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9.第3155章

2020-11-01 作者: 风起闲云
  第3155章

  寒帝,号称堪比半个神子的存在,绝对是神子之下第一人的强者。

  苏阳虽然自负,但他也不得不承认,现在的他,不如寒帝。

  尽管,苏阳也不清楚神子的层次究竟有多强,但是管中窥豹,天魔王、先天之灵等神子的强大,乃至普罗托斯,苏阳在他们面前,几乎生不起任何抗衡的念头。

  故,苏阳可以肯定他现在还战不了神子,即便是半个神子也不行。

  且不说别的,先前寒帝一个眼神,冰封数万黑暗生命,及八只王级黑暗生命的一幕,苏阳仍然记忆犹新,历历在目。

  更甚之,在完成如此壮举,寒帝连神话形态都没有动用,实力绝对强悍的匪夷所思,光是想一想就让人心悸。

  至少,苏阳自认除了动用一次泯灭劫力,目前他手段尽出,恐怕也奈何不得寒帝分毫。

  而一旦动用了泯灭劫力,恐怕就不是切磋,就是生死相搏了。

  毕竟,就苏阳目前的情况来看,泯灭劫雷乃是苏阳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压箱底本领。

  由此可见,苏阳和寒帝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最后,苏阳还有一点没有判断错,寒帝除了本身足够强大之外,站在冰封雪原之上的寒帝恐怕更强大,且强大到就算是天魔王来了,恐怕一不小心也要翻车。

  是的,冰封雪原蕴含有无限接近于绝对零度的超低温,所以寒帝才会把自己的修行道场定在这里,并从大黑暗时代初期开始,就远离纷争,一心一意在这里借助神子的脐带,吸收这里的低温进行修行,并领悟绝对冰封层次的神明之力。

  因此,冰封雪原是寒帝的主场,它在这里恐怕不只是半个神子的战力,估计跟真正的神子都无差,能够借助神子的脐带,在这里拥有取之不尽的力量,每一击都达到无限接近于绝对零度的力量。

  可以说,苏阳是真心不想跟寒帝打,尤其是在冰封雪原之中跟寒帝打,这绝对是给自己找不痛快。

  还好,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这场战斗,仅仅只是跟寒帝切磋,对方仅仅只是想要称量一下苏阳是否有合作的资格,天道修行之法对它是否真的有帮助。

  故,这一战可以说胜负不重要,重要的是苏阳是否能够通过这一战,来“说服”寒帝,让它看到真正想要看到的。

  可,话虽如此,并不代表苏阳愿意输。

  既然要打,那就要打一个痛快。

  且,于今日,此刻,好好的领教一下神子层次的战斗力,究竟达到一个什么样的高度,及自身与神子,究竟还存在多大的差距。

  ……

  只见苏阳说动手就动手,且出手便是全力,二话不说,直接开启神话形态。

  斩!

  天威煌煌,苍雷宝刀引动滚滚雷神,就见一道道血红色的天道劫雷相随,化作极致的惊鸿,刀斩寒帝。

  可,就在这个时候,彻骨的寒意突然在苏阳的心中浮现,好似冰冷孤寂且没有任何温度的宇宙,给人一种生命凋零,于此绝迹一般的感觉。

  下一刻,就见苏阳双目一暗,仿佛真的陷入无光冰冷的黑暗宇宙,当场冰封,化作没有任何生命气息的冰雕。

  而在这时候,寒帝甚至连动都未动一下,只是一双眼睛,泛滥着无穷的寒意。

  一切,看起来还是那般诡异,还是那般毫无预兆,甚至让人根本无法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待警觉之际,就已经被彻底冰封,化作没有任何生命力的冰雕。

  甚至,明明知道寒帝有此能力,苏阳早就已经提防的情况之下,结果还是没能防住,于一瞬间被冰封成蓝汪汪的冰雕。

  然,这又如何?

  几乎就在苏阳被完全冰封的一刹那,一股磅礴而旺盛的刀意从苏阳意念之中爆发,令天地都为止一亮。

  随即,风停,雪歇,万物万象都被一分为二。

  包括寒帝在内,它都感觉自己的意识被斩开,入目细微处,能够观察到世界交错的情景呈现,包括那一枚枚巴掌大小的黑色雪花,及天空、大地、山峦。

  好刀!

  寒帝也禁不住心中赞叹一声之际,就觉得眼前一亮,那冰封住苏阳的绝对寒意,突然间一分为二,苍雷宝刀散发着绝世的锋芒,还是那么一往无前的斩向寒帝,并有那滚滚雷霆相随而至。

  刹那间,生死逆转!

