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苍穹九变

2603.第2599章 门后光景

    第2599章 门后光景

    男儿膝下有黄金,上不跪天,下不跪地,只跪拜自己的父母。

    而师徒如父子,面对如山一般的师恩,等同于父母。

    所以在感觉到恩师天雷至尊的气息以后,苏阳不见丝毫的迟疑,满怀着愧疚和自责的心情,几步向前,站在玉门前,腿一弯,双膝就重重的砸在玉门前的石板上,并重重的叩下,脑袋砸地,没有一丝一毫的含糊。

    但玉门后面没有任何的反应,自然使这气氛在一瞬间变的特别沉重,透着几分压抑,仿佛静止一般,让人快要窒息。

    良久后,玉门仍然没有打开的意思,到是大师兄潜雷长长的叹息一声,道:“一个月,一个月之后,若是师尊还不愿意见你,请你立刻离开大天雷域,否则别怪为兄无情。”

    说完,大师兄潜雷微微一甩袖子,转身毫不犹豫的离去。

    而一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转瞬间就过去了,苏阳一直一动未动,跪在玉门之前,等待恩师的谅解,希望能够打动他。

    可是整整一个月的时间过去,玉门没有任何打开的迹象,仿佛一道天堑,隔绝师徒二人见面的可能性。

    同时,大师兄潜雷走的时候,已经明确的表示,只给苏阳一个月的时间。

    所以一个月的时间刚到,大师兄潜雷就冷着脸出现,长叹一声:“你走吧,看来师尊不愿意见你。”

    苏阳仍是一动未动,对于大师兄潜雷的话,充耳不闻。

    大师兄潜雷也不含糊,双手一抹,雷霆滚滚,转瞬间化成一道雷电组成的长鞭,圈在手中,指着苏阳说道:“再问你一边,走不走?再不走,休怪我无情。”

    苏阳还是一动未动,跪在玉门前,仿佛一尊雕塑。

    噼~!

    大师兄潜雷脸上闪过一丝恼怒,暴喝一声,雷鞭一扬,就当空抽了出去,炙热的雷劲呼啸而过,狠狠的抽在苏阳的后背之上。

    本就破裂的衣衫,这一次干脆当场炸的粉碎,露出苏阳赤裸的上身,背后有一道清晰无比的鞭痕,血肉翻开,鲜血淋淋。

    更重要的是,当年天雷至尊传位于大师兄潜雷,同样也把自己的雷霆大道一并传授了。因此大师兄潜雷的修为,可是实打实的至尊境,未必比苏阳弱多少。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硬生生承受一鞭,换做常人,早就被打死了。

    即便是苏阳,也痛得咧了咧嘴,真的很疼。

    尤其是苏阳这时候没有运功抵挡的情况下,这一鞭造成的伤害,也是实打实的狠。

    然,更狠的还在后面。

    仿佛铁了心一点情面都不讲,大师兄潜雷抬手挥鞭,一鞭一鞭的狠狠抽打向苏阳,几乎每一鞭都带起一捧血花,每一鞭都皮开肉绽,更在雷电的灼烧下,散发出一股焦糊味。

    短短时间里,大师兄潜雷就抽打了一百多鞭,几乎把苏阳整个上半身都抽的血肉模糊,鲜血染红了地板,汇聚成一片血洼。

    可苏阳也是硬气,明明伤的如此痛苦,却硬是一声惨叫都没有,死死的咬着牙,瞪着一双眼睛,默默的忍受着、承受着。

    终于,大师兄潜雷也抽的很是手酸,稍稍的停了一下,瞪着眼怒道:“我再说一遍,立刻给我滚,否则我打到你死为止。”

    苏阳能够感觉到大师兄潜雷的决心,默默的,还是跪在玉门之前,血泊之中,始终一动不动,也在表示着自己赎罪的决心。

    “好,你既然找死,那我成全你便是!”大师兄潜雷暴喝一声,手中的雷电长鞭,瞬息间便是雷声大震,暴躁的好似一条雷霆巨蟒,凭空一挥,以更加霸烈的方式抽向苏阳。

    危险!

    若说前面的一百多鞭,大师兄潜雷还念及旧情,没有下死手。

    可是现在这一鞭,大师兄潜雷真的是一点留情的意思都没有,把自己苦修的潜雷之劲都运用上了,搭配现在自己至尊级的修为,若是这一鞭真的打实了,绝对能把苏阳给打死。

    说时迟,那时快!

    眼看这一鞭就要狠狠的抽在苏阳的身上,忽然玉门内响起一声雷鸣,暴喝:“住手!!!”

    轰~!

    大道雷音滚滚不休,磅礴的雷威压倒性的扑面而来,正在挥鞭的大师兄潜雷,脸色当场就是一变,赶紧手腕一抖,雷电长鞭立刻歪了那么几分,啪的一声抽在玉门前的石板之上。

    砰~!

    虽然没有命中苏阳,但这一鞭抽打的位置也极近,混淆着恐怖的雷威炸裂,石板当场就是湮碎,散落的雷劲弥漫开来,有几道落在苏阳的身上,当场就是几道焦痕浮现。

    但这时候苏阳和大师兄潜雷谁都没有在意这些,纷纷抬头,期盼的望着玉门,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潜儿,你且回去吧,我跟小六好好谈一谈。”玉门内传出天雷至尊中气十足的声音,每一个都像一道惊雷,炸得人神魂都要颤抖。

    “是,师尊!”大师兄潜雷虽然现在已经贵为至尊,可是对于天雷至尊,依然尊敬,不敢有丝毫的违逆,干脆的收起电鞭,应了一声,转身便走。

    “大师兄!”可是在这时候,苏阳抬头唤了一声,并回头灿烂一笑,嘴角还挂着血痕,擦都未擦,就开心的说道:“谢谢,你果然最疼小六!”

