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9.第1959章

    第1959章

    张千智看出霍飞的犹豫不决,但他已经基本能确定这人的嫌疑极大,就算霍飞最后不肯掏这笔钱,也会被圈进接下来重点调查的对象中了。不过当下已经算是找到了目标,张千智也就没那么急了,既然对方想来个缓兵之计,自己就正好将计就计,再给他点上一把火。

    不得不说霍飞找的这个地方还真是不错,尽管根本不是专门吃饭的地方,但做出来的菜却道道精致,丝毫不比城里那些有名气的酒楼饭馆差。霍飞为求雅致,还雇了一帮丝竹乐班,在这花厅外的院子里摆开了阵势。

    一个小姑娘上前向三人施礼,然后和着乐曲咿咿呀呀地唱起了当下在海汉十分流行的《将军娶亲》,这唱本取材于当初海汉将领陈一鑫在山东登州娶了当地大户小姐马玉玲的故事,这桩跨国婚姻本就曲折离奇,再加上艺术加工之后更是颇为吸引人。当然为了避讳,主要人物的名字都已经在唱本中作了更改。

    张千智与陈一鑫年纪相仿,当年在三亚的时候便已经结识,后来一个在广州城外的驻广办,一个在珠江口万山岛当差,接触的机会颇多,也算是有不错的私谊。陈一鑫在山东成亲的事,张千智也大致知道其中的来龙去脉,因此听这段戏便很有切身的感受。

    霍飞见张千智听得摇头晃脑,一副乐在其中的模样,当下也觉得自己这个安排是赌对了。他以前就曾听说很多海汉高官喜好文艺方面的东西,所以才特地安排了这个环节尝试投其所好,看样子这笔钱应该是没有白花。不过当下张千智沉醉于听戏,他就不好再打破气氛去谈先前未尽的事宜了。

    张千智不喜饮酒,而当陪客的关安平心事重重,根本没有在张千智面前放开来喝酒的胆子,霍飞特地准备的几瓶好酒倒是省下了大半。不过这样也好,他就无需担心对方酒后失忆,达成协议之后又发生反复。

    等这个唱本表演完毕,张千智主动鼓掌叫好,关安平和霍飞也连忙跟上以示捧场。张千智说了声“可赏”,霍飞很知趣地赶在张千智前头掏钱打赏了唱曲的小姑娘。

    待这帮人谢过之后退出院子,张千智才道:“感谢霍先生的款待,今天这顿饭吃得挺开心的。先前谈的事情,想必霍先生也已经考虑好了吧?”

    霍飞见对方主动再次提起,便躬身应道:“能与田大人结识,乃是小人的荣幸!不过先前这事,着实数目有点大,大人是否还有商量的余地?”

    张千智脸色一沉道:“我以为霍先生是个知情识趣的爽快人,想不到是看走眼了啊!”

    霍飞见对方动怒,连忙解释道:“小人并非不肯出这笔钱,只是数目太大,小人手头一时周转不便,可否请大人宽限一两天,让小人回去设法筹款。若实在筹不够大人所说的数目,小人也自会主动放弃。”

    张千智一时也拿不准这家伙到底是真的周转不便,还是故意拖延时间玩花样,当下便应道:“且给你一日时间,明天此时之前如果没有办妥,我便当你是自动弃权了,到时候这差事给了别家,霍先生可不要口出怨言。”

    霍飞连道不敢,心想这么狠的报价,哪可能还会有别家会接招,也就是自己背后还有一个冤大头,否则也早就被劝退了。

    或是因为交流不畅没能达成最终的协议,从三亚来的“田大人”分明有些扫兴,吃完饭之后便没有兴趣再进行后续的活动了,与关安平一同返回儋州城。霍飞虽然也有一点失望,但提前送走这两位大爷也算是给他省下一笔开支,所以心情还不算太糟糕。不过他也没心思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了,当下得尽快回去,设法联系薛正会面,重新商议交易内容和价格。

    张千智上车之前,对亲自出来送客的庄园管事低声吩咐道:“盯死这个姓霍的,以及他在此之后接触过的所有人!如果发现了目标,立刻向我回报!”