  先前还是寒帝一举再次冰封了苏阳,但这一刻换成苏阳一刀逼近寒帝,绝世刀锋一往无前,成功把寒帝逼上绝路。

  但,面对这锋芒的逼近,寒帝仍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无动于衷,神色、心境、乃至精神都始终没有出现任何变化,如永远不会化开的坚冰,冷酷、无情、没有任何波动的绝对冷静。

  处于这种状态之下,寒帝自然连恐惧都不存在,平静无比的注视着苏阳劈斩而来的绝世刀锋,无比冷静的调动着体内的寒劲,一丝不差,分毫不错,恰巧赶到苏阳这一刀快要临面之际,仿若能够为万物带来终焉的寒潮,于身前汹涌,化作一块巨大的水晶雪花,透着至寒至阴的蓝色,稳稳当当的如盾一般挡在面前。

  铮~!

  看似脆弱的水晶雪花,一片湛蓝,给人一种美丽又脆弱,不忍破坏的感觉。

  可,偏偏苏阳这绝世一刀斩在水晶雪花之上,竟然无法伤其分毫,甚至连刮痕都没有出现,仿佛斩在一块比钢铁还要坚硬的冰层之上,无法破开不说,反而双手震的发麻。

  不,不仅于此!

  湛蓝色的水晶雪花蕴含一股更加强大的极寒之力,那是神明层次的力量,冻结万物,生命凋零,万物迎来终焉。

  现在,这股力量顺着刀锋飞快蔓延,转瞬间就布满刀锋,寒霜一片,并顺着刀柄冻住苏阳的双手,直至蔓延全身。

  奇怪的是,这股寒意蔓延之下,苏阳竟然无动于衷,仿佛被冰封的不是自己,嘴角挂着邪笑,说道:“我观你三次冰封,第一次冻结数万黑暗生命,八只王级黑暗生命;第二次于你、我交谈的时候,没有任何预兆,就被你冻成冰雕;第三次就在刚刚,还是那般诡异,几乎没有任何预兆,待警觉之际,已经被你冰封。你说,我观你三次冰封,亲身体验两次,还会那么容易中招吗?”

  寒帝冷漠的扫了苏阳一眼,轻吟道:“不会!”

  几乎就在寒帝话音落下的一刹那,即将被冰封的苏阳突然炸开,狂暴的天道劫雷冲天而起,在那煌煌天威之下,天地一片猩红,好似浩劫降临。

  嗡嗡嗡~!

  但,寒帝还是面无任何表情,仿若早就已经预料到这一切,几乎在雷霆炸裂的瞬间,双臂快速一展,一道道冰晶雪花飞快的凝固而成,大小不一,涌动起来,宛若雪崩,硬生生挡下苏阳炸裂的天道劫雷,甚至还反方向压制回去,吞没覆盖。

  机关算尽,苏阳这一记雷霆分身用的很巧妙,结果却还是未能奈何寒帝分毫,对方就像是巍峨不动的雪山,不动时高不可攀,动时天崩地裂,宛若雪崩,滚滚雪潮毁灭天地万物。

  厉害啊!

  不愧是号称半个神子的半神第一人,战斗力还真不是一般的恐怖,甚至打到现在,连脚步都没有挪一下,光是这一点就足够恐怖了。

  然,这又如何?

  虽然脚步都没有挪动一下,可是苏阳却成功逼得寒帝出手。

  要知道,先前数次交手,寒帝一直负手而立,只是用眼神跟苏阳交战,包括冰封数万黑暗生命,八只王级黑暗生命的时候亦是如此。

  毫无疑问,现在苏阳成功逼的寒帝直接动手操控极寒之力战斗,已经是进步很多。

  可,仍然不够!

  现在也仅仅只是逼得寒帝动手,人家仍然站在原地始终没有动过,这对于苏阳完全就是莫大的耻辱,什么时候堂堂苍穹之主,连逼得敌人动一步都做不到?

  轰隆~!

  就在寒帝控制着极寒之力化作的寒潮,如雪崩一般扑灭苏阳炸碎的冲天雷霆之际,苏阳突然出现在寒帝的身侧,弯身,出刀,如一道比光还快的惊鸿。

  寒帝似乎早就觉察到苏阳的存在,不紧不慢,挥手一划,寒潮翻涌,雪崩立至,涌向再次袭来的苏阳。

  同时,寒潮雪崩尚未完全笼罩苏阳,恐怖的极寒之力已经汹涌而至,提前一步冻结苏阳,一层层寒霜开始覆盖。

  轰隆~!

