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8.第3154章

2020-11-01 作者: 风起闲云
  第3154章

  寒帝,昔日极北寒族的皇子,寒后的胞弟,在极北寒族因熵神之子“极”的事情遭受到牵连之后,以一己之力支撑起整个极北寒族的遗族,也就是现如今的雪族,并至今都表现出非常强的实力,不逊色任何一个十大恶族。

  同时,寒帝个人的实力,纵观整个大黑暗时代,也绝对是排名前列的存在,并被天魔王赞誉为拥有半个神子的强横实力,可视为神子之下第一人。

  简言之,除了普罗托斯、天魔王、先天之灵等神子级别的强者,恐怕就当属寒帝的实力最强。

  故,在准备面见寒帝的时候,苏阳已经做好动用一次泯灭之力的准备,因为他不管愿意不愿意,心里面都十分清楚,即便是自己的帝级神话形态“大狱雷帝”,如今也不是寒帝的对手。

  也就是说,苏阳很明白,面对寒帝,他除了泯灭劫力,其它的手段都拿不出手,光是那无限接近绝对零度的低温寒意,就让苏阳十分的头疼。

  尤其是苏阳亲眼所见,面对数万黑暗生命,及八只王级黑暗生命围攻的雪谷,寒帝来了之后,只用一个眼神,就全部冰封,一个不漏,甚至连神话形态都没有使用,绝对是实力强悍的骇人听闻。

  总而言之一句话,苏阳已经很高看了寒帝,可是在真正面对寒帝的时候,还是感觉到巨大的压力和威胁。

  但,寒帝对待苏阳的态度,还算微妙,也还可以。

  是的,别看寒帝对苏阳爱理不理的,并且还直接冰封过苏阳几次,言语之间也没有多少重视,可是苏阳仍然认定寒帝对他还算客气。

  皆因,寒帝这般姿态,并非是对苏阳不在乎,而是对谁都不在乎,包括它一直保护的族人,乃至它自己,都不存在任何感情。

  也许是修炼的方式太过极端,也许是寒帝的心早就已经死了,血也已经冷了。

  反正世间除了心头剩下的唯一执念,其它任何事情在寒帝眼中都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无动于衷。

  而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寒帝至少还愿意跟苏阳说上两三句话,光凭这一点,苏阳就可以判断出,寒帝比起对待其它生灵,或事物,已经算是对苏阳够好了。

  因此,在这短暂的相处之下,虽然只说了两三句话,并且寒帝还直接动手冰封过苏阳一两次,可至少还愿意跟苏阳说两句话,这已经算是天大的“另眼相看”了。

  那么,是什么让寒帝对苏阳多了一份“与众不同”的关注呢?

  这里,寒帝提出了一个词:渎神者!

  渎神者究竟是什么?苏阳目前只有一个大致上的判断,恐怕与他窥视神明之力有关,但并不了解具体的解释和情况。

  反倒是因为这件事情,忽然让苏阳想起来一件事,寒帝本身可不简单,它也算是一个活得很久很久的老怪物,并且经历过数个重要的时期和时代,必然了解许多它人所不知晓的秘密。

  要知道,目前整个大黑暗时代,除了少数几个特别的存在,年纪最大的半神就是在诸天世界时期末期,成就半神之身的槐帝和花帝。

  其余半神,包括黑暗大帝、大荒妖帝,都是大黑暗时代的亿万种族大争霸时期成就的半神之境,自然对于大黑暗时代之前,诸天世界时期的事情,了解的比较少一点。

  至少,苏阳窥探神明的力量之后,一头黑发变成血发,经历如此巨大的变化,目前整个黑夜远征军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并不知道苏阳是因为亵渎神明才变成现在这般模样。

  故,就在这一瞬间,苏阳立刻判断出一些什么,兴许在寒帝这里会有一些什么意想不到的收获。

  于是乎,根据这个时候做出的判断,苏阳觉得更应该跟寒帝达成同盟关系,与沙皇一起组成铁三角,如此不仅壮大了己方的实力,还能够了解到许多秘辛,规避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和危险。

  念及此,经过短暂的思考和判断之后,见寒帝说过一些话,就再次陷入沉默之后,苏阳主动挑起话题,顺着继续说道:“人族!我来自于人族,是创世神王创造的最后一个种族。”

