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第62章 敬请待之

    也许嫌蚂蚱飞的不够快,青布褂子的小男孩一把拿过来风筝轱辘,开始迎着风跑了起来。

    那蚂蚱也滑的更快,飞一般的去了,一帮孩子们追着看着雀跃着,看着那草蚂蚱,渐渐变成一个小点,快看不见了。

    那青衣布褂的男孩子也看着跑着,兴奋的不得了,却没留神跑到了巷子边的石沿上,脚下一绊,身子摔了下去,手中的风筝轱辘脱了手,被风带着钴辘辘的滚了出去。

    天上的风筝虽没断了线,却渐渐的失控开始往下掉,一帮孩子追了过去,那风筝拖着长长的线掉进了竹子后面的所在,宁家。

    朱红高耸的院墙里,一个五六岁,翘着两根辫子穿粉衣的小女孩正趴在水磨石墙上用小小的耳朵贴着墙,睁大了眼睛想要听清楚墙外的孩童们都在争论着什么,小小的身子不断蹭呀蹭,可是怎么蹭,还是无法听的更清楚些。

    “小姐,快跟奶娘回屋吧,一会夫人看见了会责怪小姐的。”

    “嘘……奶娘,你让我听听嘛,一会就好。”

    “小姐,回去罢。”

    “不……不要!”

    这豆丁般的小女孩就是肖家大院里的独苗小姐宁水吟,因为爹是帝国文治功臣,所以自打她出生就系出名门,无奈名门皆是家规森严,宁家更是礼仪之典范,女孩儿想要出趟门都跟过大年似的不容易,更遑论到外面跟儿童们玩耍了。

    虽有足不出户的委屈,但宁国公晚来得子,尤其疼爱这个女儿,虽才五岁,居住的晓月阁却宛若玉成,雕梁画柱,园囿精美。阁楼外的流水桥上还建着一条蜿蜒的响屉廊,供小丫头解闷玩耍。

    时常,小丫头脚踏摇铃踩在响屉廊上玩乐,足尖点过之处是潺潺琴音,宁国公夫妇便坐在廊外的湖心亭中看着小女儿在回廊上奔跑,满面慈爱的笑容。

    可时日一长,再有趣的响屉廊也变得索然无味,院墙外一帮孩童的玩乐戏耍声成了小丫头的****向往。

    可她就是出不去,只能每日晌午后偷跑到后门,趴在石墙上听墙外的孩童嬉笑。

    她最常听到孩童们呼唤的名字,是风伯伯家的三郎风青,好似他总有很多新奇的玩意能让大家争抢。

    她还知道,风家伯伯在帝国功勋累累,与自家爹爹交情深厚,所以自她出生两家就定下了秦晋之好,所以风青是她指腹为婚的郎君。

    小丫头虽不懂夫君是个什么意思,但模糊觉得夫君与自己应该是亲近的,一样的,像爹娘那样子一起笑的才是。

    可为什么他是男儿,可无拘无束的玩耍,偏偏自己只能趴在院墙里偷听他们的欢愉,心里真是不平衡。

    说着,他松开了手,只见借着风力,那轻飘飘的草蚂蚱竟然顺着风筝线开始往天上的风筝滑过去……

    “啊……飞了……”

    “飞了,蚂蚱追老鹰去了,真快!”

    七嘴八舌的欢呼,孩子们个个都蹦着跳着叫着。

    也许嫌蚂蚱飞的不够快,青布褂子的小男孩一把拿过来风筝轱辘,开始迎着风跑了起来。

    那蚂蚱也滑的更快,飞一般的去了,一帮孩子们追着看着雀跃着,看着那草蚂蚱,渐渐变成一个小点,快看不见了。

    那青衣布褂的男孩子也看着跑着,兴奋的不得了,却没留神跑到了巷子边的石沿上,脚下一绊,身子摔了下去,手中的风筝轱辘脱了手,被风带着钴辘辘的滚了出去。

    天上的风筝虽没断了线,却渐渐的失控开始往下掉,一帮孩子追了过去,那风筝拖着长长的线掉进了竹子后面的所在,宁家。

    朱红高耸的院墙里,一个五六岁,翘着两根辫子穿粉衣的小女孩正趴在水磨石墙上用小小的耳朵贴着墙,睁大了眼睛想要听清楚墙外的孩童们都在争论着什么,小小的身子不断蹭呀蹭,可是怎么蹭,还是无法听的更清楚些。

    “小姐,快跟奶娘回屋吧,一会夫人看见了会责怪小姐的。”

    “嘘……奶娘,你让我听听嘛,一会就好。”

    “小姐,回去罢。”

    “不……不要!”

    这豆丁般的小女孩就是肖家大院里的独苗小姐宁水吟,因为爹是帝国文治功臣,所以自打她出生就系出名门,无奈名门皆是家规森严,宁家更是礼仪之典范,女孩儿想要出趟门都跟过大年似的不容易,更遑论到外面跟儿童们玩耍了。

    虽有足不出户的委屈,但宁国公晚来得子,尤其疼爱这个女儿,虽才五岁,居住的晓月阁却宛若玉成,雕梁画柱,园囿精美。阁楼外的流水桥上还建着一条蜿蜒的响屉廊,供小丫头解闷玩耍。

    时常,小丫头脚踏摇铃踩在响屉廊上玩乐,足尖点过之处是潺潺琴音,宁国公夫妇便坐在廊外的湖心亭中看着小女儿在回廊上奔跑,满面慈爱的笑容。

    可时日一长,再有趣的响屉廊也变得索然无味,院墙外一帮孩童的玩乐戏耍声成了小丫头的****向往。

    可她就是出不去,只能每日晌午后偷跑到后门,趴在石墙上听墙外的孩童嬉笑。

    她最常听到孩童们呼唤的名字,是风伯伯家的三郎风青,好似他总有很多新奇的玩意能让大家争抢。

    她还知道,风家伯伯在帝国功勋累累,与自家爹爹交情深厚,所以自她出生两家就定下了秦晋之好,所以风青是她指腹为婚的郎君。

    小丫头虽不懂夫君是个什么意思,但模糊觉得夫君与自己应该是亲近的,一样的,像爹娘那样子一起笑的才是。

    可为什么他是男儿,可无拘无束的玩耍,偏偏自己只能趴在院墙里偷听他们的欢愉,心里真是不平衡。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