,诸天失色,众人惊决。

    感觉到这股一舟横渡彼岸的伟力,秦浩也生不起怠慢之心,这是大帝之力,绝对超越了一百条真龙之力,更身兼道理,这才是彼岸舟真正的力量,刚才展现的不过是冰山一角。

    “统御圣法,奴役帝道,大道化简,一切都是虚无!”但秦浩却是无惧,彼岸舟冲的他节节后退,似是要将他碾压而死,但这一刻秦浩身上突然绽放出一股统御诸天的气势,仿佛一切帝道都将被奴役,“你还太弱,让彼岸大帝来还差不多。”

    秦浩对这彼岸知道极其不屑,大道化简勾勒天地大势,彼岸舟上的大道不但被奴役,更是在秦浩的大道化简之术下,开始慢慢消糜,帝道变成了小道,彻底被奴役。

    “给我破!”秦浩脚踩虚空,顿时整个彼岸舟冲击的势头都是一滞,他双手凝聚成拳,上百拳打出。

    “砰砰砰”

    整个彼岸舟被打的节节倒退,就差没被掀翻,整个虚空荡起一阵阵拳势攻杀下的波纹,劲气四溢,光芒绽放。

    而众人所看到的是彼岸舟在释放出彼岸之道后,几乎力压秦浩,但在关键时刻,这个所谓的神秘人不知道施展出了什么秘术,居然把彼岸舟的彼岸之道都给破了,尤其是那恐怖的攻伐,一拳拳打击下去,彼岸无心在无还手之力。

    “彪悍,彪悍如斯!!!”这一幕深深的震动着每一个人,并非是彼岸舟不强,而是秦浩太凶悍,直接力撼帝器,更是将帝器打的节节倒退,正如秦浩所说,除非是彼岸大帝亲自驱使彼岸舟,否则其他施展出彼岸之道,都要被秦浩破去,在大道化简下,彼岸无心的彼岸之道处处都是破绽。

    “到底是哪里钻出这样一个牛人?”所有人都呆立了,玄门弟子心中的激动是无法言语的,他们只是看着虚空发呆,看着神秘人蹂躏着彼岸舟。

    “好可怕,他用的是天道神术!”尽管不知道这个秦浩用的到底是什么神术,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一定是天道神术,剩下的三位小神仙,都是面容苦涩,却不得不上,今日必须将此人斩了,否则日后必然为大教生死大敌。

    “冥古神灯,赐我神力,日月合璧,击杀邪魔!”虚空明月浑身绽放着洁白的光芒,帝道的光芒,此刻他就仿佛是太阳与月亮的化身,光照人间,一切与冥古之道不符的道,都是邪魔,都要被日月光芒化去。

    光芒照耀下,众人睁不开眼睛,仿佛要被刺瞎,在帝器的保护下都是如此,而虚空明月更是化身冥古,左手太阳,右手月华,阴阳合璧,冥古之力绽放。

    “死!”恐怖的光芒射下,直捣秦浩身躯,这比远古生死门的生死之光可是要恐怖的多,这是月华与太阳之力,阻挡着死,更有冥古帝意,一切不符合冥古帝意的道,都是邪魔歪道,都要被光芒消融。

    “滋滋滋”

    光芒射在秦浩身上,秦浩感觉浑身阴冷炙热,仿佛被阴阳两极炙烤,鸿蒙之体都有消融的驱使。

    众人看的都是心惊胆跳,仿佛秦浩下一刻就将化为一滩血水肉泥,可就在此时,秦浩放弃了蹂躏彼岸舟,巨大的身躯回头:“冥古灯不过如此,看我打翻了它。”

    秦浩说着,双眼突然化为日月一般的光彩,左眼如月,右眼如日,绽放出恐怖的光芒,众人只感觉有两个太阳一个月亮一般,两个太阳自然是虚空明月这个太阳和秦浩右眼的太阳,而一个月亮就是秦浩的左眼。

    “双眼日月,破!”秦浩直接无视了这股冥古之光的侵蚀,反而是更多的将这灯上绽放出的力量吸收入双眼,最后从他的双眼中流转着两股光芒同时射了出来,在虚空交织,犹如两颗流星陨落,带着一道长长的尾巴,朝虚空明月射去。

    “怎么可能!!!!”虚空明月完全呆住了,冥古之光居然没有任何用处,直接被无视,甚至他感觉帝意灯光都被这神秘人的双眼给吸食了,而现在反击而来的是更恐怖的光芒,此人的双眼就仿佛是天上的日月,可消融一切。

    “噗”

    冥古灯被两股光芒一射,直接倒翻,虚空明月更是鲜血狂吐,脸色苍白。

    “砰”

    秦浩一拳挥动打了过来,直接冥古灯连同虚空明月打飞了出去,如流星一般撞在了大地上,出现一个巨坑。

    “咝咝”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神秘人居然彪悍如斯,徒手将手持两大帝器的北斗小神仙打的不知生死,完全是一面倒的蹂躏。

    “他.....他还是人么?”所有人生出了这样的想法,似乎在他们印象中有这么一个人有这么彪悍,只是这个人即使活到现在,也不可能如此强大的徒手打翻帝器。

    “该死!”华阳颜玉与逆无一都是心中一颤,却不得不上。

    逆无一祭起玄冥王鼎,玄冥之力,犹如十万大山镇落,虚空都扭曲开来:“玄冥镇地狱!”

