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阴阳同修

第2478章 楚易看穿

    毕竟王家因为兵变之事,被魏武打压的极惨,魏武可以说是王家的敌人,为魏武流泪,这未免太过虚伪了一些。

    洪先生,王政,章皓,这些人中,章皓与洪先生有着关联,魏武的死,一定是这两个人之一所为,没有离开皇城的王政,是二皇子魏文的人。

    魏武死了的话,那么有最为根本利益关系的便是魏文。

    他将有机会登上这国君之位!

    忽然,楚易心中一动,顿时明白过来。

    为什么洪先生的尸体被搬到了这里!

    他们是在节省时间。

    同时是为了先确定一件事情,一件好让魏国百官,没时间去思索的事情。

    皇位。

    魏武死了,他们制造出一个假象,有着死去的洪先生来背黑锅,然后将一切事情推得一干二净,百官就算检查洪先生的尸体,也不会发现任何端倪,最终只能够认定这个事实。

    那么王政他们就可以立刻提出一个问题。

    谁来继承国君之位!

    魏武无子,先皇只有二子,兄终弟及,那么王政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提出,让魏文继承这皇位。

    如此说来,从答案往回推,那么这章皓必然是魏文的人!

    这是一场为了皇位,而出现的刺杀。

    楚易瞬间豁然开朗,关于整个事情瞬间,就变得说得通了。

    此刻虽然魏武的死亡,得到了解答,但是想*过了都城的战斗,再加上魏武突然死亡,恐怕不会去深思这里面的问题。

    他们所需要的便是这个时间,让百官没有时间思索,然后确定皇位继承人为魏文,然后魏文立刻归国登基,到时候,就算有人怀疑,但是一切已经尘埃落定,到那个时候,此事不管有谁有疑虑,都不会再提及,成为一个无头公案。

    楚易心头不禁浮起一丝冷笑之意,这章皓与王政倒是打着好主意,如此布局,若是其他官员,或许会六神无主,就真的当真了,不过恐怕很快就会有人回过味来。

    只不过如今魏国国君之位,只剩下魏文这个继承人了。

    即便是有人回味过来,又能够如何?

    那么只要等到有官员查证了洪先生的尸体,那么王政就会提出此事。

    楚易想通这一点之后,忽然沉默下来,他的目光看向秀长老,心中则是思索着另一件事情。

    此刻不出楚易的预料,有官员上来查看洪先生的尸体,但是章皓既然敢将其尸体拿出来,就已经有了完全的准备,致命伤是胸口处,除此之外,没有什么收获,其实这也不过是走过场罢了,如今魏武死了,真凶死了,这件事情,其实并未有人真的去注意了。甚至就连询问洪先生为什么会刺杀魏武都没有人询问。

    因为这询问,又有什么意义?

    洪先生死了,那么这答案,等若是无人知晓。

    无论是百官,还是世家之人,此刻所思考的事情,更多的偏重点在于,这国君之位究竟由谁来继承!

    王政的目光在周围打量了一番,心知诸人都没有去注意魏武之死的问题,心知也是明白这一点,这正是他与章皓所算计的事情,将一切证据摆出来,就不会有人特别去询问此事,即便是有人想到,恐怕在这个时候,也不会去提出。

    因为这件事情,可是牵扯到唯一的继承人,魏文的身上。就算不是魏文,是卫宋两国,如今他们又能够怎么做?

    更何况,这魏文如今可是躲在宋国,必然与宋国有什么协议。

    就算是知道答案,又能够怎么办,这件事情,还是装作不知,就此作罢。

    王政轻咳一声,“陛下离世,我感到万分悲痛,但是如今魏国群龙无首,这一点也是极大的问题,就算我们在悲痛,也必须去面对此事,即便是死去的陛下,恐怕也不希望,魏国出现混乱,我们必须解决这个问题,此次卫宋两国对我魏国进行攻击,恐怕对我魏国有所图谋,我们必须尽快另立新君,让魏国稳定下来!”

