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1.第1191章 真相重要吗

    第1191章 真相重要吗

    对于韩正山的捕头身份,林南并没有多少顾忌,他所担心的是韩正山背后仍有官府高层人物不肯放过大火案的调查,指使了韩正山来干这种脏活累活。海汉投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才得到了浙江官府的让步,断然不会容忍有人破坏这来之不易的成果,调查大火案知情人固然重要,但林南认为更要紧的是查明背后的主事者,尽早掐断风险的根源。

    韩正山听了林南的问题,忽然意识到了对方的身份。会这么在意大火案真相的,除了必定会想方设法阻碍案件调查的真凶之外,大概就只有海汉人了。当然他还没有意识到这两者的身份其实是重合的,还认为海汉应该也是想要拿到关键信息,然后自行追查案件真相。不过他并不能完全肯定对方的身份,而且对方出现后的举动也明显缺乏善意,他并不确定自己所说的话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韩正山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平静:“阁下可能忘了,在下是杭州府的捕头,这查案本就是在下职责所在,分内之事,有何不妥?虽说上头已经宣布结案,但在下以为其中还有一些细节有待澄清,正好又得到了相关的消息而已。此前并无哪位大人下令,当下也没有人协助我调查此事。”

    “看来你是打算一个人把事情揽下来了?”林南微微摇头道:“韩捕头,在我好好跟你说话的时候,你也最好以同样的态度回答我的问题,不要想着跟我玩什么小聪明,不然最后吃亏的只会是你自己。”

    林南并不相信韩正山的所作所为是在单干,以通盛码头大火案所造成的社会影响,以及后来双方所达成的协议,局势走向已经不是个人力量所能扭转,就算韩正山能查到些什么,以他的影响力也难以翻起多大的浪花。以林南的角度来看,如果不是有人指使,除非是韩正山跟海汉之间有什么化解不了的私人恩怨,才会推动他去做这种螳臂当车的事情。

    韩正山听得暗暗心惊,对方这种态度分明是没有把自己的捕头身份当回事,看样子要是不好好合作,对方似乎是要用些手段让自己吃苦头了。但问题是自己所言非虚,对方却根本不肯采信,这就很麻烦了。

    韩正山叹口气道:“一人做事一人当,在下所说俱是事实,阁下若是不信,那也没办法。”

    林南沉默一阵,转换了话题问道:“翠娥所说的大火案知情人,你可认得?”

    林南已经从翠娥口中问出了有关的信息,这韩正山若是闪烁其辞有所隐瞒,立刻便能听得出来。

    韩正山心知翠娥肯定扛不住这群人的逼问,如今保命要紧,再跟对方兜圈子怕是要出事,当下便照实回答道:“翠娥说那人,在下的确认得,那顾辉是通盛码头上的劳工管事,先前查案时也跟他谈过,据说当日海汉的三艘货船到埠,就是由他接下的卸货生意。”

    听韩正山这么一说,林南忽然就想起来顾辉是谁了。他虽然不会出面去处理生意上的事务,但林思这边都会定期向他回报相关的情况,而海汉在杭州的进出口贸易多半都是从通盛码头运送货物,在当地负责承接货物装卸的便是这个顾辉了。

    不过如果顾辉的身份仅仅只是一个码头工头,那还不值得引起林南的注意,顾辉能一直承接海汉的业务,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背后的靠山是杭州府通判王元。正是有了这层特殊关系,林南才能记得他这号人物的存在。

    但王元与海汉有着比较深度的合作,可以算得上是海汉在杭州官场上的利益代言人之一,怎么会允许其手下散播这类于海汉不利的言论?而且韩正山应该也是归其管辖,他现在追查案情真相,难不成是王元给他下的命令?如果真是王元牵扯其中,那事情就比较复杂了,而且也是林南不想看到的局面。

    海汉为了收买王元,前期可是做了不少工作,付出的经济代价也着实不小,为的便是要在杭州获得一顶有力的保护伞,但如果这个环节出了问题,那今后海汉在本地的行事可能就会多出不少麻烦。林南如果不能先确认这一点,那随后的行动也不好作出相应的安排了。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个顾辉,应该是为你上司王大人效力的吧?”林南决定直接发问,不跟韩正山慢慢兜圈子:“你追查大火案,是不是有王大人的意思?”

    韩正山见对方一语道破顾辉的背景,心中更是肯定了对方的身份,他当然也知道自己顶头上司跟海汉人有些见不得光的利益纠葛,不过因为双方所掌握的信息并不对称,韩正山只是简单地认为对方应该也是跟自己一样,想要调查大火案的真相。殊不知林南这一番动作,全部都是为了相反的目的,只是要彻底阻断官府的调查。

    “在下刚才已经说过了,此事只是在下为尽职责,并非哪位大人的指令。”韩正山不敢确定强行拉上司下水是否合适,只能是照实回话:“至于顾辉言行,在下先前也并不知情,若非翠娥提及,在下也不知道他此前接受调查时还有所隐瞒。”

    林南察言观色,认为韩正山说谎的可能性不大,这也让他的心情稍稍放松了少许。如果王元没有介入此事,那处理起来就会容易得多,只需把这几个知情人的嘴封住就行了。他刚才审问翠娥期间已经基本能够确定,目前涉及此事的就只有翠娥、韩正山和顾辉三人,如果在韩正山这里得到验证,那么接下来只要再将顾辉也控制起来就行了。

    但因为此事牵涉极大,林南仍然不敢大意,又将提过的问题翻来覆去打乱了继续盘问韩正山,以此来观察对方是否在先前的供述中有不尽不实之处。一直盘问到三更之后,林南才大致确定自己所得到的口供应该基本属实。林南与另一组继续审问翠娥的手下核对了一下口供,确认两人的供述也是一致的,这才下令把两人先暂时分开羁押到另外两个房间。

    “干你们这行真是不容易。”潘严由衷地感叹道:“就这么问了快两个时辰,我是听得头都大了,也亏得你们还能记得他们说过些什么。”

    林南苦笑道:“职责所在,不敢懈怠。这事影响有多大,潘兄应该也知道,半点失误也是容不得的。”

    潘严点点头道:“这是自然,若是出了差错,大伙儿都没法向首长交代。那这涉事几人,要如何处置才是?”