  寒帝扫了苏阳一眼,似乎对苏阳的描述,一点都不感兴趣。

  苏阳也不在意,自顾自的说道:“据我所知,创世神王在创造人族的时候,是以自身为模板进行的创造。所以,我人族与其它诸族的身份都不相同,极有可能隐藏着什么巨大的秘密。”

  寒帝还是没有说话,但是却微微侧首做出聆听状,显然苏阳所说的话,终于引起了它的一点点兴趣。

  对此,苏阳仍然一点都不在意,自顾自的说道:“具体是什么,我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我族的修炼体系,与诸天世界亿万种族都不相同。而我苍穹集团,立于人族修炼基础之上,却又有些不同。”

  听苏阳说了这么多,寒帝总算是回了一句话,淡淡的说道:“诸般法门,千万技艺,走的路虽然不同,结果其实都相差无几。”

  寒帝的境界果然不俗,一语道破修行真意。

  但,苏阳却邪逸笑道:“结果也许相同,但走的路不同,影响也有不同。诸天世界亿万种族修的乃是神明传下的神道,神道走到头,就是神明。但,有几人可成神?而我族不同,修的乃是天道,天道走到头,比肩神明。”

  寒帝缓缓摇头说道:“也只是比肩神明,结果不还是一样?而诸族无生灵成神,无非是神明封锁罢了。打破封锁,自然可成神。”

  苏阳赞道:“不愧是号称半个神子,光是这一点,诸王都不如你。古往今来,多少半神,也都不如你。但,你还是走错了路,否则不是半个神子,当是神子,神明。”

  寒帝微微敲打一下自己蓝宝石一般眼睛,一团光芒隐晦,猩红色的光泽,渗透而出,散发着一阵阵不祥之意。

  随即,就见寒帝一头白发转红,血气弥漫,仿佛鲜血侵染。

  刹那间,苏阳就懂了,为什么寒帝之所以会对他有点“与众不同”,皆因他们都是同一类人——渎神者。

  是的,就如苏阳窥视神座之左的泯灭之力,寒帝一样也在窥视熵神之子“极”的神明之力,并且已经琢磨到了一定的程度,且快要修炼有成。

  而这也让苏阳想起一个传闻,寒帝的姐姐寒后在生下熵神之子“极”之后,偷偷藏了一节脐带,那里面蕴含有神子的秘密,蕴含有神明之力的秘密。

  多半,寒帝正是凭此,窥见神明之力,这种行为如苏阳一般,是在亵渎神明。

  对此,苏阳发自内心的感慨一声:“寒帝不愧是寒帝,应该差不多要修炼至神子的境界了吧?但,神子只是神明之子,不是神明,也成不了神明。”

  寒帝点点头,这一点它并没有否认。

  苏阳则在这时候笑着说道:“况且,无论是你窥视的神明之力,还是我窥视的神明之力,皆来自于它人的力量,并非自己的力量。”

  寒帝继续点点头,对此依然没有任何的反驳。

  而苏阳则在这时候,引动自己的泯灭大道,含而不发,一股恐怖到可以消灭一切的力量,隐隐让寒帝色变。

  是的,同为渎神者,寒帝能够感觉到苏阳体内那股毁天灭地的力量,虽然不知道是一种什么力量,源头又来自那里,但是这股力量蕴含的大恐怖,确实清清楚楚。

  也正是因为能够感应到这股力量,寒帝非常清楚,苏阳已经成功掌握了这种力量,化作自身的一部分,完全融入到自身的体系之中,而不是向他那般只是模仿和学习。

  一时间,寒帝完全陷入沉默之中,看向苏阳的眼神多了几分重视。

  苏阳浑然不在意的继续说道:“我人族修行天道,而我苍穹集团在天道的基础之上,更进一步开辟,欲走出一条堪比神明的力量,甚至凌驾于神道之上,达到真正的超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层次,把自己摘出这天地,化作永恒不灭。”

  寒帝缓缓点头说道:“有点意思!”

