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4.第1804章 受制于人

    第1804章 受制于人

    朝鲜国并不是一个富有的国家,甚至还比不了安南这种近年来靠着进出口和海洋贸易迅速积累财富的南海国家,要想跟清国这样的大块头打一场全面战争,那就得先做好将国库清空的准备。而鼓吹向海汉求援的金尚宪当然也知道搬救兵会有不小的花销,但想想可以尽量避免本国军队无谓的死伤,并且能够在战场上争取到主动,这钱花得应该也还算值当。只是金尚宪所估算的价位比起海汉的开价,相差实在是有点大,大到他自己都觉得难以接受。

    早先李希在三亚花了两千两黄金才说动海汉出兵,这笔钱对朝鲜而言已经不是小数目了,不过咬咬牙倒也能够承担下来。而后续的费用,金尚宪觉得顶多再掏个四五千两黄金,应该就能满足海汉的胃口了,但现在看来自己还是把对方想得太简单了。

    半个月三千两黄金,这还是对方口口声声照顾盟友才会给出的对半打折价。可仅仅半个月能够解决战斗吗?即便是不遗余力在朝鲜国内鼓吹海汉军战斗力的金尚宪也没有这么乐观,在他看来能用两到三个月的时间逼退清军,就已经算是非常理想的结果了。毕竟海汉人去年在金州与当时的后金军交锋,也是前前后后战斗了数月才让局面稳定下来。

    如果按照海汉人的开价,朝鲜国每个月将会为这场战事向海汉军支付六千两黄金作为军费,这已经是一个会令朝鲜相当肉疼的数字了,如果战事持续的时间长一些,这笔开销就足以让国家陷入到破产边缘了。金尚宪在这一刻心思不禁有些动摇,开始怀疑自己坚持让海汉出兵来援救朝鲜的主张是否正确。

    不过下一刻钱天敦的话就让他打消了这种自我怀疑:“当然如果贵国觉得我军的行动不值这个价钱,可以自行应付清军接下来的攻势,那我军会尽快离开朝鲜,把战场让给贵国军队自行处理。”

    “本官绝无此意!”金尚宪听到这话就顾不上再考虑价钱高低的问题了,海汉军要是撤了,朝鲜就得独力应对数万清军的入侵,而到时候等待主战派的必然会是一连串的败仗,以及被推出去当作战争失败的替罪羊。不管是为了这个国家着想还是为了自己考虑,他都必须要把海汉军留在朝鲜才行。

    但朝鲜目前的财政状况,金尚宪作为朝廷重臣也是大致有数的,国库里也要一次再拿出三千两黄金都已经十分困难了,甚至可能需要从地方调拨黄金储备才能勉强凑出来这个数目。至于后续,恐怕仅仅只靠国库和地方官库已经难以应付这次危机,得想别的办法才行了。

    “那贵国是有什么困难吗?”钱天敦见金尚宪表情为难,又一直不肯定应下自己的开价,当然能猜测到对方如此犹豫的原因,便故意询问了一句。

    金尚宪干咳一声道:“不瞒将军,其实本国财力有限,恐怕很难长期以这样的方式给贵国军队提供军费……您看是不是能换种方式,比如由本国提供粮食和其他补给?”

    钱天敦脸色一沉道:“刚才不是已经跟金大人解释过,这军费是军费,补给是补给,各是一码事。我们总不能给士兵们发米发面充当军饷吧?总不能给国内的兵工厂一堆蔬果换枪炮弹药吧?金大人,打仗不但要死人,而且是要花很多很多钱的,这个道理金大人不会不明白吧?”