  就在这时候,苏阳再一次炸碎,猩红如血的雷霆,夹杂着煌煌天威,冲天而起,毁灭四方。

  这种情况简直就等同于一枚核弹在寒帝的身旁炸开,普通半神恐怕早就已经被重创。

  但,寒帝仍然无动于衷,翻掌一压,雪崩扑上,夹杂着恐怖的寒潮,成功的压制住蕴含有煌煌天威的雷霆。

  很显然,这一次苏阳又失败了,为了伤害到寒帝,也未能逼退寒帝半步。

  既然如此,一次不够,那就再来几次。

  轰隆~!

  雷霆分身从四面八方出现,穿破寒潮,撞破雪崩,出现在寒帝的四周,虚虚实实,真假难辨,仿佛自爆士兵一般,冲到寒帝身边就挥刀一斩,斩不了就立刻自爆。

  刹那间,无数道猩红如血的雷霆,把雪境映成一片鲜红,升腾的高温焚天煮海,天地大变,宛若末日降临,炼狱在人间。

  面对如此恐怖的高温,一点都不逊色极寒之力的天道劫雷,寒帝也禁不住皱了一下眉,万古不化的扑克脸出现了一丝本不应该存在的意外。

  直至,在前仆后继的雷霆分身轰击之下,寒帝终于漏了半招,一道绝世刀芒,夹杂着煌煌天威,直突破极寒之力的封锁,于大雪纷飞之间,斩向寒帝的胸口。

  这一下,绝对冷静状态下,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的寒帝,面对这一刀,经过计算之后,无比确认,凭自己调动极寒之力的速度,恐怕已经来不及了。

  念及此,寒帝当机立断,脚下一踏,如踩冰刀,优美一错,轻轻松松的成功避过苏阳这一刀,依然还是那么从容不迫,依然还是那么的毫发未伤。

  但,寒帝动了!

  从用一个眼神与苏阳对战,到用双手指挥极寒之力与苏阳对战,整个过程都始终站在原地一动未动。

  可,现在,寒帝动了!

  为了避过苏阳这绝世锋芒的一刀,寒帝也不得不暂避锋芒,无法再站在原地一动未动,只能老老实实的避过这一刀。

  但,仍然不够!

  皆因,这没有什么可值得骄傲的地方!

  与寒帝一战,在直面寒帝的时候,苏阳才切身体会寒帝的强大。

  可以说,若是按照天道修行之法来计算,寒帝已经相当于十道尊境圆满,仅差一线,就能够化出先天大道的层次。

  而如今苏阳的修炼程度才只是六道尊境,与寒帝足足相差四个大境界。

  要知道,在大天道三千域之界的修行法则之中,相差一境,天差地别,犹如云泥。

  且不说别的,苏阳六道尊境的修为,表明他的道还未窥至圆满,而寒帝的道已经走向圆满,后天正在逐渐向先天转化,掌握天地至高的权柄。

  故,寒帝才能够一个眼神,寒潮滚滚,宛若雪崩,极寒之力冰封万物,冻结一切,为无数生命带来终焉。

  这,已经是近乎于神明一般的力量。

  尤其是在这冰封雪原之上,无穷无极的极寒之力,无限接近于绝对零度的力量,使寒帝的力量被巨大的增幅,并源源不绝的补充和支撑着寒帝。

  因此,完全可以肯定的是,与寒帝一战,幸好只是切磋,寒帝无杀人之心。

  否则,若是寒帝想要置苏阳于死地,苏阳除非动用泯灭劫雷,不然根本就挡不住。

  皆因,战斗到现在,寒帝可是连神话形态都没有使用,仅仅凭借着正常的力量与苏阳战斗。

  反观苏阳,出刀百次,次次使用雷霆分身,用近乎于同归于尽的打法力战寒帝,才仅仅不过是把寒帝逼退小半步。

  试问,面对这份战绩,苏阳有什么可值得骄傲的地方?

  没有!

  无论是先前寒帝只用眼神跟苏阳战斗,到后来用双手跟苏阳战斗,乃至寒帝被苏阳成功逼退半步,这都没有什么好值得骄傲的地方。

  甚至,对于苏阳来说,简直就是莫大的羞辱。

  因为,寒帝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有跟苏阳在真正战斗,更多的只是在被动防御,让苏阳尽展所学,一窥究竟罢了。

  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可骄傲,可开心的呢?

