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6.第1046章 人心向背

    第1046章 人心向背

    王汤姆的舰队从三亚启程的当天,舟山这边就已经收到了大本营通过东南沿海几处基地一路转发过来的电报,所以相应的准备工作已经做得非常充分。舰队的锚地,相关人员的驻地营区,所需的生活物资和配套设施,都已经准备妥当。当然还有最重要最必不可少的接风宴,也已经为王汤姆一行人备好了。

    “首长,这位是临山卫的魏公子……这位是观海卫的黄先生……这三位是六横岛的林氏兄弟,也是本地最早投效我们的海商……”

    为王汤姆等人介绍宾客身份的是商务部的杨运,他因为在澎湖办事处工作期间表现出色,在去年被施耐德一纸调令调到舟山,出任商务部新设立的东海事务处主任。虽然这个综合事务处目前仍隶属于福建管辖,但随着海汉在东海地区的掌控力逐渐加强,贸易路线不断扩充,很快就会独立出来成为商务部在这一地区的贸易主管机构。

    去年海汉占领舟山之后所举办的招商会便是由杨运主持,期间成功完成了诸多招商项目的运作,其表现也是得到了海汉高层的认可。以杨运目前的表现和所任的职位,不出意外几年后必定是商务部下属归化籍干部中的佼佼者之一。

    平时舟山这边与贸易相关迎来送往的事务,基本都是由杨运在负责,对于本地方方面面的人脉关系,他要比钱天敦和石迪文更为熟悉。这些与会宾客的真实身份,也只有他跟安全部的龚十七才最为清楚。

    从临山卫、观海卫来的宾客,自然不是身份普通的百姓,魏公子是临山卫指挥使魏山的二儿子,而黄先生是观海卫指挥使黄涛的胞弟,至于六横岛的林氏兄弟,便是去年投靠海汉的武装海商组织三林帮的三位当家人。这些人在宁波府都算得上是权贵人士,也是目前海汉在本地花大力气拉拢到自己阵营中的目标人群。

    这些人在事前所得到的消息是海汉国水师大统领即将莅临定海港进行巡视,按照大明的说法,差不多就是与兵部侍郎平级的大官了。对于一心想要与海汉搞好关系的这些人来说,自然是很有必要赶来定海港凑这个热闹。不过刚才在码头看到这次到来的海汉舰队规模如此之庞大,也是让他们心中有些惴惴不安,不知道这海汉的兵部侍郎出巡本就是如此大的排场,还是海汉人另有图谋,打算要对浙江这边动武了。

    假如是后一种可能性,那这海汉兵部侍郎千里迢迢从南方来到浙江的目的,可能就不仅仅只是来这舟山定海港进行巡视,而是特地到第一线督战来了。这种可能性虽然不大,但对于与舟山岛近在咫尺的宁波府来说,却随时都可能化为灭顶之灾。在场这些人也都很清楚海汉的武力如何,一旦爆发战争,宁波府的驻军可挡不住这帮如狼似虎的海汉兵。

    在座这些宾客中与海汉关系最为密切的,当属六横岛上的林氏三兄弟了。当初要不是三兄弟中的老大林行明智地选择了投靠海汉,他们大概跟同在六横岛上的海沙帮一样,早就化作历史的尘埃了。

    三林帮的性质就是武装走私商人,时机合适的情况下也会客串海盗,不过海汉进驻舟山群岛之后最主要的行动就是打击各路海盗,三林帮自然也很识趣地放弃了这份兼职,安心跟着海汉人从事跨国贸易。虽然他们目前奉海汉为主,但也并不希望海汉与大明开战——与国籍无关,纯粹只是为了利益上的考量。

    这两方要打起来,三林帮目前所从事的海上贸易势必受到极大的影响,而且帮众大多都是明人,林氏兄弟的家人也有不少定居在大明境内,从自身立场出发,只怕支持大明的人还要占据三林帮的多数。当然了,有没有胆子敢跟海汉对着干,那是另外一码事了。

    林行鼓起勇气,借着席间敬酒的机会,向王汤姆问道:“首长,小人今日在码头见海汉舰队战帆如云,莫不是浙江近海又出了什么海盗团伙,劳动大军前来征剿?”

