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5.第1215章 安不纳见闻

    第1215章 安不纳见闻

    谭举任当然不用跟移民们一样住在临时搭建的帐篷里,本地管委会早就为远道而来的穿越者们准备好了酒店套房和丰盛的接风宴,而且还安排了数辆四轮马车到码头上来接他们。

    这种在三亚造的黑色箱式马车可不是便宜货,不单单是车厢上的玻璃窗户值钱,车下的弹簧减震系统和橡胶车轮也都是海汉所独有的配置,乘坐舒适性远胜传统马车,当然价格也是高出一大截。先前船队在岘港落脚时,当地管委会派来接谭举任等人赴宴的马车,技术含量就远远比不了这种新式马车。

    据谭举任所知,这玩意儿目前因为零部件供应不足,产能极为有限,在三亚只有少数高官的配车换了这种新型号。就连不少外地富商捧着银子到三亚来买,也得先排号等上很长一段时间才行。但这里竟然一口气派出了八辆,财大气粗的程度也显露无遗,想必光是把这些车的零部件运来安不纳岛组装也得费不少工夫。

    “上车上车,都上车,回头慢慢再来参观好了。”穆夏柏很热情地招呼目瞪口呆的众人上车,对于这样的反应他已经习以为常。商务部的构想是把这里建造成本世纪远东最大的海上销金窟,下船后的第一印象就显得非常重要,而这样的设计效果显然已经达到了,绝大多数初次来访的人都会被这里的建设水平所惊讶,就连这些与穆夏柏来自同一时空的伙伴们也不例外。

    坐在马车上,谭举任忽然想起了头顿港的邱信,对他而言当地便是天堂,作为土皇帝可以予取予求,随心所欲。但如果真要论生活水平,恐怕还是这安不纳岛要高出了不少。这地方除了交通不太方便之外,其他方面倒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人均所能享受到的资源甚至可能比三亚还更好一点,能被分到这里当官倒真是美差一桩。

    接风宴的档次果然没有让来访者们失望,除了在三亚能够吃到的一些海汉招牌菜之外,更有东南亚地区特有的一些风味菜,而且席间所提供的酒水并非国内宴席上常见的“三亚特酿”,而是另有准备。

    “都倒一杯尝尝,这可是从欧洲运过来的好东西!”穆夏柏很是热情地招呼众人道:“不是我吹牛,这玩意儿在三亚市面上是买不到的,想喝就得来安不纳岛才有!”

    谭举任举起手里的玻璃杯看了看吗,又闻了闻,感觉似乎就是普通的葡萄酒,喝了一口入嘴,感觉口感比一般的葡萄酒似乎要更甜一些。

    从欧洲进口过来的葡萄酒其实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物,海汉跟葡萄牙和荷兰搭上线之后,也会通过这两国的商船从欧洲进口一些商品,其中便有不少穿越者心心念念的欧洲葡萄酒。但由于这个时代由欧洲到远东的航线太过漫长,葡萄酒的保存技术也比较原始,通过海上长途运输之后,这些酒的品质多少都会出现下降,口感远不及穿越者们在以前那个时空所喝到的欧洲葡萄酒。所以买了几批尝尝鲜之后,穿越者们就逐渐失去了兴趣,索性就让农业部研究如何在海南岛繁育葡萄酿酒了。

    “这真是欧洲进口过来的葡萄酒?怎么感觉比以前的好喝一点?”很快便有人品出了一些味道。

    “真是欧洲进口的!”穆夏柏点点头,又继续补充道:“是从葡萄牙买来的。”

    “这酒叫什么?为什么跟我们以前喝到的不一样?”谭举任又喝了一口,果然也不免生出了类似的疑问。

    穆夏柏应道:“这个酒目前还没有什么固定的名称,不过如果你们当中有喜欢喝葡萄酒的人,应该听说过波特酒吧?这就是最原始的波特酒了。”