  还不够啊!

  只见寒帝不得不移动半步,来闪避苏阳这绝世的一刀之后,苏阳毫不犹豫的再一次由真身切换成分身,留下一团雷霆炸裂,不给寒帝抓住任何机会冰封,就已经移动开来,凭借闪电一般的高速,从另外一个方向杀出。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只要速度够快,即便是寒帝的极寒之力,也休想再冻住苏阳分毫。

  故,苏阳现在以快打快,一击不成,就毫不犹豫的留下一团雷霆化作的分身自爆,自身移动到另外一个点,继续攻击,如此反复。

  简单,高效,干脆!

  苏阳的打法让寒帝也有点头疼,无论是雷霆分身自爆,还是苏阳快到如电光火石一般的速度,使寒帝不得不承认,应对起来有点麻烦。

  但,也只是有点麻烦!

  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寒帝目前还没有看到它想要看到的东西,仅仅只是这一点可无法得到它的认可。

  况且,对于寒帝来说,无论是先前用眼神对敌,还是用双手操控寒潮,乃至被苏阳给成功逼得开始移动,这些都不算什么。

  就如苏阳觉得没什么可值得骄傲的地方,本身就没有感情,一颗心如万古不化的寒帝,也不会觉得这里面有什么。

  与苏阳切磋,无论什么手段,本质上是没有区别的。

  难不成,真要让寒帝像傻子一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任由苏阳攻击吗?

  故,在寒帝的心中,该动的时候就应该动,仅此而已。

  反而,比起这么微不足道的事情,能够从苏阳身上看到它想要的,才是真正最重要的一件事。

  结果,寒帝没有看到。

  既然没有看到,那就没有必要再继续浪费时间下去了。

  只见寒帝平静的探手一抓,天地为之一暗,所有的温度都在这一瞬间消失,一股比死亡还要彻底的寒冷,极致的寒意,充斥于寒帝的掌间。

  恐怖!

  寒帝只是随手一抓,竟然会造成如此效果,连“温度”存在的概念都消失了。

  不,更准确点来说,是“温度”都被寒帝彻底的抓在手中,并在其掌间转化成极致的寒冷,仿佛冻结万物,生命终焉的冰河世纪,正在寒帝的掌中演化。

  这,是何等恐怖的力量!

  就在苏阳震惊无比之际,就见寒帝微微摊开手掌一松,湛蓝色的光芒于寒帝手中盛放,化作滚滚寒潮,铺天盖地的涌向四方。

  呼~!

  寒潮涌动之下,天被冻结,大地冰封,就连天空上飘落的黑色雪花都一样抗不住这种恐怖的低温,万物封绝。

  顷刻间,方圆百里范围之内,大地覆盖上一层厚厚的冰层,宛若最古老的冰河世纪重现于世间,在这冰层的覆盖范围之内,苏阳的一个个雷霆分身,包括苏阳在内,乃至蕴含煌煌天威的雷霆,都在这一刻彻底的凝固,万物归于寂静。

  天地归寂!

  只余寒帝一人冷冰冰的站在天地之间,看着被冻结的一切,仿佛神祗一般,给人一种望而生畏的感觉。

  厉害~!

  任你千万般手段,在这一招“天地归寂”面前,也只能迎来寂静的死亡。

  这,就是寒帝!

  只需要一招,随手一抓,就让苏阳努力半天的成果,全部都化作乌有,成为亿万被冻结的存在之一,再次化作一尊湛蓝色的冰雕,静静的立于大地的冰层之上。

  更可怕的是,这一次苏阳未能像先前那般,凭借雷霆,凭借刀意,瞬间脱困而出。

  冷~!

  极致的寒冷一遍又一遍冲击着苏阳,死亡也从未有过如此的清晰,连意识都要在这一刻沉寂,让苏阳忘记一切,快要成为真正的冰雕。

  危急时刻,关键时分,苏阳再也不敢有任何一丝一毫的犹豫,整个人就像是炸了毛一般应激而发,轻微刺激了一下自己的泯灭大道。

  轰隆~!

  苏阳只觉意识一荡,泯灭劫力的力量略微流露出来一丝,刹那间就有一股毁天灭地,湮灭万物的气息,如海啸一般疯狂的涌了出去。

  泯~灭~!!!