    大师兄潜雷脚步顿了一下,撇着嘴说道:“少来,最疼你的还是师尊,有时候我们几个做哥哥姐姐的,都羡慕嫉妒的很。”

    最后一个字落下,大师兄潜雷已经不见了踪影,而他那些话,又是什么意思呢?

    而苏阳好像读懂了大师兄潜雷表达的意思,嘿嘿笑了一声,就再次转头凝望着玉门,仿佛在等待着,又期待着什么。

    就在这时候,玉门轻轻一颤,在封闭了近万年之久以后,再一次缓缓敞开。

    苏阳这时候显得有些迫不及待,不等石门完全敞开,就直接化作一道雷光,一口气冲入玉门内,焦急的连身上的伤都不管不顾。

    玉门之后,是一个充斥着黑暗的空间,似乎只有在玉门打开的时候,才会有一道光,偷偷的照了进来,却照不太远,就被无穷的黑暗吞没。

    可是这里虽然是一个黑暗空间,但并不让人觉得恐惧,因为一道道雷光,时闪时现,仿佛随时都能够撕破这无穷的黑暗,带来光明。

    就是在这时而闪现的雷光之中,苏阳看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一动不动的枯坐在那里,正是天雷至尊。

    时隔万年之久以后,再次看到恩师,苏阳还未来得及激动,眼泪却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

    苏阳之所以哭,实乃天雷至尊现在的模样,都仿若一具干尸,皮包着骨头,看不到一点点脂肪,瘦的让人心酸。

    如此模样,天雷至尊到底怎么了?

    苏阳其实心里面十分清楚,天雷至尊是在惩罚自己,万年来不吃不喝,枯坐着,又好似在等待着什么。

    而正常情况下,即便是至尊境,这般模样也要伤及根基,元气大伤。

    所以苏阳才会判断天雷至尊在用这种方法惩罚自己,至于因为什么原因,其实大家心里面都已经明白了。

    “师尊,小六回来了!”苏阳颤抖着几步向前,来到天雷至尊的身边,噗通一声,就重新跪下,重重的叩了下去。

    天雷至尊长叹一声,微微抬手,颤抖着声音说道:“过来,让为师好好看看!”

    苏阳微微抬起身来,向前凑过去一点。

    也正是因为凑过去这一点,苏阳突然看到了什么,当场大吃一惊,颤抖道:“师尊,你的眼睛!!!”

    天雷至尊没有回答,但实际上答案已经非常明显,他那一双眼睛,是自己刺瞎的。

    至于天雷至尊为什么要刺瞎自己的双眼,答案还是无需多说,苏阳心里面十分明白,这又是天雷至尊对自己的一个惩罚,惩罚自己瞎了一双眼睛。

    一时间,苏阳心里面更加难受和复杂,还有自责。

    但天雷至尊好像非常开心,缓缓抬起手,抚摸着苏阳的脸,片刻后才说道:“果然和小六长得不一样,那么你到底是谁?苏阳?还是惊蛰。”

    苏阳哽咽着说道:“我是苏阳,但在你面前,永远都是惊蛰,你的小六。”

    天雷至尊感慨一声:“是啊,你是小六,虽然模样变了,但是你给我的感觉,还是跟以前一模一样,与那个家伙完全不同。”

    苏阳闻言更加自责的说道:“师尊,对不起,我欺骗了你!”

    天雷至尊温和的笑着说道:“没关系,近万载了,我想着想着,也就想通了。更何况,老刀那家伙亲自来过一趟,把该告诉我的事情,都告诉我了。”

    天刀道尊来过这里?

    苏阳当场就是微微一愣,可是刚刚为什么几位师兄师姐却没有告知。

    很显然,天刀道尊来这里,应该是偷偷摸摸的来,只是与天雷至尊偷偷见上一面,然后双方就此交谈了一些什么。

    不出意外,他们谈论的核心,就是苏阳。

    不过就算是天刀道尊已经帮苏阳解释过了,而苏阳自己也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至少把前因后果都给天雷至尊说清楚,这一次不打算有丝毫的隐瞒。

    于是乎,苏阳开始自顾自的说起来,把自己如何离开囚笼世界,又如何受了严重道伤,又如何隐藏在大天雷域,都统统告知天雷至尊。

    末了,苏阳惴惴不安的说道:“师尊,我起先来大天雷域,只是想要了解一下三千域的修行方式,打下基础之后,便去寻找治疗道伤的办法。所以我绝无任何一点坑害大天雷域的心思,也是阴差阳错认了你为师。”

    “阴差阳错吗?”天雷至尊轻吟一声,微笑的面对着苏阳,似在询问。

    “不!”苏阳赶紧摇头说道:“起先确实没想到你会收我为徒,也存在着从你这里当做跳板,在三千域搏一个方便行走的名声。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在这里过的很开心,发自内心的尊敬你,也尊敬着几位师兄师姐。”

    天雷至尊缓缓点头,说道:“我相信你,但是以后呢?”

    以后?

    闻言,苏阳先是一愣,随即便陷入沉默之中。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