    这个道理金尚宪怎么可能不明白,但以朝鲜的财政状况,他又不可能在钱天敦面前夸下海口,不然到时候拿不出钱来,这个漏子只会越捅越大。可是不答应下来,钱天敦这边又威胁说到时候没钱就撤军,这种状况对朝鲜来说也同样是绝境。

    金尚宪忽然发现,要应付海汉人似乎也不会比应付清国容易多少,如果说清国是打算入侵朝鲜之后明抢,那么海汉人这种逼着朝鲜出钱出粮的做法或许就算是暗夺了。而且这个钱还不能不拿,海汉军已经在边境线上与清军开战,这笔帐清军自然会全部算在朝鲜头上,要是海汉撒手不管了,那前期投入的金钱和资源全部泡汤不说,想保住的国土、财富、权力也依然还是会被清军夺走。

    金尚宪当然不会懂得什么是沉没成本,但他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不能放手,必须要想办法拯救这个国家,顺带也拯救自己和那些附庸自己的人。哪怕为此要付出更大的代价,如今也已经回不了头了,只能继续顺着当下的方向往前走了。要让海汉军继续在前线作战,眼下就必须得先通过钱天敦这一关,尽可能地让其满意。

    金尚宪站起身来,对钱天敦拱手一躬道:“钱将军,请您给我国指点一条明路,朝鲜上下一定都会感激不尽!”

    钱天敦摆摆手道:“指点说不上,不过贵国如果真是财政方面有些困难,那我倒是可以给金大人出个主意。”

    金尚宪一听有戏,连忙应道:“愿闻其详。”

    钱天敦道:“说起来也很简单,贵国国库虽然没多少钱了,但想必还有很多财富藏在民间,金大人只要朝这个方向想想办法,相信应该不难为接下来的战事筹集到军费。”

    金尚宪道:“但若是突然加重税赋,只怕民怨沸腾,搞不好清军还没打过来,国内就先乱了!”

    钱天敦道:“你们眼睛不要光盯着百姓啊!朝鲜国最有钱的是普通百姓吗?当然不是,金大人应该很清楚哪些族群才是最有钱的,盯着他们就行了。”

    金尚宪依然很是为难:“但这些有钱的阶层往往同时也会有势,要动人家产就会惹来大量纠纷,同样容易让国家变得混乱啊!”

    钱天敦见金尚宪还没理解到自己的意图,只好说得更为直白:“金大人,朝鲜国内有哪些人跟你不对路的,就趁着这个时候办了吧!该搞大清洗的时候,可别心慈手软!”

    金尚宪心头巨震,这才明白了钱天敦所说的从民间搞钱意味着什么——海汉人是希望自己趁着这个机会,在朝鲜国内清洗排除官场和民间的异己,并且将由此所获的收益用作支付给海汉的军费。

    要说金尚宪在朝鲜国内的异己,那自然就是以崔鸣吉为首的主和派了。除了一部分朝中官员之外,主和派背后还有大量来自朝鲜北方的地主阶层,因为清军一旦度过鸭绿江南下,首先遭殃的便是这些地区的有钱人,他们自然不愿跟清军拼个鱼死网破,而寄希望于通过游说朝廷高官来改变国家对于这场战争的态度。

    而主战派金尚宪背后的金主大多来自南方地区的忠清道、全罗道、庆尚道,清军即便南下也一时半会打不到这些地方,因此来自南方的官员、地主和商人大多会赞同金尚宪的意见,认为朝鲜国应该与清军抗争到底,而不是臣服于这些东北蛮子。

    金尚宪刚才也考虑过向民间募集筹款,南方或许还会有一些大商人大地主乐意捐助,但北方估计就很难靠自愿的方式筹到军费了。而钱天敦的提议,便是要金尚宪果断向异己分子下手,直接通过罚没手段而非征税募款的传统方式来快速筹集海汉所需的军费。

    这样做除了钱来得快之外,还有一个金尚宪也无法忽视的好处,那就是可以趁机扫除国内官场上的政敌,然后安插自己一派的官员接管这些位子。凡是不愿意掏腰包合作的,金尚宪都可以罗织一些罪名将其官职拿下,虽然这势必还是会召来反抗和控诉,但相比灭国的风险,相信国王陛下最终还是会站在主战派一边。

    不过当下就是还缺一个冠冕堂皇的名义去做这件事,金尚宪至少得先得到国王的授权,能够对国内官员的升降调除行使管理权,对民间的不合作人员实施强制手段,这样才能达成钱天敦所说的那种局面。但这么做最终会惹出多大的乱子,自己是否能够驾驭得了这样的局面,金尚宪当下却是半点把握都没有。

    钱天敦看金尚宪脸色阴晴不定,心知他还难以下定决心,当下又给他出了一个主意:“义州边军的过失,金大人可以想办法做做文章,把事情弄得越大越好。我军也会尽量配合金大人的行动,让国王陛下意识到谁才是最靠得住的大臣!”

