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7.第3153章

2020-11-01 作者: 风起闲云
  第3153章

  大狱,即牢狱,能镇恶囚罪!

  只见苏阳头顶高悬的善恶薄,仿佛拥有无限空间,能囚禁无数生灵,密密麻麻的激射出大量的锁链,凭空一卷,就把一只只恐狼,硬生生的卷入善恶薄之中。

  但,苏阳这种囚捕,并非无缘无故。

  仔细观察,不难发现,这些被卷入善恶薄之中的恐狼,实际上都是隶属于那十只恐狼王的狼崽子。

  是的,万物自有规则,即便是神明也不例外,都在这规则管辖范围之内。

  不同的是,普通生灵是在规则内行事,而神明掌握的至高权柄,可以有限的掌控规则,使规则为祂服务,但不能抹去规则,及制定规则。

  而苏阳还做不到这种程度,他的神话形态“大狱雷帝”或许掌握了一部分天地权柄,但也必须遵从这部分天地权柄的规则。

  正是这部分规则之中,代表着“大狱”二字的善恶薄,若想镇恶囚罪,也必须服从“大狱”二字的规则。

  狱,从,从言,为两犬相咬之形。

  故,“狱”之一字,表示以言论相互争斗,即诉讼、打官司。法官断案后,总有一方败诉,成为罪犯。罪犯就要判刑,入狱,所以“狱”字就引申为监狱、牢。

  因此,苏阳以刀化笔,代表着诉讼,取其鲜血代表被告人,“雷帝”的身份掌管大狱,代表着法官,口出律法,宣判其有罪,才可镇压囚禁在善恶薄之中。

  而十只恐狼王为主谋,隶属于它们的恐狼则是从犯,主谋有罪,从犯也自然难逃判罚。

  如此,苏阳抓了主谋,再宣布从犯有罪,两者建立了因果关系,完成判罚,善恶薄便能抓了这些恐狼进行镇压囚禁,无需再像恐狼王那般,取其鲜血,建立被告人的关系。

  这,就是苏阳的神话形态“大狱雷帝”的能力,十分强大,但也符合一定的规则和规律,暗合苏阳的律法之道、刑典之道。

  目前,苏阳只能抓捕跟他等级相当的存在,如果更进一步加强这方面的能力,比苏阳更高一级的存在,恐怕也在劫难逃。

  不过就现在的情况来看,显然已经足矣。

  于是乎,就在这短短盏茶的时间里,整整数万只恐狼,加上十只恐狼王,全部都被抓入善恶薄之中镇压囚禁,整个战场都为之一清,三分之二的恐狼和十只恐狼王集体消失。

  亲眼见证这一幕的,无不心头升起几分寒意,看向苏阳的眼神都变了,就连雪族都不例外,被苏阳强大的实力所震撼着。

  但,这只是开始,事情还没有结束。

  只见苏阳在抓了数万只恐狼,及十只恐狼王之后,苏阳纵身一跃,没入善恶薄之中,消失不见了。

  看到苏阳消失不见,一部分恐狼状着胆子试图撕碎善恶薄,救出自己的同族。

  然,当这些恐狼攻击过善恶薄之后,发现犹如攻击空气一般,爪子从上面直接掠过,未能对善恶薄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

  这一幕,让恐狼和雪族再次大吃一惊,有些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其实,这样的情况并不意外,因为善恶薄本身就是苏阳的大道法则凝聚而成,并非真正的书册,介于虚实之间,唯有苏阳才可以掌握。

  否则,苏阳怎敢直接进入善恶薄之中,这不是给敌人制造机会吗?

  别说这些恐狼了,就算是天魔王、普罗托斯、三大主宰这般强大的存在,也别想碰到善恶薄一下,除非掌握有相应的权柄才行。

  那么,这善恶薄里面,究竟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呢?