  苏阳笑道:“起于天,又不受限于天,逍遥自在,是为仙。”

  寒帝又说道:“但,还未成功。”

  寒帝又一次一语中的,阐明了苏阳现在所描述的情况,言简意赅的做出评价:无论未来何等的宏伟和美好,但你们现在仍在摸索前行,想要比肩神明,跳出天地,未免太嚣张了。

  苏阳明其意,也不在意,笑着点头说道:“没错,仍然不够,还差得远呢。但,若是我们愿意,成神,未必不可能。”

  说着,不待寒帝再一次做出什么评价,苏阳就开始描述源于天网的事情。

  首次惊闻天网的存在,及三古族、神明的一些秘辛,寒帝终于流露出高度关注的神色,不再前行,停下来仔细的听着,思考着。

  待苏阳完全讲完关于天网的事情之后,开口说道:“成仙,暂且不谈;成神,并非不可能。如今,我苍穹集团已经与沙族结盟,不仅攻守同盟,更共享天网的探索。但,天网现在的形式比较复杂,三方角力,我们想要介入,于夹缝中求存,就必须合作,共同成神。”

  寒帝沉默片刻,忽然开口说道:“听你的意思,神明也只不过是天网第七层?”

  苏阳点头说道:“也许,三柱神达到天网第八层,而三柱神合一的创世神王,必然是天网第八层的境界。但,根据我的推断,创世十八神的层次,最多也就是天网第七层。如今,众神沉寂,迎来黄昏,乃是唯一可以窥见神明境界的时刻。只可惜,这个时代太坏,黑暗污染大地,可能我们还未成神,就会被黑暗所吞噬。”

  寒帝面无表情的说道:“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苏阳直言不讳的开口问道:“如何,合作否?”

  寒帝摇头,先是拒绝了合作,后又开口说道:“你,便是沙皇口中所说的苏王吧?”

  一句话,寒帝明确的表示,关于苏阳的事情,它心里面门清,什么都知道。

  比如说,关于苍穹集团的事情,关于苏阳本身的事情,还有关于黑夜远征军的事情,乃至苏阳接下来想要做什么。

  更重要的是,这些情报,居然都是沙皇透漏给寒帝的。

  但,耐人寻味的是,苏阳似乎一点都不生气,一点都不介意沙皇的背叛,竟然把那么多关于他苏阳的事情,都透露给了沙皇。

  皆因,这些情报,是苏阳主动要求沙皇透露给寒帝的。

  不曾见过,自然不曾交流,也不曾了解。

  试问,如果面对一个不了解的人,如何信任?又谈何说服?

  尤其是像寒帝早就已经习惯孤独,除了心中的执念,对什么事,乃至对待自己的族人,都不曾关心的存在。

  恐怕,若是苏阳无缘无故的寻上门来,恐怕寒帝连见都不会见苏阳一面。

  于是乎,苏阳便让沙皇先当说客,用特殊的方式联系寒帝,讲一讲合作结盟的事情。

  至于是否能够说服寒帝,在苏阳看来成与不成都不重要,只需要让寒帝记住苏阳,知道苏阳这个人,便已经足够了。

  看来,苏阳这一步算是走对了。

  诚然,因为都是渎神者的原因,寒帝对苏阳多多少少有点“另眼相看”。

  但,更多的还是寒帝已经从沙皇那里,了解了苏阳,了解了苍穹集团,了解了苏阳和沙皇,苍穹集团和沙族结盟合作,守望相助的事情。

  凭此,寒帝也多多少少会有点好奇,苏阳究竟凭什么说服沙皇,又凭什么让沙皇做一位说客,提前告知这些事情。

  毕竟,在寒帝眼中,沙皇虽然不如它,但也是天下间绝顶的强者,双方你来我往争斗了这么多年,其实寒帝还是比较认可沙皇的。

  而苏阳居然能够让沙皇当说客,并且结盟,自然会引起寒帝的兴趣,多多少少也要见上一面。

  故,苏阳来了,看着那一头血发,一双血眸,浑身上下散发着不详的渎神者气息,寒帝才会对苏阳“另眼相看”,愿意听一听苏阳所说的“废话”。

  无疑,苏阳是一位很有人格魅力的存在,三言两语就能够抓住问题的关键,说出寒帝最想要知道的事情,也能够引起寒帝重视的话题。

  因此,即便是寒帝也不得不承认,它在不知不觉之中,还是被苏阳给吸引了。

  这,对于近乎于冷血的寒帝来说,才是最让它吃惊的事情。

  皆因,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寒帝它窥视神明的力量,就像苏阳当初窥视泯灭之力一般,多多少少会受到一点影响。