    “波特酒?原来这个就是波特酒啊!”谭举任虽然以前没喝过,但这个酒名倒是早就听说过了。要说起来,这个酒还真算是葡萄牙的特产之一。

    波特酒是产自葡萄牙北部杜洛河流域的一种葡萄酒,不过在眼下这个时期还并没有真正出名,在原本历史上是在17世纪末英国商人偶然间发现了这种由当地修道院所酿制的葡萄酒,并给予了命名和推广。其特别的口味来自三个原因,一是当地特殊土壤环境所产葡萄的风味,二是这种酒在酿制过程中不等葡萄汁发酵结束就进行蒸馏,三是为了能让这种酒在长途运输后保持品质,其中还添加了一定份量的白兰地。

    在场这些人对于欧洲葡萄酒倒是没有这么深入的研究,听了穆夏柏对其酿造过程的一番解释之后才恍然大悟。这玩意儿在葡萄牙本国都尚不出名,其产能必定有限,也难怪穆夏柏刚才夸海口说在三亚也买不到了。要说稀罕,倒着实是一件稀罕物。

    有人当下便对这酒起了兴趣:“这酿制办法也不算多复杂,可以在国内复制吧?”

    穆夏柏应道:“酿制办法当然可以复制,但气候、原材料可没法复制,就算把人从葡萄牙请到国内来弄,做出来的东西肯定还是会有差异的。不过以后农业部要是有兴趣,倒是可以找葡萄牙人谈谈,让他们从当地修道院弄几个会酿酒的传教士过来,给三亚特酿开发个新系列出来。”

    当下便有人反驳道:“弄传教士过来,那还得给他们建修道院,这事执委会怕是不会同意,上头对宗教可是看得很紧的。”

    “那就没办法了。”穆夏柏摇摇头道:“不过我从葡萄牙人手里买这酒也不是为了要往国内卖的,有这么个名头,加上供应量又少,在本地卖卖高价,还是会有很多人愿意买单的,送回去当成内部特供酒就什么搞头了。”

    有人打趣道:“老穆你在这边待久了,这商人习气变重了不少啊!是不是以后退役转业,就要去商务部当差了?”

    穆夏柏正色道:“不瞒你说,我还真考虑过这个路子,就是不知道施总看不看得起我们这种大老粗。不过真要让我去跟那些外国商人玩勾心斗角的把戏,那我也觉得这差事有点难办。”

    谭举任笑着接话道:“穆哥,你想的就是能一直守着这安不纳岛吧?带兵还是做买卖,这区别对你来说应该没那么打紧。”

    “小谭懂我!”穆夏柏赞道:“说实话当初把荷兰人从这里赶走之后,我就觉得这地方挺不错的,现在又建设得这么好,能留在这里生活当然是好事了。不过我们当兵的人,当然是得跟着命令走,安排去哪里就到哪里驻扎。今后如果还要在南海动武,那也说不定三亚一个电报过来,就会被调去别的地方了。”

    在安不纳岛这样犹如海外天堂一般的环境中长期生活,自然不可避免地会被慢慢消磨意志,就算是穆夏柏这种老兵也不例外。不过他还没有像头顿港的邱信那样安于现状,玩笑归玩笑,但真要打仗的时候,他仍然将是军方在南海地区的带兵大将之一。

    穆夏柏很快又将话题转回到行程安排上:“刚才我在码头看了一下,受损的船要完成维修,估计得花个三五天的时间,这几天各位就在岛上住着,我会安排你们四处参观一下,看看这地方近两年来的建设成果!”