  一股让寒帝也脸色猛然一变的力量,一触即发,直接摧毁了它冻结万物的寒潮,从概念上抹杀,泯灭。

  刹那间,覆盖在苏阳身上的寒潮消失,大地上的寒潮消失,天空上的寒潮消失,就连滚滚不散的乌云,及漫天的风雪也都一并消失,甚至就连无所不在的光明,乃至黑暗,也都一并消失,成为彻底的无,一切都被泯灭。

  挡不住!

  寒帝瞬间消失在原地,拼尽全力横移至百里开外,因为移动速度太快,压力太大,全身上下都出现了龟裂一般的伤痕,就好像精美的冰雕快要被摔碎一般。

  足以可见,寒帝这一刻为了逃命,连自身承受不住出现损伤,也是在所不惜。

  好在,苏阳已经能够完美控制泯灭之力,并自身已经适应了泯灭之力的力量,对泯灭劫力的刺激一触即收,掌控自如,瞬间收回了所有的泯灭之力,没有造成巨大的灾难发生。

  可即便是如此,看着方圆百里之内,消失的一座山峰、大地、天空,寒帝还是禁不住沉默良久,就连那丧失了感情的心灵,也出现了一刹那的恐惧。

  “比我的极寒之力,还要更强的神明之力……,这是……泯灭的力量?”寒帝眼底再次忍不住闪过一丝震惊,没想到苏阳窥视的神明之力,居然是连神明都畏惧的泯灭之力。

  这一下,就连寒帝也都吓的不轻。

  同时,也让寒帝多多少少有些无奈,今天它的情绪波动着实有点多,不复以往那般绝对的冷静,几乎是都已经快要遗忘的难得体验。

  一时间,寒帝都有点沉溺其中,默默感受着这一切,竟然还有点回味。

  而就在这时候,站在一片虚无之中的苏阳,长吁了一口气,收起自己的神话形态“大狱雷帝”,有一点点消耗过度的急喘,但也很快就被平息。

  待完全平息身体上的疲惫之后,苏阳开怀笑道:“不愧是号称半个神子的存在,现在的我确实不如你。但,我的泯灭之力,滋味也不好受吧?”

  寒帝闻言再张开双眼的时候,已经再次丧失了所有的感情,平静无比的望着站在虚无之中的苏阳,回道:“据我所知,泯灭之力是三柱神赋予神座之左的权能,没想到竟然被你给窃取了,神座之左若是知道了,恐怕会跟你拼命。”

  苏阳无所谓的邪逸一笑,他从始至终都没有把神座之左放在眼里。

  见状,寒帝也不在意,毕竟那是苏阳自己的事情,对于连自己都不关心的寒帝来说,自然也不会关心苏阳究竟想怎么样,又面对什么样的敌人。

  故,面对苏阳的无所谓,寒帝最终只是如此评价:“可惜,以你现在的境界,还未完全的掌握泯灭之力,否则我根本逃不掉。”

  苏阳直言不讳的摇头说道:“不,是我不想杀你罢了。”

  面对苏阳如此从容自信的回答,寒帝沉默着思索片刻,点头道:“也对!对神明之力的掌控,你还在我之上。能放、能收,只是单纯的境界还做不到任意挥霍神明之力。”

  苏阳邪逸的笑着,一语直中要害,说道:“我境界不足,难道你境界就足了?诚然,我修为不如你,目前还差的远呢。但,那是你、我之间修行时间的差距,我修行不足百万载,你可是活了数十亿。如果是同样的时间,你自信能比我强?其次,我修为不如你,这是修行时间上的差距,可明明比我多修行数十亿载光阴,你对神明之力的驾驭,却差我太多,多到如云泥之别。”

  面对苏阳近乎于嘲笑的言语,寒帝一点都不生气,仍然十分平静的问道:“何以见得。”

  苏阳严肃无比的认真说道:“你的情况,不只是感情方面的丧失,实际上比我想象中的还要严重。呵~,强行收敛和压制神明之力,日日夜夜承受神明之力的反噬,想必你现在十分的辛苦吧?辛苦到,连神话形态都不敢使用,否则体内的力量就会立刻暴走,彻底化作没有感情和意识的自然灾难,把一切生命归于终焉和寂静。”

  惊!

  苏阳这些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寒帝难道已经走火入魔了?甚至连神话形态都无法使用?并不是仅仅与苏阳切磋一二,不愿意动用神话形态吗?

  面对苏阳的质问,寒帝沉默片刻,竟然没有反驳,只是于一声幽幽长叹之后,问道:“你知道,这七千里冰封雪原,究竟是因何而诞生的吗?”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