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9.第1469章 北方航线(二)

    第1469章 北方航线(二)

    何礼船队需要承运的货物实际上在两天前就已经运抵了码头库房,不过因为码头上的人力有限,装运任务只能分批进行,预定的出发时间也只有向后再推迟几天。武器弹药之类的重要物资自然是优先装船,而民间承运商的船队就只能放在最后了。不过这对何礼来说倒也没什么大的影响,他反正都要跟着船队一起出发去北边,早几天晚几天倒也无所谓。迟几天出发,倒是能够多了解一些相关情况,准备工作也能做得更充分一点。

    因为这些物资也涉及到海汉在辽东的驻军军事机密,所以在往船上装载货物期间,所有船员都必须离船,由军方雇佣的民夫将货物搬到船上。何礼除了知道自己这趟要往北方运的是粮食和军用被服之外,其他的信息就一概不知了,军方就连货物的具体数量都没有告诉他们,也没有告诉他路上将会经停的港口,只知道最终目的地将是辽东半岛。这也是为了防止有心人根据海汉发运到北方的物资数目,推导出海汉在辽东地区的驻军兵力。

    说实话如果换作另外一个雇主要这么神神秘秘的行事,何礼只怕早就撂挑子不干了。运什么、去哪里、怎么走,全都不知道,这要是跟着对方的船出了海,就等于把身家性命全交给对方了,这种冒险的事只怕没有几个船老板敢接下来。但海汉就不一样,人人都知道海汉在大明外海近乎无敌,而且其富庶程度远超想象,根本不可能贪图承运商的这点财物。再说想跟着海汉发大财的人比比皆是,谁要是对此有所疑虑,那自然有大把的候补者能立刻替代其存在。

    正因为如此,何礼虽然对海汉的安排充满了好奇,但也没生出什么担忧的心思,而且何肖也在之前告诫过他,千万不要主动去打探海汉的军事情报,以免发生不必要的误会。而他到了舟山岛这些时日,也真切地感受到了海汉对于军事机密的重视。这舟山定海港本就按照军民不同用途分了不同的码头,普通人连军港那边都进不去,就更别说打听军事机密了。

    花了一天的时间完成装货之后,海运部的官员才将何礼叫去,让他签署货单。何礼看了一下,上面只有货物内容,依然没有写明具体数量,当下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这船上货物若是有什么差池,那要如何核对?”

    那名官员解释道:“届时会有军方的人登船押运,即便有差池也不是你的责任,规矩便是如此,放心签吧!”

    何礼听了这才稍稍放心了一些,提笔在页末处签下了自己的大名,待墨迹干了又用印泥按了指印在名字上,这便是算是作为船主接手了这批货物。

    正如官员所介绍的那样,海汉军方对于由承运商负责押运的货物,都会派出专人全程跟船,一方面看管货物防止出现意外,另一方面也是在航程中充当武装护卫及领航的角色。如果船上的货物在途中无故出现数量不对或者损毁,那么押运人员就得承担起相应的责任。

    之所以有这样的规定,也是因为过去曾经出现过承运商偷换货物甚至监守自盗的事例,导致军方对民间承运商的节操不是那么放心,再加上其他一些客观原因,军方便干脆自己派人跟船押运以求心安。而承运商因此也不用担心货物出了什么状况需要自己承担责任,交易双方都能因为这个小小的举措更加放心。

    何礼这支船队自然也被指派了不少押运员登船,小一些的船一般是每条船两到三人,大福船则是每条船三到五人。这些押运员都是现役海军士兵,并且是全副武装登船,其荷枪实弹的形象还是颇有威慑力。好在之前的三天培训中,这些押运员都已经与船员会过面,此时倒也不至于因为他们携带的武器而造成船员们的恐慌。

    何礼带来舟山的这些水手也都是到了这里之后才知道要跑一趟北方,但具体的目的地,海汉人和何礼都没有提前告诉他们,要等到船队上路之后才公布,以免有人脱退之后把消息给散布出去。

    这各种各样的保密措施,也让何礼真正意识到,自己这趟差事并不是普普通通的送货而已,而是海汉在北方一系列军事行动的中的一个环节。想想海汉在北方占领的地盘都是大明的国土,但现在奔波在海上为海汉军队运送物资的,却是一群身为大明国民的商人和水手,这还真是莫大的讽刺。最奇妙的是似乎没有人认为这样做有什么不妥,也没有人认为有必要报官之类的。

    当然了,这几条船上的人都知道何礼的身份,他们也不会真的认为在宁波府报官揭发海汉人的“不法行径”能有什么用,倒不如跟船去跑一趟北方航线,这同等时间的收入可是平时出海的三倍之多,钱到手才是最实际的,在这样的条件下谁还在乎这趟差事的目的地究竟归属于哪一国。

    所有船只装完货物之后,最后一批装船的便是新鲜蔬果、活的禽畜以及淡水了,这些生存物资虽然在途中也可以靠岸补充,但海汉海运部对运输任务有一定的时效要求,所以预定的航线是从舟山外海直航山东,途中除非遇到恶劣天气或其他突发事件,否则不会主动停靠海岸。

    最后船队实际出发的时间比事前通知的预定时间还提前了大半天,何礼认为这大概也是海汉的保密措施之一,故弄玄虚好让外界无法掌握这支船队的准确行程。他个人倒是对此没有什么意见,只是暗自感叹海汉人做事的小心细致。

    这支北上的船队以货运船只为主,除了三十多艘民间承运商的船外,还有军方的九艘重载帆船,以及两艘承担护航任务的“探索”级战舰。

    不过在何礼看来,那两艘护航的战舰似乎都有点多余,因为这些隶属于军方的重载帆船上,明显都各自装备有数门甲板火炮。不管是吨位还是火力,大明近海恐怕都很难有战船能与这些所谓的“货船”正面抗衡。这要是放到大明水师的编制中去,妥妥的就是主力战船了。

