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8.第1588章 复杂的准备工作

    第1588章 复杂的准备工作

    先前在顾文冲的甘蔗种植园参观的时候,荀鹏也曾留意到有为数不少的奴隶在甘蔗田中参与劳作。这些外国奴隶的身形外貌都与汉人有着明显的差异,只要稍稍注意一下就能分辨出来。不过那时候荀鹏程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了解甘蔗园的经营状况上,倒是没有想起向顾文冲顺便打听一下这奴隶贸易的事。不过好在老高看起来对这奴隶贸易似乎也不陌生,荀鹏程相信从他这里也一样可以打听到有价值的信息。

    作为一个曾经的媒体从业人员,荀鹏程很明白信息和情报的价值,并且也知道这对商业贸易的重要意义。对商人们来说,第一手的及时信息所能带来的经济收益甚至远远超过平日里的辛苦经营,也可以保证他们在经营过程中少走弯路,作出错误的决策。荀鹏程想在这边投资种植园,一个绕不过去的坎就是人力保障,如果没有足够的劳动力,那么再好的项目终究也只是纸上谈兵罢了。

    虽然种植园的运营工作可以交给农业部来做,但农业部提供的是技术和管理方面的支持,可不会连劳动力也一并解决。所以开办种植园需要的众多劳力,还是得经营者自行想办法。正常的途径就是通过民政部移民局雇佣新近进入海汉的移民,不过因为移民的数量总是供大于求,想通过这条路子在短期内凑出上百劳动力来开工几乎是不可能办到的事。

    而通过奴隶贸易来获取廉价劳动力,就成为了这个问题最简单便捷的解决手段。只要买家出得起钱,不管是要一百人还是一千人,奴隶贩子们都会设法组织“货源”,送到买家所指定的区域。像昌化至儋州这一带种植园密集,这奴隶贸易自然也极为发达,运送奴隶的船只会就近靠岸,将人直接送进种植园里。

    而且近几年随着种植园劳动力需求的增加,一些熟悉南洋环境的汉人也开始加入到奴隶贸易中,组织船队去南洋捕获当地的土人,再运回海南岛卖给本地的种植园,这门生意的利润之丰厚,甚至不亚于过去从南洋贩运各种宝石香料到大明。据老高介绍,仅儋州昌化这一片地区,就至少有七八支由汉人经营的奴隶船队在常年从事着这门生意。当然了,一般运回来的奴隶有七八成都是被人预定了,数目较大的订单肯定得要提前去谈才行。

    不过这门生意说起来并非海汉法律许可的合法生意,所以这些奴隶船队在官方登记的资料和经营范围都并未提及他们真正所从事的买卖。而奴隶船队与买主之间的接洽,是通过地方上的中介机构,也就是牙行来完成的。

    “客官要是想打听这方面的行情,待到了儋州之后,便带你去见牙行的人。”老高大致介绍了一下本地的奴隶贸易状况之后,便又做起了中介:“我妹夫在儋州开的牙行就有这方面的买卖,客官要是有兴趣,价格方面好说。”

    荀鹏程当然是有兴趣,而且兴趣还不小,可以说他要想开办种植园,就决计绕不过奴隶贸易这个摊子。而他自己又没有这方面的门路,如果有人能够牵线搭桥,那自然就省去了不少麻烦。不过他想到老高那个身份特殊的女婿,还是会觉得心里有根刺,忍不住问道:“老高,这些事情……你女婿不会干涉是吧?”

    老高应道:“我女婿?我女婿管这个干嘛?要是没了这些南洋运过来的奴隶,多少农场和种植园都得停工,他能负得起这么大的责任?”

    荀鹏程一想,老高所说的话也有道理,安全部虽然管天管地,但也还是会有一些他们没法负担责任的事情不能去管。这奴隶贸易所涉及的问题可不仅仅只是非法入境而已,更是会对地方经济和诸多民众生计产生直接的影响,安全部不插手则已,要是真插手进来,那就不得不承担起可能由此引发的后果。但经济方面的责任,安全部可没法替农业部和商业部背锅,自然也就只有在奴隶贸易问题上装聋作哑,无视这些半公开的奴隶贸易。

    当然如果真要说起来,安全部的这种选择其实是体现了执委会的态度。执委会对奴隶贸易就是不支持不鼓励,但也不会表示反对,毕竟海汉所面临的巨大劳动力缺口,在现阶段很难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案,也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得到一定缓解。至于由此所带来的人道问题以及后续的社会不安定因素,执委会目前也没法兼顾到那么多了。

    但国家对此也并非完全撒手不管,实际上这些奴隶船运了多少人到海南岛,还是需要经过非正式的登记,只不过负责统计数字的并非安全部这样的特殊部门,而是牙行这类民间中介机构。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国效力,这也是这些中介机构能够得到特许经营权的交换条件之一。而这些奴隶的去向,也都是由各个中介机构登记之后统一汇总到民政部门,以便日后能够对这些奴隶人口进行有效追踪和管理。

    为了能够尽可能弥补登记过程中会出现的疏漏,海汉对各类种植园的用人也增加了要求,如果在不定期的抽检中发现有未经官方核准的中介机构登记的奴隶,那么其所在的种植园就将遭受重罚,同时向其提供奴隶来源的船队也将会受到处罚。

    这样一来,无需官方花费太多的资源,就能将奴隶的登记与管理体系建立起来,虽然这种方案的运作效果比不了官方机构那么周全,但胜在占用官方资源少,而实际施行的效果也还算过得去。在经过了一年多的试点运行之后,有关部门对一些漏洞进行了弥补,然后很快将其推行到了种植园比较集中的治下各个地区。

