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9.第1939章

    第1939章

    现在有货运板车的车身编号,有焦炭厂对应每辆车的发货记录,只要将两者加以对照,便可以确认这三车焦炭的确是由这名工头经手发出去的货了。

    “丁七、戊三、庚四……对上了,就是这三辆车!都是今早发出去的,然后就一直没回来销账!”工头此刻无比感激这被他吐槽过无数次的货物登记制度,平时只嫌这送货手续太麻烦,还得一辆车一辆车地做好书面记录,但真出事了才知道这个制度并不是摆设,而是一种有效的保障。

    从前前后后的货运记录来看,今早从焦炭厂出发的板车和搬运工,绝大部分都已经从工业区返回这里交了回执号牌领了工钱,少数一些还没回来的,也已经在工业区内接受了军方的排查。唯有这三辆车只剩货不见人,而且其中一辆车的几名搬运工三番两次找借口想要进入戒严中的戊三工坊,被守卫拒绝之后突然消失,这更是成为了调查中最大的疑点之一。

    但根据焦炭厂这边的记录,负责运送这三车焦炭的搬运工全部备注了“散工”,即跟焦炭厂没有固定劳务关系的人员,而这种打零工的人实在太多,其中绝大部分人没有取得海汉国籍,焦炭厂也的确没有办法一一核实登记身份,只能将其备注为散工,以便于结算工钱——散工的酬劳都是按次计算,相对而言收入水平是最低的一档。

    “军爷请看,这记录后边打勾的就是已经交了回执领了工钱的人。照军爷所说,那三车货根本没运到工坊,那他们肯定就拿不到回执,也不可能回这儿来结算工钱了。”工头战战兢兢地向调查人员解释这其中的事由,表示自己的无辜。

    “你好好再想想,负责运这三车焦炭的人可有什么特别之处?比如口音、衣着、举止,其中是否有领头的人物,你有没有听到他们谈及某人、某地或某事?”军官却不会就此轻易放过他,依然是继续追问相关的信息。

    事实上薛正等人在戊三工坊前活动时多次与守卫出入口的骑兵交涉,已经被记下了样貌,不过如果能够从焦炭厂货运工头这边得到进一步的确认,那自然更加有利于事件的调查工作。而且有了可疑对象的更多信息之后,才能深入分析其接近戊三工坊的真实目的。

    “军爷容小人好好想想……”工头见这军官问得如此详细,心道早上这帮拉货的散工多半是什么通缉要犯,搞不好还是背着人命案的狠人,隐姓埋名跑来干这拉货的营生,当然不可能是为了这只够糊口的工钱,应该是另有所图了。

    到了午间,调查工作依然没有取得太大的进展,不过这也不会影响到李溰一行原本的行程安排。但因为白克思的临时出现,乔志亚就做主换了午饭的地点,安排众人回到大岭庄园就餐。

    当然了,这个调整的原因与上午在工坊外所出现的古怪状况也不无联系,毕竟到他们准备离开工业区的时候,已经出动的几百号人却依然没有找到消失在空气中的十几个搬运工。出于安全上的考虑,乔志亚认为还是先安排重要人物去到妥当的地方,而大岭庄园无疑是整个昌化最安全的场所之一了。

    这个时候张千智没有跟随车队一起返回大岭庄园,而是前往县城去会见了本地的安全部下属人员,以了解这起奇怪事件的调查进展。

    事实上在此之前的安保措施中也有安全部人员的加入,不过因为安全部在本地驻扎的人员不多,又没有专门执行特殊任务的外勤编制,所以并没有像军方那样大举出动,只调了两人跟随李溰一行,与其说是执行保卫任务,倒不如说是配合张千智,随时接受他的调遣更为合适。

    上午开始调查这起事件之后,张千智作为安全部门的官员自然也要介入了解情况。他所擅长的情报分析和案件侦搜正好派上用场,很快就注意到了这起事件中几处不合常理的地方。

    张千智带着两名手下先去实地查看了发现三车焦炭的位置,然后又赶到焦炭厂查看了上午的运货记录,发现这三车焦炭的记录是在一起的,也就是说很可能是同时出发,而这一点也从货运工头口中得到了证实。

    这些人一起出发一起消失,那么几乎可以肯定,负责运送这三车焦炭的大约十五名搬运工,极有可能是同一伙人。其中一车焦炭在运抵目的地戊三工坊后因为此地戒严而未能入内交货,在与守卫几次交涉后竟把这车焦炭撂在了戊三工坊外面。

    张千智从中找出了要首先解决的问题,一是这些货物的目的地之一正好是朝鲜世子要参观的戊三工坊,这究竟是巧合还是有人有意为之;二是搬运工要求进入交货不成就很快悄无声息地离去,不管他们原本的目的是真的送货还是另有文章,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们突然放弃,迅速离开了这里。

    戊三工坊的参观安排是由乔志亚亲自作出,不过乔志亚自然不会在保密措施方面犯低级错误,也是直到李溰一行抵达昌化,确定了在本地的参观行程之后,乔志亚才让人通知了工坊的工头,提前知道这个安排的人范围极小,很容易便能进行排查。而乔志亚既然将参观地点设在此处,那当然是对这工坊上下知根知底,能够确认这里的安全状况。

    而焦炭厂这边则完全不知戊三工坊在今天有特殊安排,否则可能根本就不会在上午安排向工坊运去焦炭。工坊向焦炭厂预定焦炭的时间还早于乔志亚向工坊通知参观安排,所以也基本排除了内外串通制造事端的可能性。

