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4.第1964章

    第1964章

    李溰此时已经在黑土港待了六天时间,基本上把附近区域有参观价值的地点都去了一遍,甚至连处于勘探阶段的矿脉都没放过。这样的安排早就超出了之前所预定的行程,其实以他的看法,如果不打算在这里学习煤矿开采的相关技术,那这地方就没有必要再花更多时间待下去了。他更想早点回到海南岛继续之前中断的行程,去看一看号称海汉文教产业中心的儋州到底是怎样的一片风光。

    本来按照原本的预定行程,李溰在两天前就应该踏上返程了,但又因为天公不作美,海上的风浪较大,在白克思的建议下,李溰便在谢春的私人岛屿上又多盘桓了两日。虽然在岛上如同度假一般悠闲自在,但李溰还是惦记着自己的使命,眼见天气已经开始好转,李溰便主动向白克思提起了回程的安排。

    白克思何尝不想早日了结此间事务返回海南岛,但儋州那边的侦破抓捕工作据说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所以张新发来电报,希望黑土港这边能再延缓一两天的时间,待当地的抓捕行动结束之后,再安排李溰一行前往儋州。

    而李溰也决计想象不到,在他本人还待在下龙湾某个风景秀丽的小岛上的时候,却有一支船队打着他的名号抵达了儋州湾。不过由于官方对港口实施了严格的安全管制,所以普通民众无法到近处目睹这位朝鲜世子的风采。尽管官方很低调地没有对此做过多的宣传,但这毕竟是近期唯一一位造访儋州的外国政要,消息依然是在本地迅速传开了。

    当然也有一些人在此之前就已经得知了朝鲜世子来访的消息,比如提前两天拿到行程单的薛正。虽然薛正也没有办法进入被军队提前封锁的那片港区,但他还是特地带了两个手下去了港口附近,以确认的确是有重要人物抵达儋州港。

    薛正已经基本确定了要孤注一掷将胜负手赌在霍飞所建议的漾月村,但他也没有完全听信霍飞的一面之词,已派了人前往漾月村,确认当地的环境是否适合在夜间发动袭击行动。好在距离最后的行动还有足足两天多的准备时间,所以他打算今天先看看朝鲜人抵达儋州后的状况,稍晚一些会亲自赶去漾月村查看当地环境。

    薛正在港区外的官道边选了一处视野比较好的茶楼,要了一个二楼临窗的位置,从这个地方正好可以看到被暂时封闭的那片港区。在等待了大半个时辰之后,他看到了有几艘海汉制式的大帆船驶抵了码头,从外形看应该是与朝鲜人从三亚出发时所乘的帆船一样。不过因为距离太远,就算他拼命想看清更多的细节,却完全无能为力。

    其实薛正随身携带的物品中便有一具海汉所产的民用望远镜,这玩意儿因为在民间的保有量也不多,所以价格不菲,是薛正以前在黑市上用了近千元的高价才买到的宝贝。不过他此时不敢将这东西亮出来,因为说不得附近便有官府鹰犬,要是明目张胆地拿出望远镜来观察有重要人物的区域,很容易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又耐心地等待了约莫两炷香的时间之后,军方在港区连接官道的支路上设置的路障终于被值守的士兵搬开了,很快一支车队就出现在了薛正的视野中,清一色的黑色箱式马车,一共七辆,在外围还有骑兵护卫,这种安保档次显然是一等一的重要人物了。

    因为前方有骑兵开路,这支车队在进入官道之后畅行无阻,很快便通过了薛正所在的位置。而薛正也注意到随行骑兵中有数骑身着异族服饰,并非海汉士兵的行头,想来应该便是朝鲜世子所带的亲卫了。这至少证明了一点,霍飞提供给他的行程还算比较准确,接下来只要确认后续的参观地点也都与霍飞给的那份行程单的内容相符,那就可以放心安排最后一晚的行动了。

    薛正当然想象不到,包括霍飞给他的行程在内,他所看到的这一切竟然都是海汉官方安排的一出大戏而已。而如此劳师动众的目的就只有一个,便是要藏在暗处的薛正及其同伙尽数引出,在真正的朝鲜世子抵达儋州之前,彻底解决掉这个困扰海汉官方多日的隐患。

    如果不是得到了儋州地方官府的支持,张千智当然也无法调用如此之多的资源,不仅为此封闭了一片港区,甚至还专门调了几艘帆船来假扮朝鲜世子的船队,而接下来的两天还要让更多的本地机构参与到这场演出当中。

    薛正有了霍飞所提供的这份详细行程之后,即便当下很难见着正主露面,但要验证这些行程安排的真实性倒也不难,毕竟朝鲜世子会去到的地点,多半都会提前部署安保措施,很容易便能确认。

    当然除了验证行程之外,薛正也要借此机会尽可能大致了解到朝鲜世子的身边的安保水平。关于这一点,霍飞倒是免费向他提供了一点信息,朝鲜世子这次出行只带了四名贴身护卫,其余的安保措施统统都交给了海汉安排。而在最后一晚的行程中,海汉方面没有安排头面人物陪同朝鲜世子前往漾月村,所以当天晚上的安保力度肯定会较前两天有所减弱。

    虽然这算是一个好消息,但薛正依然不敢有任何托大,要说动武,他手下这批人的确有些本事,但也未必打得过这等重要人物的贴身护卫,终究还是要以多打少才够稳妥。所以他准备届时将这批手下全部部署到漾月村,以一击必杀为行动目标。

    薛正前脚离开茶楼,同在二楼的另一桌便有人起身跟了出去,还剩下两人继续端坐未动。其中一人开口问道:“你刚才可认清了?”