    王汤姆听林行这战战兢兢的口气,已经将他的心思猜到了七八分,当下没有直接正面回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道:“林岛主,我海汉军进驻舟山以来,附近海域的治安状况有什么变化?”

    林行老老实实地应道:“海汉大军到来之后,将附近大大小小的海盗团伙都剿了,这海上自然是太平不少。”

    “那商贸状况呢?”

    “海汉首长们精于贸易,天下皆知,这商贸当然繁荣更胜以往,往来舟山的客商起码翻了几倍,小人所在的六横岛也比往年热闹了许多。”

    王汤姆点点头道:“你看,这就已经很明显了,我们海汉来到这里的目的不是要把浙江搞乱,而是希望营造出和平安定的环境,带着大家通过做买卖一同发财。对我们来说,谁想让浙江生乱,谁就是跟我们海汉对着干!”

    王汤姆说话期间,不但在座众人都停止了交谈,连旁边桌的陪客也都安静下来,听这海汉高官对浙江时势的点评。虽说去年海汉平定舟山之后就没再有什么大的动作,但本地人对于海汉的雷霆手段可是记忆犹新,一直都对这支来自南方的武装海商团体十分畏惧。

    在这期间浙江官府并不是没有尝试过反制手段,但都是雷声大雨点小,非但没有取得什么成效,倒是莫名其妙死了一个指挥使,好几个带兵的把总。海汉人不但没有从舟山退走,反而把生意越做越大,如今除了临近舟山的宁波、绍兴、嘉兴、杭州几个州府之外,江苏那边的苏州、扬州、常州、镇江等地的商人也会顺长江出海南下,到舟山这边来做买卖。

    海汉在舟山经营的交易市场规模大,费用低,又有海汉官方提供的中介和担保体系,甚至连结算也可以走海汉银行这个平台,买家卖家都不用担心在这里做生意的安全问题。可以说在整个江浙地区,很难再找到另一个运作如此专业的贸易市场,哪怕是应天府、杭州府这些江南地区传统的贸易中心,在很多新兴的经营项目上也难以跟海汉控制的舟山进行竞争。

    这对于江浙地区的一部分商人来说算得上是一件好事,但同时也就不可避免地会损害到另一部分人的利益。海汉独特的贸易体系对传统行业所形成的冲击效果非常显著,这不仅仅只是工业产品抢夺初级农产品和手工艺品的市场,甚至连大明原有的金融体系也不可避免地遭受了来自海汉的压力。

    仅在过去这一年当中,浙江沿海地区已经有好几家银号钱庄因为竞争不过海汉银行而关门倒闭。相比这个时代的同行,有施耐德等专业人士掌管的海汉银行在运作方式、金融手段、资金流量等方面都有着巨大的优势,获得胜利也是情理之中的结果——当然这其中有没有商务部和财政部从中动手脚加快这个进程,那就就很难说了。理论上来说,如果海汉银行要动用金融手段对付资金有限的私人钱庄,施耐德大概随随便便就能拿出几十种不同的方案。

    有人觉得海汉带来了好处,想发大财就该跟着海汉一起干;有人认为海汉动了自己的蛋糕,若不赶走这帮海外异族,自己迟早要被其挤兑出局;还有人看到了海汉到来后给浙江市场带来的起起伏伏,担心有一天会波及到自己头上,对于形势走向抱着观望的状态。

