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鸿蒙教尊

第一百五十三章,行周公之礼

    四大龙王面色惨淡,眼见秦浩第九道气运光环形成,他们彻底死心了,秦浩这可谓是釜底抽薪,真龙族群真的完了。

    连熬柔脸色也是惨白,不知该如何是好,唯有熬凤,没有因为熬武的死去,而皱一下眉头,这个彪悍的女人此时的力量远远超越了秦浩,却对秦浩在也生不出一点恨意,即使秦浩说老子天下第一的时候,她都没有任何反感。

    这要是换做以前,她早就提起龙戟,不打断那人的腿,绝不罢休,而现在她脸上全是平静,当然这其中也有她不能动弹的缘故,毕竟是消耗了秦浩不知道多少万年寿命的禁锢,连祖龙之力都被定住,她又能奈何?

    不过,这一切远远还未结束,杀了熬武这个跳梁小丑,不过是拍死了一只老在他身边乱晃悠的苍蝇而已,这也给了真龙族群真正的震慑,至于真龙族群的气运?仿佛与熬武的死没有任何关系,在真龙王给秦浩祖龙珠的那一刻,真龙族群的气运就与他联系在了一起,除非是秦浩死了,否则真龙族群的气运不会有任何衰弱的迹象,反而会越来越兴盛。

    不得不说,战王之王禁术力量即使是秦浩也破不了,而且秦浩也不能帮熬凤接受这股力量,要不然他非得高兴疯了不可,只是这不过是奢望而已,所以..................

    “你破不了战王之王禁术,何必要将底蕴都lang费在我身上?即使你救了我,我亦不会感激你。”熬凤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容,话语里却是毫不犹豫的打击着秦浩。

    “我就没想过要你感激,反正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秦浩大义凛然道,当然最后这句话是用传音说的,“至于你认不认同,那已经不重要,我认同就可。”

    “你.......”熬凤是又气又喜,气的是秦浩居然这么理所当然,喜的也秦浩的理所当然。

    而下面的人听的是有一句没一句的,全都一头雾水,不明白秦浩两人在打什么哑谜,不过他们都已经绝望了,即使秦浩把他们都无视了,他们也没话说,那些个太子们此刻都是战战兢兢,尤其是熬泰,在秦浩的绝对实力之下,任何算计已经没有用处。

    “祖龙珠,对了祖龙珠!我到是把这茬给忘了。”秦浩突然想到了祖龙珠,随后大喜,这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祖龙之力以祖龙珠消糜是最好的结果。

    “你能催动祖龙珠?”熬凤大骇,天道神器的威能神秘莫测,即使大帝都不一定能催动,更别说秦浩了,所以傲风还有些怀疑。

    “我要是能催动祖龙珠,何必与你..........”秦浩说到一半,脸上突然泛起一丝邪笑。

    “你...........”熬凤自然知道秦浩在说什么,若是秦浩能催动祖龙珠,先天神药即使是大帝的修为,又能奈秦浩如何?那也就不会有那神交的一幕了。

    “好了,我不说了!”秦浩很喜欢看到熬凤憋屈的样子,随后他开始催动祖龙珠,事实上他能不能引动祖龙珠的威能都是个问题。

    不过在他的神念求爷爷告奶奶祈祷了数万遍,加上威逼利诱之后,祖龙珠总算是松动了,天道之威从秦浩的身上传达而出,震慑着每一个人,秦浩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当祖龙珠的力量溢出之后,真龙族群的底蕴全都退缩了几分。

    唯一不受影响的就是真龙神树了,这间接的让某些蠢蠢欲动的底蕴,全都将心思收了起来,而祖龙珠力量的浮现,让真龙们几乎瘫软在地,这股力量让他们打从心底慑服,比任何震慑都管用,尤其是熬凤,在祖龙珠的力量下,那股至高龙殿里的祖龙之力,终于缓缓的开始消失。

    有一部分则是进入了祖龙珠里,而另外一部分则是回归到了至高龙殿,这股力量的消失,让秦浩的面容也开始变化回来,不在是老态龙钟之冒。

    “他身上有增强寿命的神药!”看到这样的景象,一些人终于明白秦浩到底有多变态,而熬武死的太不值了,遇到这样的人,唯一的选择就是臣服,其他任何不同的意见,都是自取其辱。

    “放开我!”熬凤淡淡的看着秦浩,并未去挣脱八字定龙虫之术,因为她清楚以她现在的力量想挣脱绝对不可能,除非是耗尽秦浩身上那些增强寿命的神药。

    闻言,秦浩吹了一口气,八字定龙虫之术顿时消失不见,当熬凤的禁锢被解开的时候,那股恐怖的力量绽放而出,令秦浩都微微颤抖,现在的熬凤可是足足比秦浩多了二十五条真龙之力,不过他并不担心熬凤会提起龙戟反杀他。

    但是他奢望的事情在熬凤身上总是会变成绝望,熬凤提起龙戟,抬手一挥就朝秦浩脖颈削去,那股杀意完全不带任何感情,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未发生过一样,可令人惊讶的是,秦浩就这样傲首而立,甚至静静的闭上了眼睛。

    “杀了他!!!”熬泰几乎要跳起来,想不到事态居然有这样的转机。

    “斩了他,夺回祖龙珠!”熬烈也道,失去了一个儿子的痛是无法言语,而且还是他期望最高的一个儿子,再者是秦浩断了真龙族群的气运,千刀万剐都是轻的。

    可是,龙戟在与秦浩脖颈只差一毫的时,戛然而止,强烈的劲风将秦浩的长发吹拂,洒脱之意让人神往,乌黑的眸子缓缓睁开,淡淡的望着熬凤:“收起你的龙戟,女人!”

