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4.第904章 北上考察(六)

    第904章 北上考察(六)

    对马岛的位置正好居于朝鲜海峡正中间,战时可以此为基地封锁海峡航道。不过对于海汉来说,在这一地区第一候选的海军基地位置仍然是佐世保湾,对马岛这种环境顶多只能临时驻扎,却很难长期维持一支海汉舰队的日常运行。而且以海汉舰队的实力,在东北亚海域几乎不可能遇到能与之匹敌的对手,暂时没必要通过占领对马岛来扩大原本就已经非常大的优势。就算军方想这么做,执委会大概也不会批准这种投入跟收效不成正比的计划,除非是今后真有封锁朝鲜海峡的必要,否则这地方占下来也是白白消耗军费而已。

    船队驶过对马岛北端之后,隔海相望的便是朝鲜半岛的主要港口之一釜山港了。釜山的意思为“釜状的山”,早在15世纪初期,釜山就被朝鲜李氏王朝指定为对外商贸港口。不过若以经营规模而论,釜山港比起南边的长崎港尚有差距。大多数西方商人都是以长崎港或平户港作为远东地区的最后一站,极少会再继续向北航行去到釜山。

    不过海汉船队此行的目的就是要考察东北亚地区的实际状况,自然也不会漏下了朝鲜半岛南端这个重要所在。为了能够顺利进入釜山港,船队还特地在对马岛停留了一天,为的便是从当地的商馆中雇佣朝鲜人作为向导。

    令陈一鑫感到欣慰的是,朝鲜人对于“海汉”也并非一无所知,早在两三年之前,已经有海汉商品通过贸易渠道流入朝鲜半岛,甚至据说有一部分被作为贡品献入了宫中。不过由于这些商品是跨海运来,数量又极其稀少,其价格也就一直居高不下。按照朝鲜向导金南义的说法,朝鲜市面上有限的一点海汉商品几乎都是被皇亲国戚给包圆了,价格再高也不愁销路。

    在距离釜山港尚有数海里之遥的位置,陈一鑫已经能够从望远镜中看到釜山港湾绝影岛南端的太宗台了。这个地方据说是得名于新罗太宗武列王曾在统一朝鲜半岛后游览至此,因而才得名太宗台。

    釜山港虽然在后世是世界上数得着的综合大型贸易港之一,但在这个时代的建设水平却显得十分寒酸,码头上就只有数条延伸入海的木制栈桥,规格和新旧程度都存在明显差异,显然不是统一规划的产物。仅从港口的规模和设施来看,相比日本人经营的平户和长崎两个港口都还存在着明显的差距,就更不用说海汉自己经营的港口了。

    船队刚在码头靠岸不久,朝鲜官员便来收取入港停靠的费用了。让陈一鑫有些吃惊的是,尽管有向导从中说合,朝鲜官员依然坚持要收取每艘船每天三十两银子的停靠费。陈一鑫认为这笔钱大概不会被计入到当地的财政收入当中,多半直接就进了某些人的腰包。这种事虽然在其他地方的港口也会发生,但像朝鲜官员这样明目张胆地索要银子,陈一鑫倒是第一次碰到。

    陈一鑫当然不会为了这点小钱跟朝鲜官员计较,他的任务是来此搜集情报,花费开销都在其次。但半天过去之后,他忽然觉得自己交出去的这笔钱有些不值。

    釜山这地方的商业程度远不及先前在日本驻留过的平户长崎两处港口,与其说是贸易港倒不如说是货运码头比较恰当。陈一鑫派出去的人只用了一个多小时,就把港口的情况摸了个一清二楚,这不是侦察兵和情报人员们能干,而是这地方实在没什么可调查的,港区一眼就能看到头,在这里停靠的船只有九成以上都是来往于日本朝鲜之间,每一趟运送什么货物,价格多少,都是长期一成不变,随便问问就知道了。

