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第64章 敬请待之

    奶娘一脸着急的催促,要是被人发现她带小姐来这里听墙角,那这月的月钱可就泡汤了。

    就在奶娘忍不住要抱走小丫头的时候,天上的风筝歪歪斜斜的急速下坠,呼一下落挂在院子里的梧桐枝上。

    小丫头一见兴奋极了,嚷着细嫩的声音忙喊:“奶娘,快去差人把这风筝给我拿下来,我要这风筝。”

    “是,小姐”。

    院墙外,一帮男孩子跳来跳去的扯风筝——

    “快呀,掉进宁伯伯家院子了,我们把风筝拉出来。”

    “用力。”

    “不……不能拉,风筝会被扯坏的。”

    门外的孩童们吵嚷着在拉风筝,这下可急坏了院墙里的小丫头,忙跳脚催促爬梯子的家丁们:“你们给我快点,我要那只风筝。”

    “小姐,快了快了,可是这线怎么办呀?”

    “给我剪了!”

    “是。”

    当那只大大的黑色老鹰的风筝落在小丫头的手上,她开心极了,小心翼翼的摸摸这,撇撇那。

    咦,这是什么?只见风筝的尾巴上挂着一只绿油油的蚱蜢,是用竹叶子编成的,团团的身子,还有两根大须子,好可爱呀,小丫头笑眯了眼,一时抱着爱不释手。

    而院墙外,男孩们使劲拉风筝的时候,线突然断掉了,眼瞅着风筝掉下树去,全都着急起来。

    现在想要拿回风筝,只能进去取,可一堆孩子们都怕进去,便开始起哄:“三郎,这是你家媳妇的家,你去,你去,快……“

    那青布褂子的小男孩正是风家的三郎,姓风字慕青,说到进去,总觉得心里害怕,小孩子不懂,总觉得媳妇是件很羞人的事情,但又不舍得那风筝和蚂蚱,磨叽半晌,只好硬着头皮上前扣门。

    砰砰砰,砰砰!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待得偏门打开,正是宁家的管事家仆宁福。

    福伯六十来岁,善巴巴的眉眼里勾着一笔精明,开门就笑呵呵道:“这不是风家的三公子吗,来有何事啊?”

    “福伯,我……我的风筝掉你家院子了,我能去拿回来吗?”

    三郎应着,福伯早已打开了门:“三郎快去吧,我说今天谁的风筝放的这么高,原来是三郎的,呵呵。”

    话音没落,三郎就迅速跑进了偏院,院子不大,很快三郎就看见了风筝,但那风筝却不在地上,也不在树上,一个一身红衫的小姑娘坐在院中的亭子栏杆上,手中把玩的正是自己要找的风筝。

    蹬蹬几步跑上前去,来到亭子前,却突然想到,宁家只有一个女儿,莫非这个小姑娘就是……

    想到这就是同伴口中说的媳妇,三郎看着面前比自己还高一点的小姑娘,竟然脸红起来,支吾着:“那……那是……我的风筝,你还我。还有……那蚂蚱也是我的。”

    宁水吟瞧着面前的小男孩,撇撇嘴,心里想着,还没有我高呢!

    倚栏晃荡着小腿,小丫头不吱声,倔乎乎的瞅着,看他要如何。

    今日,小丫头又趴在墙上,听他们追逐着在放一只老鹰的风筝,那筝儿越过高高的松竹,越飞越高,小丫头的脑袋也越仰越厉害。

    奶娘一脸着急的催促,要是被人发现她带小姐来这里听墙角,那这月的月钱可就泡汤了。

    就在奶娘忍不住要抱走小丫头的时候,天上的风筝歪歪斜斜的急速下坠,呼一下落挂在院子里的梧桐枝上。

    小丫头一见兴奋极了,嚷着细嫩的声音忙喊:“奶娘,快去差人把这风筝给我拿下来,我要这风筝。”

    “是,小姐”。

    院墙外,一帮男孩子跳来跳去的扯风筝——

    “快呀,掉进宁伯伯家院子了,我们把风筝拉出来。”

    “用力。”

    “不……不能拉,风筝会被扯坏的。”

    门外的孩童们吵嚷着在拉风筝,这下可急坏了院墙里的小丫头,忙跳脚催促爬梯子的家丁们:“你们给我快点,我要那只风筝。”

    “小姐,快了快了,可是这线怎么办呀?”

    “给我剪了!”

    “是。”

    当那只大大的黑色老鹰的风筝落在小丫头的手上,她开心极了,小心翼翼的摸摸这,撇撇那。

    咦,这是什么?只见风筝的尾巴上挂着一只绿油油的蚱蜢,是用竹叶子编成的,团团的身子,还有两根大须子,好可爱呀,小丫头笑眯了眼,一时抱着爱不释手。

    而院墙外,男孩们使劲拉风筝的时候,线突然断掉了,眼瞅着风筝掉下树去,全都着急起来。

    现在想要拿回风筝,只能进去取,可一堆孩子们都怕进去,便开始起哄:“三郎,这是你家媳妇的家,你去,你去,快……“

    那青布褂子的小男孩正是风家的三郎,姓风字慕青,说到进去,总觉得心里害怕,小孩子不懂,总觉得媳妇是件很羞人的事情,但又不舍得那风筝和蚂蚱,磨叽半晌,只好硬着头皮上前扣门。

    砰砰砰,砰砰!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待得偏门打开,正是宁家的管事家仆宁福。

    福伯六十来岁,善巴巴的眉眼里勾着一笔精明,开门就笑呵呵道:“这不是风家的三公子吗,来有何事啊?”

    “福伯,我……我的风筝掉你家院子了,我能去拿回来吗?”

    三郎应着,福伯早已打开了门:“三郎快去吧,我说今天谁的风筝放的这么高,原来是三郎的,呵呵。”

    话音没落,三郎就迅速跑进了偏院,院子不大,很快三郎就看见了风筝,但那风筝却不在地上,也不在树上,一个一身红衫的小姑娘坐在院中的亭子栏杆上,手中把玩的正是自己要找的风筝。

    蹬蹬几步跑上前去,来到亭子前,却突然想到,宁家只有一个女儿,莫非这个小姑娘就是……

    想到这就是同伴口中说的媳妇,三郎看着面前比自己还高一点的小姑娘,竟然脸红起来,支吾着:“那……那是……我的风筝,你还我。还有……那蚂蚱也是我的。”

    宁水吟瞧着面前的小男孩,撇撇嘴,心里想着,还没有我高呢!

    倚栏晃荡着小腿,小丫头不吱声,倔乎乎的瞅着,看他要如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