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6.第1716章 培训期

    第1716章 培训期

    按照成大朋的指示,秦华成自称过去是侨居于马尼拉城,后来因为战事将近便举家从马尼拉迁出逃难,几经周折之后到了星岛,又被成大朋招募来了巴达维亚这边。这个米行掌柜并非安全部的成员,所以对于秦华成这个“学员”的身份倒也没有过多的怀疑,他的注意力更多的是放在培训上,而非八卦秦华成的家世背景。

    当然了,如果秦华成愿意主动谈及这些事,他倒也想知道大掌柜成大朋选中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不是有其他的客观因素——比如秦华成的家世显赫,亦或是有独到的贸易资源,能对成大朋名下的生意起到帮助。

    秦华成当然并没有米行掌柜所想的这些背景和本事,他被成大朋派到米行来实习,目的并非真要让他学习怎么做粮食生意,而是要理解粮食贸易是如何运作,通过这个行当能接触到哪些层面的信息,以及如何通过粮食供应去影响一个地区的发展走向。如果只是单纯地讲述这些理论,秦华成能学到的东西必然十分有限,而接触到实务就不同了,他能从米行日常经营学到的东西可能比他自己想象的更多。

    但将秦华成安排到米行,所学的也仅仅只是情报人员培训过程中的初级课程而已,只是成大朋所能提供的培训条件比较有限,而他也不是那么善于传授理论方面的东西,所以在巴达维亚培训新手,他就只能将名下的这些产业和机构当作主要培训场所来使用。至于学员能够从中学到多少技能,很大程度上还得要视其天赋而定了。

    当然了,成大朋也没指望通过自己就能将物色的人选全部培训成谍报战线上的高手,这些人天赋各有差异,也未必人人都适合干这行。就算成大朋自己是经验丰富的老手,但他的培训手段对一些脑子不够用的学员也不见得管用。

    秦华成的资质,其实在成大朋看来顶多也就是及格线上,离优秀的标准还相差甚远,不过此人有一些硬性条件的确是满足成大朋在所谋划的侦察方向,比如他娴熟的西班牙口语,以及对西班牙人方方面面的了解。这种人在马尼拉那边或许一抓就是一大把,但在巴达维亚这边却肯定算是稀缺资源了。而与他一同被挑中的另外几人在某些方面都有明显的短板,要么是西班牙语不够纯属,要么没有太多跟西班牙人共事的经验,抑或是在收集情报方面缺乏敏锐的嗅觉。

    这些缺陷有些可以通过培训来慢慢改善,有些却是很难再有改变的成效。秦华成矮子里面选高个,已经算是这批召回来的人里面综合条件最好的一个了。成大朋也指望这个出身于西班牙殖民地的汉裔能在经过培训之后迅速成长起来,不然他针对西班牙制定的情报侦察计划根本就无从展开。

    成大朋名下的粮食贸易是他在巴达维亚的主要产业之一,当年巴达维亚战乱期间仅有一家铺面的大成米行为荷兰人提供了最基本的粮食保障,而如今大成米行不但是巴达维亚经验规模最大的米行,同时还拥有附近四千余亩粮食作物,可以在本地实现一定程度上的自产自销。

    荷兰人对成大朋组织屯田的行为非但没有丝毫怀疑,更是给其大开绿灯,让成大朋能够以极低的地价获取到大片耕地。当然了,这种优惠也并非毫无条件,这些土地上出产的粮食,同等价格下必须优先供给东印度公司收购,以作为官方储备粮来稳定本地的粮食市场。

    这样看似降低了成大朋控制的粮食贸易自由度,但却坐实了他官方指定粮商的身份,如果说在此之前他能影响本地民间的粮食市场,那现在就可以直接对官方的粮食价格控制产生影响了。而因为官方优先采购权所失去的那部分利润,能够换来这样的影响力,在海汉的角度而言是千值万值的买卖了。

    巴达维亚虽然是荷兰人控制下的殖民地,但其粮食市场的走向却有相当一部分是控制在海汉的情报机关手上,这不得不说是一种非常奇妙的局面。成大朋在当地苦心经营数年,才达成了这样的效果,而其中与东印度公司所产生的利益纠葛更是纷繁复杂,他希望将秦华成安排在米行之后,能通过日常业务的接触,尽快理解大成米行与东印度公司的这种利益关系,并学会利用这样的关系去搜集对方的政经情报信息。

    “东印度公司向米行采购粮食的价格、数量、时间等等,都可以用来推断其施政方针和官方的经济动向,而且这些都是第一手的数据,可靠度非常高,花时间精力去搜集这类情报就非常划算。具体的推断方法,之后会传授给你,而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记住哪些是价值的重要数据,并且学会周期记录这些数据。”

    成大朋对秦华成要在米行培训期间达成的目标制定得非常清楚,不过秦华成具体能做到什么样的程度,成大朋其实也没数,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秦华成到米行实习的第三天,便正好遇到了东印度公司下属的粮食署来大成米行预购今夏出产的稻米。来者是一名荷兰官员,但在米行掌柜面前十分客气,丝毫没有颐气指使的表现,这让旁边的秦华成颇为惊讶。要知道在马尼拉,西班牙人和汉人完全是两个阶级,西班牙官员绝不可能在汉裔商人面前保持这么谦卑的态度。

    仿佛是猜透了秦华成心中所想,趁着谈话间隙,掌柜给他解释了一下为何来访的西班牙官员会表现出如此低声下气的态度。

    “今夏出产的粮食,如果荷兰人不出面收购,那我们肯定会在投入市场时拉高价格,到时候整个巴达维亚的粮食价格都会上涨。即便他们想按照约定优先于其他购买者收购我们的粮食,那卖不卖,卖多少,自主权也依然还在我们手中。如果来联系业务的官员态度不好,那我就直接拒卖,他们最终还是得拿更多的钱来收购夏粮。”