    但以了解到的情况而言,这些情报的价值真的十分有限,因为釜山港的货运量实在太小,即便掌握了这些数据也没什么实际意义。陈一鑫在召集手下商议之后,决定把原定在釜山停留三天的计划缩减为两天。如果不是要顺便搜集一下这边的地理资料,陈一鑫甚至觉得两天都有点多余。

    有钱好办事,这一趟的釜山之旅再次证明了这个颠簸不破的真理,既然朝鲜官员喜欢银子,那这路子就很好打通了。船队在两天后离开釜山港时,负责管理港口的朝鲜官员居然亲自到码头送行,态度也变得有些谄媚——在见识过海汉人的财力之后,很难有人能完好无损地守住自己的节操。

    船队从釜山港出发之后便沿着朝鲜半岛的南端向西航行,进入海南郡地界后便折向南方,驶往此次考察的最后一站济州岛。

    目前济州岛的行政编制是济州牧,下辖大静、旌义两县。不过济州岛并无官方设立的对外贸易港口,陈一鑫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并没有在济州海峡这边靠岸登陆,而是耐心地绕过了大半个济州岛,最后在南部海岸寻了一处僻静海岸靠岸登陆。

    这个时代的济州岛上居民不过两三万,环境地广人稀,登陆的侦察兵走出去三四里地之后,才看到了远处的村庄炊烟。而根据事前搜集到的情报,离这个登陆点最近的驻军也在三十里之外,无需担心会在这里撞上朝鲜军队。不过这种徒步侦察对于面积数百平方公里的大岛而言,其实作用不大,也就只是看看本地民众的居住环境,农田耕作情况等等。

    当然话说回来,这个岛上的驻军也不过才千人上下,平时维持一下岛上治安,防范小股海盗登陆劫掠,还可以凑合着用,但与海汉民团相比,战斗力就相差太远了,对其进行侦查都没有太大的必要。以陈一鑫的看法,一个齐装满编的加强连就足以平推岛上的朝鲜驻军了,何必还要冒着打草惊蛇的风险实施侦查。倒是把这些时间节约下来,在南部海岸线上多找几处适宜实施登陆的地方,为后续可能在济州岛采取的军事行动做准备,或许会更有实际意义一些。

    在侦察行动进行到第三天的时候,终于是引起了济州本地驻军的注意,并派出了两艘船试图配合岸上驱赶这些身份不明的不速之客。然而当他们发现不速之客所搭乘的帆船比自家的船大了许多,而且船上还装备了不少火炮,当下便果断调转船头往回跑,根本就不打算尝试驱逐了。

    当地守军的这种动作也是让陈一鑫有些哭笑不得,这济州岛上的守军战斗意志如此薄弱,日后若是真要对这个地方动手,倒是可以省下不少麻烦。

    既然已经暴露了行迹,陈一鑫索性便下令公开行动,沿着济州岛南岸对地形进行了测绘。而济州岛守军在此期间一直龟缩不出,竟然对于海汉的侦察行动十分配合。船队在济州岛南岸又待了两天之后,陈一鑫让人拿着银子在当地村落购买了一些食物补给,这才不慌不忙地离开。

    从济州岛往西南方向航行大约三百海里,便回到了船队出发地舟山。这一趟行程除了在佐世保湾发生的小规模武装冲突之外,一路上倒也还算顺利,而收集情报的难度其实远比出发前预计的要低得多。这是源于这个时代的人对于情报信息的警惕性普遍偏低,很多时候根本没有意识到海汉人在洽谈贸易这个借口之下隐藏的其他目的,而极少数察觉到海汉动机不纯的人,如葡萄牙驻平户港的领事里卡多,出于自身利益考虑,也不会妨碍海汉的动作,甚至还会推波助澜地帮上一把。

    陈一鑫到港后只做了短时间的休整,便赶到指挥部向钱天敦和石迪文汇报此次北上考察的收获。

    “……我们之前一直所担心的郑芝龙与日本方面藕断丝连,甚至寻求庇护,目前看来并没有发生。平户当地虽然一直有郑芝龙的人活动,但掌管当地的松浦氏不太愿意介入十八芝与我们之间的冲突。以我个人的看法,松浦氏对跟我们建立贸易关系的兴趣要比为郑芝龙复仇大得多,我也邀请了松浦氏在合适的时候派人到舟山来商谈具体的合作事宜。”