    楚易心头冷冷一笑,心道肉戏终于开始了。他心中明白,为什么王政他们如此有恃无恐,因为魏国百官没有选择,除了魏文之外,魏国没有继承者。

    原本魏武派系的人更是无比的沉默,自己的追随者,没想到当上国君没多少时日,就已经死了,那么魏文继位,就算是不对他们出手,只要卡住他们,日后他们也将难有出头之日。

    除非获得魏文的欢心,那么必须要向魏文表达忠心,只是没有人愿意当出头鸟,就算每个人都知道,除了魏文之外,没有其他选择,但是毕竟一开始他们是在对立面的。

    谁知道魏文对于他们会是什么样的态度。

    “如今新君已经逝去,新君并无子嗣,那么就应该由新君之弟,魏文继位!”一个老者一抹长须,朗声说道。此人乃是先前随王政一同前往早朝大殿的官员之一,在朝堂上,也算是老资历,此刻由他提出,也是他与王政早就安排好的。

    一个负责提出,一个负责解答,然后其他官员在随之附和,整个事情就会得到完美的解决。

    “新君之弟,那废掉的二皇子,当初意图兵变,人人得以诛之,新君顾念手足之情,才没有杀他,你竟然让他如此不懂孝道之人,继承魏国国君之位,未免太过可笑了吧!”忽然一个声音传来,语气之中,带着一股不满的口气。

    此言一出,寝宫忽然安静了下来。

    说话之人,正是那老夫子。

    老夫子姓徐名元直,在魏国的资历,仅次于苏定芳,他出身儒宗,以入世为官,治国教化为己任,此人的脾气很倔强,但是历来是有一说一,对此,即便是先皇,也是实感头疼,但是对于敢于直谏的徐元直又很是欣赏。

    这么一个人,在某些方面或许很迂腐,但是却是始终忠于自己的原则,这一点,却又让人很敬佩,为了他所忠于的原则,他不会低头,但是若是发现自己错误的地方,他也不会顾惜自己的颜面,直接向人道歉。

    这是一个倔强又可爱的老头,所以先前在偏殿之时,他开口劝说,但是最终却是毫不犹豫的前往了皇城西门,出城作战。

    他这么一开口,倒是出乎了章皓与王政的预料之外,想到这个倔强的老头,王政不由感到一阵头疼,心头暗骂,这个老头这个时候出来凑什么热闹。倒是章皓昔日见过,听过这徐元直的传闻,倒是明白,若是此人不出来,恐怕就不会被先皇成为倔老头了!

    这是一个忠直的人,即便是此刻他所反对的是他章皓所希望进行的事情,章皓心中也没有丝毫火气。因为他相信在这只有魏文继承皇位的情况下,这倔强的老夫子,最终也必须认清现实,接受现实。

    让他发发脾气也好,只要他认清现实,最终依旧会继续为魏国效力,这样的能臣,魏国无比的需要。

    “非也!虽然二皇子有过兵变,但是这也是皇位之争!”无需王政开口,那几个先前随他去早朝大殿的大臣,就有人开口说道,他们此刻也是明白,如今可是为自己表现的时候,只要魏文知晓,在为他登上国君之位,自己据理力争,那么必然会讨得魏文的欢心。

    此刻不表现出自己的忠心,那还等到什么时候表现!

    “皇位之争就可以弑父杀兄?我说你脑子没被驴给踢了吧!”徐老夫子不屑的撇了撇嘴,一副你脑子没有坏掉的神色。

    “你放肆!”那名官员不由一脸怒意,“如今我们可是讨论魏国未来,国祚的延续,请徐老夫子口中放干净点!”

    “怎能够将魏国大好河山,交给那丧心病狂之徒,我可不想跟着亡国!”徐老夫子一点没有在意对方的怒意,儒宗讲究父子君臣之道,对于孝行极为推崇,魏文在他眼中显然是一个极为不合格的人。

    “你说什么!”

    “你听到什么就是什么!”

    ……

    争吵之声不绝于耳,整个寝宫宛若是一个菜市场,只不过此刻那些讨价还价的大妈,变成了魏国百官朝臣,不过有许多人都保持着沉默。

    原本属于魏武那一个派系的人,更是无比的沉默。

    苏定芳没有开口,只是在思索着什么,那些世家之人,则是冷眼旁观,仿佛这件事情与他们没有丝毫的关系。

    章皓眉头微微一皱,没想到事情,竟然有所阻碍,他心中默默一叹,魏文因为先前所行之事,成为了他的污点,这一点,倒是让他有些始料未及的事情,他的目光与王政对视,王政瞬间明白,自己必须要做点什么,必须让魏文从这劣势之中,摆脱出来。

    “诸位且听我一言。”王政从百官之中走出,他身为王家家主,昔日的身份地位,加上其威望,也是让他出现之后,不少人下意识的闭嘴,想听听他怎么说。

    “陛下血脉,只有大皇子与二皇子,大皇子现任国君,可惜如今已经为国捐躯,那么理所应当,便只有二皇子继位,难道你们这些反对之人,还想另立他人,让先帝的血脉不在皇位之上。”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