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鸿蒙教尊

第一百四十四章,炼化魔欲果

    秦浩最大的倚仗并非在他的身体里,不是祖龙珠,也不是神灵宝塔,而是一直吸引着宝塔上小铁片的那股力量,本来秦浩还一直镇压着,可是现在完全完全没有必要了,因为魔欲果已经自投罗网,他只需要瓮中捉鳖。

    事实上对于人欲,秦浩基本上完全能克制了,除非是他自己放纵,而刚才他之所沦陷,实际上也是他分出的一缕意念,沦陷进去,而自己的主神念,则是隐藏在了玉碟之中,这还是他第一次发现玉碟居然能够让一切窥伺,都化为无形,仿佛根本不存在这个世界一样,魔欲果根本就查探不到玉碟的所在。

    所以才会将魔欲果这拥有大帝力量的先天神药给迷惑了,而且最不可思议的是,这魔欲果居然没有丝毫怀疑。

    不过,这若是换成是秦浩自己拥有大帝的实力,恐怕也不会在乎一位准帝是否还活着,就仿佛一位圣人,不在乎一个蝼蚁一样,完全的无视,秦浩也正是把握住了这一点,利用到了极限,才促成了现在的这一幕,当宝塔的力量镇压而下的时候,那绝对是摧枯拉朽。

    因为那小铁片居然再次绽放出了光泽,仿佛是受到了深处相吸的那股力量灌注,前八字与后八字在宝塔中紫光绽放,与紫气契合之下,魔欲果已经镇压在了他的体内混沌,但是那股大帝的力量膨胀之下,却直接让秦浩浑身崩碎,这种力量根本不是现在秦浩能抗衡的。

    体内混沌一片翻江倒海,宝塔都有碎裂的趋势,而秦浩动用前后八字的两股极限力量,副作用也开始产生了,宿命的反噬瞬间而来,他的身躯开始衰老,甚至在腐朽,但是在宝塔中突然传出一股精华,这股精华有如玉髓一般纯净,却比生命大势的力量还要强横。

    当这股精华灌入秦浩的身体时,顿时绽放出薄薄的生机,在与这股力量对抗,这正是长生果实所化,如果不是有一颗长生果树种在秦浩色宝塔中,即使秦浩现在也不敢妄动八字定龙虫之术,而且这里还是太古龙宫的所在,并非是天玄。

    若是换成是天玄,恐怕现在秦浩九万九千年的寿命,也是瞬间消磨的一干二净,实力越强大动用这八字之术的反噬就越大,即使长生果也很难在弥补这样的差距,除非秦浩能将长生果树培育成神级,否则日后动用八字之术,那就是老寿星吃砒霜,自寻死路。

    “这是什么秘术?为何不符合这天地定数?药园怎么可能隐藏这东西,怎么可能..........”魔欲果那沙哑的声音传来,显然不敢相信,尤其是看到秦浩衰老之后又恢复过来,连他都觉得变态,“蝼蚁,你敢镇压我,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你该尝尝什么是大帝的力量,即使你拥有这么多股力量相助,也是徒劳。”

    “轰轰轰”

    秦浩的体内混沌传出一阵阵惊天的炸响,那股力量传达到秦浩周身的穴窍里,直接将他的穴窍崩碎,没有任何抵抗之力,气血完全乱成一团,唯一还能抵御的就是神藏宝塔,也就是秦浩唯一的倚仗。

    “我就不信,镇压不了你了!大道化简!”秦浩再次打出了开天九式,大道化简一出,神藏宝塔再次镇压而下,塔身绽放着一股化去一切的力量,在复杂也被分解为简单之状,仿佛一切大道,在这秘术之下,都只能甘心化为最简单的道理,最后让人残蹋。

    “砰砰砰”

    宝塔越来越大,大道化简的秘术,在小铁片的力量支持下,居然真的镇住了魔欲果,就连祖龙珠仿佛都被引动了一丝力量,帮助秦浩镇压而下,而这股力量仿佛是看在小铁片的面子上才动了一动。

    “可恶!可恶的盘皇秘术,可恶的开天九式!”很显然魔欲果曾经在开天九式下吃过大亏,虽然当时的盘皇还未真正将开天九式演化出来,却将魔欲果的先天本体,镇压的死死的,甚至说混沌中的盘皇,只是透出了一丝威势,就让身为先天神药的魔欲花被镇压起来,不敢有丝毫妄动。

    “大帝算个屁,等老子收拾了你,就让真龙族群那些家伙全都对着古树行周公之礼,你就安歇吧。”秦浩神念化作巨人,手持宝塔镇压混沌而下,乌黑的魔欲果力量越加收敛了起来,而秦浩感觉自己的积蓄也在上升,在祖龙珠与小铁片的力量同时镇压下,魔欲果只能呈现防守的态势。

    “蝼蚁,你这蝼蚁.........”魔欲果只能暗骂着,却不敢在与秦浩硬拼,因为光是祖龙珠就不是他能抗衡的,而且在加上那股无敌的铁片意志,那东西他自然知道是什么,如果是全盛时期,哪怕是绽放出一丝威能都能将他打的渣都不剩下。

