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苍穹九变

2550.第2546章 极北

    第2546章 极北

    小天域,清微山,镜湖之旁!

    这里仿佛万年来从未有过什么变化,仿佛与自然完美融合在一起,好似画中仙人一般的玉清天尊,静静的盘坐在湖边,一根鱼竿垂于湖中,整整百日都一动没有动过。

    没人会来冒然打扰玉清天尊,即便是发生了天大的事情,也不会有人轻易的打扰玉清天尊。

    唯有一个人是例外,那就是玉清天尊的新收的一位名叫“元始”的弟子。

    也不知道这位名叫“元始”的弟子究竟何德何能,自收为弟子以后,玉清天尊就对他十分的疼爱,专门留在身边,细心调教了三千年,才放他外出历练。

    而这位名叫“元始”的弟子,也没有让玉清天尊失望,三千年的时间就修成了道尊境,打破了大天道三千域之界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成绩,刷新了记录。

    之后,这位名叫“元始”的弟子,代表着窃道偷天之贼,在外征战不休,屡创佳绩,让人不得不感慨一句,果然非凡,难怪会被玉清天尊如此看重。

    不过自“元始”修行有成以后,因为代表窃道偷天之贼连年在外征战的原因,他也是很久没有回来拜见玉清天尊。

    以至于这么多年过后,清微山巅的镜湖,还是记忆中那么的宁静和平静。

    可是就在今天,一向平静的镜湖,此刻不再平静。

    一道道惊涛骇浪,开始在无风无波的镜湖之中涌动,很快就化作一个阶段的漩涡,绞碎一切,绞死了镜湖之中的无数生灵。

    鲜血弥漫,干净清澈的镜湖,化作了一片血湖,宛若一滴血泪滴在里面。

    奇怪,镜湖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巨大的变故?

    不是变故,是因为一个人,一个代表着大天道三千域之界最强的人之一:玉清天尊。

    有人说过,镜湖是玉清天尊的心湖,玉清天尊只要有任何一丝心灵上的波动,镜湖都会立刻显现出来。

    可是很快就有人提出质疑,因为镜湖从来没有过任何波动,始终如一面镜子。

    所以那所谓的谣言,根本就不存在。

    不,存在!

    镜湖虽然不代表玉清天尊的心境,可是因为玉清天尊常年在这里垂钓的原因,镜湖已经不知不觉中沾染了玉清天尊的气息。

    当然,更重要的是,玉清天尊这个层次的存在,早就已经能够完美的控制住自己的情感和思想,一般情况下是根本不可能出现什么多余的感情波动。

    可是一旦玉清天尊的心不再平静,那么就会出现大事情,并且对四周的环境产生影响。

    就比如说此刻,出现变故的不是心湖,乃是玉清天尊。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道道泪痕出现在玉清天尊的脸颊之上,他那双充满了智慧的眼眸之中,拥有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痛苦和哀伤,仿佛失去了什么最珍贵的东西。

    在这种悲伤之下,玉清天尊甚至无法控制住自身的气息,终于显露出无比惊人和恐怖的一幕,影响到了镜湖。

    也正是这一缕气息的影响,镜湖大乱,无数生灵陪葬。

    同时,整个小天域都变了天,乌云压顶,恶风阵阵,好似末日降临一般,让整个小天域都陷入一片浑浊和混乱之中。

    发生了什么!

    无数居住在小天域之中的修真者,纷纷震惊无比的抬头望去,望向小天域中心位置的清微山之巅,似乎感觉到那里蕴含的无边愤怒。

    可就在许多人以为出了什么大事,急急忙忙的就要赶去清微山的时候。

    突然,云卷云散,乌云化开,仿佛先前经历的一幕幕,都不过是一个假象,小天域再一次回归平静,竟再也没有任何一丁点多余的波澜。

    怎么回事?

    小天域之中的无数修真者脸色再一次大变,并没有因为小天域恢复了平静,而产生什么心安的情绪。

    皆因,感应不到了!

    那尊常年端坐在清微山巅,对于窃道偷天之贼们来说,宛若定海神针一般的玉清天尊,竟然突然没有了气息,直接消失的无影无踪。

    慌了!

    窃道偷天之贼们彻底的慌了!

    因为对于窃道偷天之贼们来说,可以没有小天域,可以没有居身之所,但绝对不能没有玉清天尊,那么窃道偷天之贼们将彻底的名存实亡,彻底变成了历史。

    那么,刚刚清微山巅究竟发生了什么?玉清天尊又到那里去了呢?