    另一人应声道:“禀大人,卑职看是看清了,不过当日那人脸上抹有煤灰作为掩饰,卑职只觉得面孔与刚才这商人依稀相似,身形倒是一致……若是能听到他讲话,大概就更有把握作出判断了!”

    问话的人是张千智,而回话的人便是他特地从昌化调来的目击者之一,当日在戊三工坊外与薛正有过对话的那名骑兵。张千智在昌化所画的疑犯肖像,也是根据此人的描述所作。但薛正在昌化扮作搬运工时本就有意对样貌进行了修饰装扮,因此就连目击者本人也不敢确认刚才那名商人与当日自己所见到的搬运工是同一个人。

    在薛正验证朝鲜世子行程的同时,张千智也在设法确认这便是在昌化扮作搬运工图谋不轨的同一头目。虽然霍飞声称他曾试探过此人,应该便是从昌化流窜而来,但张千智还是希望有更可靠的证据来确认这一点。

    当然若是不计后果,张千智也大可调兵包围客栈,抢在先把薛正一伙全部拿下,然后使用严刑拷问去确认这一点。但万一他的判断失误,在昌化动手的另有其人,或是薛正有其他同伙部署在这间客栈之外的地方,那就很可能会打草惊蛇,再想将其一网打尽就难了。

    所以尽管目前已经基本掌握了薛正一伙的动向,并且通过霍飞成功地将对方拖进了自己所设置的圈套,张千智还是没有贪功冒进,依然按部就班地在慢慢收拢手中的大网。

    第一天过去之后,薛正就已经基本确信了霍飞提供这份行程的可靠性,虽然朝鲜世子去到的几处地方他都没能混入,甚至连目标的人影都没见着,但的确是与行程单上的内容完全相符。

    “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啊!”薛正当晚很难得地点了几坛酒犒劳手下,喝了几个来回之后,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虽然他很清楚海汉这个国家的商业氛围,但以前也未曾想过就连这等重要的情报都能直接用钱买到。虽然价格确实有点夸张,但只要能达成最终的目的,花多少钱都是值的。薛正有一瞬间甚至在想,如果出得起足够高的价格,会不会能买通海汉官府,让他们直接干掉朝鲜世子算了。

    当然这样荒谬的念头只是在他心中一闪而过,并不会真的朝这个奇怪的方向去多想。他当下的注意力都放在后天的行动上,没工夫去顾及其他的私心杂念。

    派去漾月村查探环境的手下在第二天才回到客栈与薛正会合,之所以耽搁了一晚,其实也是薛正的要求,他让手下当晚就留在那处景点确认环境,特别是能见度,周围的遮蔽物以及出入道路等等,以此来判断那个地方是否适合夜间采取行动。

    而结果让他也比较满意,据前往漾月村的手下所说,那处“颜塘漾月”其实是位于村落之外的原野上,距离村子不远,但到了晚间其实就没什么人了。他们还特地问过村民,平时的确是有一些文人墨客会在晚上跑到这个地方来赏月观景,有些人还会自带酒食前来,喝多了就在池塘边躺下睡一觉,几乎每年都会发生文人酒醉后掉进水塘的荒唐事,不过这池塘水浅,到目前为止倒是还没有淹死过人。

    这池塘周围是大片密林,别说十几人了,就算一两百人,只要安心藏也能藏进去。而通向这处池塘的道路并不宽敞,类似马车这类交通工具,不能直接抵达池塘边,如果乘车前往,那在大约二三十丈开完就得先下车然后步行过去。这样的环境对想在当地发动袭击行动的薛正来说简直就是再合适不过,可以有效地延缓目标脱逃的过程。

    而附近除了这个村子之外,到镇上也有好几里地,并且镇上没有驻军,只有一个镇公所,负责处理民政方面的事务,维持治安基本都靠乡间民兵。但民兵也只是一个月集中训练两天,平时也只有镇公所传令之后才会从各村集结,对薛正而言说不上有什么威慑。

    种种迹象都表明,这个景点的环境的确非常适合发动袭击,甚至可以说这就是为了薛正的任务量身打造的一处场所。薛正当即决定稍晚一点就去漾月村,亲自确认当地的环境,并安排好最终的行动方案。

    “大人,目标甲已经带了五个人离开儋州城,渡北门江而去,应该是去漾月村了。江对面会有我们的人继续盯着,但要晚一点才会有确认的消息回报。”

    张千智在儋州城中收到了最新的报告,他并没有亲自前往漾月村坐镇,而是让更熟悉本地环境的汪百锁带队去了那边。不过汪百锁也没有进驻漾月村,而是住在附近的另一个村子里,以免被对手所察觉。

    对手的行动已经基本表明了他们的意图,看样子的确是按照张千智的安排,将宝押在了漾月村。

    张千智得到报告之后立刻又去面见了张新,因为他要调两个连的人马,到漾月村附近布控,而这必须要跟张新进行申请和报备。同时从明晚开始暂时封闭儋州港及儋州城,只许进,不许出,直到把该拿的人全部都拿下为止。

    “总算要结束了啊!这次你可别再放跑了贼人,你明晚抓完人,白总和朝鲜世子是后天就到,一定要把战场打扫干净啊!”张新在调令上签了字盖了印章,然后又特地叮嘱了张千智几句。

    这次为了让张千智能够放开手脚行动,张新可是给予了极大的支持,要是还不能把这事完结,他也很难向执委会交代了。朝鲜人已经在黑土港多待了好几天,要是让他知道内幕,不免会影响到海汉的声誉,所以这事必须要就此了结干净,不能再留下任何的后遗症让朝鲜人察觉。

    张千智从张新的官邸出来,觉得自己此时浑身是劲,他在儋州已经布下天罗地网,而明天便到了收网的时候。对于这一网打上来的鱼能有多大的个头,他很是期待明天的结果。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