    林南面色一肃道:“他们知道的事太多了,留下来终究是个隐患。”

    “那……是要将他们灭口?”潘严试探着问道。

    林南摇摇头道:“在这里灭口,不免就得要处理尸体,打扫现场,要是没弄干净,反而又会留下新的隐患。我打算把人弄回舟山,让首长决定该怎么处置他们。”

    潘严道:“等天明就将这两人弄出城去?这事好操作吗?”

    林南应道:“这倒是不难,城东望江门有我们的人,等城门一开就可以直接出城。稍稍有点麻烦的是那个顾辉,要在白天把人绑走估计不是那么容易。”

    潘严出主意道:“那是否可让林思那边派人引顾辉出来,到僻静之处再下手?他与顾辉有生意往来,想必应该容易成事。”

    林南想了想,还是摇头否定了他的建议:“林思要在杭州城常驻,还是不要将他牵扯进来的好。我看不如借用韩正山的名义,找人扮作捕快去找引他出来。”

    潘严赞道:“林兄妙计,这样一来就没什么后患可言了。”

    众人忙活了大半夜,熬到这个点也都饿了,林南让手下去厨房里翻找一番,却只找着了几个冷馒头。这深更半夜的,外面又是宵禁期间,根本没法出去找吃的。好在米缸里有米,当下便生火煮饭,泡菜坛子里捞了两大碗青菜头出来切了,也能将就着对付一顿了。

    一队人吃完宵夜,林南还特地吩咐手下去将厨房收拾干净,不要留下明显的痕迹。这时候有手下来报,韩正山要求再跟他见面谈一谈。林南本来觉得大局已定,没有必要再跟他浪费口水,但转念一想,万一韩正山还有什么要交代的事情,也可以再听一听,当下便改了主意,让手下去将他押过来。

    韩正山被押出去单独关押这段时间里,大概也是想通了,见到林南之后便主动问道:“打开天窗说亮话,阁下可是海汉人?”

    林南不动声色地应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韩正山道:“既然阁下不否认,那便当你们是了。你们若是要追查大火案真相,在下也可协助,何须要弄成眼下的局面?”

    林南道:“真相?你想要什么样的真相?浙江官府和海汉都得到了各自想要的结果,大火案的真相还重要吗?你若是真查出了不一样的真相,那双方的协议岂不是就成了废纸一张,浙江官场自布政使以下都要被打脸。要是通商权被取消,海汉的利益也会因此大受损害,比起被烧掉那三艘船不知道多出多少倍。如你先前所说,你是自己决定要追查这个案子,但你作出决定的时候。可曾想过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韩正山这些日子里满脑子都是如何调查大火案,即便是双方在事后通过一连串的接触之后达成了和解,以协议的方式解决了大火案的争端,他也一直都没有放弃继续追查案情真相。但听到了林南这番话之后,他才意识到或许当事双方对于大火案的真相并没有那么迫切的期望,对于案情的追查可能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已。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韩正山突然感觉自己心中的某些信念正在慢慢崩塌,原来自己所坚持的东西,在别人眼里可能分文不值,甚至是绊脚石一样的存在。对方来到这里的目的并不是要调查所谓的“真相”,而是要阻止自己不识时务的举动。

    但韩正山还是觉得有些不甘心,继续向林南问道:“那这场大火中烧死那么多人,你们难道对此就无动于衷?那可是二十多条人命!难道你们就不想让他们沉冤得雪,让凶手归案伏法?”

    林南可不会向他解释大火案的真相是海汉提前搜罗了二十多具尸体来布置所谓的凶案现场,既然韩正山认为海汉是受害者之一,那就继续让他保持这样的错觉好了。不过对于韩正山这种出于职业精神和道义的坚持,林南觉得自己还是应该给予对方一些肯定。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关于这起案子的真凶,自然有其伏法的时候,但这件事不应由你来完成。韩捕头,你虽然是在尽自己的职责,但恕我直言,你的确是管到了不该管的闲事。如果你没有其他要说的,那谈话就到此为止吧!”

    林南做个手势,当下便过来两名手下,要将韩正山押出去。韩正山连忙问道:“你们难道要为此将在下灭口?”

    “你若老实一些,我们也不会害你性命。”林南顿了顿道:“但你所知道的事情太多,我们是不能让你再在杭州城待下去了。”

    “你们……竟敢绑架公门中人!”韩正山此时已经有些色厉内荏,他也知道眼前这伙人绝非善类,莫说绑架,惹急了将自己就地灭口也是有可能的。但若是真被绑出了杭州城,只怕生还的机会也很渺茫了。

    “韩捕头,我们不接受任何形式的威胁,何况你只停留在口头的程度。”林南说到这里停了下来,静静听着远处传来的更鼓声,然后才接着说道:“还有一个时辰就开城门了,我建议你抓紧时间好好养足精神,因为接下来的一两天时间,你就得在船上度过了。相信我,要在船舱夹层里晃荡那么久,绝对不是什么舒服的事情。”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