    就在混沌迷雾笼罩的大墟空间边缘,与三千域的交界处,玉清天尊的真身突然降临,他负手而立,神色严肃,眼底深处仍然透着无边无际的悲伤,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等待并没有多久,几乎在玉清天尊刚刚降临此地,就有三道意识,也出现在这里。

    玉清天尊刚一感应到这三道意识,就立刻白眉一挑,冷声喝道:“乾坤、无量、轮回!事到如今,连面都不敢露一下吗?”

    能够与玉清天尊平等对话的存在,只有三大主宰了。

    但三大主宰的真身并没有降临,并没有因为玉清天尊的质问,给予一些什么表示,只是有一个声音,散发着无比的哀伤,沉痛道:“二哥,还是死了啊!”

    紧接着,有一个声音响起,轻哼道:“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他装死已经不知道多少亿年,谁知道这一次是真死,还是假死?”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谁都能够感觉到,这个声音之中蕴含的悲伤。

    所以玉清天尊并没有指责他,只是低声呢喃道:“是真死了,就和当初的大哥和小妹一般,当他们消散这片天地的时候,我们的心,是痛的。”

    在玉清天尊话音落下的一刹那,又一个声音毫不留情的指责道:“玉清,少在这里惺惺作态,这不过是我们同根生,产生的一种特殊反应,凭借你做过的事情,怎么可能会为二哥的死,真正的伤心?”

    玉清天尊的眼神明明是伤心的,可是脸上却浮现出几分狰狞的冷冽,森然道:“没错,二哥的死,我之所以伤心,是因为我们同根同源的原因。所以我找你们,根本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二哥的死,乃是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

    “没错!”第一个开口的那个声音,这时候无比冷静的回应玉清天尊,喝道:“我们是先天之灵,除非我们愿意,否则我们不会死。所以我们必须查清楚,究竟二哥是怎么死的,是人为的,还是他自愿的。”

    另一个声音无比的冷冽的说道:“没错,若是人为的,那么这件事可就真的严重了。这将预示着,有人找到了能够杀死我们的办法,我们将面临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

    这时候,玉清天尊狰狞一笑,开口说道:“其实,杀死我们的办法,早就已经有了,不是吗?”

    三大主宰集体陷入沉默,因为这一切就如玉清天尊所说的一般无二,这世间还存在着一种杀死先天之灵的办法。

    而这个办法,已经经过印证,与最小的先天之灵厚土的死,有着莫大的干系。

    当然,这仍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种能够杀死先天之灵的力量,就掌握在第二位先天之灵自在的手中。

    也就是说,若是有人成功杀了第二位先天之灵自在,又有人得到杀死先天之灵的力量,那么对于三大主宰和三清天尊来说,将会是一个前所未有大危机,绝对能够威胁和动摇到他们的地位和生命。

    所以在短暂的沉默过后,还是玉清天尊率先打破沉默,严肃无比的说道:“这些年来,无论是我们,还是你们,都一直在寻找二哥的下落。万幸的是,虽然一直找不到二哥藏在那里,但也没有见他出来惹麻烦,所以一切都还相对比较和平。可是现在二哥死了,能够杀死我们的力量落入他人的手中,这究竟代表着什么意义,已经不需要我多说了吧?”

    三大主宰几乎没有任何一丁点迟疑,同时断喝一声:“查!无论如何都要查清楚,究竟是谁杀死了二哥!”

    玉清天尊也缓缓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就暂时约束一下各自的手下,你在你的地盘上查,我在我的地盘上查,一有消息,立刻互通有无!”

    三大主宰略作沉默,便点头应下了。

    尔后,没过多久,大天道三千域之界发生了一件大事,三大主宰和玉清天尊同时下达命令,三千域修行者和窃道偷天之贼的修真者们暂时停战,不经允许,禁止动手。

    许多人都对三大主宰和玉清天尊下达的命令感觉十分不解,不过打了几千年,双方也是疲惫了,暂时休战也好,双方都可以休息休息。

    但是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对于普通的修士来说,确实可以休息一下了。

    可是对于一部分特殊的修士们来说,他们现在完全没有任何休息的机会,尤其是一些极其擅长卜算之道的修士和修真者们,都各自被三大主宰和玉清天尊召集起来,由他们亲自率领,在卜算一些什么。

    然,无论如何卜算,一切都像是迷雾般,找不到任何结果,反而因此累死不少人。

    甚至,就连最精通卜算之道的玉清天尊,也未能找到什么结果,只能冥冥之中感应到,那个与第二位先天之灵自在的生死,存在着莫大干系的人,似乎来自极北之地。

    极北!极北?极北!极北那里又有什么呢?

    极寒北域!

    突然间,玉清天尊好似想到了什么,目光深邃的抬头望向北方,没有比他更清楚,极寒北域究竟拥有什么了。

    那就是——囚笼世界!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