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1.第1791章 杭州湾军演

    第1791章 杭州湾军演

    出钱出粮,保一方平安,这种套路对这些本地士绅名流来说其实并不新鲜,海汉人来浙江之前,地方官府和驻军每年也会有类似的操作。长期下来,大家互相也都有了默契,保护费交到位,一些不是那么合法的事情,比如与海汉人的走私贸易,官府也会睁只眼闭只眼当作不知道。

    不过主动给海汉交保护费这种操作,在本地倒是不那么多见。地方的富商们要维持与海汉的关系,大多是自己私下单独操作,还没有过这种知府衙门牵头,大家出钱出粮凑份子的做法。按照知府曲余同的说法,这样做也是为了替大家省事省心省钱,而且不用担心事情办不成,或是海汉那边收了东西之后厚此薄彼——凡是出钱出粮的都会有专门的登记,海汉那边会收到名册。

    知府大人都出面牵头了,与会的人谁又能有勇气拒绝这种安排?所以不管众人内心是否真的乐意,但至少在宴会上还是出现了踊跃捐献的气氛。不过一顿饭的时间,四十多名应邀而来的社会上层人士就各自认捐了钱粮,数目远远超过了曲余同先前以个人名义赠送给海汉的那一份。

    对这些本地名流来说,捐出钱粮并不是什么大的问题,毕竟他们从海汉主导的各种跨国贸易中获得的收益远远不止捐献的这点数目,所需考虑的主要还是这样做了之后所能得到的回报,以及是否会因此而受到大明官府的追究。曲余同的背书无疑打消了他们的顾虑,至于所能得到的回报,那就得看各自捐献的数目多少而定了。

    趁着海汉高官石迪文也在场,想挣表现的人自然是要咬着牙捐个大数目,以期能给海汉高官留个深刻印象,下次再去舟山参加招商会之类的活动,或许便能得到一些特殊照顾。

    曲余同这一顿饭基本上就把海汉此次军演的费用开支拿下了,这样的表现也是让石迪文大为赞赏,当着众多本地名流的面,夸赞曲余同励精图治,将宁波府治理为一方乐土,今后两国贸易也需要曲知府大力维护云云,给足了曲余同面子。

    曲余同出面组织这个活动的消息,在第二天便传开了,宁波府内原本不安的民情立刻便平静了许多。只要明确了海汉军不会对宁波动武,民众就很快恢复了正常的生活状态。如今的宁波府少说有数千人靠着与海汉的进出口贸易谋生,民众对于两国的关系是否能维持和平的现状十分在意,哪怕是有点风吹草动,都可能会波及他们的饭碗,曲余同把海汉高官请到宁波给民众吃这颗定心丸,自然也是赢得了来自民间的一片好评。

    距离宁波三百里的杭州城,也同样在第二天得到了来自前方的最新消息。对于曲余同的动作,虽然有很多官员感到不屑,认为这是有意在拍海汉人的马屁,但这种话在心里想想可以,没人敢公开说出来攻击曲余同的做法有问题,毕竟如果让曲余同为了避嫌而撒手不管了,那海汉人接下来会干出什么事可没人敢背锅。

    现在整个江浙地区与海汉暗通款曲谋取好处的官员不少,但真正能在台面上与海汉坐下来谈判的人却为数不多,曲余同大概算是江浙官场公认的第一人了。虽然很多人都因为曲余同捞取了不少好处而觊觎他的位子,但很少会有人会认为自己取而代之以后就能妥善地处理好与海汉人的关系,在与海汉人打交道这个方面,目前的江浙官场上的确没什么人能比曲余同做得更好。

    浙江都指挥使司和布政使司两个衙门接到消息之后都是长出了一口气,从宁波传回来的消息基本上可以让高官们确信接下来不会有战事爆发,至于海汉军要在杭州湾内举行军演,这事虽然并未报请浙江官府批准,但谁也不敢对此挑刺,免得再节外生枝得罪了海汉人。