  而神明之力对寒帝的影响,就是血越来越冷,渐渐失去了“感情”,如万古不化的坚冰一般无情。

  这就是窥视神明之力的代价,做不到像苏阳那般融入自身的大道之中,纵使修为达到真正的神子层次,也会渐渐在神明之力的影响之下,彻底的失去自我。

  就比如说寒帝现在这个状态,除了心中最强烈的执念,已经不会对任何事情产生兴趣,诞生感情。

  然,苏阳竟然引起寒帝的兴趣,让它体会到好久没有品尝到的“好奇”和“兴趣”。

  仅此一点,寒帝就愿意跟苏阳多说一会,回味一下自己快要消失的心。

  只是让寒帝怎么也没有想到,苏阳的人格魅力居然如此的不俗,不仅引起了它的好奇和兴趣,还真真正正的打动了它。

  对此,寒帝觉得,就算答应苏阳结盟也不错。

  但,这注定不可能的。

  寒帝已经失去了感情,更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十分清楚失去了感情的自己,是不会与其它人合作的。

  故,多半就算答应了苏阳结盟,寒帝也不会给出什么程度,也不会再多做什么,很难与苏阳、沙皇彼此之间,做到真正的攻守同盟,生死与共,守望相助。

  届时,难免会起摩擦,最终闹得不愉快。

  既然如此,不如开始的时候就拒绝,寒帝情愿继续孤独下去,也不想浪费什么精力。

  更何况,如果闹到最后不愉快,面对苏阳和沙皇,即便是寒帝号称半个神子,恐怕也会战的非常艰难。

  因此,综合种种原因,最后寒帝还是拒绝了。

  并且,在拒绝的同时,寒帝已经表明了态度,通过提起沙皇,告知苏阳,它无法做到守望相助,到时候肯定会不愉快。

  但是当苏阳在读懂了寒帝表达的意思之后,面对沙皇的拒绝,却一点都不意外的平静回道:“不同盟,你死,雪族亡!”

  这一句话,无论怎么看都像是威胁,换做其它半神,多半要跟苏阳拼命了。

  而无比诡异和奇妙的是,寒帝却也如此认为,理所当然的说道:“你,杀不了我!天魔王,想杀我,也要付出代价。但,最终,我会死,雪族亡。”

  苏阳意外道:“既然你都明白,为什么还要拒绝?”

  寒帝回道:“我窥视的神明之力,是熵神之子‘极’的神之寒焰,暗含熵神绝对冰封的权柄。冰,没有感情,我窥视了神明之力,修行出了岔子,纵使实力大增,但也渐渐失了感情。我,已经对任何事都不关心,与你们合作,难以精诚。想必,你、沙皇,也不愿意看到自己的盟友,关键时刻总出岔子吧?”

  也难为寒帝了,失去感情之后,他首次说了这么多话,恐怕前面几千年加一起都没有这么多。

  故,从寒帝的言语之中,苏阳已经清楚的判断出什么,若有所思的说道:“原来如此!但,若是这样的话,你更需要与我合作结盟。因为,我能够治你的病。”

  寒帝摇头道:“治不了!”

  苏阳邪逸笑道:“修我族之法,把绝对冰封的力量,完全融入到自己的大道体系之中,化作你自身的一部分,完全掌控之后,自然不会再影响你的情感,你可以找回一切。比如说,就像我这般,完全掌握神明之力,化作自身理解的一部分。”

  寒帝望着苏阳,沉默片刻之后,才说道:“一族修行之法,关系着一族之秘辛,你会好心传授给我?更何况,各族的法,都是各族结合自身特色独创。适合你的,未必适合我。”

  苏阳笑着问道:“那,你认为什么是天道?”

  寒帝摇头。

  苏阳继续说道:“天道无形,大道自然,说白了天道就是天地自然的运转规律。故,只要身在天道之中,别说是你了,一草一木,一花一树,一虫一羽,就连微不足道的蚂蚁都能够修行,无非就是悟性的高低罢了。”

  寒帝读懂了苏阳表达的意思,直接问道:“你愿意传我?”