    那么这伙人接到的运输任务似乎就是一个巧合,恰好撞上了戊三工坊这里有大批人马部署,以至于极有可能是因此破坏了他们原本的某种打算,所以才会突然弃车而去。张千智面见了当时在附近执行安保任务的便衣,再结合这几辆车被弃的地点,脑海中有了一个大致的推测。

    与戊三工坊外的这辆板车不同,另外两辆被遗弃的板车距离目的地都还有相当一段距离,张千智的直觉认为是这伙人在附近进行集结准备采取某种行动,所以才会放弃了作为身份掩护的板车。而这些板车停在路边,很快就会阻塞交通引起注意,所以留给他们的行动时间并不会太多。

    然而就在这伙人采取行动之前,这里发生了某种突发状况,让他们不得不中止计划果断离开,这样似乎就可以很好地解释“搬运工消失事件”的各种疑点了。

    张千智找准了脉络之后,再将时间线细细地捋了一遍,然后就找到了这个突发事件的疑似源头。守卫在戊三工坊出入口的骑兵最后一次注意到那几名搬运工,正是白克思乘马车从码头来到工坊。张千智不认为坐在马车里的白克思会打草惊蛇,但护卫他的那一队骑兵很可能会起到这样的效果。

    “我再确认一次,这支车队来之前,你们是四人守卫这处出入口,车队来了之后,留下了一部分人跟你们一起守卫出入口,所以最后守在这里的人有十名骑兵,对吧?”张千智向那名见过薛正最后一面的骑兵询问了一个细节,以验证自己的某种推测。

    在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张千智认为差不多已经理清了其中的原因,虽然仍不明确对方的目标,但他基本可以断定这次的事件绝非巧合,而是一次被中断的预谋袭击行动。

    “你们立刻去驻军营地,以安全部的名义,让驻军出兵封锁昌化港,暂停船只出港;另外封锁从昌化通往南北两个方向的官道,对结队离开昌化的青壮男子必须严加盘查!”

    张千智立刻给下属下达了指令,他不知道这样的措施是否还来得及堵住那伙人,但也只能抱着亡羊补牢的心态尽力一试了。下达完命令之后,他便立刻赶往大岭庄园,向白克思和乔志亚汇报此事。

    “你是说这伙人假扮搬运工混进工业区,目的是想袭击上午在戊三工坊里的人?”乔志亚听了张千智的汇报之后,皱着眉头指向自己道:“那最有价值的目标就两个,一是我,二是朝鲜世子……哦,还漏了老白!”

    白克思对乔志亚道:“照张千智所说,正是因为我的到来打断了那伙人的行动,所以他们才选择了撤离,那就说明我应该不是他们的目标。”

    乔志亚道:“老白带来的卫兵让工坊的外围防卫力量进一步加强,而这伙人总共就十多个人,所以不敢再发动强攻,他们又没有更多的时间重新进行调整,最后就只能放弃了行动,张千智,你推测的情况就是这样吧?”

    张千智应道:“正是如此。我怀疑他们先前几次向门口的骑兵搭话,便是有意在进行试探,降低骑兵们的戒心,然后在集结人手之后发动突袭,攻入工坊实施他们的计划。但当他们发现安保力量加强后已经事不可为,很有可能马上就会暴露行迹,便果断退走了。”

    “就算让他们侥幸攻破外围,冲进来又能怎么样,十来个人,还不是送死!”乔志亚对于自己部署的安保措施极有信心,虽然已经有七八分相信张千智的推断,但对于这种袭击方式依然十分不屑。

    张千智倒觉得乔志亚的自信并不过分,当时在工坊内不但有乔志亚的一队私人护卫,还有盖良才带的一个步兵班十二人,这些人都是全副武装,要处理这种对手才十几个人的小场面肯定不在话下。更何况这里面还有乔志亚这个行伍出身,早年也曾率军征战海外,差点就成为军中高级将领的老军头在场,些许的混乱场面可吓不住他。

    不过乔志亚虽然自信但也不盲目,发完牢骚还是向张千智问道:“那依你之见,他们的目标究竟是我,还是朝鲜世子?”

    张千智这次犹豫了一阵才应道:“目前我们掌握的信息还太少,暂时没办法判断对方的目标,但我个人更倾向于朝鲜世子。”

    “哦?有什么理由,说来听听!”乔志亚饶有兴趣地追问道。

    张千智道:“我是根据对手这种假扮搬运工的行动方式来推测,他们如果要对付您,理应有更好的选择,更完善的策划,而今天上午出现的这个状况,无论怎么看都是一个并不完善,甚至可以说是漏洞百出的计划,不管时机、地点、环境都不适合,就算动了手也没什么机会。我认为对方的主事人如果不是能力太差,就是缺乏足够的时间来策划行动细节,否则应该不至于完成度这么低。”

    张千智顿了顿,才继续说道:“至于对方的目标为什么是朝鲜世子……说实话我没有任何证据,只是使用排除法作出了这样的判断。”

    “但如果照你的这种判断,对方的仓促行动反而就说得通了。”乔志亚接过话头开始阐述自己的判断:“朝鲜世子在本地的行程安排都是我做的,为了保密都是提前一天才通知各部门分头准备。不过本地能参观的地方不多,无非也就是石碌矿场和昌化工业区,要预判行程其实也不难。不管对方是从什么地方了解到世子的行程安排,还是纯粹蒙的,给他们的准备时间的确都相当有限,也不太可能提前去策划一个万全的行动方案,那就很容易会出现这种混乱局面。”

    两人一问一答,抽丝剥茧,慢慢就将这事的前因后果理出了一个大概,虽然不全中,但其实已经非常贴近于真实情况了。

    “真是后生可畏啊!”白克思叹道:“看来老何这么信任你,特地把你调来执行任务,果然也是有先见之明!”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