    宁波府传回的消息称海汉为了避免此次军演引发不必要的误会,所以会向官方人员公开整个军演的过程,只要在后天之前赶到宁波,那边将会有人安排登记、接待、出海等事宜,哪怕七品知县,甚至是从九品的盐课提举司吏目,只要是官府中有正式编制的瓜园,都可以前往当地观摩这次军演。

    这个消息看起来似乎是海汉行事光明磊落的表现,但官场上的老油条们还是从中察觉到了别的味道。

    海汉不管浙江官府的感受,在杭州湾军演也就罢了,还特地邀请全浙江的官员去现场观摩,其目的就不只是让浙江官场安心了,而是明显存有炫耀武力的意图。但对于这种邀请还不能完全无视,否则海汉人如果觉得自己受到了轻蔑对待,说不定就会把军演范围从杭州湾扩展到钱塘江,这种事情他们做起来肯定是轻车熟路,而杭州城里的高官们可不想再让海汉兵临城下的场景在几年后重演一次。

    退一万步说,三司衙门都不派人去,也没办法完全禁止下面的州府县官员不会自己偷偷跑去看这场热闹。特别是杭州湾相邻的宁波、嘉兴、绍兴几处,地方官多少都与海汉有着或多或少的利益纠葛,极有可能便会自作主张悄悄去杭州湾走一趟。

    所以不管是出于哪方面的考虑,接到消息的三司衙门都必须派出代表前往当地。布政使司派了一位从四品的参议,提刑按察使司直接去了正四品的副使,都指挥使司则是派出了一名四品的指挥佥事。杭州府衙这边几名高官一番合计之后,最终还是让与海汉关系比较密切的通判王元去了宁波。至于临山卫、观海卫、海宁卫、昌国卫等沿海卫所,就算指挥使没有亲自出马,至少也派了副手赶往宁波。

    或许是因为海汉施加的无形压力足够大,让浙江官场在这几天反应飞快,整个运转效率比起平日不知高了多少倍,官道上飞奔传送消息的骑手往来十分频繁,杭州与宁波之间的余姚、上虞、柯桥、萧山等几处驿站几乎是达到了战时的运转水平,才能保证消息能在各州府间及时传递。

    又过了两天之后,北上部队已经在定海港完成了既定的补给休整,开始按照原计划启程。在这支庞大舰队继续北上之前,便是要先前往杭州湾内转上一圈,完成已经在浙江境内穿得沸沸扬扬的海上军演。

    而由宁波官方组织的几条载着各地官员的大福船,也几乎在同时从甬江口的码头出发,驶入杭州湾。按照与海汉的约定,这几条船将会随同海汉舰队行动,就近观摩这次大规模海上军演。

    但除了官方组织的观察团之外,从宁波和嘉兴等地出发来凑热闹的民船也着实不少。虽说这些民间船只的主人大多没有接到过海汉的邀请,但既然海汉这边已经宣称此次军演并不会踏足陆地,也没有任何针对大明的敌对措施,那好事者自然会想方设法地出海来赶这场热闹。

    海汉舰队自舟山港出发后,向西穿过金塘岛与册子岛之间的航道驶入杭州湾。由于舰队规模庞大,王汤姆特地下令让舰船之间拉开距离以策安全,超过两百艘帆船在海上形成了长达十海里的队伍,让赶来看热闹的好事者们隔着老远就能辨认出来。

    今天这场军演的目的地是位于杭州湾内的野黄盘岛,这个小岛距离舟山大约有三十海里航程,岛上无人居住,是石迪文早就看好了用来训练海军的一处所在。这次海军也是提前两天就派了舰船过去,对岛上进行了清理,确认没有渔民在岛上居留,以免军演期间有渔民闯入造成误伤。