    “蝼蚁镇压大帝级,好爽好爽。”秦浩的话依旧是气死人不偿命,总是能在自我贬低中,找到那么一丝快感,却对敌人造成更严重的心里创伤。

    “你........”果真,那魔欲果被秦浩气的不轻,连狠话都放不出来,反抗也开始轻微,因为他越反抗,力量反而都被秦浩吸收掉了。

    “你若是放过我,我可以告诉你魔族的秘密,这一定是你最想知道的,我乃是先天之物,最清楚魔族的来历,也知道先天之前是什么样子。”这魔欲果沉寂片刻,突然不在反抗,只是防御着不被侵袭,而且还提出了一个条件。“魔族?”秦浩微微愣神,他确实想知道魔族的来历,甚至想知道更多魔族的秘密,因为日后他要行御魔战争,但是想到这话乃是魔欲果口中所出,他顿时冷笑一声道:“与虎谋皮的事我从来不做,尤其是你这样的魔欲果,先天就勾引我的欲望。”

    “你........”魔欲果表示无奈,气得不轻,本来是想拖延时间,寄希望与那股铁片的力量退去,到时候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击杀秦浩,绝对没有半点啰嗦,可谁想到秦浩根本不吃这一招,显然是知道他能先天的勾动秦浩的人欲,这也现在秦浩唯一的破绽,一旦被勾动,失神一秒,都足以扭转战局。

    “我可以做你的奴仆,这样要比镇压我好得太多,而且我可以告诉你魔族的最大缺陷,甚至让你可以日后吞魔提升修为,只需要你对天立誓放过我。”魔欲果再次道,显然是不肯罢休。

    可是秦浩却不为所动,任由他说的天花乱坠,秦浩都只当他是废话,什么奴仆不奴仆,一个拥有大帝力量的奴仆,随时都可能反过来灭了自己,更何况是一株先天之物的精华,不知道有多狡诈,谁也不知道他还有什么秘术隐藏。

    所谓让秦浩对天立誓,看起来这魔欲果是屈服,实际上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真的屈服就该把力量全都贡献给秦浩,让秦浩彻底的镇压了他才可,而且秦浩越加感觉到那股吸引着小铁片的力量强大,只要不消片刻,他将那小铁片的力量收拿过来,就能彻底镇压了这魔欲果。

    占据这样的上风,秦浩有必要和他讲条件?对于敌人,只有彻底镇杀才是上上之策,尤其是这样还能引动秦浩弱点的敌人,就更不能留下,在加上秦浩现在急需要力量渡劫,根本不可能放过这样一株先天神药,现在看来,这魔欲果至少能让他提升到六次雷劫的积蓄,甚至说还是最低的预估,七八次雷劫的积蓄都是有可能的。

    “一个活着的敌人虽然很有用,不过也要这个敌人有资格和我谈条件,而你现在已经没有资格与我谈条件,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你所说的一切,我都可以将你炼化之后,在提取出来,你死比活着对我更重要,老老实实的赴死吧。”秦浩的宝塔越加坚固,他的身躯也朝深处的药园移动着,离那股相吸的力量也越来越近。

    “你确定不接受我的建议?”仿佛是感觉到了强大的压力与威胁,魔欲果最后试探着问了一句,似乎秦浩说一个不字,将面临的就是不死不休的攻伐,甚至是同归于尽的爆发,秦浩现在可不能阻止一个大帝的力量自杀。

    到时候即使宝塔有那股力量牵引,混沌有祖龙珠的镇压,他也要化为飞灰,这并非是法宝厉害不厉害的问题,而是这些法宝都不为他所用,小铁片与祖龙珠那都是爱理不理的货色,秦浩指望他们就等于自杀。

    可是秦浩的语气却依旧很坚决,仿佛是准备好了面临魔欲果的绝世一击,他道:“一个即将死去的人,没有资格说这句话。”

    “好,好,好!”听到这话,魔欲果完全死心了,但是令秦浩奇怪的就是,魔欲果并非爆发出毁天灭地的威能,而是收缩了所有的气机,仿佛不存在一般,若非是那乌黑的果实时刻勃发着一股无形的波动,恐怕现在的秦浩还以为这魔欲果已经死了。

    但是秦浩却能感觉在魔欲果里正在发生这一种变化,这种变化却连秦浩都看不透,却透着一股危机,仿佛秦浩用任何力量去炼化,都会遭到算计一般。

    可是秦浩还是毫不犹豫的用宝塔镇压而下,体内混沌直接与宝塔融合,将整个乌黑的果实包裹在了宝塔之中。

    “八字定龙虫,给我炼化!”秦浩发了狠心,谁也不能阻挡。

    但是令他奇怪的是,魔欲果的力量不断的被炼化入宝塔,最后灌入他的穴窍之中提升着他的积蓄,却没有任何副作用,反而不断的壮大着自己,这种实力飙升的快感,让他有些忘乎所以,直到..........

    “马勒戈壁,居然........居然是这样!!!”秦浩吓的魂飞魄散,差点没晕厥过去,他总算是反应过来,这魔欲果的算计在哪了。

    “香消魔欲,敢吞噬我的力量,我让你一辈子生不如死..........哈哈哈哈..........”魔欲果的声音传来,越来越小,直到消失不见,而秦浩却面如蜡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