    在此之前镇守此地的钱天敦和石迪文极少会对外界做出这种公开表态,哪怕是像林氏兄弟这样依附于海汉的本地带路党,对于海汉的真正意图也并不了解,只是处于臣服于强者之下的心态,虽然抱有疑虑但也只能一直憋在心头,没有得到过合理的官方解答。而王汤姆的到来,或许是因其职位听起来更有权威性,他对于时局的解读在众人听来自然就更能够代表海汉官方的态度了。

    王汤姆接着说道:“各位都是愿意与海汉共富贵的聪明人,我们也很欢迎各位这样诚心合作的伙伴。我可以向各位保证的是,驻扎在舟山的所有海汉武装部队,其目的都是为了保护这附近区域的安全,而不是对大明有什么不好的企图。海汉的利益跟在座各位是一致的,我希望大家都能明确地认识到这一点。”

    林行连忙应道:“首长的这番好意,我等自然是明白的。不过小人斗胆还想多问一句,这次来到舟山的部队,以后就长期驻扎在此地了吗?”

    王汤姆笑道:“林岛主还在担心什么事,不妨直接说出来吧?”

    林行应道:“小人以为,海汉良苦用心未必人人都能明白,此番增兵舟山,难免会招惹外人猜忌,若是首长能够在宁波府公开招贴告示,将这番苦心告知民众,想必就不至会引起外界的传言和动荡。”

    “传言和动荡?”王汤姆微微一笑道:“林岛主担心的,是杭州府对这事的看法吧?”

    王汤姆见林行脸色微变,心知说中他的顾忌,便又继续说道:“我想在座的各位当中应该还有不少人跟林岛主所担心的是同一件事吧?那我就趁着今天这个机会多说两句,希望各位听了之后,能把这个思想包袱放下来,今后安安心心地跟我们做生意。”

    这下众人连手中的筷子都放下了,将目光都聚集到王汤姆的身上。如果说刚才王汤姆只是说了一些场面话,那么接下来要说的可能就是真正有分量的内容了。

    王汤姆沉声道:“海汉到浙江的第一件事,就是打掉了欺行霸市、为非作歹的一批民间武装团伙。这些人自称海商,干的却是违法的勾当,每年从海上贸易中所获的利益,多达上百万两白银。这么多的银子当然不是这些人能全吃下去的,幕后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交易,我清楚,在座的诸位也清楚。杭州府有些人觉得自己的利益受到了损害,就想把这笔账记到海汉头上来,算盘打得不错,但他们可能有一件事没看明白,那就是跟海汉之间的实力差距有多大!”

    “这几年里尝试过跟海汉作对的人着实不少,有大明的流寇、海盗,也有西方来的葡萄牙人、荷兰人、西班牙人,当然也少不了一些打错算盘的大明官员。虽然他们也想了很多办法要来对付海汉,可最后都是以失败告终。现在选择与海汉作对的这些人,并不知道他们的先行者都经历过什么样的挫折,以为在暗中使点绊子,用些小手段,就能让海汉低头。对于这种顽固不化的人,海汉唯一的回应,就是用拳头狠狠地击倒他们,再用力踩上几脚,不会留给他们再次起身的机会!”

    王汤姆说到激动处,站起身来走到窗边,指向外面道:“各位都看到了外面港口停靠的这支舰队,这一方面是保护本地区的海上安宁,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震慑那些不安分的宵小之辈!我希望这些人能意识到自己的对手是谁,不要以为缩在杭州府就没事了,三亚离舟山四千里,我们也能跨海而来,舟山岛离杭州府不过四百里,想去的时候,我们随时都能去!”

    王汤姆缓缓走回到自己座位上:“当然了,我说这番话不是要向谁宣战,只是表明一下海汉的态度。如果浙江这边一直有人跟海汉对着干,那我们也只能长期保持舟山的驻军规模,以此来保护这里的贸易市场不会因为某些人的不识时务而遭到破坏。海汉欢迎朋友,但也不畏惧任何挑战,如果有人想试探海汉的底限,那我要说一句,摸到底限的时候,也得承受随之而来的后果!”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