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C团往事

131.第八章

    唐朝晖和隋战旗惊讶刘亮来去如鬼魅时,几个小参谋和干事已经吵吵闹闹从小路上走了下来。埋伏在山丘下的越特几乎同时身上的伪装都动了一下,他们要行动了!

    “草他大爷,回去给我舅舅打电话,不能白白的打了我。”

    “对的!打狗还要看主人呢!他们不是不知道你舅舅在军部。”

    “你他妈才是狗呢……”

    “对不起,对不起,比喻错了哈哈。”

    那个挨了兵们打的小参谋耿耿于怀,边走边骂,污言秽语不断。旁边几个参谋干事再煽风点火,这个小参谋更加激动起来。

    “不知死活的家伙!”

    埋伏的越特头目心里骂了一声。计算着与这六个囊中之物,盆里死鱼的距离。他要

    杀四获二!

    刘亮静静站在越特身后,纹丝不动,波澜不惊。丘陵上面隋战旗,唐朝晖早就伏下身体绷紧神经,准备在刘亮动手后立刻往下冲。

    查云青和吴奇峰,袁破天三人也听见小参谋和干事们的说话声。

    “什么东西!怎么没有一点安全意识?”

    吴奇峰有些愤怒低声骂了一句。查云青拍了拍他的肩膀,招手袁破天,三个人悄悄上了丘陵右侧一半处,吴奇峰和查云青同时停止了脚步,伏下身看着下面。

    一股乌云渐渐遮住月亮,黑暗慢慢浸占住山路,夜风吹来。

    越特头目率先动了,不是往过扑,而是轻轻转过身来活动了下腿脚。对手不堪一击,他要玩的云展雨舒般自由潇洒。

    其他越特学着他的样子动了起来。头目有些得意,伸懒腰般发出行动命令。

    四名越特几乎同时扑了出去。他们身后刘亮也动了。三把匕首连珠般掷出,七八米的距离下,三把匕首依次扎进三名越特后心。

    越特头目迈开大步快到“猎物”面前时,后面“噗通”倒地声,“呀呀”垂死挣扎嘶哑声传来。越特头目回头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

    三个手下趴在了地上,呈死尸状!

    “怎么可能!”