    关于军演的内容,基本上都是由王汤姆计划安排并亲自指挥。当然他也没打算再花费时间去弄什么新鲜玩意儿出来,直接便把之前在三亚军演那些套路照搬过来,省去了海上队形变换这类外行看不懂的内容,突出舰队的火力优势,将野黄盘岛作为炮击目标来展示海汉舰队的战斗力。这对于那些不太懂军事的本地文官来说,应该便能起到最为直观的震慑效果了。

    而实际状况也正如王汤姆所计划的那样,在看到这支庞大的舰队露出真身之后,很难有人还能保持安定的心态。在特意安排之下,搭载官员的几艘船被允许在行进途中靠近两艘威严级战舰,让船上的乘客们近距离看清了侧舷那密密麻麻的炮窗。

    齐头并进大约一炷香的时间之后,两艘威严级战舰先后鸣响汽笛,然后便见到船尾掀起浪花,很快便提速甩开了官员们所搭乘的帆船。甲板上有海汉军方安排的人员向官员们进行解说,告诉他们这便是海汉战舰所独有的“蒸汽推进系统”,航速可达普通风帆战船的一倍以上。

    官员们虽然不太能听明白这“蒸汽推进系统”究竟是什么东西,但其实际功效却是显而易见,光凭这超人一等的航速,就足以让与其对战的敌人绝望了。不少人回想起了几年前海汉舰队封锁钱塘江的日子,心道当时还好没有召集全浙江的水师去与海汉人硬拼,真要在海上打起来,恐怕连对方的边都摸不着几下。

    舰队驶抵野黄盘岛附近海域,旗舰上射出一发红色信号弹,表示军演进入到下一个阶段,即展示舰队由海对陆发动攻击的能力。舰队拉开阵形,从野黄盘岛西侧绕行,由经过岛屿的战船使用左舷舰炮轰击岛岸。

    数十艘战舰次第轰击这样一个小岛的场面,对这些看客们来说无疑非常刺激,不管是从未踏足战场的文官,还是已经久疏战阵的武官,在隆隆炮声中除了心潮澎湃之外,也不禁有些心惊胆战。如此强大的武力,在他们的认知中并无第二家,至于自家水师有几斤几两重,他们大多心里有数,心知万万是比不得这海汉海军。

    有官员当下便忍不住叹道:“海汉军如此厉害,也难怪能在南海称霸一方了!”

    旁边有其他官员酸溜溜地接道:“怕是小小南海已经容不下海汉了,这东海和北边的黄海,又有谁能拦得下他们吗?”

    虽然这种看法有挑拨两国关系之嫌,但的确是说中了目前的状况。海汉在海上所拥有的控制力是东亚地区其他国家难以追赶的,而且海汉自身也不会将控制区区域限于南海一地,整个太平洋西部地区其实都是海汉接下来的目标。如果不是军力有限,王汤姆想要驻军的地方可不仅仅只是朝鲜而已,从朝鲜半岛一路往北直到白令海峡,都是王汤姆为海军制定的征服目标。

    当然这种远期目标还尚需时日才能实现,控制大明海汉线才是海汉海军目前比较实际的目标。比如像杭州湾这种江浙地区的出海咽喉要道,就必须要在海汉的掌控之下,如果说以前这种野心还没有完全摆上台面,那么今天这场军演之后,整个江浙官场应该都能很快意识到这一点。悟性高的官员,当下便已经能够感受到海汉的这种目的了。

    联合舰队当中的另外几家参与者,也都派出了武装舰船加入了炮击野黄盘岛的队列。值得一提的是,安南与福建两家有多艘战船都是来自海汉提供的探索级战船,在外形上与海汉舰队的同级别战船几乎一模一样,只是桅杆上悬挂的旗帜表明了各自的归属。而葡萄牙的西式帆船在队列中就显得十分打眼,就连不谙军事的文官们也能看出这几艘船与海汉战舰的差异。

    数百发炮弹射到岛上之后,这场军演便告一段落了。原本这套演习方案还有两栖登陆的内容,不过王汤姆不打算再在这里花费更多的时间了,所以炮击无人岛之后便果断结束军演,然后舰队离开杭州湾直接北上。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