    以义州边军的过失为契机,让金尚宪在朝鲜国内搞政治清洗,这个主意倒不是钱天敦琢磨出来的,而是前线的王汤姆想出来的,通过电报告知了钱天敦。不过丰富这些细节,说服金尚宪接受这个建议,就基本是靠钱天敦自己的发挥了。

    金尚宪忽然觉得自己这么多年在官场上打滚的经验竟然还不如一名海汉武将,这种政治阴谋勾划得可谓极为完整,而且海汉人将自己的影响力看得很明白,所有这些手段和步骤都具有极佳的可行性。要论玩政治,朝鲜与海汉的差距似乎一点也不亚于军事领域。

    金尚宪在心里默默权衡了一下得失利弊,他不得不承认钱天敦所提出的这套方案是当下最有希望能够拯救局势的办法了,而且的确对自己所领导的主战派有着诸多好处。如果不把这个时机用来打击政敌,那的确是有点浪费机会了,要是运用得当,一年半载之后朝鲜官场上应该就不会再有太多恼人的杂音了。

    “钱将军指点得极是,本官在这里先代朝鲜国谢过将军!”金尚宪当下不再犹豫,便朝着钱天敦深深一躬,钱天敦当下也拱手还礼。

    金尚宪施礼之后抬起头来,与钱天敦目光相交,两人都知道这次的合作会从彼此手上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大家各取所需,心照不宣。当然了,这次的合作会给朝鲜国内造成的波澜,也不会比清军入侵的影响小多少,需要金尚宪小心处理的问题后面还有一大把。不过金尚宪在朝鲜官场威望极高,本身就是一呼百应的人物,接下来的事情也不是他一个人单打独斗,能有多少收效就看他自己如何去运作了。

    钱天敦送走心事重重的金尚宪之后,立刻给前线的王汤姆发了一封电报,告知江华岛这边的谈判进展。

    海汉对于朝鲜的野心可不仅仅只是开埠通商或是划地建港而已,既然朝鲜主动邀请海汉驻军了,那胜利堡也想趁着这个时机,逐步加大海汉在朝鲜朝野的影响力。除了替朝鲜稳住外部军事压力之外,还有一项必须要做的重要工作便是扶持亲海汉的官员上位。

    从朝鲜国的情况来分析,金尚宪领导的主战派无疑是天然亲海汉的政治派系,对其加以扶持,就可以换得更多对海汉有利的政治条件,比如说让朝鲜国偿付天价的军费开支便是海汉的收获之一。

    钱天敦这边给金尚宪开出的价钱也是经过了仔细的计算,就是要让朝鲜国的财政堪堪负担不起,这样才能说动金尚宪清洗国内的异己,以此手段筹集资金来支付海汉军费。而金尚宪在这个过程中能够巩固自己的影响力,安插更多听命于自己的官员到各地任职,可谓好处多多,自然也就有了与海汉合作谋事的动力。

    至于前线的海汉军如何配合金尚宪行事,钱天敦当下没有细说,但初步的计划是已经有了,与其说是配合金尚宪,倒不如反过来形容更为合适。王汤姆打算在合适的时候便撤离鸭绿江,先放部分清军南下,然后金尚宪在国内便能以失职失守的罪名,对北方边境附近地区的文武官员展开清算,进而把国内官场上的主和派官员和北方民间的诸多关联人员一并拉下水。等金尚宪把这些人的私产查抄完毕,便能有钱支付给海汉了,然后海汉再发力打击清军挽回局势,为金尚宪的清洗活动造势。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