    掌柜的话基本解释清楚了荷兰人的态度究竟是为何原因,简单的说就是海汉的粮食生意已经到了店大欺客的程度,即便是主动登门采购粮食的巴达维亚官员,也必须要在大成米行掌柜面前保持谦卑的模样。

    秦华成真是很想去问问荷兰人,如果他们知道自己所采购的粮食竟然全部是来自海汉人,不知会做何感想。而他也不得不承认,海汉所采用的这种经济渗透很有效果,荷兰人即便意识到了这是海汉的手段,但想摆脱这种间接控制可不是短时间内能办到的事。光是这几千亩田地出产的稻米和其他粮食作物,就足以让本地的粮食价格发生剧烈动荡了,更别说海汉还会从安南、占城等国调配粮食来保证大成米行在巴达维亚粮商中的绝对控制力。

    所以在与这名代表东印度公司的官员会谈过程中,米行掌柜基本全程都占据着主动位置。虽然荷兰官员提出的收购申请是被接纳了,但米行掌柜对价格却是咬死不让,一定要按照成大朋事前吩咐的标准去执行。

    双方的会谈持续到了饭点上,米行掌柜故意不留客,那名荷兰官员只好是主动告辞了。不过双方都很明白,最主要的问题其实已经谈妥,而剩下的价格、交割方式等细节,也都只是走走形式的争论而已。几年合作下来,这些细节上的来回争夺也就成为了双方为自己争取主动地位的一种象征罢了。米行掌柜跟经办此事的荷兰官员必须要作出争锋相对的姿态,来证明自己在办理这件事过程中的尽心竭力。

    而真正主事的成大朋和东印度公司高官对此也心知肚明,并不会为此就产生对立情绪。每年谈完粮食收购交易之后,成大朋还会跟东印度公司的高官共进晚餐,庆祝双方的合作顺利完成——顺便将粮食采购的回扣塞给对方,粮食价格拉高之后的得益者,可不止是大成米行一方,“双赢”才是大家的目的。

    米行掌柜很隐晦地提及了这些交易内幕,秦华成听了之后也不禁感慨成大朋的经营手段灵活,如此这般操作下来,也就难怪大成米行能在巴达维亚的粮食市场上呼风唤雨了。

    不过秦华成还是有不能理解的问题:“既然米行是以市场价把粮食卖给荷兰人,之后还要返利一部分给他们作为回扣,那算下来岂不是少了一大笔利润,年景不好说不定还得亏钱吧?大掌柜是个精明人,为何一定要做这赚不了什么钱的买卖?”

    那米行掌柜哼了一声道:“这就是你目光短浅了,连这粮食都交予我家经营了,可见荷兰人对大掌柜的信任程度。卖粮食给荷兰人的确赚不了什么钱,但靠着粮食买卖维持的这份关系,一样可以从别地方把这份钱赚回来。”

    除了粮食贸易之外,成大朋的生意几乎涉足了巴达维亚的方方面面,甚至名下还有一支施工队承接本地的基建工程,最近正在施工的项目便是巴达维亚城东的炮兵营地。天知道成大朋是如何拿到了这种工程,总之这个工程做下来,关于东印度公司的火炮情报就又顺利更新了一波。

    正如米行掌柜所说的那样,只要得到了官方的信任,成大朋要从其他领域赚取丰厚收益并不困难。如今“大成”这个招牌在巴达维亚本地的影响力之大,甚至并不亚于荷兰人了。

    如果是以商人的标准来衡量成大朋,那么他无疑已经可以划到“成功人士”的那一类了。以另一重身份来看,也是功劳不断,就连执委会也对其称道有加。但成大朋自身还是并不满足于现状,仍然希望能在情报战线上也拥有如同商场上这样的影响力,而实现这一目标的具体体现,便是在南海亲手建立起一张东起苏门答腊岛,西至班达海的巨大情报网。

    要建立如此之大的情报网,除了经费方面的问题之外,还有一点就是人。这么大的范围需要多少情报人员才能有效地运转起来,三百人还是五百人,就连成大朋自己心里都没有一个确切的数目,但他目前手下能直接指挥的人不过数十,所覆盖的范围也还只是爪哇岛为中心的区域,距离目标尚远。

    成大朋对此也颇为心急,所以才会瞅空子亲自跑到星岛去招募自己所需的人手。而秦华成算是成大朋这种私心的直接受益者,一下便从戴罪之身摇身一变成了海汉特权机关的见习人员。虽然秦华成这种特招的人员在内部地位上远不及根红苗正的正式员工,但如果他真能在成大朋的计划中发挥出应有的作用,那成大朋肯定也不吝赏他一个正式的编制。

    在进入米行实习一周之后的某个晚上,成大朋突然让人将秦华成接到了城外某处庄园内,在这里他见到了与他一同出自星岛的另外几人,不过少了其中一人。

    “我想你们一定很好奇为什么会突然被召到这里来。”成大朋一边说一边环视众人脸色:“你们可能也注意到少了一个人,今天叫你们过来就是因为他的事情。”

    成大朋说罢拍了拍手,便有人拉开了房间中间的幕布,原来幕布后面还有另一个房间,那个先前没有见到的人便在其中,被绑在了一个竖起的木架子上,嘴里塞了麻核,一脸惊恐模样。

    “我把他派到一间典当行里实习,这才不过七天时间,他就已经贪污了四十多枚银币和三件当品,看样子真的是狗改不了吃屎……所以我决定放弃他,并且加以惩戒,让他以后都没法再伸手去拿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成大朋打个响指吩咐道:“把他两只手都砍下来!”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