  苏阳笑着说道:“功法是死的,人是活的,你只要找到自己的道,行走坐卧皆是在修行天道,就算没有相应的功法,只要了解便可。嗯~,至少我可以肯定,我苍穹集团的天道修行之法,目前已经有许多诸天遗民,成功修行。甚至,我还收了几位诸天遗民做弟子,它们修行的皆十分顺利,未曾出现过任何意外。”

  寒帝的目光深邃的颤动了一下,陷入深深的思考之中。

  苏阳则话锋一转,突然又说道:“冰封雪原,无限接近于冰封万物的绝对零度。恰巧,这里便是你最好的修行道场。所以,你才会把雪族安置在冰封雪原,甚至有资格在黑暗大陆与亿万种族争取一片良土,也不愿意参与,就是为了吸纳冰封雪原的无尽寒气,淬炼属于你的力量。因此,我想你也不愿意失去这处道场,被黑暗彻底污染不说,甚至落得一个身死道消,倒在向神明复仇的路上。”

  向神明复仇,是寒帝唯一的执念,它所做的一切,不惜变成这个样子,也要想尽一切办法完成的事情。

  毫无疑问,想要说服寒帝,就必须引出寒帝的执念,引起它的情绪波动才行。

  很显然,苏阳成功了,寒帝的目光出现了一刹那的变化,不再死寂一片,炯炯有神,暗含几分凌冽的杀意。

  苏阳也不含糊,立刻继续说了下去,把他对黑暗污染的分析,详细的告知寒帝。

  末了,苏阳说道:“黑暗对于我们来说是污染,我们对于黑暗来说也是异类。如今,你也看到了,已经出现同等种族的黑暗生命,这说明黑暗生命的进化速度,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之上。也就是说,不与我结盟,你会不会死暂且不说,能否保住最适合你的修行道场,恐怕已经是必然的趋势。所以,还请你长大眼睛看一看这满天的黑雪,你甘心吗?”

  寒帝面无表情的缓缓点了点头,首次如此正式的望着苏阳,开口说道:“难怪,沙皇会与你结盟,你确实是一个能说会道的家伙,总能够牢牢的抓住人心。”

  苏阳邪逸一笑:“既然如此,那就结盟吧!反正对于你来说,再差也就那样了。不如试一试我的方法是否有效,并借助诸族的力量守住冰封雪原,直至等你吸收完整个冰封雪原的寒气,神子的权柄你必然掌握,并以此为跳板,抓住成神的契机,成为真正的神明,未来向神明复仇。”

  寒帝点点头,平静回道:“可!”

  苏阳眼底闪过一丝喜色,他所做的努力终于没有白费,成功说服了寒帝。

  但,苏阳还没有来得及开心一下,就见寒帝突然说道:“但,想要和我结盟,就必须先跟我打上一场!”

  呃?

  苏阳的脸色僵了一下,寒帝突入起来的一句话,简直杀伤力十足。

  可偏偏寒帝还不在乎这些,只是平静的说道:“想要和我结盟,就必须有能够让我认可的实力。沙皇自然不屑多说,如果不是被沙族牵连,它的成就绝对不止于此。而你,我还是不够了解,我需要称量你一下,是否有资格和我结盟。”

  苏阳无奈的长叹一声,又说道:“除此之外,还是想要了解一下,我所修天道之法,究竟是否能够治疗你的杂症,找回失去的感情。对吗?”

  寒帝面无表情的点点头,没有否认这一点。

  毕竟,说一千,道一万,都不如亲眼所见更为真实,更加清楚的做出判断。

  故,寒帝的意思很简单。

  那就是——打一场,看看你是否有资格和我这位半个神子结盟,及你苏阳所说的天道之法,能否治疗丧失感情的恶疾。

  既然如此,那就打一场吧!

  只见苏阳再次无奈的长叹一声,缓缓点头说道:“好,今日,我就好好的会一会,被天魔王赞誉号称拥有半个神子之力的雪族之王。”

  轰隆~!

  几乎在苏阳话音落下的一刹那,一道惊雷平地炸响,苏阳二话不说直接进入神话形态,一刀夹杂着无穷无尽的雷鸣闪电,斩向寒帝。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