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医谷:004.生产(一更)

    毒医谷:004.生产(一更)    产室设在君绮萝位于碧水潭边的住所,悠闲居的一楼。

    里头水深火热,外头火热水深,纵然有芫太妃这个过来人坐镇,此时依旧是乱作了一团,无不是为里面的君绮萝捏了一把冷汗。

    三个孩子啊喂,这在毒医谷还是投一份,是以谷中许多村民都自发的赶到了悠闲居外静候着,或者为君她做着祈祷。

    孩子的爹——龙胤,在听到里头传出的君绮萝一声高过一声的近乎惨叫的声音后,整个人脚耙手软,脸色惨白,感觉哪哪都不好了。要不是扶着走廊的柱子,只怕是站都站不稳了。

    “啊,好痛!”

    在君绮萝又一声呼痛的声音传来后,龙胤终于无法淡定了,“祖母,阿萝这是怎么了?我怎么听得一声比一声瘆人啊?”

    若是细听,不难听出他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在龙胤问出这番话后,在场许多许多年轻人都一致看向芫太妃。

    芫太妃白了龙胤一眼,故意吓唬他道:“小子,生孩子可不就是这样么?特别是这第一胎啊,最是疼人了,死去活来活来死去,古来生孩子就是九死一生,更何况阿萝肚子里还是三个呢!哼,看你小子还敢不敢让阿萝再生了。”

    其实芫太妃也只是故作淡定,这时候她的手上都汗哒哒的。想当初她生儿子的时候,险些就去了,还有那阵痛的滋味哦,想想都不敢再经历一次。

    “不敢了,再不敢了。”龙胤浑身哆嗦,忙不迭的道:“再让她疼这么一次,还不如让我死了得了……”

    “你们俩能不能别死啊死的?”凤千阙心里本就焦虑得很,一颗心都系在了女儿身上,此时听自家母亲和女婿一会死啊活的,顿时气大的打断龙胤的话道:“要是我家阿萝有个三长两短,看我不跟你们急!”

    “……”龙胤和芫太妃相视一眼,再不敢说话了。

    “啊,好痛啊,麻婆,我不要生了,我不生了……”龙胤和芫太妃还没安静一会呢,君绮萝撕心裂肺的声音又传了出来,听得外面的人心都碎了,纷纷从椅子上站起来,哪里还坐得住?

    就在君绮萝呼痛的声音稍稍弱下去后,众人听见竹楼里传出啪啪啪啪的脚步声,接着又是开门的声音。

    “少谷主,孩子还没生呢,你这是要干嘛?”产婆麻婆苍老又无奈的声音随着响起。

    众人本就是注视着竹楼的木门的,此时见君绮萝打开门跑了出来,赤着脚,发髻散乱,脸上挂着泪痕,衣裙的后摆被羊水湿濡了一片,看起来狼狈至极。

    众人不由得傻了眼,可是看惯了强势的她,果断的她,英气的她……像这样柔弱无力的她,他们是很少或者几乎不见的,无疑让人觉得心痛难抑。

    “阿胤……呜呜……”

    君绮萝一眼就看见人群中的龙胤,含着泪花,虚弱的唤了一声,“生孩子好痛啊,我可不可以不要生了?”

    她其实并不是很怕疼的人,平时就算是身上被砍一刀刺一剑最多也只是多吸两口气而已,可是特么的谁来告诉她生孩子为什么这么疼啊?比被刀砍剑刺都疼了数倍啊!

    还有啊,产妇生孩子生了一半从产室里跑出来的,古往今来怕是只有她君绮萝一人了!自己想想都觉得没脸。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呜呜呜,这古代为何就没有剖腹产啊?

    “阿萝!”龙胤心疼得无以复加,迎上去一把抱住她,一边为她拭着眼泪一边道:“阿萝,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再也不要让你受这个罪了。”

    君绮萝吸了吸鼻涕,刚刚被拭去的泪水又流了出来,“这可是你说的。”

    “嗯,我说的,不生了,今后再也不生了!”龙胤温柔却肯定的道:“就算要生,也是我来生。”

    “噗哧。”君绮萝破涕为笑,“男人怎么生孩子啊?”

    “阿萝不是最好的大夫吗?一定会有办法的,对不对?”龙胤轻声软语的哄道:“可是阿萝,现在咱们必须得把肚子里的宝宝都生出来才行,不然他们会有危险的。”

    听到孩子会有危险,君绮萝不干了,点点头道:“我怀胎十月,受了多少艰辛才熬到今日瓜熟之时,我是不会允许他们有事的!”