    “你太弱了!”玄冥王鼎化为两万里大小,刚好要将秦浩镇压下去,落下的是十万大山之力,仿佛玄冥大帝镇压地狱,数亿恶鬼都将俯首。

    但秦浩却极其不屑,他双手横卧,仿佛握住了一把巨斧,周天清浊分,脚踏中央虚空,犹如开天辟地之圣皇,心中默念一声:“一力破万法!!!!”

    秦浩手中凝聚出一把巨大的光斧,狠狠的劈落,身后仿佛有一道古老的虚影凝聚。

    “咣当”

    一声巨响,金铁交加,绽放无数火花,而玄冥王鼎镇压地狱的帝意直接被巨斧劈的溃散,整个倒飞出数千里之外,而逆无一直接被震的晕死过去,浑身都是开裂。

    “简直.......简直比太古凶神还凶神!”他们只见秦浩做出了一个手势,最后却勃发出一股伟力,直接将玄冥王鼎打飞了出去,他们甚至找不到词汇来形容秦浩的凶悍。

    秦浩脚踏虚空,从身躯上化出三滴血液,这三滴血液流入虚空消糜不见,但这一切外人却是看不到的,此时他们完全沉浸在刚才秦浩的彪悍之下。

    “青龙吟,白虎啸,朱雀鸣,玄武嚎,诸天星辰落光辉,给我镇压!”而就在此时,华阳颜玉祭出诸天星辰图,在不经意之间,偷袭而来,诸天星辰演化,仿佛将白昼变成了黑夜,星辉洒落,那是无尽的星辰之力,将秦浩直接定住。

    “小心!”孔雀王善意提醒,可一切都来不及了。

    诸天星辰之力洒落,秦浩被定住的那一刻,身躯突然不断变小,直到被星辰之力吸入星辰图中消失不见。

    华阳颜玉香汗淋漓,刚才这一幕是她策划良久,当秦浩被镇压如星辰图时,她还不放心,又以星辰之力布下无数道阵势才放心:“终于镇压了,看你能在诸天星辰之力的消磨下,能坚持多久!”

    “完了!”谁也想不到刚才还彪悍如厮的秦浩,居然被诸天星辰图给镇压了。

    “诸天星辰图可是契合了诸天星辰,即使大帝被镇压进去,都要自伤,这可是整个诸天星辰,无数命星的碾压之力,无亚于至圣器统御人道碾压!”钱剥光脸色惊变。

    就连小萌与白灵都是眉头一皱,对华阳颜玉是杀机毕露,让华阳颜玉浑身都是一寒,却是冷道:“你二人若是敢动手,我立即引动诸天星辰之力,将他化去!”

    “.........”小萌不说话,脸上杀机更甚。

    “想化去我,在修个十世!”可就在此时,诸天星辰图中突然传来一声冷喝,随后只见整个诸天星辰图被被撑的越来越大,仿佛是要碎裂一般。

    “噗”

    随着这一声,被撑大的诸天星辰发图突然被洞穿,一道伟岸的身影从中破出,直达九万九千里之高。

    “怎么可能!!!!”华阳颜玉吓的魂飞魄散,九万里巨人有多恐怖?至少她一眼望不到头,可以轻易将她踩死的那种。

    “砰”

    秦浩毫不犹豫抬起一脚,直接将华阳颜玉与被洞穿的诸天星辰图踢飞了出去,半空中华阳颜玉只感觉浑身都要碎裂开来,被踢飞了数万里之远。

    一滴血液再次从秦浩的身躯溢出,闪入虚空消失不见,秦浩再次变小,他一步步走向惜墨韵所在的莲台,大教的准帝与劫圣早已吓得脸色惨白,浑身颤抖,却不敢离去,生怕惹怒了此人,一击将他们全部打死。

    此时诸佛都是失色,罗汉脸色都是苍白,唯有惜墨韵还算冷静,但轮回之门已经彻底洞开,释放着轮回的气机。

    刚才的一切惜墨韵都看在眼中,她的轮回之门数次想出手,可是每当要出手的时候,她就会生出一种被算计的感觉,仿佛这神秘人就在等着她出手一样。

    而现在她知道,这个神秘人确实在等着她出手,因为他力战四位小神仙,徒手崩帝器,将几人打的毫无还手之力,根本就还未用出全力。

    “轮到你了!”秦浩指着惜墨韵,这位浑身透着大慈大悲的菩萨,都是色变。

    这种傲然,这种霸道,似是在睥睨一切,可是他却有睥睨一切的实力,号称北斗小神仙的几位,手持帝器都被他打的和死狗没什么区别...........

    ps:4000+明儿继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