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2.第902章 北上考察(四)

    第902章 北上考察(四)

    武森带这两条战船分别是探险级和探索级,加起来一共装备有三十多门炮,对付岸边这几艘倭寇八幡船自然是不在话下。倭寇船上也并不是没人发现自己被包抄了后路,但几乎所有人都登陆攻击海岸上的目标去了,根本就没人提防海上,结果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两条船抵近之后开炮轰击。

    八幡船虽然在船舷边有高高竖起的船板作为掩护,但这种掩体仅仅也只能阻挡一下弓矢和速度不高的火枪铅弹,但在炮弹面前跟一张纸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一轮炮轰下来,四散飞溅的船板碎片反倒是成了杀伤甲板船员的最佳武器,试图躲在船板后面用火绳枪进行抵抗的倭寇被炮弹直接杀伤的没几个,多数都是被船板碎片所伤到。这还好在海汉战船的目标是八幡船的吃水线附近,以瘫痪敌船行动能力为目的,并没有集中火力清扫甲板,否则很可能就根本留不下来什么活口了。

    当炮声响起之后,在岸上的倭寇才想起他们此行的目标本应该是那几艘海汉大船才对,他们原本以为海汉人已经将船藏到了某处隐秘的港湾中,待拿下岸上这些人之后再慢慢进行逼问,倒是没想到海汉帆船居然杀出来包抄自己的后路,而且还装备了如此之强的火炮,这下谁找谁的麻烦可就真是不好说了。

    前面是难以突破的海汉营地防线,后面是掩杀过来正在用火炮轰击自家帆船的海汉船,这样骑虎难下的局面让倭寇们顿时陷入到左右为难的境地中。

    陈一鑫自然不会错过这么大好的反击机会,立刻下令出击。倭寇终究只是一群恃强凌弱的强盗,并非战斗意志坚定的军队,打逆风仗也非他们所擅长的作战环境,一旦发现自己已经没有扭转战局的希望,当下就四散而逃。当然了,这个时候再逃回船上基本就形同自杀,所以只能沿着佐世保湾的海岸往无人内陆逃窜。

    陈一鑫不打算花费更多的时间精力去全歼这伙倭寇,只下令收拢队形,将未能来得及出逃的一步倭寇压缩到海岸的狭窄区域内。这些人也没有死战到底的决心,当他们发现自己已没有任何退路,便很快地放弃了抵抗选择投降保命。

    海上武森指挥的两条船发现战局已经得到控制之后,便停止了继续炮击。不过此时停泊在海岸边的几艘八幡船都已被轰得面目全非,有两艘船船舱进水太多,船身已经出现了明显的侧倾。

    战士们对战场进行了简单的打扫和统计,找到了大约五十具倭寇尸体。之所以是“大约”这种模糊的数字,是因为海汉战船的炮击造成了好几具无法拼回原样的碎尸。此外还有七十多名倭寇俘虏,但从初步审问的结果来看,这伙人的首领已经在刚才的混乱中脱逃了。

    不过这也无伤大雅,根据俘虏的交代,这伙人几乎是倾巢而出,能参战的人几乎都在这里了,而刚才趁乱逃掉的也不过二三十人,已经无法改变战局走向。他们原本是想一路尾随海汉船队至僻静处下手,但显然事前的功课做得不够,根本就不知道海汉这只老虎的屁股是摸不得的。想当初大明东南沿海那么多武装势力都想对海汉动手,但最终全都一一栽在了海汉手中,这支倭寇武装的参战人数虽然跟海汉船队相差无几,但双方的实际战斗力相差太远,战局从头到尾都是一边倒的局面,基本就是送上门来给海汉练兵用了。

    对于行程中会出现这样的小插曲,陈一鑫等人其实是有心理准备的。俗话说财不外露,但他们这支船队在长崎港不但露了财而且还十分高调,被人盯上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但搞了这么一出之后,陈一鑫就不能再冒险将队伍分开执行考察任务,这次是运气好,只碰到了小股倭寇,要是下次撞上了五岛列岛地区的倭寇团伙,兵力相差太多,陈一鑫可不敢保证自己这一行人还能全身而退。