  善恶薄之中,自成一片空间,名曰:雷霆之狱。

  如果说雷帝是苏阳的力量核心,善恶薄是苏阳的大道具象化,那么雷霆之狱则是苏阳的神话形态“大狱雷帝”的真正核心,也是其最强大的一面。

  因为,雷霆之狱不仅可以镇恶囚罪,还包含刑罚。

  是的,律法之道定罪,刑典之道主罚,雷霆则是苏阳的力量核心,三者合一就是雷霆之狱,能执掌雷霆之刑。

  只见善恶薄的空间之中,天空一片鲜红,滚滚雷霆时而炸亮,如暴雨一般落下,轰击在大地之上,耸立着的一根又一根尖锐的金属长针。

  这一根根金属长针,上面穿刺着一只只恐狼,而那些恐狼还未有死尽,被长针刺穿,痛不欲生,拼命的挣扎。

  其中,刺穿恐狼王的十根金属长针最大,被一只只小型的金属长针拱卫着,看起来十分的醒目。

  而这十只恐狼王的力量,也非一般的恐狼能够相提并论,疯狂挣扎,震的金属长针震荡不休,给人一种随时可以折断的感觉。

  这并不让人意外,苏阳的力量毕竟存在一个极限,并非是凭空存在的。

  更何况,镇压囚禁的监狱也有关不住的罪犯,只要有能耐就能够逃出去,甚至有些罪犯还能够逃脱律法的制裁。

  故,苏阳的神话形态“大狱雷帝”虽然威力惊人,但并非无敌。

  这,也是为什么,苏阳在镇压囚禁这些恐狼,及十只恐狼王之后,还要亲自进入雷霆之狱,因为他必须用自己的力量来镇压敌人,操控雷霆之狱的变化。

  况且,一口气镇压这么多黑暗生命,即便是苏阳也有些吃不消,必须速战速决。

  只见苏阳如大帝一般,高高端坐在高空之上,挥斥道:“雷罚,起!”

  轰隆~!

  随着苏阳一声喝令,雷霆之狱再一次躁动了起来,无数雷霆夹杂着毁灭的气息,轰然落下,好似一条条咆哮的雷龙,激烈的轰击在一根根金属长针之上。

  刹那间,整个雷霆之狱一片灼热和炽亮,那根根金属长针都在发光发亮,好像是灯泡中的金属元素钨一般,升腾着极其恐怖的高温,烫熟了一只只恐狼。

  下一刻,惨叫哀鸣声连成一片,一只只恐狼惨叫着、挣扎着,最后灰飞烟灭,留下一个个黑暗生命残留物,全都成为过去。

  雷霆,足足轰击了一刻钟,至少降下了数万道天雷,每一击都蕴含极其恐怖的威能。

  因此,短短一刻钟的时间过去,普通的恐狼死伤殆尽,不见一只,唯有十只恐狼王焦黑的还在拼命挣扎着,显现出惊人的生命力。

  见状,苏阳体内释放出来的神性更加强横,断喝一声:“雷罚,死刑,立即执行!”

  轰隆~!

  数千道、数万道雷霆再次躁动起来,如数千头、数万头雷龙,在天空之上不断的闪现,汇聚,融合在一起,最终化作十道惊人的雷霆,轰然坠落。

  刹那间,地动山摇,天威煌煌,十道贯穿天地的雷霆,仿若十根撑天之柱,刺目耀眼。

  而在这十道贯穿天地的雷霆之下,十只恐狼王当场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血肉分离,骨骼龟裂,仿若在承受着极大的痛苦和折磨。

  直至,半刻钟过后,十道雷霆之柱的力量缓缓停歇,那煌煌天威暂时休止,十只恐狼王只剩下一幅幅布满裂痕的骨架,正在如灰烬一般缓缓飘散。

  死!

  十只恐狼王悉数丧命在堪比天威的雷罚之下,只余十块焦黑的碎骨状残留物,仿佛在表示着它们曾经存在过的证明。

  一切,就是这么简单!