    “不要啊,姐姐,杀了他,一定要杀了他,只有夺回祖龙珠,真龙族群的气运才会回归。”熬泰大惊失色,狂吼了起来。

    “他断了我真龙族群的气运,该死,该死,熬凤杀了他,杀了他!”呼喊声一片,谁也想不到熬凤居然在关键时刻停手了,而这对于他们来说几乎是致命的。

    可是,熬凤连瞥他们一眼的功夫都没有,直接收起了龙戟,随后来到熬柔身边,道:“妹妹,我们走!”

    听到这句话,整个至高龙殿的四大龙王与太子们全都脸色惨白,各个和吃了苦瓜没什么区别。

    “熬凤,你背弃真龙族群,你要受到祖宗的惩罚!”熬烈嘶吼道,到了现在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熬凤彻底不想在管这事了,而是选择了放弃。

    “秦浩,我不介意你将这老家伙千刀万剐,其他人除了我父亲之外,随你处置!”熬凤的声音远远传来了,真龙族群的人出了敖广之外,其他全都陷入了绝望,甚至有人小便失禁,准帝级别的存在都如此,并非是滑稽,而是秦浩的笑容实在是令他们浑身发毛,根本不敢直视秦浩的眼光。

    “嗯,我开始的时候说过什么来着?谁还记得?给我说来听听,我可以不让他不受罚。”秦浩淡淡说道。

    熬泰显然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赶紧道:“你说........你说.....你说要让这些老泥鳅全都对着古树行周公之礼!”

    “混账东西!”敖广立即大怒,老泥鳅说的自然是他们了,他想不到自己的儿子居然这么不争气,为了不受刑罚,居然连他老子都敢骂。

    可是秦浩在此,敖广也动弹不得,而熬泰更是嚣张:“父亲,你老了,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活着比什么都重要,希望秦兄能遵守诺言。”

    熬泰一副丑恶嘴脸,秦浩真想不到这世间居然有这样无耻的人,而几位龙王都是咬牙切齿,却无可奈何,尤其是敖广恨不得将熬泰一巴掌拍死。

    “好,很好!”秦浩淡淡笑道,“你可以不受刑罚,我喜欢识时务的人。”

    “多谢秦..........”熬泰还没说完,只听到“啪”一声,一只大手直接压迫而下,熬泰直接被拍死,化为肉泥,一位准帝级别的太子就这样被灭杀。

    “但我更讨厌这种反复无常的小人。”秦浩微笑着拍了拍手,可此时在场的真龙们全都脸色惊变,秦浩却道,“我说过不让他受刑罚,却没说过不让他死,一巴掌拍死,也算是个痛快了。”

    这话一出,龙王们全都心中发毛,秦浩说的是事实,因为他从来就没说过要饶了熬泰,只是说不让他受罚,人都死了,还怎么算是受罚呢?

    “好了,你们是自己主动点对着古树行周公之礼呢,还是我来给你们上刑?”秦浩邪恶的笑道,若非是因为自己在真龙药园受了大委屈,他才不会这么变态。

    “我宁死不屈!”北海龙王站出来,几位太子也跟在身后,那仇恨的目光几乎想将秦浩杀死一万遍。

    “你这畜生,根本就不配成为盘皇后裔!”一位太子冷道。

    “那就成全你们!”秦浩抬手弹出几股劲气。

    “噗噗噗”

    北海龙王与几位太子直接被洞穿额头,连鲜血都不曾流出,整个身躯紧随着崩碎,化为一滩血污,整个北海龙宫一脉快基本上要绝后了。

    谁也想不到秦浩居然如此果决,这一幕深深的震慑了在场的众人,在没有任何人敢说什么,随后秦浩虚空一划,一根巨大的棒子横立在至高龙殿广场中央。

    “诸位有两条路,要么随着北海龙王一起升天,要么就对着这棒子行周公之礼,直到都兴奋了为止。”秦浩脸不红心不跳,“忘记了告诉你们,真龙王已经将气运转嫁到我的身上,也就是说,日后真龙族群依旧会兴盛,而且还会越来越强盛,前提是跟随在我的旗帜下。”

    “什么!!!”敖广脸色大变,先是惊讶,随后又是大喜,本来不信,可想到祖龙珠被秦浩催动,他似乎明白了什么,才反应过来,如果早知道就不会有现在的事了,但秦浩即使一来就告诉他们,估计也没人会相信。

    “给你们一盏茶的功夫考虑。”秦浩冷道,他是想给整个真龙族群以震慑,他就是绝对的权威,要不然他这个龙的传人说话总那么不管用,当然行周公之礼这个惩罚显然是秦浩自己恶趣味。

    “我愿意!”敖广苦着脸,最后还是答应了,秦浩微笑,最后为了顾忌他们的面子,还在周围布下了阵势隔绝。

    最后整个至高龙殿传来一阵阵兴奋而又凄惨的声音,翻云覆雨之状变幻莫测,随着一声声亢奋,局面达到了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