    这地方虽然是霍飞找的,但就在他将地点通知了关安平之后,安全部这边就已经迅速接管了此地,并在内外都部署了外勤组的精干探员,以确保张千智可以随时调派足够的人手采取行动。

    于是等稍后霍飞离开这处庄园的时候,在其附近一里内至少有五组人马同步行动,超过二十名探员扮作各种身份的民众,或步行或乘坐车马,亦步亦趋地与霍飞所乘的马车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此时心思全在刚才那场会面上的霍飞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车外的情况,这条由儋州湾通往儋州城西门的官道本就车水马龙,晚间虽然没那么热闹了,但因为如今的儋州城晚间已经不再关闭城门,所以官道上依然还是会有不少车马行人。霍飞就算有心,也很难在这种环境下分辨出周围是否有人跟踪自己,更何况张千智调来的都是行家,几组人时近时远,时聚时散,轮换着在附近监视霍飞乘坐的马车。

    不过霍飞的住地并不在儋州城内,他所乘的马车到了西门附近便折转向北,一部分先行进入城内部署的探员便被动脱离了监视范围。好在张千智事前很明智地调派了足够多的人手参与行动,因此仍有至少三组人马继续跟住霍飞的动向。

    而张千智此时已经返回儋州城内,与汪百锁等参与调查的人员一起参详今天最新的收获。

    “五万对方都肯接招,那铁定是没安什么好心了!”汪百锁冷笑道:“我看可以通知驻军,准备好配合我们收网了!”

    “先不急,确认没有漏网之鱼,再动手拿人!”张千智虽然也颇为兴奋,但还是保持了比较清醒的头脑:“这次不能再像昌化一样,在眼皮子下面放跑了他们!”

    尽管还没有确实的证据表明霍飞与昌化事件有直接联系,但张千智相信自己的直觉,这次距离在暗中谋划袭击事件的凶徒已经相当接近了,霍飞背后尚未现身的人很可能便是自己这些日子里苦苦寻找的对象。

    霍飞到了城北之后并没有立刻回到自己的藏身之处,而是让手下驾着这辆马车在街市间来回兜圈子,他倒不是发现了有人跟踪自己,只是习惯了用这种反跟踪手段来确保自己的安全。

    这种举动的确是给安全部的探员们造成了小小的混乱,不过好在这些人都是经验丰富的专业人员,很快便对跟踪策略进行了调整,分头卡住了这片区域的几个主要交通节点,只要能确认马车一直在行进没有停下就够了。

    霍飞的马车的确没有停下,但也没有回到自己的驻地,在街上兜了几个圈子确认没人跟踪自己,他便让人将马车驶到了距离薛正落脚的客栈不远处,然后让手下去客栈找薛正出来见面。当然了,这次也没忘记带上那张用作接头暗号的半张纸钞。

    薛正没想到晚上这个时间还会有霍飞的人找上门来,但当他听说自己要向对方购买的消息已经有眉目了,当下也是难掩兴奋,便随霍飞手下出了客栈,不声不响地摸上了霍飞乘坐的那辆马车。然后这辆车便继续先前的做法,在街市间缓缓地兜着圈子。

    车厢里没有照片,黑乎乎地看不清楚,但霍飞的声音一响起,薛正就知道坐在自己对面这人是那天在书房中与自己谈情报买卖的霍先生。

    “薛老板,这几天我费了很大的心思,总算是接触到了你想要的消息。但这件事还是有很大的麻烦,为了能够搭上这条线,不但已经把你先前出的订金花光了,我自己还搭了好几万进去。所以对于先前谈定的价格,我们可能需要重新进行商议。”

    薛正高兴的劲头还没过去,就被对方最后这几句话给泼了一盆凉水。他虽然更在意自己所指挥的行动是否能够最终获得成功,但对方这种漫天要价的态度还是让他觉得十分不爽。要知道先前他可是答应了对方高达十万的报价,而当时霍先生也承诺地必定能在朝鲜人来儋州之前拿到独家情报。然而这才过去没几天,对方似乎就已经有反悔的意思了。

    “霍先生,你不会是想耍我吧?”薛正当下的语气就不是那么友善了:“谈好了价钱,你一句话说变就变,那我问你,我要的消息呢?就凭几句话又要我掏钱,你自己觉得这么做妥当吗?”