    陈一鑫喝了口水,继续介绍道:“但如果我们准备在佐世保湾兴建殖民点,松浦氏的态度就不好判断了。这两地相距太近,有可能会被他们认为是威胁,从而影响到我们在日本的贸易进展。”

    “那你对解决这个问题有什么想法?”钱天敦追问道。

    “如果我们不打算得罪松浦氏,那么最好是等松浦氏派人来我们这边面谈,让他们确信我们没有占领平户的意愿,之后再对佐世保湾采取行动。”陈一鑫对此也是有所准备,立刻便道出了自己的想法。

    “郑芝龙没了平户这条退路,那基本上就无处可逃了。”石迪文对于海汉与日本之间的贸易前景没有太大的兴趣,他更为关心的是下一场战事的备战状况。海汉要与日本建立贸易关系,宫古岛上的十八芝余党肯定得先清理干净才行。

    “打宫古岛,你未必去得了啊!”钱天敦笑道:“舟山这边都还没有完全平定,军委不会让你的舰队轻易离开这里。我认为打宫古岛的时候,会从南方另行调兵,不太可能从舟山这边抽调部队了。”

    石迪文道:“从南方抽调部队?那就只能王汤姆亲自出征咯?”

    “搞不好颜总也会参加进来,毕竟他们都很久没有活动过了。”钱天敦提醒道。

    石迪文叹口气道:“要是真这么安排,那你我确实就没戏了。”

    “宫古岛的事回头再说,先听陈一鑫的简报。”钱天敦把话题又回到了眼下的正事上:“济州岛怎么样?”

    陈一鑫应道:“济州岛上的守军战斗意志涣散,虽然发现了我们的活动,但并没有采取有效的措施驱离我们。我认为攻打济州岛的难度不会太大,不过这个岛面积不小,我们要对当地实现完全占领,派出的兵力就不能太少。另外济州岛南岸没有比较大的天然良港,不太适合作为贸易区进行开发。”

    钱天敦点点头道:“这事我跟农业部通过气,他们的意思是如果以后有机会拿下济州岛,主要还是会将其作为农业用地进行开发。种植粮食、经济作物,发展畜牧业,在形成规模之后再搞一点深加工的配套产业。济州岛有一个好处,就是距离朝鲜半岛近,这个情况跟我们穿越初期在海南岛的时候有点类似,可以依托于朝鲜半岛的人口和市场来建设发展。”

    陈一鑫道:“我们当初的移民来源很复杂,没有完全依赖于大明,而济州岛可能就得主要依赖从朝鲜半岛输入人口,但朝鲜人未必愿意移民迁居到济州岛上。”

    钱天敦应道:“这个倒不是什么大的问题,我们在大明实施的移民政策相对比较保守,是因为我们不希望得罪大明朝廷,影响到我们与大明这个贸易市场之间的关系。但朝鲜这边不一样,我们行事不需要有那么多的顾忌,如果遇到阻力,采取必要的手段解决就行了。自愿移民的数量不够,那就用强制手段好了。当初从福建到台湾岛上定居的汉人,又有多少是自愿过去的?只要我们能给他们提供基本的生活保障,安全的生活环境,还有合理的上升通道,很快就能把人心安抚下来。”

    钱天敦这话已经说得十分直白,陈一鑫自然是听得懂他的意思。如果依靠传统的招揽移民做法无法满足济州岛的劳动力需求,那么就干脆派出军队到朝鲜半岛劫掠人口,强制迁移到济州岛定居。这种做法虽然显得简单粗暴,但要在短时间内获得大量劳动力,这几乎也是唯一可行的办法了。当然如果采取了这样的手段,跟朝鲜李氏王朝的冲突基本就不可避免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