    代表许家随行的许克对于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战斗倒是显得十分镇定,他在舟山已经见识过了海汉民团的厉害,心中早就隐约有了“海汉不可战胜”的概念,而今天所发生的这场小规模战斗只不过是进一步地坐实了他的这种观点。尽管这支考察队不过寥寥两三百人规模,但许克却觉得自己如同处于千军万马的保护之中,安全方面并没有任何需要担心的地方。

    天草四郎将俘虏们集中到一起,让他们在海岸上刨出一个大坑,将死去的倭寇尸体都埋进去。剩下的这些倭寇如何处理,倒是成了一个棘手的问题。海汉在这里并没有设立基地,船上也无法关押人数如此众多的俘虏。但如果要把这些俘虏全部就地处决,又似乎太不人道了一点。

    天草四郎不得不去请示陈一鑫,将这个难题交给自己的上司处理。但陈一鑫又何尝不觉得为难,船队后面的考察日程还长,也不可能带着这么一帮俘虏上路,那样既不便管理,又要消耗大量的补给物资,肯定是得不偿失的做法。思来想去,陈一鑫也只能下令在船队离开这里的时候就地释放这帮俘虏。

    两天之后,完成了对佐世保湾考察的海汉船队终于启程离开,临走前将集中羁押在一艘破损八幡船上的倭寇俘虏放出来。这帮倭寇短时间内大概是没办法离开这里了,因为他们驶来的几艘船就只留下了这一艘,其他的全部都被凿沉在海湾内。海汉人还破坏了这艘船上的桅杆、船帆和尾舵,以本地的环境条件估计很难修复了。

    被放出来的倭寇俘虏全都跪伏在海岸上不敢抬头,能够捡回一条命的确算是他们的幸运了,有人甚至已经做好了被处决的心理准备。不过接下来的日子对他们仍然是极大的考验,海汉人可没有好心到给他们留下任何的补给和工具,要在这个荒无人烟的海湾里存活下来,他们仍然需要面对大自然的考验。

    海汉船队驶出佐世保湾后继续往北航行,这里距离倭寇活动频繁的五岛列岛仅仅只有大约三十海里航程,加之先前所遭遇的倭寇袭击,让陈一鑫和武森都打起了十二分的小心。船队的下一站是位于九州岛西端的日本前外贸港之一平户,这段航程倒是不长,一个白天便到了。

    平户岛位于松浦半岛西方,东西宽约十公里,南北长约三十多公里,与松浦半岛之间只隔着一道最窄处仅五百余米的海峡。

    平户港位于平户岛上,是隶属于平户藩的领地,而控制这一地区的松浦家族在很早以前便是以水军著称的武士集团,由于其地理位置靠近朝鲜半岛,所以过去也没少干倭寇的勾当,曾经因其根据地在对马岛、壹岐岛和平户岛三地,被朝鲜称作三岛倭寇。在日本进入室町幕府时代之后,三代幕府将军足利义满向明朝示好发展勘合贸易,开始严格取缔海盗行为,松浦家才开始专注于贸易的发展。

    后来室町幕府的威信逐渐低落,对地方大名的控制力下降,松浦家又再度重操旧业,并且将平户城开放为******,让各国船队进出,靠着走私贸易和海上劫掠积累了不少财富。1599年松浦氏第26代家督松浦镇信在平户岛龟冈山的日之岳城基础上修筑了平户城,这座城堡位于三面环海的丘陵最高点,地理位置极佳,在城头上可清楚地眺望海峡对岸的九州岛。

    这个地方作为自由贸易港,其贸易量一度超过长崎港,不过随着近年来幕府施行的锁国政策,平户也难以避免地走了下坡路。目前平户港已经被取消了官方认定的外贸港地位,港口城市的繁华状况也正在逐渐成为过去式。值得一提的是,荷兰人在平户所设立的商馆依然存在,按照历史上的记载,直到1641年才会由平户迁往长崎。