    船队以大约六节左右的整体航速驶出定海港,然后折向北方穿过杭州湾,在第二天天明时进入到长江入海口水域。这个时候领队的海汉帆船向何礼的船队打出了信号,示意他们减速停航。何礼虽然不明其意,但还是下令照此执行。船队在距离陆地不远的地方抛锚停航,等了大约两小时之后,从长江口驶出一支由七艘船组成的船队加入进来。

    何礼这才明白,原来是特地停下来等这批帆船的加入。他见这些帆船的桅杆顶上也都挂着象征民间承运商身份的旗帜,便知其使命大概跟自己一样,都是为海汉跑腿的大明海商。这支船队是从长江里驶来,想必是应该是来自扬州、镇江、常州、苏州、松江这几个州府之一了,多半是在当地采买了货物之后,约好时间直接在半路上会合。

    何礼心中不禁冒出了一个问题,类似这样在为海汉效力的海上运输船队,在整个大明境内究竟有多少呢?这还是在海汉影响力偏弱的江浙地区,如果是在据说与海汉打得火热的福广一带,那又会是怎样的一番景象。海汉要是将其在南方的一整套做法搬到江浙乃至北方,那渗透沿海地区应该也不会需要太长的时间。毕竟能够同时抵挡住金钱诱惑和武力威胁的人,在这世上真的不是太多见,而海汉恰恰就最为擅长这两种攻势。

    一支超过五十条船组成的庞大远洋船队,在何礼的人生经历中是从未见过的,然而据随船的武装押运人员所说,这只不过是每个月往来于舟山岛与海汉北方殖民地之间的船队常态。也正是因为有如此之大的运输量,海汉才会通过商务部和海运部招募民间承运商,以期能为官方减轻一部分运输压力。

    何礼在当初参加招商会的时候,还一度认为聚拢到自己名下的这批船已经不算少了,但如果按照海汉人的期望值,如今的运输规模至少得扩大四五倍才勉强合理,而何礼手下这些船的载货量在其中所占据的比重就真的很小了。

    “还是得设法买几条大船才行。”何礼最终默默地得出了一个结论。同样都是跑辽东,的确是船越大运费成本就越低,而相应的利润也就会越是丰厚。如果要长期在这条航线上跑,那更换大船几乎是必须要采取的一项经营措施。虽然目前还没有条件更换那种重载帆船,但这件事必须要提上日程了。

    不过如何才能省钱省时地购得海汉的大船,何礼目前仍然没有想到一条可行的捷径,大概只能等到这一趟回来之后,与何肖再商量商量。他深知自己在钻营这些领域远不如兄长心思灵活,所以也就不打算再多费脑子去琢磨了。眼下既然船上有数名负责押运货物的海汉军人,他倒是起了结交之心,没事的时候便主动上前攀谈,偶尔也问些这条航线相关的事情,但极少会提及海汉在北方的战事进展,因为他知道但凡海汉军方不愿主动提供的信息,多半都是属于需要保密的层级,自己若是问得没有分寸,极容易招来对方的警惕和反感。

    何礼是第一次跟船出海到北方海域,因此多少还有一些新鲜感,而那些负责押运货物的海军士兵因为要同时充当领航员的缘故,都是往返这条航线多次的熟手,面对何礼提出的各种问题,他们倒也不会刻意隐瞒什么,只要不在保密条例规定的范畴之内,基本上都知无不答。多得几日之后,何礼倒也真从他们口中掏到了不少有用的信息。

    海汉在北方偷偷摸摸地下手已经有两年时间,在此之前何礼也仅仅只知道海汉在山东寻得了一处落脚点,然后以此为根基,又出兵辽东驱赶了金人。但海汉在北方经营的状况如何,对于他这样的南方人来说却知之不多。听了这些海军士兵的讲述,他才知道海汉竟然已经在山东登州控制了一县之地,并且在当地圈地自治,浑然已独立于大明之外了。

    但他转念一想,海汉在浙江何尝不是如此,这舟山岛也是一县之地,可不就是在大明眼皮子底下给占去的?与山东那边的区别也就是舟山孤悬海中,没有直接连通到大陆上而已。杭州城里的大人们倒是想过要翻脸,可没等动手,几位跳得最厉害的大人就莫名其妙地全部失踪了,后来海汉舰队又从杭州湾开进了钱塘江,直接堵在杭州城外,迫使浙江官府就范,开放沿海州府对海汉通商。那山东前几年被叛军折腾得不轻,海汉人比叛军不知厉害多少倍,官府自然是拿不住他们,大概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无视海汉在当地的各种动作了。

    何礼虽然还没抵达山东,但对当地状况的猜测倒是中了大半,海汉在南方的成功经验搬到山东之后,效果也同样是立竿见影,迅速在当地建立起了控制区。虽然时至今日,也还不敢说山东控制区的一切都尽在掌握,但至少能够维持住比较稳定的治安局面,短时间内也不用担心大明会调大军来攻打当地。

    船队这一路北上果然在驶离长江口之后便没有再次靠岸,一路到了山东半岛之后也径直就绕过了半岛东端的靖海卫、成山卫、威海卫的防区。当然了,这些隶属于登州府的沿海卫所早就知道海汉船队的厉害,就算是在海上遇到了也会自行装作透明人,绝对不会多事。这支庞大的船队没有丝毫阻碍地驶入了福山县近海,在引导船的带领之下进入了芝罘港停靠。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