  这,便是苏阳如今的真正实力,驾驭着强大无比的天道法则,镇罪囚恶,行使天罚。

  简言之,只要被苏阳成功拉入雷霆之狱,即便是神子也要在劫难逃,这里就是他苏阳的主场,这里就是独属于苏阳一人的大狱。

  更可怕的是,苏阳的力量还未能达到极致,雷霆之狱还有更进一步的可能性。

  未来,随着苏阳的修为增长,待他成就先天大道之境的时候,善恶薄一开,即便是三大主宰、玉清天尊这样的存在,恐怕也难逃一死。

  当然,苏阳的神话形态“大狱雷帝”强则强矣,却也不是无解。

  至少,“大狱雷帝”的力量并非苏阳追求的终极力量,仅仅只是自己力量体系的一个过度。

  毕竟,苏阳真正追求的不是那种还要把人拉入善恶薄之中囚禁,才可以动用浩瀚如天劫一般的雷霆轰杀大敌。

  故,苏阳真正追求的,是他所站立之处,就是大狱所在,能够直接行使天罚之力,一个意念就能够引来无数天劫雷霆降临,轰杀一切敌。

  对此,苏阳大概有一个预感,且隐隐约约能够感觉到,当成就先天大道之境的时候,整个力量体系差不多才会形成一个雏形。

  而如果苏阳真的想要如天劫一般,任意驭使劫雷轰杀大敌,化身真真正正的天劫,替天行罚,恐怕至少也得是神明的境界,才能够正式掌握这份至高无上的天地权柄。

  总而言之一句话,饭要一口口吃,路要一步步走。

  苏阳到是想一步登天,只可惜天地间从未有这么好的事。

  因此,比起未来如何如何,不如给自己现在定好一个小目标,然后时时刻刻督促自己,朝着目标前进,才是苏阳真正应该做的。

  至于现在,苏阳的第一个小目标还没有达成,现在还是老老实实的解决好眼前之事。

  此刻,只见苏阳成功轰杀十只恐狼王,数万只恐狼之后,苏阳挥一挥手,收走大量的黑暗生命残留物,意念微微一动,就离开雷霆之狱,出现在善恶薄的旁边。

  而让苏阳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当他刚刚离开善恶薄的刹那,还未来得及观察一下四周目前的情况,突然一股彻骨的寒意,就这么直接在心中升起,强烈的超低温正伴随着某种神异,已然扩散至整个战场。

  寒帝?!

  刹那间,感受着自身快要被冰封的彻骨寒意,苏阳有感而发,目光微微移动,望向天空某处。

  下一刻,苏阳就看到一位宛若神灵一般的白发男子,平静的立于虚空之上,正向这边望来。

  这就是寒帝吗?!

  目光在虚空之上碰撞,那位白发男子在打量苏阳的时候,苏阳也正在打量着它。

  第XX章

  一袭白衣随风而舞,领口、袖口、衣摆处,有柔然洁白如雪一般蓬松的皮草覆盖,那是雪族独有的传统服饰,利用动物的皮毛进行点缀和修饰,给人几分暖意,也十分实用的能够抵御严寒。

  白发、白眉,就连皮肤也洁白如玉,隐隐约约之间好似能够看到晶莹皮肤下的血管,搭配那好似冰雕一般,如艺术大师仔细雕琢的身材比例和五官,给人一种好似玉中人一般纯洁无暇的感觉,美的好似不存在任何生命气息的艺术品。

  但,最吸引人的,还是那一双如水晶一般的眼睛,那是雪族独有的标识,填满整个眼眶之中,不多一分,不少一毫,圆润无比,没有任何不和谐的感觉,反而十分的美观。

  最后再搭配一对好似水晶雕琢而成的鹿角,仿佛内蕴无穷无尽的寒意。

  此人,冷的彻骨,冷的没有任何温度,冷的就像是风雪中的雕塑,又美的让人窒息。

  寒帝!

  看着这个拥有标准雪族容貌,又有着仿佛天地间唯一的独特气质和韵味,几乎不需要任何人介绍,只看一眼,苏阳就可以确认,对方便是自己此行的目标:雪族之主,极北寒族的遗世皇族,号称堪比半个神子的帝者。

  正是——寒帝!

  几乎就在苏阳解决十只恐狼王,数万恐狼,离开雷霆之狱,重新执掌善恶薄的刹那,他便被对方吸引,他知道这就是寒帝。

  而就如苏阳被寒帝吸引的时候,寒帝也正在注视着苏阳。

  这一刻,寒帝能够感觉到,它眼中的苏阳完全就是雷霆的化身,蕴含着无穷无尽的光和热,夹杂着几分煌煌天威,仿佛能够带来一切浩劫的末日。

  这个人很强!

  这是寒帝一瞬间对苏阳做出的评价,因为它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苏阳身上有能够威胁到它的力量,一旦使用,自己恐怕挡不住,甚至会连整个雪族都覆盖在其中。

  但,比起这些,这个人身上有一种特殊的气息,一个让寒帝很舒服的讨厌气息。

  渎神者!

  这是寒帝在评价认可苏阳的实力之后,又立刻确认了什么的一件事,很像雪族流传的典籍记载之中,那类曾经做过亵渎神明的存在。

  有趣!