    这样的安排对于众人来说自然是求之不得,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在穿越前也很难有出国度假的机会,穿越之后这几年也基本都是在海南岛上度过。能够借着这次南下的机会在这号称南海销金窟的安不纳岛上玩几天,算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安排了。众人前几天在海上吃了不少的苦头,到现在终于拨云见日,心情大为好转了。

    “老穆,那你先给我们说说,这岛上都有些什么好玩的啊?”有人当下便开始打听起来。

    穆夏柏不无自得地应道:“要说好玩的,别处有的,我们这儿都有,而且档次更高。别处没有的,我们这儿也有!大家都是自己人,在岛上吃喝玩乐,都不用花钱!不过各位如果玩得开心了要给打赏,或是要在赌场里赌个痛快,那就请自己掏腰包了!”

    这岛上主要的产业可分为三大块,一是以港口为经营主体的转口贸易,二是为数众多的热带经济作物种植园,三是商务部投入巨资打造的特色观光娱乐业。

    安不纳港并没有安南海岸那几处殖民港一样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所以这里的港口建设规模和可开发的程度也都比较有限,好在目前这个时代的造船技术还比较原始,倒也不用担心什么万吨轮不易进港靠岸之类的问题。像这次南下的船队,虽然船只众多,但还是能够全部进入码头泊位停靠。而这里的地理位置正处于南海中心,加之又是南海贸易联盟召开年会的地点,所以往来此地的各国商船着实不少,而转口贸易以及相关的运输、仓储、销售及金融方面的业务,商务部自然也不会错过机会。

    对于港口和岛屿的经营,海汉已经积累了太多的经验,这些已经被实践证明了价值的开发模式,用在安不纳岛也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而岛上原本就有的种植园,也因为港口贸易规模的逐步扩大而得到了促进,近两年种植园的规模也还在逐年增加之中。

    “如果你们手上有比较多的闲钱,想投资一些不动产留给后人,那我建议你们在安不纳岛弄几个种植园做长线投资,稳赚!”穆夏柏谈到这个问题时,不遗余力地向听众们推销岛上的种植园项目。

    安不纳岛面积超过两千平方公里,除了南边划出几百平方公里的土地给生物学家章运搞野生动物区之外,岛上还有面积颇大的地方处于完全未经开发的原始状态。类似橡胶、香料、油料之类由经济作物加工所得的产品,都算得上是完全不愁销路的硬通货,而且稳定收益时间长,经营风险也比较小,在这几年里一直是外来投资的主要项目之一。

    不过在安不纳岛的投资有一定的门槛要求,那种小打小闹的经营申请一般都得不到批准,所以在这里建设种植园的除了海汉官方之外,绝大部分都是如琼联发、广东商盟等商业组织出面,直接包下上千亩地来进行开发。

    而规模较小的种植园,则基本都是由穿越者投资,然后直接交给农业部以集体农场的形式来经营,收益按比例分配。这种经营模式虽然收益没那么可观,但胜在稳定省心,种植园所有者根本不用千里迢迢跑到安不纳岛来经营,在三亚躺着就把钱赚了。与其所是投资,倒不如说是执委会给穿越者们变相发放的一种福利。

    当然这种福利也未必是人人都会要,有些人就觉得把手头的钱投到千里之外的海岛上有些不稳当,亦或是本来就有收益更好的投资对象。像这次跟随船队来到这里的穿越者们,其中绝大多数人便没有通过官方在安不纳岛投资经营项目。但这次的行程之后,或许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就会改变原来的想法,拿出一部分家当在安不纳岛做长远投资了。

    为访客们安排的观光旅程中,自然也有参观本地种植园这一项内容,原本对于这项参观内容没有什么想法的人,在认真听完穆夏柏的推介之后,也纷纷决定在行程中加上这一项内容。毕竟穆夏柏很大方地声称自己在岛上也有两百亩的种植园,并且打算在今年再增加投入,将种植园的面积再扩大一倍,这样鲜活的事例就显得很有说服力了。

    当然岛上种植园经营规模的扩大,也会反过来促进贸易、航运乃至岛上人口的发展,这也是毫无疑问的趋势。按照穆夏柏的估计,年内岛上的种植园面积就将会突破十万亩,这在海外殖民地绝对算得上是一个不小的数目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