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4.第1974章

    第1974章

    南关岭军营是金州地峡防线后方规模最大的一处驻军营地,驻守金州地峡的部队有大约三分之二都是以这里作为轮换驻地。不打仗的时候,防线上部署的部队基本上是十到十五天进行一次轮替,替换下来的部队便会回到南关岭营地休整。

    不过南关岭军营离金州地峡防线的距离并不算很近,实际上两地间还相隔了大约十来里地。所以这里不但是金州驻军的主要营地,也是向地峡防线提供各种军用物资的后勤中心。各类武器弹药、被服帐篷、食物药材等等,都是从这里分发运往地峡防线上各处据点的军需处,然后再分配到连排一级的一线部队。

    而南关岭这里其实还有一个不太被外界所关注的职能,便是承担着伤亡军人的医治救护和后事处理任务。金州地区最大的一处战地医院,便设在南关岭军营的旁边,从前线退下来的伤兵和收敛的战死士兵遗体,基本上都是由这里接收处理。

    陈一鑫赶到南关岭之后,径直便去了战地医院,在这里他看到了军医从战死士兵身上取出的七八颗弹丸。

    “我们目前搜集到的弹丸就只有这些,通过简单的比对,我们发现这些弹丸的口径和重量几乎都是一致的,这显然是遵循了一定的生产标准,而以前清军军中装备的火枪大多标准不一,没有统一的制式。最重要的是,我们与以前搜集到的清军火枪子弹做了对比,没有找到相同的子弹,这也就是说我们这次发现的极有可能是清军刚刚开始列装的新武器。”

    负责为陈一鑫说明情况的是军情局的中尉情报官韦林,三亚陆军学院情报专业的首批毕业学员之一,调来辽东之前曾在多处海外统治区任职,并且参加过多次战斗,也是目前军情局在重点培养的对象。遇袭的巡逻小队撤下来之后,他很快就发现了战报中的疑点,然后组织了后续的调查工作,并将这个不寻常的状况立刻通知了后方。

    陈一鑫拿起那几颗小小的弹丸看了看,然后对韦林吩咐道:“尽快把样品送回南方,在更大范围内作比对。”

    陈一鑫对此比较慎重,因为他并不认为清国有足够的技术实力去研发和制造新式武器,哪怕皇太极手底下有一些掌握了火器制造技术的匠人,其水平也还远远达不到量产制式武器的高度。

    除非,是清国通过某种特殊渠道获得了相关的技术和生产设备,或是直接用钱买到了现成的装备。说白了陈一鑫就是认为这种突如其来的武器性能提升不是来自于清国本身的能力,而是有可能来自于外部提供。

    至于相关的战术,从1635年开始,清军与海汉交手的经历已经多不胜数,对于火枪兵的基本战术,就算清军再怎么蠢,拿人命交了那么多学费之后,看也应该看会了一大半。虽然在正面战场上仍然奈何不得海汉军,但如果有性能相当的武器,清军要想效仿海汉的火枪兵战术,学个五六分相似倒也不难。

    清军在武器方面一直处于劣势,不用说肯定想方设法在克服这个难关。陈一鑫既然认定对手没有足够的技术水平自行制造燧发步枪,那就有必要找一找源头了。虽然暂时还没有切实的证据,但他倾向于认为清国应该是通过某种渠道获得了成批的制式武器。所以他希望通过弹丸对比,来找出这些步枪的真正制造者。

    知道这些步枪从何而来之后,才能设法去切断其输入清国的渠道。不过要将这些子弹送回南方作进一步的检验,那也不是十天半个月就能完成的事,所以在此之前,金州驻军大概还得对近期的巡逻安排作出调整,以免再给对手发动这种偷袭的机会。

    陈一鑫在听完韦林的调查报告之后,便动身去探望了那五名侥幸逃出生天的巡逻兵,顺便听取一下当事人的描述。

    “当时的枪声非常密集,小人能听到子弹从耳边飞过去的嗖嗖声,王二柱回头看了一眼,就中弹摔下马了……”

    “敌人全部藏身在林子里,从外边看不到他们有多少人多少枪,但队长当时便下令立刻撤离……唉!只可惜队长没能跟我们一起撤回来……”

    “小人在地峡防线待了大半年了,从未见过清军有如此火力,这次可真是见鬼了……”

    每个人的说法都带有自己的立场,但他们共同的看法便是清军在此次突袭中表现出来的火力强度,应该是远远超乎了他们的认知。其中一名原属东江镇的骑兵,更是认为这样的火力至少能与明军的火器部队一较高下了。

    在与幸存者们进行了一番交谈之后,陈一鑫回到南关岭军营,并立刻召集了此时在营中的数名高级军官开会商议对策。

    “关于这次巡逻队遇袭的具体交战细节和其中的疑点,请韦林中尉给各位说明一下。”陈一鑫知道这些军官大多还不太清楚为何自己会为这次小规模冲突赶到前线,还要特地召开这么一个紧急会议商量对策,所以他干脆把韦林带过来,让他将其中的关键之处告诉这些军官。

    在韦林说明情况之后,陈一鑫补充道:“关于清军的武器问题,目前还没有进一步的证据来证明他们开始大规模列装火枪,所以各位也暂时不要把未经证实的消息向你们的下级散布出去。但出于谨慎考虑,对现有的巡逻安排必须立刻做出调整,特别是巡逻路线,要与树林、山坡、堡垒等有掩体的地区保持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不能过于接近!”