    虽然这些管理措施对于奴隶们的命运并不会起到太大的正面影响,但在改善地方治安状况方面却是卓有成效。只要实现了对大部分奴隶的来源和去向的管控,地方上就不会有太大的乱子发生。在积累了足够多的经验之后,这套方案中的漏洞也会越来越少,实用性并不会比成立专门的主管部门差多少。

    荀鹏程在三亚向农业部咨询相关事宜的时候,其实也多少了解过这方面的政策措施,不过奴隶贸易在海汉并非完全合法的行为,所以官方对此也是含糊其辞,语焉不清,更不会指点荀鹏程去哪里才能联系到奴隶贩子。这中间的门门道道,他也只能自行想办法去慢慢了解。

    荀鹏程再怎么想偷懒,这买卖也不可能再外包出去,终究得自己经手才行。想想自己从记者跳槽到种植园主,本来是十分美好的体验,但想不到中间竟然还需要自己去当人贩子。他虽然没有太多的道德洁癖,但也并不乐意充当这样不是很光彩的角色。

    老高接着又带荀鹏程去了一个香料种植园,这边的种植规模就没有先前那个甘蔗园大了,不过也养着两百多的奴隶和数十名雇工,场面也不算小了。这里的主人名叫关平才,以前是昌化县的一名乡绅,与车夫老高也是老相识了。此人倒是颇为好客,眼见已经到了下午快饭点的时候,便让荀鹏程和老高在这边住上一晚,然后还设了一桌酒席款待荀鹏程。

    荀鹏程颇有些受宠若惊,入席之后聊了一阵才知道,原来这关平才竟然是快报的老读者,先前老高介绍他的时候,便按照荀鹏程自己对外所称的身份来的。荀鹏程这趟出来为了行事方便,自称是三亚快报的员工,这样向人打听各种消息的时候,就不会显得太奇怪了。但他倒是想不到在这昌化乡下的种植园居然还能有幸碰到快报的读者,而且看对方这热情,还是很忠实的那一类。

    趁着还没开席的时候,关平才拿出了自己收藏的一摞三亚快报向荀鹏程展示,不无得意地介绍道:“贵报自创刊以来,老朽一期不落,全都买了,你看,连前段时间出的这期增刊也有!”

    关平才所抽出来的这份报纸,正是马打蓝人惹出那起新闻事件之后,快报报社在官方压力之下连夜增发的一期增刊,这可是与荀鹏程有着化解不开的关系。荀鹏程看了也有些哭笑不得,表情顿时有些尴尬。

    关平才察言观色道:“阁下可是有什么不便之处?”

    荀鹏程苦笑道:“倒也没什么不便,不过这期特刊,和前一期的头版头条,都是在下的手笔。”

    “哦?原来这快报上署名‘秃笔生’的作者便是阁下啊!失敬失敬!”关平才拱手道:“快报自创刊这几年来,倒也出过几次增刊,但老朽还是第一次看到前日头版头条与之后的增刊都是同一人执笔,真乃异数也。”

    荀鹏程可没法给他解释这中间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当下只能含糊应下,却根本不敢借着这个势头自行吹嘘。他深知马打蓝买武器这事的背景颇为复杂,自己已经被卷入其中两次了,如果再来第三次,那就未必还能有运气安然脱身了。所以哪怕只是与其相关的话题,荀鹏程也是下意识地主动回避。更何况旁边还坐着老高这个隐患,要是他听出什么味道,回去给他那女婿一说,自己岂不是又得要跟安全部解释好久。

    荀鹏程当下赶紧将话题转移到种植园的经营状况上,关平才对此却并没有太大的兴趣:“老朽两个儿子如今都在为国效力,让他们回来继承这种植园也没有兴趣,那就只能当作是老朽的棺材本,能收几个钱是几个钱了。”

    听了这话,荀鹏程没敢追问关平才的儿子在哪个部门效力,免得又问出不该问的事。但关平才明显对经营种植园的兴趣不大,平时都是交给手下的几个亲信在打理,也只有比较大的账目需要他亲自批示的时候才过问一下。至于这里的产出,都是农业部包销的,合同一签就是二十年,也无需他自行张罗销路。

    荀鹏程问道:“那香料种植有没有什么特别的讲究?”

    关平才应道:“你是说农技方面么?那自有农业部的技术员定期过来处理问题,老朽年纪大了也学不进新东西了,都是几个年轻后生在负责。要说有什么讲究,那自然是种得越多越好!”

    荀鹏程心道我倒是想随便种个几万亩玩玩,可问题是口袋里没那么多钱啊!他想了想又向关平才打听这附近的地价,若是便宜,倒也可以考虑在这边圈地。

    关平才道:“如今不比早几年了,海汉四年的时候,这边地价便宜得很,只要是建种植园的,一百亩地一年只需缴纳一千元承包金就行,一次圈地五百亩以上的还有优惠。后来在这边开的种植园越来越多,地价也随之水涨船高,如今要比当初涨了十倍左右了。就算如此,大户也还是在年年扩建,恨不得把周围方圆几十里的地全都圈下来。”

    荀鹏程闻言皱了皱眉,这个地价变化的幅度之大,的确是超乎了他的想象。而且以目前的承包费用而言,他手头的资金的确没法搞出什么大场面。看着帐户上的钱是不少,但想想要圈地,雇人,安置,购买各种生产工具和种苗,外包给农业部的话,费用还会比这更高,而且头两三年基本是只出不进,没有什么收入。他手头这点资金弄个百十来亩的种植园还行,但这种小型种植园就别指望能赚到什么大钱了,也未必供养得起他所向往的奢华生活。

    “那儋州地价如何?”荀鹏程还是不死心地追问道。

    关平才道:“儋州地价?当然是比这里更高了!阁下可能不知道吧,如今儋州那边要开新的种植园或者农场,圈地都必须五百亩起步了,可不是一般人家能玩得起的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