    不过在海汉看来,原本的历史肯定会有所改变了,因为海汉这个不速之客的出现,荷兰人在远东地区的活动空间遭受了严重的压缩,目前也就只有台湾的热兰遮城还勉强维持着正常运转,而驻平户的商馆早已经面临着入不敷出的痛苦局面,撤裁编制只是早晚问题,已不太可能再坚持七八年的时间了。

    海汉船队于八月一日绕过了南竜崎,这个位置在后世修建了平户大桥,将平户岛与九州岛连接起来。绕过这个海岬之后,就能看到平户岛东海岸上的平户城了。在平户城的南北两边各有一处海湾,便是著名的平户港了。不过这两处海湾的面积都相对较小,所能开发码头规模也较为有限,别说与佐世保湾相比,就算是比长崎港都差了一大截,也难怪幕府会将日本的对外贸易中心迁至长崎港,这平户港的格局着实是太小了一点。

    陈一鑫并不担心会被拒绝进入平户港,这个港口虽然已被幕府从外贸港口名单中划掉,但从海汉之前搜集到的情报来看,实际上仍然还在运作当中,只是由公开经营转向了半公开的地下交易而已。松浦家族既不想与幕府正面对抗,也不愿意就此放弃自家经营数代的生财之道,反正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松浦家族表面上拥护幕府的决定,但私下里该怎么做买卖还是照做不误。对于松浦家族来说,经济实力强大又善于做生意的海汉人无疑是一个极好的商业合作伙伴,没有理由拒绝这种送上门来的好事。

    或许是考虑到荷兰人的感受,松浦家族的主事人并没有亲自出面接见远道而来的“海汉商团”,只是派出了一个名叫松浦新一的年轻人接待了陈一鑫等人。不过这个松浦新一倒也不简单,汉语说得比加入海汉已经好几年的天草四郎还溜,倒是省下了翻译的麻烦。

    “在下早年曾经去过大明,到过苏州、杭州、宁波等地,也是在那时候学会了大明的语言。”松浦新一仿佛看出了陈一鑫的疑问,主动便向他解释了自己会说汉语的原因:“平户港有很多来自大明的商人,在下学会之后,与他们交谈也更为方便。”

    陈一鑫听了这个解释也是恍然,敢情这小日本还去过大明,也难怪汉语说得有股江浙方言的味道。既然对方听得懂,那交流起来就容易多了,也不用担心因为翻译问题而造成误解。陈一鑫先向其道明了自己的来意——是为了搭建舟山至平户的贸易航线而来。

    “此前也有大明商人贩运少量海汉货至此发卖,件件都价格不菲,若是贵方能自行运货来此,想必价格上也更具优势。”这松浦新一倒是一下子就看到了问题的本质。

    陈一鑫也并不否认,点点头道:“我们经过多方了解,认为松浦家族会是一个极好的生意伙伴,所以我也想借这个机会问问,松浦家族是否有跟我们合作的意愿?”

    松浦新一没有立刻正面回应这个问题,而是反问道:“能否先看看贵方的货物样品?”

    “这当然没问题,其实我已经准备好了一份样品,权当是礼品,送给松浦君。”陈一鑫拍了两下手,立刻便有人抬着箱子进来了。

    陈一鑫拿出来送人的当然不是什么样品,而是商务部专门准备的礼品,简单说就是各种拳头产品的特别定制版,市面上绝对找不到。这一箱子礼物的成本虽然不是太高,但如果要以商品论价,那肯定不是小数目了。松浦新一看过之后,表情也放松了许多,连声称赞陈一鑫太客气,并表示会尽量满足海汉方面提出的要求,比如在平户港设立商馆之类。

    陈一鑫倒是没想这么长远的事情,他现在就想着如何完成自己的考察任务,至于设不设立商馆,那是商务部的事情,不会由军方来作主决定。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