    在此事发生之前,海汉军的巡逻队在执行巡逻任务时不乏会有一些带有挑衅性质的动作,比如故意接近敌军控制的地区,引诱敌军主动出击,然后利用武器优势在敌军尚未接近时进行射杀,开完一轮枪之后不管战果如何都立刻撤离。这样做虽然不见得每次都能给清军造成有效杀伤,但一个月下来多多少少也能刷几十个人头,以至于到现在清军对海汉巡逻队的挑衅学会了无视,让巡逻队要取得战绩的难度进一步加大了。

    在这种情况下,会有一些巡逻队胆子越发变大,去到离敌军控制区更近的地方活动。这次遇袭的巡逻队,实际上已经比预定的巡逻路线偏北了将近了一里地,一只脚已经踏在了清国的控制区内。而这个大胆的动作也被清军抓到机会,实施了一次让海汉军意想不到的突袭。

    在一场武装冲突中折损十人,这还是金州驻军在今年伤亡数目最大的一次作战行动。带队的队长、队副无疑都要对此负责,不过他们都未能活着返回海汉控制区,所以这个责任也就不宜再追究到具体的人头上了。倒是相应的后事处理和抚恤金发放,陈一鑫特地叮嘱了几句,要尽快安排到位。

    军官们对于此事倒是没有显得太紧张,因为他们知道即便清军装备了一定数量的制式火枪,也很难与海汉军在正面战场上对抗,这不单单是交战双方在火枪性能和相关战术方面的差距,更重要的是海汉依托地峡防线所构筑的防御体系十分牢固,就算清军愿意拿人命来填也未必有用——这一点在今年清军攻打大同江基地的时候已经得到了再一次的证明。

    相较于匆忙投入使用的大同江基地,海汉军经营金州地峡防线的时间更长,构筑的防御工事更为牢靠,战备措施也更为完善。如果清军觉得有新武器了就可以来挑战这条防线,那驻军部队也不介意给他们上一课,让他们明白双方战斗力所存在的鸿沟并不是那么容易跨越。

    当然了,最能让军官们感到安心的,还是部署在地线防线上的众多火炮。目前光是拥有固定炮台的150mm以上口径的重型火炮,在防线上就拥有二十余门,加上可以灵活部署的各种小口径火炮和陆军野战炮,海汉军在很短时间内就能将上百门火炮部署到地峡防线上。拥有这样强大的火力输出,清军即便是发动万人规模的战役,也很难突破海汉构筑的火力网。

    必要的时候,海汉军甚至还能出动海军战船,在近岸处充当移动炮台,掩护防线两端的海岸薄弱地带,或是通过海上向敌后投放部队攻其不备。所以即便清军有了新装备,但想要通过作战来改变金州半岛上的局势还是不太可能的。

    事实上军官们甚至隐隐有点期待清军接下来能有所动作,毕竟这地方在前两年可是让众多驻守此地的军人争得了耀眼的军功。而他们中的大部分人从其他地方换防到金州前线之后,还没有在这里真正打上一场大战,全都只是些百十来人规模的小打小闹。这与他们来金州拿战功的初衷,还是很有些出入,有一些巡逻队会在执行任务时故意挑衅清军,也未尝没有来自于上司的默许甚至鼓动。

    要是不打仗,军功从何而来?大伙儿千里迢迢来到这苦寒之地,难不成混完两年驻防期就悄无声息地离开?对于有抱负的军官来说,到辽东来的目的就是要与清军作战,通过打击敌人来获得军功,为自己今后的晋升争取更多的资本。但如果两军就这么一直对峙下去又不开打,那他们就无从展现自己的能力,也没有机会去为自己争取梦寐以求的军功。

    但陈一鑫在军中带了这么些年兵,自然也知道这些军官肚子里的小九九,只是陈一鑫所担心的事情,他手底下的这些人却未必真正明白。而略微知道其中利害关系的,可能也只有军情局的韦林了。

    陈一鑫所担心的不是清军的装备,而是谁让清军拥有了这些装备。不管是买也好造也好,他认为一定是有外部势力的介入,才会让清军有了启用武器的机会。

    大明显然不会做这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蠢事,清军至今仍是每年南下叩关,掠夺大明边境地区的物产和人口,这可比海汉与清国之间的矛盾要大多了。要是想通过给清军提供武器来遏制海汉在辽东的发展,那无异于引狼入室了,大明高层应该不会糊涂到轻重不分的程度。

    朝鲜自是不必多说,一没有这样的能力,二也没这心思。毕竟今年才刚跟清国打完一场大战,朝鲜这时候巴不得能把海汉这条大腿抱得越紧越好,又怎可能背着海汉去跟清国苟且。何况海汉提供给朝鲜的旧式火枪都是按其筹备的新军规模提供的,为便于军中管理,每支枪还专门在枪身上打了钢印,这种枪要是流失到别国又被海汉抓到把柄,那事情可就大了。

    至于远在清国北方的罗刹国,陈一鑫对其情况不是很了解,但他知道原本历史上清国与罗刹国可是在边境地区打过几场,照理说关系应该不会太融洽才对。

    如果不是与其接壤的国家向其提供了新式武器,那这事就更复杂了。站在海汉的立场,陈一鑫当然不会希望有域外的其他势力介入到辽东战局当中。因为无论是哪一方做了这件事,其真正目的肯定都不是帮助清国,而是要借此来牵制和打击海汉——因为唯有海汉,才是清国现在凭借刀弓战马完全无法战胜的对手。

    这种会涉及到国际局势变化的隐情,在座的军官们很难想到,即便是韦林对清军新武器所存在的疑点进行了说明,他们所想的也只是这是否会给海汉军造成直接的威胁。如果陈一鑫就此作出详细说明,他们当中的一些人说不定还会认为陈一鑫想得太多,纯粹是在杞人忧天。

    陈一鑫当下所能做的,也就只是先对巡逻方式作出调整,并向军官们强调在此期间不可在地峡防线以北区域冒然采取行动。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