    “薛老板,你先不要激动,听我把话说完。对你而言,达成目标是第一位,对我而言,这生意能挣到钱才是第一位。我为了做你这买卖,如今已经倒贴好几万进去,好不容易才有了眉目。说实话就算你当下把余款付完,我也顶多就是个不赔不赚而已,我赚不赚是小事,但为我办事的手下都得拿钱吃饭啊!就当我是为手下人着想,这个价钱肯定得重新谈过才行。”

    “那是你的手下,不是我的,他们吃不吃得起饭,我不关心。”薛正听完之后摇摇头否定了对方的说法:“说好了我给你十万,你给我消息,大家就两清,如今你消息都没给我,就要催我加……我薛某虽然不是本地人,但也不是那么好打发的!霍先生,我奉劝你一句,最好不要试探我的底线。”

    薛正态度强硬,霍飞见这番说辞不起作用,便又换了一种说法:“当初是答应会在朝鲜人抵达儋州之前给你消息,但经过我的努力之后,我可以给你提供更进一步的东西,比如说直接参与安排朝鲜人的行程。”

    “你说什么?”薛正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就是如果你有想让朝鲜人去到的参观地点,可以单独提出来,我看看能不能安排到朝鲜人的行程里去。这应该要比只给你提供行程安排更值钱吧?”霍飞听到对方的语气,便知道自己用这种方式是对路了。

    “你……你怎么可能安排朝鲜人的行程!”薛正对此仍是半信半疑,毕竟对方的身份只是一个地下掮客,哪会有资格去影响官方的活动。

    霍飞嘿嘿笑道:“薛老板,这你就有所不知了,今日我才与三亚来的一位高官会了面,他来儋州的使命便是负责安排朝鲜人的行程。我们已经谈妥了条件,他会按照我的提议,在朝鲜人的行程中增加至少一处参观地点,我甚至可以作为陪同人员全程跟随。怎么样,这要比你先前提的条件更厉害吧?”

    “竟有这等事?这人的身份不会是假的吧?”薛正警惕性极高,可不是那么容易上当的人,依然对霍飞的说法抱有疑虑。

    霍飞应道:“此人是我在官府中的内线介绍的,身份绝对靠得住。而且此人年纪轻轻身上官威却甚重,这种做派绝非冒充。当然了,为了结交这位高官,在下也花费甚巨,薛老板先前交给我的三万订金,仅仅只够打通中间关节,约对方出来见面而已。为了能让这位大人安排朝鲜人的行程,我这边又是好几万送出去了。薛老板,我为了不让时机错过,自己垫了一大笔钱进去替你办事,这涨价一事可不是我要随口讹人,而是事实如此,若是不重新议价,这买卖我肯定就赔本了!”

    薛正听他说得头头是道,当下也有些困惑。这事听起来的确有些不可思议,可霍飞的说辞似乎又说得通,三亚来的高官、花重金打通关节、安排朝鲜人的行程……这一切听起来好像也挺合理的。

    “那这行程,会不会在外面扩散开?”薛正有些担心地问道。

    “这个事你可以放一百个心,那位大人给我承诺了,就连本地的外事管理处,也不会比我先拿到朝鲜人的行程。花了这么大的价钱,这差事当然要独家包揽,谁想从这里分一杯羹,我霍某第一个不答应!”霍飞信誓旦旦地向薛正保证道。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