  在这神明沉寂的大黑暗时代,果然什么妖魔鬼怪都蹦了出来,也果然有人按捺不住,开始妄图窃取神权,终于做出了亵渎神明之事。

  但,也仅仅只是这样。

  无论苏阳是谁,无论苏阳做过什么,寒帝其实一点都不关心。

  皆因,寒帝的心,是冷的。

  寒帝的冷,是对任何事情都漠不关心,包括自己在内,也一样不例外。

  很难想象,一个连自己都不关心的人,究竟该怎么活下去。

  不知道!

  唯有一点可以确认的是,寒帝连自己都不关心,自然也不会关心苏阳。

  故,只是略微打量完苏阳之后,寒帝收回没有任何感情的目光,而是微微看了一眼正处于喧嚣中的战场。

  一眼!

  仅仅不过是一眼,天地冻结,万物冰封。

  那一只只正处于战斗状态下的恐狼,乃至觉察到什么,正准备撤离逃走的恐狼王,无一幸免,全部在这一刻冰封冻结,化作一个个冰雕,全部都冻结凝固在大地之上。

  惊~!

  亲眼见证这一幕的苏阳,脸色微微多了几分变化。

  皆因,苏阳在一瞬间就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寒帝根本没有动用什么神性力量,也没有施展神话形态。

  这一刻,寒帝所做的,不过是像呼吸一样平常的事情,凭借一个念头,就成功的冰封一切来犯之敌。

  一切,就是如此的自然,自然到没有把一切放在眼里,包括苏阳在内。

  而且在做完这一切之后,寒帝就平静的转过身去,如同散开的冰雾,转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是如此的干脆,又是如此的自然,仿佛它不过是来履行一下职责,做完了就可以走了,至于雪族如何,族人又是否需要安慰,都跟它不存在任何的关系。

  就这样,寒帝悄悄的来,用一个念头,冻结所有的恐狼,又悄悄的离去,轻轻松松,自然而然的化解了雪族目前正在遭受的危机。

  可对于雪族来说,这已经足够了,它们也习惯了。

  皆因,雪族只需要知道它们的王来了、来过,以一己之力化解了雪族的危机,继续守护者他们,便已足矣。

  故,完全不觉得王那里存在问题,又有什么不对。

  反正,雪族觉得,它们的王就是这样,也就应该这样,没毛病。

  因此,无论寒帝做了什么,又或者没做什么,雪族从始至终都一点都不在意,只是在化解危机之后,发出一声声喜悦的欢呼声,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很快就恢复平静,恢复往常。

  只有那两位雪族的半神,向着王离去的方向轻轻行礼,然后就开始下达命令,打扫战场,让一切都回归往昔的平静。

  同时,在安排雪族的事情之余,两位雪族的半神还不忘寻上苏阳,表示一下感谢。

  可是,两位雪族半神突然发现,苏阳竟然不见了,好似从来都没有来过,唯有他留下的战斗过后的痕迹,仿佛在无声的诉说着什么。

  顿时,两位雪族半神心头升起几分明悟,似乎已经猜到苏阳的来意,望一眼王消失的方向,流露出几分若有所思之色。

  没错,一切都如二位雪族半神猜测中那般,苏阳并非是做好事不留名,在帮助完雪族之后,就这么大公无私的离去。

  实际上,苏阳此行前往雪族的目的,就是想要和寒帝谈一谈。

  现在,寒帝来了,又走了,苏阳岂会如此轻易的错过?

  几乎是在寒帝来去匆匆,忽然消失之后,苏阳也一并随着寒帝一起消失,显然是追寒帝去了。

  就这样,大约一炷香的时间过去。

  于风雪交加,严寒彻骨,冰封三尺的雪原之间,寒帝平静的踏步行走,每一步都有风雪相伴,仿若冰封雪原这常年不息的无尽风雪本就是它引来一般,它心之所在,便是寒流涌动之处。

  故,于风雪严寒之中行走,风雪不会成为寒帝的任何阻力,反而主动配合着寒帝激烈的涌动着,一步百丈,翻山穿岳于旦夕之间。

  而就在这时候,寒帝身后传来滚滚雷声,无数闪电撕裂风雪,散发着升腾的高温,升腾着氤氲般的热浪,只用数个呼吸、几个眨眼的时间,就大步踏至寒帝身旁,方才微做收敛,显露一位笼罩在特殊的玄衣黑甲中的修长身影。

  嗡~!

  面甲缓缓打开,猩红色泽,仿佛能够滴出鲜血一般的红发微微飘荡在全封闭的透明防护层之中,只见一抹邪逸的微笑从苏阳的嘴角化开,轻松说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貌似,寒帝你不太愿意把苏某人当做朋友啊!”