    像是注入了一支强心剂,君绮萝的目光变得坚定。

    “阿萝,没事的啊,乖乖的进去躺着,一会儿就好了。”凤千阙不知道怎么安抚,只得压着心惊哄道。

    芫太妃对他只能用无语来表达了,“乖乖躺着”就能把孩子生出来吗?

    “嗯。”君绮萝咬着唇应道。

    可是,在又一波阵痛袭来的时候,她又忘记了刚刚的话了,“啊,我受不了了……”

    见她要往自己的嘴唇咬,龙胤赶忙将自己的手臂伸到君绮萝的嘴前。

    君绮萝意识恍惚,张嘴就咬了下去,力道之大,瞬间那咸腥的感觉便盈满了口腔。

    芫太妃和凤千阙等人在旁边都为龙胤感到疼,可是他们也没办法啊,再说他小子是孩子的爹,也该承受几分生孩子的痛苦的。

    只是为何那小子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呢?!

    “晋王殿下,少谷主这么怕疼,你说这该如何是好?”麻婆忧心的问道。

    “我进去陪着她!”龙胤豪气干云的道。

    “可是男子不宜见血光,王爷身份又高贵……”

    “没什么可是的!”麻婆的话还未说完,龙胤便打断她的话道:“夫妻是什么?是可以同甘也能共苦的那个人!阿萝是我的妻子,是我孩子的娘,是一辈子与我甘苦与共的那个人!如今更是拼着性命在给我生孩子,莫说是晦气,就是要我的命,我也甘之如饴!”

    “好小子,爹支持你!”凤千阙听到这一番话,眼中顿时闪着感动的光。

    他的曾经已经成为一场遗憾,所以他用余生去弥补曾经的遗憾。什么男子不得入产室?什么产室是最污浊的地方?什么身份高贵……

    那些都只不过是一些有着大男子主义的男人为自己找的冠冕堂皇的借口或理由而已。就算阿萝不是他的女儿,但作为一个因为生产而失去最爱女人的男人,他也会支持龙胤到底!

    带着遗憾过日子的滋味到底有多宵魂……他只想说,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芫太妃也是一脸赞赏的看着龙胤,如果用一句话来表达的话,这个孙女婿,好!深得她心。

    “阿胤……”最疼的时候过去,君绮萝神思回转,有些内疚的看着龙胤手臂上深深的牙印,除此之外,还有感动。

    她虽然疼得神思恍惚,但是龙胤的话她都有听进去,不得不说,她深深的被那番话感动了。

    这个世界对女子是真的不公平,女子拼死拼活为男人生孩子,男人却还要找各种理由来避免沾染血光。可是不得不说的是,她君绮萝何等幸运,嫁得的男子乃这世上最好的男子,没有之一!

    “阿萝,我没事的,一点也不疼。”龙胤说着,打横抱起君绮萝便往屋内走去,麻婆赶忙关上屋门跟了进去。

    “少谷主,宫口裂开两分,再忍一会就好了,没事的啊。”没一会儿,便传出麻婆语气慈爱的安抚。

    “啊,又开始疼了!”君绮萝带着哭腔的声音道:“麻婆,为什么生孩子这么疼啊?我会不会死了?嗯,我要是死的话,你一定要保住我的孩子,啊……疼死我了。”

    君绮萝说什么再也不肯咬龙胤的手臂,只死死的抓住他的手,喋喋不休的说了一大推不吉利的话。

    “阿萝,不许说胡话!”龙胤脸色煞白的道:“不会的,你一定不会有事的!”随即又表态道:“麻婆,要是真遇到什么,你一定要保大人,孩子没了,咱们可以领养。嗯,小青菜就很乖很可爱呢。”

    “傻瓜……”君绮萝含泪嗔道。

    三个孩子啊,以她一个的性命去换三个孩子的性命,这笔买卖多划算啊!嗯,就算他答应不要孩子,她也是不会允许的!

    “王爷和少谷主都不用担心,胎位很正,再加上婆子我四十年接生经验……”麻婆说着再次检查了一遍,肯定的道:“婆子保证,你和孩子都不会有事的。”

    “嗯!”龙胤点头道:“只要阿萝母子平安,我定然包你一个大红包!”

    “呵呵。”麻婆慈爱的笑着道:“王爷,婆子我无儿无女,五十二岁的时候老伴也走了,六年前我险些病死过去,是少谷主为我治好了病,将我从外面带回毒医谷来,在这里衣食无忧,我拿银子来做什么呢?我所做的,只是希望少谷主好好的。”

    说着,她走向一边,从旁边的炉子里端来一碗温着的血燕,“少谷主,一会不疼了,吃些东西保持体力,到时候生孩子才有力气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