    越特头目瞬间惊的头脚齐齐凉透!呆立原地动惮不得。

    丘陵下,山路上静的只有风吹灌木声。六个参谋干事在越特头目扑来时到是一起“啊……”的惊叫了一声,声音里面充满了恐惧和绝望。

    待到后面三个冲来的人扑地死去,这一下,越特头目和参谋干事们保持着一米多的距离,七个人如木雕泥塑一般站在原地。

    刘亮掷出匕首,冲丘陵上隋战旗和唐朝晖打出不得行动的手势。伏身在一块石头后。隋战旗,唐朝晖看的清楚,不再动了。

    查云青,吴奇峰带着袁破天更是毫不吭气。

    七个人又集体愣了几秒钟后,六个参谋干事里面有一个反应了过来,颤抖的叫了一声扑向越特头目,其他五人也扑了过去。

    越特头目挨了一拳一脚后,疼痛使他在万念俱灰中恢复过来,求生之心顿生。一个人奋力和六个参谋干事打成一团。

    刘亮朝丘陵上打出手势,隋战旗和唐朝晖看见,悄悄下来,刘亮往参谋干事们来的方向指了指,三个人慢慢绕过打的昏天暗地的七个人隐没在黑暗里。

    六个参谋干事怎么说也是经历过系统训练的,六个打越特头目一人堪堪打成平手,不占一点便宜。

    越特头目见三个兄弟莫名死去,胆已经输了三分,又在人家地盘,胆又输二分。以五分之力还打的六个参谋干事叫苦连天。

    查云青等三人稳稳伏在丘陵中间,任凭底下六个参谋干事挨打声,喝骂声响彻夜空。他想等吃黄雀的鹞子出现,

    螳螂扑蝉黄雀在后,黄雀后面应该还有专吃黄雀的鹞子没出来。

    鹞子真实存在,这个鹞子正是阮香珠得力助手阮文高!阮文高按照阮香珠命令悄悄跟着抓捕参谋干事们的这组越特。

    阮文高负责接应,支援和监视。但他把监视放在首要位置,把接应放在最后。他领着两个特工手下往预定地摸进,沿途我军防守非常严密,三个人费了老大劲才赶到目的地。

    阮文高赶到后,第一眼看到的是三具尸体前面,六个模样年轻的**军官正围着那个头目打的不可开交。四周静默的环境中,杀气悄然弥漫。

    阮文高立刻做出正确选择:马上撤退!阮文高做的太正确了,反应之快令人鼓掌叫好。

    好归好,阮文高只能算的上一头老练的豺狼,他总归无法躲开经验丰富老猎手利刃亮出。

    刘亮带着隋战旗和唐朝晖已经抄在他们必经之路。

    三对三之战不可避免展开。刘亮正是那个经验丰富的老猎人。

    吴奇峰出现在六对一的斗殴圈外,冷冷地看着拳脚打的嚯嚯的越特头目。

    已经有心要逃跑的参谋干事们见到自己人出现,斗志大盛,吆天喝地声重新响起。

    越特头目后悔不及。开始扑过来时,他根本不屑拔刀掏枪。待到想要拔刀掏枪时,已经被六个参谋干事缠的根本腾不手来。

    阮文高带着两个手下快速脱离险境,迅捷轻巧地原路返回。大约向前走了十几分钟后,阮文高突然停步不前。

    两个手下悄声问原因。阮文高没有说话,用手指了指两边的山,又指了指脚下的地。

    两个手下明白了:他们三个一直走在险道上。这却是必经之路,距离他们防区近而好走。这样的路上肯定有**军人监视。

    难道?阮文高怀疑自己中了埋伏,低头思索时,前方黑暗中三个人影慢慢站了起来。

    越特头目看见一个**士兵渊岳峙站在圈外不动声色看着他,心里明白,今天毫无可能全身而退。

    吴奇峰见越特头目突然停止不动,头往一边侧低,赶紧两步向前,右手迅速伸出,卡住了他的下颚,右膝盖上提撞在他小腹下。

    越特头目要咬后槽牙的氰化钾自杀殉国,这种事情吴奇峰他们遇到过多次。觉的有价值的就赶紧制止,没价值由着他去死。

    中越双方特工战之惨烈,残酷,凶恶,凶险与无情,是我军战史上从来没有过的。被对方俘虏,是最丢人丢国家脸面的大事。

    我军侦察兵的光荣弹,越军高级特工的氰化钾假牙都是成全自己名誉的制式配备武器。

    越特头目刚咬上假牙,就要发力,突然被一只大手卡主下颚,力量之大,使他再不能咬下去,接着小腹下面被重重撞到。

    越特头目疼的高声张大嘴呼喊时,吴奇峰一拳把他下颚打掉。参谋干事们一愣下,见越特头目倒地蜷做一团到处滚动,欢呼一声,齐齐扑了上去,掏出背包带的,解下裤带的,合力向前,嘴里骂骂咧咧,拳打脚踢下把越特头目捆成了粽子一般结实。

    这时一个班巡逻队正好赶到,参谋干事们要护住自己功劳,也不说是谁把越特头目打倒的,应付了巡逻队几句,也不敢和吴奇峰说话,两个人扛起“粽子”四个人两边扶住了,就往山下走。

    吴奇峰想要对参谋干事们说几句话,发现没人理他,只好笑了一下,对巡逻班长说明身份,要巡逻队把参谋干事们护送到相对安全的地方。

    六个参谋干事知道俘虏一个越军士兵功劳有多大,何况今天俘虏的是一个越军军官一类的俘虏。

    六人大喜过望下,脚步生风,精神抖擞,扛着越军头目天亮时下到山下,坐上接应他们的汽车,到达驻地后也不嫌累,吵吵嚷嚷把整个驻地的兵都招了过来。

    可惜的是,他们捆人的手法太过拙劣,只知道死命使劲,断死了越特头目血液流通

    ,赶到解开捆绑时,可怜没有咬牙自杀的越特头目,却被活活勒死了。

    谢华参谋长苦笑着看着尸体,摆了摆手让其他兵们去刨坑埋人。宁团长沉着脸不让去,指着六个参谋干事说:

    “每个人一把工具,你们勒死的你们去埋,现在就去,赶紧去,我数三下,没人行动的话按照违反战时条例执行!”

    六个参谋干事大惊失色,扛起尸体,拿起铁锹洋镐刮风一般走了。

    阮文高与手下三人和刘亮,隋战旗,唐朝晖在黑暗中静静对峙。

    阮文高不敢过多耽误时间,他有自己的想法与做事策略。他时刻想着如何逃走升天,而不是与对方拼命。

    “拼了吧!”

    阮文高用越语大声对身旁俩手下喝到。俩手下听到此话,热血沸腾上涌脑海,双双低吼一声,朝各自对手扑来。

    越特们没有开枪,他们清楚对方已经让着他们一手。刘亮三人没有开枪,他们执行的任务非常隐蔽,不能让自家防区内兵们知道行踪。

    来时路上查云青对刘亮和吴奇峰说过,越特可能出现了一个极为厉害的人物来对付我们,这厉害人物出手阴毒,不可轻敌。

    三人商量后得出应对策略:让袁破天,隋战旗,唐朝晖和吴奇峰露面,查云青和刘亮在暗处想法子左右 事态发展。

    刘亮带着隋战旗与唐朝晖暗中到达越特必经之路,原本打算埋伏下来不动,知道越特有援兵,没想到他们刚在黑影里趴好,越特援兵已经过去了。

    刘亮不考虑这几个越特能做出什么来,查云青面前,还没越特能安然离开,何况“虎将” 吴奇峰犹在查云青身旁。

    -----------------------------------------------------------------------------------------------

    更新太慢,大家谅解,不能保持每日一更,很是愧疚,无奈。今后开更,也是不定期,您还得谅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