  寒帝扫了一眼身边仿佛高温火炉一般燃烧的苏阳,没有任何理会的意思,收回目光,就准备加速,欲甩掉苏阳。

  可似乎早就防着寒帝这么做,对方加速,苏阳也跟着提速,脚踏雷霆,一路热浪滚滚,硬生生破开满天风雪,从容不迫的跟在寒帝身边,脸上始终挂着邪逸的微笑,摆出一副无赖的模样,如牛皮糖一般黏在寒帝的身边。

  眼见甩不掉苏阳,始终没有任何表情的寒帝,突然说动手就动手,一个冷冽彻骨的眼神望向苏阳,恐怖的低温开始在苏阳四周浮现,冻结了苏阳周身升腾的热气,冻结了苏阳的雷霆,瞬间把苏阳给冻成一副冰雕,在惯性的带动下摔倒在雪地之中。

  之后,寒帝收回目光,依然如故,仿佛任何事情都无法引起它情绪上的波动,依然按照着自己的节奏,一步百丈,风雪相随,冷冷的赶着路。

  可就在这时候,苏阳的声音再一次出现在寒帝身侧,大呼小叫道:“哇塞,真的好冷啊!刚刚那一瞬间,我感觉自己都快要死了。”

  寒帝神情依然没有任何变化,目光淡淡的扫了一眼脸上还挂着冰霜,但正在以某种方式剧烈融化,氤氲在升腾着,更加惊人的热浪正在从苏阳体内激发出来,隐隐约约能够感觉到天威一般的雷鸣声响彻。

  这一刻,寒帝已经明白,苏阳可不是什么随随便便就能够掐死的小蚂蚁,它的近乎于绝对零度的寒意,于苏阳似乎无用。

  于是乎,这时候寒帝才真正把苏阳当成同等的存在,缓缓开口说道:“你,不如我!”

  莫名其妙的一句话从寒帝口中说出,寒意更盛,连温度都仿佛消失,无限接近于零,能够把万物彻底冻结。

  且不说别的,苏阳身上再次爬满了冰霜,湛蓝色的寒流即将把苏阳再次吞噬。

  好在,苏阳早就防着这一点,雷霆一放,雷声滚滚,震碎了四周的彻骨寒意,融化了覆盖而上的湛蓝色寒流,于血色雷霆缠身之下,无限接近于绝对零度的寒冷也被驱散。

  尔后,苏阳才对寒帝莫名其妙的一句话,邪笑着回应道:“是,我不如你,但是你也杀不死我。对吗?”

  寒帝扫了一眼苏阳,淡淡说道:“是对你亵渎神明的力量,无比自信吗?”

  亵渎神明的力量?

  苏阳微微愣了一下,随即就想到了什么,眼中多了几分耐人寻味的思考,似乎在确认一些什么。

  寒帝一眼就看出苏阳并不知道自己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依然冷冰冰的说道:“也是,现在的半神都是黑暗降临之后的存在。”

  闻言,苏阳抬头望向寒帝,笑着说道:“我虽然是在这大黑暗时代修炼有成,但并非来自传统的诸天世界亿万种族。”

  寒帝开口说道:“看出来了,亿万种族虽多,我却能知大半。”

  是的,寒帝并没有吹嘘,因为它不仅仅只是修为高深,并且还活的够久,在诸天世界最鼎盛时期就已经出生,历经整个神子之争,算起来还算是熵神之子“极”的舅舅。

  故,当今这个大黑暗时代,大多数半神都是黑暗时代降临之后才诞生的半神,亦或者说是诸天世界末期成就的半神,比起寒帝来说自然年轻的太多了。

  因此,千万别被寒帝俊美年轻的容貌所欺骗,它可是一个实实在在活了数十亿载的老怪物,不知道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

  且不说别的,恐怕如今这个大黑暗时代,明面上也就只有天魔王、神座之右、普罗托斯、海神兽始祖比寒帝活的更久,暗地里就有些不太清楚了。

  毕竟,还有像树族始祖“元”这样隐匿不出的半神,它明显知道的更多,一直在默默的积蓄着什么,等待着什么。

  而诸如此类的存在,如寒帝、海神兽始祖、树族始祖,它们虽然知道的秘辛未必比天魔王、神座之右、普罗托斯更多,但也绝对不会少。

  那么,从寒帝身上,苏阳又能够探听到一点什么呢?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